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其他小说 > 武妃在世 > 第十九章:病的蹊跷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武妃在世最新章节!

    “你,咳咳咳”老夫人一口气没上来,气的又喘又咳,旁边的邹氏连忙上前替母亲顺气,她一直不吭声,却在此刻有些忍不住了,眼圈微红,自是看出这当家主母的强势,自己母亲在府中也不知受了多少气。

    “大嫂这是何意啊,母亲也是好心提醒,国公府的女儿们嫁的好你这位做主母的脸上也有光不是?”

    江雨知道邹氏动了气,谁能看见自己的母亲被欺负却不言语呢。但是她这一开口,却是生生让魏氏的怒火更盛了,“哟,妹妹你不是这国公府的主母你是不知道,当主母有多难,可偏偏操碎了心别人却不乘情。”

    “嫂嫂的苦啊我们这些做妹妹的都记在心里呢,再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嫂嫂既是主母肯定心向我们大家,我们自是承嫂嫂的情,只是平常没挂在嘴上,嫂嫂可莫多想。”

    二房正妻杨氏开口劝慰魏氏,魏氏这才展了笑脸,“是啊咱们是一家人,外人不会懂我们自家的事,多谢妹妹体恤。”

    二人一唱一和的明眼人看得出是在挤兑邹氏母女,江雨这心啊,翻江倒海,再看邹氏和老夫人面色难看。

    “行了都散了吧,我也活不了几天了,让我清静清静吧。”老夫人闭了眼睛赶了众人,自己一个人握着邹氏的手颤抖。

    众人一走,屋子里就只剩下邹氏和江雨还有老夫人的两个大丫鬟和一个婆子。

    老夫人睁开眼睛在众人的搀扶下进了内室,重新躺在了床上,邹氏坐在床前不停的抹眼泪。看的江雨直心酸。

    老夫人打发了所有的下人只留下邹氏和江雨,连连叹息。

    “你们如今也看到了,母亲我有心想护你们周全却是有心无力了,也不知从何时起那大房的正妻越来越嚣张跋扈了,连我也不放在眼里,我真恨啊真恨自己这身体也不知还能活几天,要是能健健康康,她耍的那些把戏我也不至于没有对策。”

    邹氏扑在老夫人怀里,不停的啜泣,老夫人也流着眼泪。”母亲不要这样说,女儿还想在你跟前进几年孝道呢。“

    “你们母女俩这样我即便见到了你父亲也没法交代啊,要知道你父亲临走前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啊,如今我眼看就要步他的后尘了,这一年浑浑噩噩,要不然也不会连你的信件都收不到,恐怕早就被有心之人给截去了。”

    江雨上前看了看老夫人的面色,心中疑惑终于忍不住问,“外祖母,您的身体从何时起生病的,大夫诊断为何症?”

    “哎,请了好些大夫了,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就说是心内杂症。颇为少见,开了些许护心脉的方子,常年喝着也不见效,一天比一天不行,有时候憋气,就觉得一口气上不来就这么去了,要不是心中挂念着你们母女也撑不到现在了。”

    江雨突然有一种大但的猜测,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帮母亲治好外祖母,这府中的情况一目了然,魏氏当着众人的面尚且不给老夫人三分薄面,背后又会做些什么呢。

    “外祖母,雨儿觉得许是这些大夫医术不精,雨儿想明日出府亲自为外祖母请一位大夫回来,但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最好悄悄进行,眼下喝的药也都停了,不要再喝。”

    邹氏眨着眼睛看着自家女儿,心中也有计较了:“母亲雨儿说的对,我们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来为母亲诊治,母亲女儿刚来京城可不想你有什么事。”

    老夫人看了看这对母女,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眼下可能只有这母女二人可以信任了,只怕别人无心将她的病医好,只是这柔弱的母女又怎么斗得过那些人呢。

    看着外祖母睡下,邹氏这才和江雨各自回了房。

    江雨一回到房中,华怜已经为她收拾好床铺,伺候她洗漱。

    “华怜,明日我们出府一趟,你准备一下。”江雨也没多说,华怜点了点头,“姐可需要男装?”

    江雨想了想摇了摇头:“不需要,国公府人多口杂,明日要是换了男装出去,还不一定被人说些什么闲话。”华怜重重的点头,她这几日可是有深刻的体会,自己本来跟在姐身边也没那么多规矩,却被国公府的管家婆看见了,背着姐狠狠的责罚了她,说要教教她规矩,那次以后她再也不敢和自家姐表现的多亲近了,江雨自是知道原由,也不多问,她知道自己还没有那个能力,只能再忍耐一下。

    次日清晨,江雨这边早早就起床,用完了早食,便带着华怜出了院,母亲邹氏早已经陪着外祖母在院子里晒太阳了,见江雨走来,老太太连忙招手,近日天气回暖,阳光明媚,这外孙女在阳光下更是显得熠熠生辉,这美是从骨子里带的,国公府的那些姐看起来尊贵却在这外孙女面前失了颜色。

    想起自己的女儿邹敏蓝当年也是这般风华绝代,所以当年的老国公才对她寄予厚望。

    “外祖母晨安,”江雨先给外祖母行了礼,才起身走过去握住冯老夫人的手。

    “乖外孙,越看越让人喜欢,这是打算出去了?”

    “嗯”江雨看了一眼邹氏,见邹氏微微点头,昨日该嘱咐的都嘱咐了,江雨已经告诉邹氏,她怀疑外祖母的病没那么简单,叮嘱她一定要一刻不离的在外祖母身边,自己则是出去寻访名医。

    “雨儿想出去看看兄长,也不知他最近过的如何。”

    “嗯,该去,老房,去给雨儿拿那些提前准备好的东西。”身边的房婆赶紧应声,不多会便取来一个包裹,“老夫人,表姐,这是老夫人给表少爷准备的衣物。”

    华怜赶忙接了过来,“雨儿谢谢外祖母,那母亲外祖母雨儿这就走了。”

    “别忘了去跟你大舅母说一声。”

    江雨微微点头“雨儿记下了。”

    出了老夫人的庆华苑,江雨带着华怜一路来到主母的富香院门,被丫鬟拦住前去通报。

    过了一阵子才出来请人,那丫鬟的神情始终很平淡,但江雨在她的眼中看到了鄙夷。

    见了魏氏江雨连忙行礼,有些时候江雨觉得自己要憋疯了,当一位规规矩矩的大姐真难,如果有可能她真的想和上一世一样潇潇洒洒的活着。

    “雨儿啊,快快起来吧。”魏氏坐在前厅的暖踏上,身着可身的绣花锦袍,头戴金步摇,缓缓起身,“表姐这是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