88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降鬼才 > 《天降鬼才》正文 第1642章 又见恶徒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天降鬼才最新章节!

    说真的,像今天这样无视蟠龙众交代的任务,在荒废田野教美女武功,让周兴云有种翘课翘班的感觉,不是放假却放假,玩起来倍儿爽!

    周兴云和华芙朵在滇琨城郊区的荒废田野练功,形同一男两女在野外郊游,玩得好不愉快。

    然而,就在周兴云在外逍遥快活时,滇琨城内却发生了一出惨状,躲藏在城南民房的王成牛、罗幔等蟠龙众武者,今上午被长盛武馆分舵的门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事情的前因后果,要追述到昨天晚上……

    昨天下午,周兴云一行人与苏万决裂,原本36人的蟠龙众特工队,分成了两个小队。

    第一小队是以苏万为首的蟠龙众武者,第二小队则是跟随王成牛的蟠龙众原第14据点武者。

    昨天,王成牛与苏万分道扬镳之后,苏万立马就派人去长盛武馆查探情况。

    苏万感到很不可思议,今天他们伏击了长盛武馆的掌门千金,事后长盛武馆居然没有派人搜捕他们。

    于是乎,苏万便等入夜之后,亲自溜到长盛武馆分舵查探情况。

    苏万潜入长盛武馆分舵得到了一个重要情报,他所期待的情报,那就是华芙朵不知为何,并没将今天遇袭的事情,告诉长盛武馆的分舵主。

    这对苏万而言,可是千载难逢的契机……

    为何这么说呢?因为苏万可以利用长盛武馆的人,除掉王成牛等人。

    苏万知道王成牛藏在滇琨城那边的废弃小屋,他只需把长盛武馆的高手引过去,就能将其一网打尽。

    蟠龙众袭击了华芙朵,长盛武馆追击蟠龙众武者,是理所当然的事。因此王成牛等人即使遭到长盛武馆门人攻击,王成牛也不会怀疑是他引过去的。

    苏万为了保险起见,还打算让霍宏勾引几个天下会的人,去找王成牛麻烦。

    因为滇琨城天下会分舵的人,早在数天前和王成牛交过手,他们肯定能认出王成牛是蟠龙众14分舵的人。

    天下会的人和王成牛打起来,而后长盛武馆的高手赶到,王成牛等人就插翅难飞了。

    于是乎,今天上午七点左右,王成牛等人正准备进城收集情报,以便完成圣女殿下的命令时,天下会门人忽然与他们在城南撞了个正着。

    紧接着,长盛武馆的南丹红与雾剑闻赶到,三下五除二就把王成牛等人拿下了。

    王成牛一众人之中,最厉害的就是绝顶武者,当他们对上两名极峰武者,只能乖乖地束手就擒。

    王成牛等人被长盛武馆和天下会的人拿下,目前正关押在滇琨城长盛武馆分舵的地牢中。

    沦为了阶下囚,王成牛和罗幔都意识到今天遇袭很不寻常,正道门派仿佛对他们的藏身所了如指掌。

    因此,王成牛不得不怀疑有人出卖了他们。

    值得怀疑的对象有两个,其一是周兴云、其二是苏万。

    王成牛和苏万不一样,他从周兴云口中得知,华芙朵并没有把遇袭一事告诉长盛武馆。

    如果华芙朵真心投奔邪门,那么今天他们遭到正道武者袭击,最可疑的嫌

    疑人,就是昨天与他们发生争执的苏万。

    苏万打算借刀杀人!

    怀疑周兴云的原因也是因为华芙朵,假如华芙朵假意投诚,从周兴云口中问出他们的藏身所,正道武者突然袭来就不足为奇了。

    至于究竟是周兴云泄密,还是苏万报复,王成牛无法定断,只能等待时间给出结论。

    苏万今天的计划,并非仅是针对周兴云和王成牛,他还打算趁机绑架华芙朵。

    苏万利用调虎离山之计,将长盛武馆的南丹红和雾剑闻引开,让两人去对付王成牛等人,自己则返回长盛武馆分舵,尝试绑架华芙朵。

    不过,让苏万不如意的是,今天华芙朵一大早就出门,不在长盛武馆的分舵。

    幸好,华芙朵乃长盛武馆的掌门千金,容貌又长得那么标致,滇琨城的居民几乎都认识她。

    经过一番打探,苏万从城南茶馆的掌柜口中得知,华芙朵今早天刚亮就出了南门。

    于是乎……

    “怎么又是你们。”华芙朵返回长盛武馆分舵途中,在滇琨城南门外,撞见了昨天调戏自己的霍宏,以及数名蟠龙众武者。

    “华姑娘别来无恙嘛。你看到我,难道一点不害怕吗?”霍宏挥动着手中树枝,露出邪邪的笑意。

    今中午开始,霍宏就在滇琨城南门外的路口守株待兔,等华芙朵回来。

    “你们还想绑架我?”华芙朵打量着眼前蟠龙众武者,除了霍宏以外,还有四个看似小跟班的家伙。

    华芙朵现已拜入周兴云门下,算是加入了蟠龙众,照理来说,霍宏不该来找她麻烦。但是,他们却来了……

    由此华芙朵推测,霍宏和周兴云关系不和,周兴云并没有把收她为徒的事情,告诉霍宏等人。

    依据则是华芙朵昨天逃跑时,亲眼看到周兴云和霍宏打起来,亦或者说,正因为周兴云和霍宏打起来,她才能趁机逃跑。

    “我们来继续昨天的游戏。”霍宏朝身边的四人使了个眼色,他们立马就散开,以华芙朵为中心,如同摔跤擂台上的四根柱子,形成四角阵势围住华芙朵。

    他们不是和霍宏联手对付华芙朵,只是为了防止华芙朵钻空子,先断了她逃跑的念头,避免昨天的情况一再发生。

    面对霍宏的挑衅,华芙朵没有回话,她只是缓缓闭上双眼,右手下意识的抓紧肩上披风,心中不断的鼓舞自己……

    不用怕、不必害怕,今天的自己与昨天不一样,我已经拥有与绝顶武者争锋的资格。

    冷静下来,观察敌人,寻找机会,制敌获胜。

    一时间,周兴云的话在华芙朵脑海浮现。

    我很欣赏你的剑术……

    你是个天才。

    “虽然我是个毫无习武天赋的人,连我自己都不对自己抱有期待,但我想证明给认可我的你看,我会证明给你看……”华芙朵缓缓拔出腰间佩剑:“如果你认为我能做到,那我就一定能做到,我唯独不想辜负你的期待、不会辜负你的期待。”

    当华芙朵重新睁开双眼,她那深邃的黑瞳,犹如止水般沉寂,恐惧、

    不安、所有杂念都不复存在,瞳孔映照的异物,只有眼前面露嘲笑的敌人。

    “你语无伦次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难不成看到我吓坏了?慌得连思考能力都没有了?”

    从霍宏的角度来看,华芙朵自言自语的嘀咕,就像怕他怕到乱了分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只有你们五人吗?”华芙朵冷冷地询问,如果敌人只有眼前五人,她认为自己是有胜算的。

    “五人就够了。不对……我一个人就够了。”霍宏不以为意的回道。

    今早上商定抓捕华芙朵的计划时,霍宏还向苏万提议,让他一个人去收拾她。不过,苏万担心华芙朵逃跑,不由多派4个人帮霍宏盯梢。

    说真的,霍宏认为这是多此一举,华芙朵就一个二流武者,根本没必要多派4个人来,他一个就足以。

    确认了敌方只有五人,华芙朵面色一沉,挥剑就朝霍宏袭去。

    “华姑娘你太不近人情了,我们好歹是老相好,你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向我挥剑,真不怕我像昨天那样肆意戏弄你吗?”

    霍宏还是和昨天一样,口无遮拦的调戏华芙朵,完全没把她放眼里。

    当华芙朵剑芒袭来时,霍宏猛一挥手,强大的内劲呼啸而出,顿时就扰乱了华芙朵的攻势,将她震得踉跄后退。

    霍宏露出一抹邪笑,趁华芙朵失去平衡之际,顺势攻上前,利用手中的树枝,狠狠抽打她右肩。

    确凿的说,霍宏瞄准的地方,是华芙朵肩上的披风。

    昨天大家都看得出来,华芙朵非常珍视自己的披风,因此霍宏就要从毁坏她的披风开始,一步步羞辱华芙朵。

    华芙朵意识到霍宏试图用树枝抽打她的披风,不由得举起手,宁可受点皮肉之苦,也不希望母亲送给自己的披风刮破。

    华芙朵肩上披着的兜帽披风,原本不是一件短披风,如今它看似短披风,是因为兜帽披风是她三岁生日,母亲狩猎了一头赤麂,而后亲手为她量身,并手把手教她,母女两人一起制作的兜帽披风。

    随着华芙朵成长,儿时的长披风,自然就变成了短披风……

    兜帽披风承载着过去华芙朵与母亲的温馨和思念,所以她宁可自己受伤,也不想让披风擦损。

    “披风对你而言真有那么重要吗?”霍宏看到华芙朵用身体保护披风,笑意变得更浓了,这可比昨天调戏她时有趣多了。

    华芙朵倔强的咬了咬唇,再次挥剑朝霍宏刺了过去。

    此时,华芙朵并没有施展周兴云教她的御气法门,她不是无法施展,而是尚未到施展的时候。

    现在还不是时候。

    华芙朵心底明白,周兴云传授了她特殊的御气法门,让她有了与绝顶武者较量的资格。

    但是,这仅仅是入门的门槛资格,华芙朵好不容易,勉勉强强的站到起跑线上,能与绝顶武者同台竞争。

    论实力,华芙朵非常清楚,霍宏真正的实力,肯定远超自己,正面较量她不会有任何胜算。

    好在,霍宏至今仍把她视作一个普通的二流武者,以调戏她的心态与她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