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玄幻小说 > 六月千夜 > 第245章 崩溃之后的平静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六月千夜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六月千夜!

    尽管,直到此刻,我都不曾真正的爱过这个叫做丁宇哲的男孩子,可是丁宇哲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陪在了我的身边,照顾着我,不管是多么危险的旅程,丁宇哲总会及时的出现在我的身边,即使是自己也很害怕,可是丁宇哲总能够顶着恐惧现在我的前面,为我遮风挡雨,剔除所有的危险,所以,即使是我和丁宇哲两个人之间没有着爱情的存在,我对于丁宇哲也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存在的。

    虽然说,这种感情深厚,与青梅竹马无异,虽然说,这种感情无关于爱情,却也与天长地久无异……。

    我想,即使是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爱情的存在,丁宇哲也绝对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的自愿的接受过的一个男人,也是我的唯一的一段对于异性男人并非是友情的感情!

    我爱丁宇哲,这爱与爱情无关!

    可,爱分很多种,不是只有爱情才能够叫,不是只有爱情才配叫?

    世间之爱,皆是爱,爱无大小之分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别!

    对于别人来说,也许会一辈子不只爱上一个人,这一刻失去的人,只不过就是生命之中的其中一个过客而已,但是对于我来说,并不是这样的,我只要知道,只要能够确定,那就是爱就可以了,不管那是什么爱,收获这份爱,守住这份爱,就是我唯一要做的事情了。

    “妈妈其实你要是很难过的话,是可以哭出来的,因为陈伯伯说,如果人遇到了难过的事情的话,哭出来的话,就会好受一点,所以,妈妈,我不介意我的肩膀给你靠的,虽然说我的肩膀小了一点,也不是很结实,可能我也承受不了妈妈的重量,但是,为了妈妈你,这一切,我都可以忍受,我都可以不在乎的!”

    乐乐坚定的说完了之后,还冲着我握紧了小拳头,对我扬了扬,仿佛真的是下定了决心似的。

    可,我想说的话,乐乐,你确定自己是来安慰人的,不是来吐槽再加拆台的吗?!你妈妈我能有多重?!虽然你的确是小了一点,还有,你确定不是来自夸的,那点是在真的安慰你妈妈我了,而不是在表扬你自己的。

    尽管,乐乐安慰人的技术实在是拙劣的可以,可是,我依然还是被乐乐感动了,即使是我身边最重要的丁宇哲离开了我,我还有着乐乐陪在了我的身边,还有着无所爱我的人陪这样我的身边,我没有权利,也无法,更没有资格放弃自己!

    “乐乐,你放心吧,妈妈没事,妈妈现在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你等会帮妈妈把绘美阿姨叫来可以吗?”

    乐乐点了点头,就撅着小嘴出去了。

    我真的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我需要把最近这一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情都一一的理顺一下,更要想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我身上地禁术已经在我的身上那么长时间了,一直都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不可能无缘无故就会失去了作用,还有为什么我会被送到美国来我可不觉得,只是因为这里的医疗条件比较好而已,对于我来说,医疗条件好不好其实区别不是很大,只要有着最基本的配备,我都无所谓。

    在我的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和所受的一些伤害,根本就不是现代医学所能够解决的问题,所以在顶端的医疗设备对于我来说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区别不是很大,效果作用也不是非常显著,所以我才会奇怪,大家为什么会想起来要把我送往美国呢?

    而且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在美国的话,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更加奇怪的是,在美国的人不止我一个,还有绘美和加藤亚也,偏偏林正和大师兄都回到了中国,我总觉得大师兄他们是在有意地避开我,目的就是为了想要隐瞒我什么事?!

    还有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大人呢?在我的印象之中大人很少会主动的离开我的身边,如果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或者是实在闲的无聊的话,但现在很显然不是两种情况之中的其中一个,所以,大人的消失不见就是最大的疑点,大人丢下了我消失不见,一定是有着什么特殊的,而且是非常必要的理由的。

    而且整整的两个月的时间,大人究竟是去了哪里,不可能这中间的时间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吧,而且乐乐也说了,丁宇哲在昆仑山出了事情,但是却没有说其他的人也出了事情,大人很显然也是平安无事的!可是竟然平安无事,那又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我都见不着大人的面儿呢?难道说对于大人来说,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比我的生死和安慰,都更加的重要吗?

    在昆仑山里面,我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在我昏迷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乐乐很显然对我说的也不是全部的实话,只不过是隐瞒了部分的事实而已,即使是我看的很明显,可是我也没有去拆穿乐乐,乐乐还很小,根本就想不起来会对我说这样的话,或者去做某件事情,更或者是有意无意的来安慰我,除非是有人故意的,指使乐乐去这么做的。

    我想也不用想都知道那些个人会是什么人,不过就是大人大师兄和林正,还有绘美他们,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我好,他们知道我一定会伤心知道我心里非常非常的在乎丁宇哲,所以才不希望我做出傻事,所以才希望我不要难过,连乐乐这么小的孩子都被他们搬出来了,那么我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去难过呢?!

    丁宇哲的死,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意外,我不能让丁宇哲就这么白白的,死去,丁宇哲为我做过很多事情,也为我付出了很多,而我什么也不能为丁宇哲做到,即使是丁宇哲的死,我也好无能无力,无可奈何,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去挽回,但我知道我现在绝对可以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找出真凶,为丁宇哲报仇!

    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之后绘美来到了医院里面来找我,结果却看到了摆在我头柜上的盒饭一口都没有动,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绘美想象的到我现在究竟是有多么的伤心,多么的崩溃,多么的难过,可是我绝对不会再留恋了,也绝对不会再难过了,也觉得不会再崩溃了,也绝对不会再伤心,那是因为我的心已经伤的遍体鳞伤,再也没有可以伤的地方了,而我的崩溃,也早已经碎掉了,再也不可能,再崩溃下去了,而我的难过也已经到底了再也不可能在往下下了。

    以前我听人跟我说起过,有的人伤心,不会留下一滴眼泪,有的人难过,不会有任何的表现,有的人崩溃了之后反而比平常更加的安静,我以前不会相信这几种说法,但是今天我想起了,因为我所经历的一切,我所遇到的一切,因为我现在的一切就是这几句话最好的诠释。

    我只可的确是很难过,但是我觉得我的难过,已经到了谷底,再也不可能再往下去了,这已经是第表现往下很下的地方了,在下面的话,应该就没有地方了,我想此刻应该不会有人比我更难过了,真伤心我想伤心的确是没有声音的心碎也是没有声音的因为我的心在知道了真相的那一刻之后就已经碎了,碎的很彻底碎了一地,散落在了常常的路上,也没有人为我捡起我自己也心力交瘁,没有力气,回头捡起来,我是很伤心,可是我此刻一滴眼泪都掉下来,好像是眼泪都已经流尽了流干了,我的眼睛再也流不出任何一滴泪水来表达我的伤心与难过了。

    一个事情一旦走到了一种极致到了极端的地步,人们往往会变得安静,或者理智起来,我想我此刻应该就是这种状况,我不知道绘美能不能够理解我此刻的感受,我也不相信绘美能够理解,因为在我的认知里面,感同身受这个词语从来都是不曾存在的,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所遇见的,难过的事情都是别人无法比拟的这种痛苦不是别人一句我能够感同身受,就真的能够理解的。

    绘美看着这样安静的我,绘美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平静,烦,感觉到了无尽的恐惧,无尽的担忧,无尽的害怕!

    因为在此刻,安静只是我的外表平静,只是我努力想要表达出来的一种状态,但实际上的我,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没有人会知道我在哪一个在什么时候,会对别人做出一件疯狂的事情,或者是对自己做出一件让别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来!

    “姐姐,我知道你现在这个时候一定很难过,即使是姐姐,你现在看起来非常的安静,但是我也和姐姐有过同样的经历,在知道了亚也妹妹去了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一定也失去了亚也哥哥,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睡了一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觉睡起来之后,我就发现我已经失去了这个世界上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那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很伤心,很难过,很痛苦,我的痛苦没有任何人能够比拟我的伤心,没有任何人能够理解我的崩溃也不是他们能够认识到的,可我就是没有一滴的眼泪可以流下来,因为我的眼泪在心里面早就已经流尽了,再流出来的只能是血了,所以我此刻非常理解姐姐的感受。”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汲箅偬犀= eval(base64_decode($退隉度痣));" failed in /www/wwwroot/www.88xs.org/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