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都市小说 > 绯闻总统①国民男神,结婚吧! > 第35章 妻子能是什么工作?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绯闻总统①国民男神,结婚吧!最新章节!

    工作?妻子……是什么工作?妻子能是什么工作?

    江斯楠是想要把自己比作应召女吗?

    呵呵……关锦桐在心里冷笑,男人果然都是一样的生物!

    江斯楠啊也好……闵佐辛也好!

    全都是!

    关锦桐咬紧了牙关:“长期妓女吗?随时想要就能要吗?”

    江斯楠眉头微紧,看起来关锦桐果真是在闵佐辛那里受了不小的刺激。

    “你想要的……我现在就可以给您!”关锦桐说话间眸子都红了,却还绷着自己一张脸,故作冷漠和淡定,“但你必须答应我,一次之后……我们互不相欠!”

    关锦桐说着站起身,就开始脱自己的外套。

    江斯楠只觉得耳边一阵风扫过,关锦桐已经把自己的外套狠狠砸在了江斯楠的身边,连江斯楠手指尖夹着的香烟烟灰,都被那阵风震得落在了沙发上。

    然,江斯楠没有出声阻止,任由手中的香烟燃着……也任由关锦桐胡乱的脱着。

    先是一件风衣外套,然后是毛衣……依旧是狠狠的甩在了沙发上。

    江斯楠稳如泰山的坐着,可是关锦桐手刚扯上领口……竟然咬着唇犹豫了。

    那双深邃的瞳仁看着关锦桐,不紧不慢的深吸了一口香烟:“脱啊……怎么不脱了?”

    说来也好笑,江斯楠满肚子的怒火……按道理说,看着关锦桐在这儿摔衣服和自己发脾气,应该火了才对,谁知道……此时此刻的江斯楠竟然怒气全消,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但关锦桐却没有觉得那么好笑了,她死死拽着自己的衣服,泪水就像是决堤了一样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偏偏江斯楠这个平时看起来正人君子高高在上的男人,竟然等着自己脱……

    可她,真的脱不下去。

    就算曾经和这个男人有过那样的一夜,可是……让关锦桐此时毫无一点儿羞耻之心的在江斯楠的面前脱光光,就算是关锦桐心中对男人有再大的怨恨,有再大的决心想要和江斯楠撇清关系,她也做不到。

    两个人做那种事情,应该是你情我愿……气氛美好之下的,不是这样的……

    江斯楠身形修长高大,坐在这里把关锦桐抱在怀里,就像是抱着小朋友一样。

    见关锦桐哭的厉害,他把关锦桐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轻抚着关锦桐的脊背:“如果把你当成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我为什么非要等到你离婚呢?关锦桐……我想给你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

    江斯楠的话是很有力量的,一下子就镇住了关锦桐的眼泪。

    “和殷暮霖有名无实的婚姻,你还想过多久?”江斯楠又道,“他殷暮霖喜欢的从来都不是你,你只是刚刚好撞进他的世界,他急需的一个感情寄托而已。”

    有些话,江斯楠不想说的太明白,因为此时此刻就算是他说了,关锦桐也不会信。

    “铛铛铛——”

    关锦桐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了敲门声,她立刻从江斯楠的身上站起来。

    江斯楠侧头:“进……”

    洪傅声从外面进来,对江斯楠道:“国务卿,找到了,在机场!”

    江斯楠听到这句话,回过头来看着关锦桐:“你要找的孩子找到了,小周会带你过去,去吧……”

    脸上泪水还未干的关锦桐一愣,她没有给江斯楠任何信息,江斯楠是怎么找到的?

    然,江斯楠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说一句谎话来诓骗关锦桐?

    “关小姐……请吧!”站在门口的洪傅声对关锦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关锦桐还没有晃过神来,手中的电话就响了。

    一接起,正是闵佐辛。

    闵佐辛只有简单的一句:“孩子找到了,在机场……至于你能不能赶上那孩子,就看你的本事了!”

    闵佐辛说完就挂了电话。

    一前一后,都是说机场,那么肯定没有问题了。

    关锦桐顾不得其他,擦去泪水对江斯楠鞠了一躬,就跟着洪傅声匆匆离开了。

    关锦桐赶到的时候,秦池的儿子秦年年……此刻正抱着自己的书包,盘腿坐在机场保安室的地上,愤怒不已。

    秦年年书包里的大肥猫探出脑袋,乖巧的看着秦年年。

    “小朋友,你得说出你监护人的联系方式。”地勤人员耐心的蹲在地上和秦年年说话。

    秦年年生的十分漂亮,和秦池很像……浓眉大眼,皮肤白皙……穿着一身藏蓝色的运动装,乌黑的头发剪的整齐干净,唯独耳朵上带着一个黑色的耳钉,看起来有些痞气。

    “我家猫又不是生化武器!带上飞机怎么了?什么动物不能进入客舱……矫情不矫情?都说了它有密闭恐惧症不能关笼子!”秦年年说话十分冲,还带着几分流气。

    “小朋友,我们必须知道你监护人的联系方式,你是未成年,是不能独自办理登机手续出国的。”

    地勤人员依旧耐心,要不是秦年年确实是十分白净清秀,穿衣服也算是规矩的小孩子,地勤人员真就把他归为不良少年不搭理了。

    秦年年看着那个年轻漂亮又温柔的地勤,垂下头眉头紧皱,似乎被出碰到了什么不愿意说的伤心事儿,有些哽咽:“没联系方式!我就是去找我的监护人的,要是找不到……我就是孤儿了!”

    地勤人员听道秦年年这么说话,倒是一愣。

    关锦桐就站在保安室门外,听到秦年年的话心头一酸,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原来……秦年年是要去找关锦桐的。

    秦年年虽然今年虚岁十三岁,可是要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早熟一些,他想要去找关锦桐,是因为知道秦池恐怕命不久矣了。

    倒不是秦年年担心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一个人了,他是……想要去找关锦桐,让关锦桐来看看秦池。

    虽然秦池嘴上不说,但秦年年知道,他的父亲在这个世界上最牵挂的就是关锦桐了,至于关锦桐要不要自己,那都没有关系,反正自己已经当了十三年没有妈妈的孩子,也不介意继续当下去。

    地勤人员,心里明白了几分,便觉得这个孩子很可怜,不由得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秦年年抬头看到地勤人员那样的目光,眉头一紧,面露凶色:“你用那看乞丐的眼神看谁呢?”

    保安室内,响起高跟鞋的声音,秦年年朝着声源处看去,一下子就愣住了。

    在秦池珍藏的视频里,在他偷偷从秦池柜子里翻出来的照片里……还有自己的画里,那个人……真的从视频里、照片里、画里走出来了!

    活生生的!

    秦年年看着关锦桐,张着嘴半天出不来声。

    关锦桐看着秦年年,心里虽然有感触,但是远不及第一次看到那些画时的震感。

    或许,并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关锦桐和秦年年之间……也没有感情,只是因为这个孩子父亲的关系,关锦桐才来找他。

    秦年年的目光,由关锦桐转到了跟在关锦桐身后那个……身着西装的男人,小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