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玄幻小说 > 垂钓之神 > 第1124章 问题和答案(二合一)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垂钓之神最新章节!

    韩非就像是一个吃鱼群众,就看见四个体型不一的超级强者,在吧啦吧啦个没完没了。

    西门凌兰提心吊胆,一会儿看向韩非,一会儿看向四大尊者。她的心里很紧张,韩非真的有这么大秘密?需要四个尊者境的超级强者,讨论这么久吗?

    就看见,那水纹禁制忽然被撤掉了。

    西门凌兰当即心中一紧,拉住韩非。

    就看见四大尊者纷纷看向韩非。因为水中仙最像是个人,出落的就像个人类的窈窕女子,所以也最具亲和力。

    水中仙微笑着看向韩非:“王寒,你说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十万大山……那你,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

    王寒挠了挠头,微微摇头。

    水中仙面色不改:“或者说,你心里面,有没有什么最想知道的事情?”

    西门凌兰当即道:“他最想知道记忆。”

    然而,水中仙却没听西门凌兰的话,而是看着韩非不时地挠着脑袋。

    最终,韩非呐呐地说道:“为什么要跟海族打架?”

    这是韩非的真实想法。

    在这一瞬间冒出来的,他就直接说出来了。

    顿时间,水中仙回头,看向其他三人。

    天擎沉声道:“竟然真记得?他是回来,找答案的吧?”

    巨人王嗡里嗡气道:“难道送他来的人,连这个都不知道?”

    兽王吼吼道:“这说不准。他是不是给送来的?我们都不知道。”

    巨人王嗤笑:“要不然,他自己能过来?”

    水中仙淡淡道:“果然!费那么大工夫来一趟,不可能什么目的都没有。”

    几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水中仙这才道:“西门凌兰,我们有一些话,要单独跟他说。”

    说完,也不管西门凌兰愿不愿意,水障就将西门凌兰给隔离了。

    韩非立刻皱眉,看向西门凌兰,试图将水障撤掉。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撼动这一层水障,顿时怒视水中仙。

    只是,水中仙并未生气,而是静静地看向韩非:“你要知道,你跟她不一样。有些事,还是别让她知道的好。否则,她会很伤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水中仙的话,触动了韩非,韩非缓缓镇定了下来。

    却听水中仙道:“王寒,我们也不管你是不是叫王寒?但是,有些话,我们现在跟你说,会印入你的脑海。将来,你能够记起,需要看你的成长了。或许,随着你实力的变强,神魂会逐渐恢复。或许,在某种刺激下,也可能恢复。总之,神魂暂时的错乱,问题不大。”

    巨人王嗡嗡道:“王寒,且听清楚你想要知道的答案。”

    水中仙淡淡道:“你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名为末法时代。不是说万法凋零,而是说大道凋零。为何会大道凋零?因为在3万年前,那个时代名为诸神时代。何为神?执掌大道,俯瞰纵生,以一人之力,可定鼎一族之基业。”

    韩非听得很认真。

    但是,有些不明白:为何这人要跟自己讲这个?不过,自己记下就好。

    却听水中仙缓缓叙述:“具体因为何事,我们也不清楚。但是,末法时代,诸神因为一件事情,战于沧海彼端。那是何处?是何地?我等都不曾知晓。那一战,席卷天地间,连续三年,天哭不断,大道崩毁。而每一次的大道崩毁,通常都象征着一尊神邸的陨落。记住,几乎所有神邸都参战了。自那以后,万族无道,万道归虚。千万记住,不是成王就代表得大道归身。成王,只是初开一道。可即便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

    兽王嗡嗡道:“小子,你万万记住这一点。根据你的记忆,你的时代,成王只会比末法时代更难。你问的这个问题,涉及很远,不成王,不可触碰。”

    韩非伸手挠了挠脑袋,心说:听不懂。

    水中仙微微一笑:“听见了吗?不成王,不可碰。即便成王,也不要轻易去触碰。之所以海族和万族开战,那是因为,诸神陨落之后,曾有圣灵携镇海神灵的神谕,拟下神灵法旨。法旨的内容,我等不知。但是,大致意思就是,海族须屠镇万族,重开混沌,让大道重现。届时,海族将有大量承大道的新神出现,成为这个世界唯一的主宰。”

    巨人王嗡嗡道:“特娘的,如果不是海族生灵众多,万族早已把他们给打崩了。”

    水中仙也不管韩非有没有听懂。她无所谓,只要韩非能记得今日这番话就行。

    只听她继续道:“你想要知道的答案,我们已经都告诉你了。至于你能不能记住?什么时候记住?需要看你自己。总之,一旦海族真的镇压万族,它族再无出头之日,很可能会被屠戮殆尽。以我们的实力,能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至于这背后有没有更大的隐秘?诸神为何要战?这些,不是我们可以知道的。”

    忽的,天擎补充了一句:“对了,还有一个,诸神之战,在许多地方打出了禁忌之地。若是遇到,莫要随意进去,那里通常都是九死一生。”

    兽王看向天擎:“你说的,是那个地方?”

    天擎点头:“人类小子,诸神之战的禁区,常伴随着永恒的黑暗。在我们已知的这方世界,就有一处极为神秘的未知区域。其出现之地不可知,日后但凡遇见,千万勿入。”

    巨人王嗡嗡道:“王寒小子,这你得记住喽。虽然不知道你记忆复苏后,有没有机会重跨时间长河,回到后世?但是,你若在这里陨落了,那就真陨落了。你现在得到的这个答案,将毫无意义。”

    韩非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自己一定要记住今天的话。似乎,它很重要,很重要,虽然他一句都没有听懂。

    就听兽王忽然道:“这小子,也算是异类吧?若非绝世人杰,应该不会被人花大手段,送来这里。”

    巨人王认真地点头:“当然,潜钓者级别,就能救了山岭巨人,你说他行不行?”

    兽王忽然道:“老古啊!你说万一咱们后面都死了,咋办?”

    巨人王挠了挠脑袋:“总不能甘心屈服。”

    兽王顿时顿了一下棍子:“你们这些巨人,脑子就是不够用。我是说,这小子既然是绝世人杰,而且似乎和咱们都有那么点儿牵连,何不如……”

    水中仙忽然展颜一笑:“我和兽王想法相同。”

    天擎眯着眼睛道:“你们是说,让他跟我们几族牵扯再深些?甚至是,强加因果?”

    兽王顿时拍了下胸口:“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这小子不死,又有机会回去,那后世我们又接触不到。莫不如,让他跟我等几族牵扯起来?他想避也避不开。日后,我等几族若有事,这小子能坐视不理?”

    “吼!”

    巨人王一拍大腿:“是这个道理。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个人物,不能就这么看着他跑了。”

    水中仙笑道:“言之有理。”

    天擎微微点头:“我没意见。反正是后世之人,不管怎样,牵扯不到我们头上。”

    兽王跺了跺棍子,看向巨人王:“这小子,体魄好像不弱啊!咱两谁来?”

    巨人王嘟囔道:“何止不弱?你不是擅长打架么?我看你教打架算了。”

    大猿嗤笑了一声:“咱们谁还不知道谁?炼体一途走到极致,打架还不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算了,都教,看这小子能学多少?”

    巨人王道:“我先来。”

    这一次,就没人有意见了。

    论综合教学,肯定是巨人王占优,而水中仙是最没有优势的。韩非毕竟不是操控师,虽然也可以强行教,但路子都定了,她只能看到时候有什么可教的?

    在韩非还一脸懵逼之中,几个人三言两语,就把韩非的路子给定了。

    巨人王道:“且先一人一年,看看情况。我想他神魂都这么错乱了,几年内,应该是恢复不了了。”

    兽王点头:“短是短了些,不过无所谓。总之,都是跟他扯关系。学多少,看他自己。”

    天擎:“我没意见。”

    水中仙瞄向西门凌兰,心说:自己能教的不是很多。但是,教西门凌兰,似乎也能跟韩非扯上关系。于是,心里就有了决定。

    “哗啦!”

    西门凌兰被揭开封禁,只听巨人王悠悠道:“王寒小子,我们四个决定了,收你为徒,你赶快拜师吧!”

    “啊?”

    西门凌兰满脸震惊:什么情况?四个尊者都要收徒?这笨蛋,天赋这么恐怖的吗?

    韩非听得愣在一边,听后有些讷讷道:“教战技么?”

    西门凌兰当时就无语了,扯了韩非一把:“肯定教。”

    韩非一听教战技,当即咧嘴一笑:“好!”

    巨人王几人:“……”

    兽王挠了挠屁股:“不是说人类拜师,还得行大礼的么?这就完啦?”

    天擎冷淡道:“他脑子又不正常,能记得个啥?”

    西门凌兰汗颜,拉着韩非就要跪下。

    然而,这回她拉不动了,韩非不想跪。

    巨人王嗡嗡道:“敲,哪怕神魂都乱了,天骄的傲气还在呢。”

    西门凌兰一脸尴尬:算了,由他吧!反正,几位尊者好像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水中仙看向几人:“几人教都教了,也不介意再多一个。这个女孩子,也顺手教了吧?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女孩本也是有一条极高的灵脉。但是,她被人给强行替换了。否则,也至少是天骄一级的。”

    西门凌兰身体一颤:什么意思?自己这是沾了光?被顺带给教了?

    只是,对于水中仙这个提议,其他几人都略微沉默了一下。

    只听巨人王道:“是这样没错。但是,她现在太弱了,没底子。本王就算教了,怕是她也跟不上。”

    西门凌兰心中略显失落:果然,被看出来了吗?底子太弱!呵,或许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超过王寒这个笨蛋了吧?

    不过,水中仙浅浅一笑道:“根基不够,灵果来补。我妖植一脉,从来不缺这个。让这姑娘跟我走,一年后,我送回来一个不一样的她。”

    还没等别人说话呢,就看见韩非一把抓住西门凌兰的手腕,似乎对水中仙并不信任。

    西门凌兰歪着头,看了韩非几眼。

    他绝对不是不愿意自己成长,而是怕自己也死了。那么,在这世上,就只剩他一个了。

    巨人王嗡嗡道:“王寒小子,这是女娃的机缘。她只有变强,才能跟上你的步伐。否则,你愿意看见自己变得很强,她还很弱吗?”

    水中仙道:“就算你愿意,但是她愿意吗?”

    韩非挠了挠脑袋,看向西门凌兰:“去吗?”

    西门凌兰的眸中坚定:这是一个机会!无论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追上韩非的步伐,自己都必须去。

    就如巨人王说的,四大尊者都要收韩非为徒,那接下来韩非必定会迎来一个爆发性的成长。

    自己如果不努力,别说跟上韩非的步伐了。到时候,可能都难望其项背。

    韩非:“好!”

    巨人王几人,自然知道水中仙这么做的目的。所以,也就顺水推舟了。

    只是,巨人王道:“仙子,就别一年后送回来了。半年后送来,届时我还能顺手教一下。不然,你让我再花一年?”

    水中仙点头:“好!”

    天擎淡淡道:“第三年来我这,我先走一步。”

    “刷!”

    天擎直接消失在原地。既然决定好了,也就不用留了。

    兽王跺了下棍子:“下一年,送我这来。走了!”

    水中仙向西门凌兰伸出手道:“来,跟我走。”

    当西门凌兰消失在原地后,韩非皱着眉头,瞅着虚空。只听巨人王哈哈一笑:“行了,别瞅了。半年后,她就回来了,跟为师来。”

    “刷”地一下,韩非就出现在了战争巨人的祭坛之上。

    此刻,许多巨人正在烧着篝火,胡吃海塞。

    见巨人王出现,他们也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有人举着一条大鱿鱼,冲着巨人王喊道:“王,吃饭。”

    巨人王声音荡漾出去:“本王今日宣布一件事情,本王要收王寒为徒。”

    “啊?”

    不少巨人都惊呆了:王要收徒?

    不过,这惊讶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然后,韩非就听见了“吼吼吼”的声音。

    毕竟,韩非在战场上救过不少人。至少,这些人是毫无意见的。有一群人没意见,那战争巨人族剩余的族人,也就基本没了意见。

    对他们来说,所谓弟子不弟子的?其实没所谓。因为巨人王经常出来教他们,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厚土何在!”

    “王,我在!”

    却见一个拎着巨锤,身高超过了20米的巨人,从远处跳来,轰隆一声砸在地上。

    巨人王“嗯”了一声道:“从今往后,根据王寒的炼器速度,给他安排炼器。每天的量,要达到他的极限。”

    厚土愣了一下,看了看手里的大锤:“王,适合吗?”

    巨人王嗤笑:“你以为他很弱?”

    说着,巨人王单手一招,一方巨大而厚重的炼器台,凌空飞来。

    巨人王看向韩非:“王寒,今日为师教你《百战神锤》。此锤,有九九八十一道锤法,无限组合之下,便有无限锤法。同时,这也是一门战锤术。战斗之时,当一往无前,全力以赴。奉战神奥义,勇者不退,力不可泄,听见了吗?”

    韩非连连点头:“知道了。”

    “嗷!王要炼器了,离远点儿。”

    “快,快把食物搬走。”

    “王,你能不能去天上炼?”

    巨人王无语:一群小崽子,还嫌弃我?别人都巴不得俺教呢。

    巨人王哼了一声,看向韩非:“上来。”

    完了,巨人王一步踏空,站在了几百米的高空。

    “呼啦!”

    韩非双翅一展,同样立在半空。

    巨人王瞅了一眼韩非的幻影琉璃,不由讶异了一声:“这翅膀倒是不错。不过,用处不大。等你突破探索者,用处就不大了。”

    “嘿!”

    就看见巨人王脸上一拧:“骨来。”

    就看见四方,千百根大骨飞来,都是海妖骨。一起飞来的,还有一些奇石,品质异常的好。

    巨人王横看了韩非一眼:“距我百米,看好了,别给我吹跑了。”

    “刷!”

    韩非听话的闪到百米之外。

    巨人王并没有惊奇这闪烁之能,因为没啥值得夸的。

    地上,天上,好多巨人远远地看着。

    虽然他们嫌弃巨人王在地上炼器,但是看还是得看的。

    “嗷嗷嗷……铛!”

    就看见巨人王手握战争之锤,如崩山之势,出现数道幻影,出现在数个方位。锤动而破空,燃火而击。

    “铛铛铛!”

    只听巨人王喝道:“前36锤不可震荡,手不可抖,不可借力回弹。三十六击去糟粕,炼精华,一气呵成,浑然一体。”

    却见一道道虚空涟漪在震荡。

    韩非感觉自己的每次锤落,眼睛就被一刺。不过,他神魂感知之下,看的还是颇为清晰。只是,那声音震得他耳膜差点都被击穿。

    “吾王威武。”

    有不少巨人在大吼大叫。

    但是,韩非却在记忆着锤法方式。

    三十六击稳如泰山,当去杂质这一过程结束。原本,那无数大骨和奇石,直接变成了面饼,体积缩小了一大半。

    只听巨人王再喝:“锤法在弹,不仅可以增强武器的韧性,对敌时亦可借助这弹力,可攻可退,看……”

    “铛铛铛~”

    一时间,数以百计的锤影,从四面八方轰击而来,就看见一柄大斧被砸出了雏形。一连串疯狂轰击之下,巨人王一步未退,反而将炼器台锤得前进了好几百米。

    “咚!”

    最后一击。

    斧成,灵气滚滚而来。

    却听巨人王吼道:“一轮不成,那就再来一轮。但是,不要再有前三十六锤……”

    虚空中,涟漪如叠浪在虚空震荡,泛出一道道璀璨光晕,看得韩非心动不已,心说:好厉害。

    当那大斧炼成,巨人王拎着战争之锤道:“记住了多少?”

    韩非挠了挠脑袋:“好像,记住了。”

    “啊?”

    巨人王刚想说:要不要我再来一次?你咋就记住了呢?

    一听这话,巨人王不乐意了:“你来,你来给自己先锤两柄战锤出来。”

    韩非挠了挠脑袋,就听巨人王喝道:“厚土,把你锤子给他用,我这战争之锤他用不动。”

    厚土闻言喝道:“王寒,接锤。”

    韩非看着两根破空而来的大锤,就如同火流星一般,双手一伸,抵住锤柄。巨大的力量试图将他扔飞,不过随着幻影琉璃翅一扇,身体轻松稳住。

    不少巨人起哄道:“喔喔,他接住了。厚土,你丢人了。”

    有人大笑:“厚土,看来你力量,还是不够啊!”

    厚土当即脸红:“我又没用力,被接住不正常吗?”

    巨人王随手抓了一些材料过来,随意道:“使劲锤。咱十万大山,缺啥都不缺材料,可劲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