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其他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诸灵复苏 第二十五章 此心光明 亦复何言 (w字,求月票!)

诸灵复苏 第二十五章 此心光明 亦复何言 (w字,求月票!)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

    十一月的海滨之都街道上流动着湿冷的潮气,令许多市民瑟瑟发抖,裹紧衣物,而今年的冬天比起以往更冷一点。

    不过位于拍卖所中心办公室的大贵族厄马斯却并不在意。

    身为东海天龙贵族的血裔后代,虽然在与翼人混血后,不再有他们祖辈操控水流,化身大龙的能力,但是抵御区区寒潮却是轻而易举。

    更别说有着暖气供应的拍卖所,即便是在海洋都要冰冻的急冻天灾下也能保持温暖,令人惬意。

    比起这个,他更需要苦恼的是外城区会有多少流离街头的家伙会被这突如其来的寒潮冻死,尤其是最近马上就要展开年末拍卖会,有众多势力的大人物将会齐聚此处。

    那些人平时死就死了,也没人会在乎,尸体太过碍眼才是真的不好。

    “算了,多发点炭薪福利吧——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永远不是问题。”

    有些嫌麻烦地签署了一则福利发放的通知,摸了摸已经没有多少头发的头顶,厄马斯知道这一消息将会让整个海滨之都的所有民众都对‘法尔塞斯家族’感恩戴德,但他已经过了会为民众的欢呼而激动的年龄:“可惜钱再多,也没办法让浅海渔获的收成增加——最近这么十几年来接连不断,愈演愈烈的寒潮,实在是影响太大了。”

    “厄马斯大人,第二鉴定室那边遇到了点麻烦,他们没办法确定客人提供的货物品质,可能需要您亲自出马。”

    此刻,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在厄马斯允许对方进入后,一位穿着得体的侍从便进入室内,微微低头,向他汇报:“而且根据描述,那几位客人本身也非常……古怪。我们不好判断如何对待他们。”

    “什么事情都要我出手,那我还要雇佣你们这些人干什么?”

    啧了一声,厄马斯的语气有些恶劣,但他还是起身,将手中批阅的文件放下,准备起身去看看情况。

    作为统治海滨之都的大贵族,法尔塞斯家族的一员,厄马斯的职责就是负责拍卖所的相关事宜。

    这位年过中旬的老男人很清楚自己的手下不会什么小事都朝自己汇报,真的出现了,那么就必然是颇为重要,他们的确难以解决的难题。

    “假如是假冒伪劣的产品,亦或是伪装过的假奇物,那么就告诉他们我们不收——假如还纠缠不休,便把公证人都叫上,我们开出证明后,直接把那假货用锤头砸掉,指不定这还能做成一款节目。”

    行走时,他摇着头叮嘱位于身后的侍从:“总之,我们欢迎一切客人,但并不欢迎骗子和暴徒。”

    “不是,大人。”

    而侍从有些支支吾吾,他的面色古怪:“问题不是太差……而是太好。”

    “嗯?”

    “那位客人带来的源能金属强度和质地,都超乎了我们仪器的观测上限,这事儿不同寻常,大人,我们根本没办法定价,所以只能让您出马。”

    厄马斯停下了脚步,他皱眉:“究竟是什么东西?”

    “晶体级的无暇金属,大人,比我们现在源能炉心用的还好的源能钢。”

    而当快步赶来的厄马斯一路小跑来到拍卖所的鉴定室时,他看到的就是鉴定师汗流满面的样子。

    虽然此刻夕阳已落,鉴定师对面老者面容在灯光照耀下依然清晰。

    白发,衰老,但是却充满威严,老者红色的恶魔瞳孔证明了他体内魔鬼的血脉,而那高大的身材与其说是他自我介绍口中的学者,不如说是一名退役,甚至是现役的骑士。

    迎面夕阳的光辉,老者的身侧坐着两个孩子,一个是魔化者,另一个是精灵血脉的小孩,虽然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孩子,但是他们的实力都有凝魂,而且对源能的控制都很好。

    这可不一样,厄马斯轻轻吐出一口气,他的表情瞬间就严肃了起来——哪怕是法尔塞斯家族,同龄的孩子都很难有这样的水准,哪怕可以媲美,也是倾注了大量资源培育出的家族未来。

    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大人……”

    看见厄马斯的到来,鉴定师立刻就像是被拯救了一样起身,他让出位置,恭敬地站在一旁:“在下才疏学浅,实在是难以定价……”

    那位白发老者并没有说话,只是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请见谅。”

    微微点头,厄马斯也没有多话,他坐下来,然后拿起桌上的仪器和晶体金属锭,这位心光阶的贵族双目亮起一圈荧光,鹰枭般瞳孔扩大,通过仪器凝视着眼前的金属锭。

    “……一丝一毫的晶体缺陷都没有,不可思议,匪夷所思……”

    “结构完美,切割也堪称完美,还有强韧程度……这究竟是什么等级的源能技艺?!”

    越是看,就越是震惊。

    厄马斯原本心中还在怀疑这是不是手下们的大惊小怪,但现在他自己也算是被彻彻底底地惊愕到了。

    深呼吸了一下,平静心中的讶然和紧张,这位贵族抬起头,冷静地看向眼前的白发老者:“你好,先生。”

    “请问这样的无暇金属……您有多少存货?”

    “伽沙。”

    而白发老者没有直接回答,他示意一旁的黑发男孩取下他身后的箱子:“给这位先生看看。”

    “是的,教授。”

    龙人少年利落地将背后的金属箱取下,他将其放在桌上,令整个鉴定桌都微微一震。

    随后,他打开了箱子,一摞摞码放地整整齐齐的无暇金属锭就这样展现在所有人眼前,释放着柔和的源能光芒,倒映在众人的脸上。

    “这样的,我有十箱。”

    苏昼环视着在场众人的表情,以及私下的窃窃私语,平静阐述道:“假如确定就要,明天我都可以带来。”

    ——当然,假如他愿意,一千箱都没问题,但是那就太过了,也没必要。

    厄马斯强行抑制住自己手的颤抖,他捋了捋自己的褐色胡子,然后张开口,吐出一口气。

    “十箱……怎么会这么多!”

    一箱无暇金属就已经足够可怕,可以制造几个工厂用的大型源能炉心核心零件,十箱足以制造一个移动都市核心城所用的巨型源能炉心。

    这还是一般的无暇金属,他眼前的这一箱无论是从哪个角度都更加高级,足以与昔日那些灾境强者亲手一点点雕琢出的神钢比拟!

    “七千万,底价。”

    厄马斯低声道:“放心好了,老先生,您绝对不会亏的——一般的无瑕金属锭,一块五万帝国币,是您身前那位鉴定师三年的工资,足够买下一家小店面,而您这里一箱有着十五块。”

    “可我没办法昧着良心说您手中的货物是普通的无瑕金属……差的太远了,十倍的价格我觉得很妥当,您真的能拿出十箱同等的无瑕金属的话,那我们可以对着圣日签订契约,您的货物或许会作为年末拍卖会的压轴出场!”

    七千万,并不算是一个大数字。

    一台源能工业母机就要几千万,一栋位于海滨之都的别墅也要几千万,就算是厄马斯自己,家产全部算起来也数倍凌驾于这个数字,而他执掌的拍卖会能过手的宝物,数亿帝国币的都有。

    但重要的并不是钱,而是意义。

    这是战略材料,足以让一个移动都市,再制造出一个核心城,制造出一个卫星城,开拓领土的无价之宝!

    “是吗?那先生您的诚意很足,很难想象贵族也有良心。”

    在厄马斯的眼中,那位白发的老者笑了起来,他从容不迫地示意那位黑发少年关上箱子,然后平静道:“我还以为你们就打算给个几十万了事呢。”

    厄马斯身后,有些随从和鉴定师骚动了一瞬,但很快被厄马斯用眼神压了下去。

    “大人,这不是钱的问题……”

    即便如此,还是有个鉴定师轻声道:“这……”

    “好了,闭嘴。”

    粗鲁地打断对方的话,厄马斯当然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

    能精炼出这个等级的无暇金属,要不说对方身后有灾境强者,要不就是说对方身后有一个技术等级超越他们想象的巨型精炼厂,一座庞大的工业移动都市。

    ——冷静,冷静,厄马斯,假如真的如此,那绝对不能让长久的买卖变成一锤子买卖。

    按捺住已经躁动起来的心,中年男人闭上了眼睛。

    海滨之都之所以能发展起来,一是依靠力量的强大,因为强大力量带来的稳定。

    法尔塞斯家族一直以来都有灾境强者驻守,若非如此,依照阿斯莫代帝国的贪婪,这样一个商业中心还能保持中立地位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二是依靠诚信。买卖这东西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贪小便宜,就赚不到真便宜,如若海滨之都不实事求事,不占一点便宜,那它也不会成为南境贵族和东部天龙联合认定的中转交易场。

    三,则是平等和宽容。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个地方有着埃安世界所有种族的代言人,而魔化者中的强者更是都汇聚于此。

    谁想要攻打海滨之都,就要面对一群强大的,有着家人在其中的魔化者大军——他们可能是南境传说中的流浪骑士,可能是东海中猎鲸的勇士,可能还是在北方山脉中与蛮族作战的荒野猎手。

    但更同样的,他们都是魔化者,他们都将家人安置在了全世界对魔化者最好,也是最安全的这座城市中。

    厄马斯必须承认,他刚才心中的确升起了将眼前这一老二少抓住,询问这等无暇金属来源的想法。可仅仅是一瞬,这种弱智一样的念头就被驱散。

    先不谈他们背后可能存在的力量……单单是对方本身。

    厄马斯抬起头。

    老人,和小孩——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几个人群之一。

    敢于以这种姿态外出行走,证明对方的确有着自信。

    厄马斯一眼就能看出,眼前这位白发老者实力,最多也就是凝魂阶——灵辉阶的特征,灵魂贯穿全身根本就没有显化,而心光阶的心象幻影更是没有半点影子。

    但是可能吗?

    仅仅是直视对方的双眼,作为心光阶强者的厄马斯,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正在战栗。

    一种源自于灵魂深处,生命本能的恐惧,敬畏,还有……还有‘相信’的感觉,正在油然而生。

    就像是,只要诚心诚意地待他,相信他,他就一定会给予自己相信的结果。

    完全看不透。

    咽了口口水,中年贵族擦了一把汗。

    ——就连小孩子都这么强,老人岂不是更加深不可测?

    而似乎是察觉到了厄马斯一瞬间的动摇,一直坐在老者身旁,好奇张望四周的白发男孩转过头,看向了中年贵族。

    蓝色的菱形瞳孔凝视着对方,他提醒一般地说道:“没有头发的大叔叔,你们很有来头,也很强。”

    “假如你们出手的话……院长可能没办法留手,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把你们杀了,那个时候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这句话一出来,沉默就降临在整个鉴定室。

    甚至能看见厄马斯太阳穴处正突突直跳的血管,以及那闪闪发亮的秃顶。

    当然,并非是愤怒,而是一种被看破心思的恐惧。

    “你——”

    苏昼和伽沙都惊讶地转过头,看向洛亚。

    而说出这句话后的洛亚并没有察觉不对,但其他人沉默的氛围反倒是吓到了这孩子。

    他眨了眨眼,然后缩头进衣领,小声嘀咕道:“我,我说错了吗……”

    “没。”

    而苏昼笑了笑了,他转过头,揶揄地看向眼前的或惊或怒的众人:“好孩子,就该这么说——说实话不应该被斥责。”

    此刻,男人的心中,不由得赞叹出声。

    ——这孩子,单论阴阳怪气和天然黑这方面……或许颇有天赋啊!

    有我年轻时的三分模样了!

    在寂静中,鉴定和交接的过程很快就完成并结束。

    厄马斯并没有为难,也没有做出任何阻碍,他依然态度良好的做好了后续所有的工作,并同意了苏昼的要求,将基础的底金交给苏昼。

    海滨之都的交易一向光明正大,而且迅速简单,这是数百年来流传下来的良好传统。

    毕竟和这么点小利益和脸面比起来,海滨之都的名声更加重要,凭借良好的信誉和专业的态度,他们能赚到千百倍于骄横的钱。

    所有人,包括感染者,所有人都相信海滨之都。

    这信誉本身,就是海滨之都真正的财富,是需要数百年才能建立起来的巨大牌匾,响彻整个世界。

    不过,苏昼还是记得,那个毫不犹豫就压榨自己生命,为海滨之都奉献的魔化者。

    是的,魔化者本身寿命就不长,没有良好的疗养,所有魔化者都命不长久,与其苟活,不如绽放自己的生命,为有意义的事情,譬如说保护他人,维护秩序而奉献。

    更何况,这样还能拿到充裕的补助金,让自己的孩子和家人都有所依靠……这难道很难选择吗?

    思考着这些,苏昼自然也没有拖延废话。

    他在购置了大量燧光大师和拂晓所需的专业炼金器械和材料,以及孩子们想要的各种礼物后,便带着这些物资回到了初耀舰。

    毫无疑问,孩子们都高兴极了,在进入海滨之都的这一天晚上,所有人举办了一个颇为盛大的宴会,哪怕是拂晓看上去都很开心。

    银翼的妖精甚至打开了初耀舰的三百六十度全视角屏幕,带着所有孩子感受了一下可以同时看见四面八方的感觉,引得一片惊讶的呼声。

    苏昼笑着在一旁,端着一杯酒,边喝边注视着这一幕。他的本体不喝酒,但是斯维特雷的身体大几率嗜酒如命,一杯寡淡的清酒下去,都能让他轻叹感慨。

    “这个城市,对魔化者真的很好。”

    一瓶喝完,苏昼走到甲板上,他眺望着远方城区内,那即便是在黑夜中也宛如太阳一般闪亮的高大楼宇,男人喃喃自语:“魔化者缺少的尊严,缺少的‘被需要感’,缺少的安全和平等,它全部都提供了。”

    “甚至,比想象中的更好。”

    但是,毫无疑问。

    海滨之都的源能炉心,也一样需要灵魂作为添加剂。

    而这个添加剂的来源,自然同样是魔化者。

    苏昼相信温情脉脉,也相信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假如有海滨之都这样的明灯,魔化者就会像是扑火的飞蛾那样,心甘情愿地被这个城市燃烧……但真的如此吗?

    苏昼将十箱无暇金属都交接给拍卖所后,本来打算直接拿着底金走人,不管拍卖结果,直接一路东驱,朝着陨石降落的方向飞驰而去。

    但他决定多留几天,多看看这个城市的情况。

    并不仅仅是冲动。

    苏昼本质上,是想要更加了解这个世界。

    观察的结果,颇为奇特。

    魔化者占据了海滨之都绝大部分底层执法者的职位,甚至就像是苏昼遭遇过的翼人登记者那样,作为海滨之都的脸面出场。

    这令绝大部分魔化者感觉到了自己被重视,被尊敬,也令绝大部分被执法的人员也胆战心惊,不敢反抗。

    毕竟,和魔化者战斗,要冒着自己也被感染成魔化者的危险,与这种可能性相比,稍微轻一点的罪责,都还不如直接接受为好。

    但同样的,很少有魔化者成为执法者部门的高层。

    海滨之都美名其名曰,每一个种族都有着一席之地,所以大陆上的各种精灵,矮人,魔鬼,龙人,翼人,海妖等种族,都在相应职位有着相关种族的安排,而且还需要三十年以上的资历,其中魔化者自然就没有多少。

    对于这点,所有人都并不在意,毕竟魔化者自己也都知道,他们的寿命不长,很难活到有足够资历的时候……而且魔化者归根结底不是一个整体,他们也有各自的种族。

    除此之外,苏昼还发现,底层的体力劳动人员,和可以单独行动技术人员,魔化者占据绝大多数。

    矿工,农夫,搬运工,港口工人,加工员,维修技师……他们大多是这些职位。

    至于为何,原因很简单,因为魔化者在这些方面有着相关的职业金补助,海滨之都官方政府,也即是法尔塞斯家族以武力监督所有公司和商会发放这笔补助金。

    而魔化者同样有着自己的报纸,自己专门的生活社区,甚至是专门的社区餐馆,专用超市……他们有着种种并不起眼,但是却颇为实惠的特权。

    海滨之都,真的非常照顾魔化者,而且照顾的程度属于听上去理所应当,实践起来并不困难,最多就是多花点钱,也并不夸张的程度。

    就是因为这样,整个世界,稍微有点实力,有些价值的魔化者,就都蜂拥而来。

    仅仅是这么几天,苏昼便在港口看见了几位意外染上魔化病的学者,他前身曾经在专业报告上看见过名字的教授来到此处定居。

    在埃安大陆的其他地区,如若染上魔化症,即便原本是教授,也会被人戒备提防。

    而在海滨之都,他是教授,就仍然会被人尊敬。

    这样一来,除非是因为极其特别的原因,但凡是有的选,魔化者都会来到海滨之都周边。

    然后,成为‘它’的力量。

    ——这不是对魔化者挺好的吗?

    有些时候,苏昼会这么想。

    他真的从这些措施中,体会到了法尔塞斯家族昔日制定这一措施时,心中满怀的‘爱’。

    如果,那真的是‘爱’的话。

    然而,就在苏昼正在全城乱逛,从大大小小每一个方面,观察这个城市居民生活情况,试图继续解析这座奇妙大都会之时。

    厄马斯却神神秘秘地单独找了上门。

    “请问什么事,厄马斯先生?”

    此时苏昼和这位中年贵族已经有些熟悉,被邀请至对方办公室的他看了一眼对方位于耳后的腮,没有头发的顶部,以及那有着明显翼人特征的鹰眼,不禁笑道:“更多也没有了,这次我们只带了十箱,你也知道,这玩意不可能大规模出产。”

    “不不不,斯维特雷先生,和您背后的势力无关。”

    而厄马斯一脸神神秘秘,他此刻正在自己的办公室招待苏昼:“实话实说,您的货,我们法尔塞斯家族会吃掉一半,剩下来的一半会拍卖,最终计价依照拍卖价来。”

    “凭这个,我在家族内已经受到了褒奖,但最近我却听到了你们将要离开海滨之都的传闻……”

    “哦?那我真是小看你们的情报收集能力了。”

    苏昼挑起眉头,他记得他就在买东西的时候随口说过一句买完了物资就该离开,没想到法尔塞斯家族作为海滨之都的统治者,眼线居然到了随口一句自语都能知晓的地步。

    “很失礼,先生,这很对不起。但说实话……”

    厄马斯也知晓苏昼并不在乎这点小事,所以他笑着致歉后,便肃然起来,将话挑入正题。

    “您这次前来,难道真的不是为了‘那个’东西吗?”

    ……

    【斯维特雷教授,我们该走了吗?】

    一段时间后,已经拆下来了自己一只手,正在自我维修的燧光大师察觉到了重新回舰的苏昼,他头都没抬:【不过可能需要再等一段时间,为了争夺陨石,天龙贵族已经开始和驻守东部的第二十三集团军开始对峙了,我们大可以等到两边发生冲突的时候再过去,那个时候就没有人拦我们。】

    【不过奇怪的是,根据教团那边的消息,延霜军和北边的蛮夷部落并没有打起来——那边情况安静的有些令人害怕,所有的消息都被封锁了,教团的线人都无法潜入进去。】

    说着这些内幕,燧光本以为教授会回答自己几句。

    结果回过头来,他却发现苏昼正紧皱眉头,一言不发地站在舰内,似乎正在思考什么,

    “……燧光。”

    过了一会,苏昼抬起头,他严肃地看向同样肃然起来的机械炼金大师,他沉声道:“这个世界,能让人长生不老的神物很多吗?”

    【……并没有多少。】

    沉吟了一会,燧光摇头道:【你也知道,源能是一种危险的能量,普通人接触就会有魔化病,而职业者不到灾境,也无法依靠源能塑造完美躯体,至多活个几百年。】

    【而哪怕是灾境,也不能说安安稳稳……不谈灾境强者需要抵御天灾,单单北方蛮荒部落南下的战争,每一次决战,要不就是我们的灾境强者败北,要不就是他们的灾境强者死完……这就是战争。】

    说到这里,哪怕是机械造就的脸,燧光也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更何况,这些灾境强者,越是活着,就越是痛苦。】

    【他们的灵魂太过强大,与这个世界联系的太过紧密,所以,每一次魔月轮转,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一次折磨,让他们的灵魂躁动,几欲破开躯壳……那是彻彻底底的折磨,只有历经了一切的灾劫的强者才能忍受,并享受这一切。】

    “魔月的光辉吗……我来到这个世界,也就一个多月,还从未见过魔月之光。”

    心中如此思索,苏昼摇了摇头:“我是说,令普通人也可以长生的奇物。”

    【这……】

    燧光放下了自己正在维修的手臂,他站起身,来回渡步,苦苦思索:【传闻中炼金术的至高造物,贤者之石,便有着类似的功效,但是说实话,不说贤者之石本就是传说中的造物,哪怕它真的存在,又凭什么让人长生?】

    【反过来,普通人长生又有何用,活得越久,得魔化病的可能性就越高,我很难想象还有这种东西存在。】

    【不过。】

    说到这里,燧光停下了脚步,他抬起头,看向苏昼,目光闪动着莫名的光辉:【传闻,帝国皇室掌握有可以让亲近他们的贵族延寿的技术……虽然说,接受‘馈赠’,就等于被皇室彻底掌控,但我却知晓这边消息并非虚假,逐光教团中有几位叛教者正是因为接受了皇帝的馈赠,这才背离誓言,脱离教团。】

    【斯维特雷教授,你究竟知晓了什么消息,居然让您开始询问这个话题?】

    “一个消息。”

    苏昼点了点头,他平静道:“要打乱计划了,燧光,还有拂晓。我们要在这个城市多呆大半个月,直到拍卖开始为止。”

    “我们可能遇到了比圣日陨石更加重要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事情?”

    拂晓的声音通过舰内的法阵而来,她一直都在旁听。

    “神木。”

    而苏昼直接道,他抬起头,看向海滨之都核心城的方向:“厄马斯先生告诉我,海滨之都从上个纪元的远古遗迹中,得到了古老文明献祭给诸神的祭品,一种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果实’。”

    “他为我展现了那果实的部分气息,我迅速就察觉,那东西可能并非果实,但绝对是一种强大无比的植物的一部分。”

    说到这里,苏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认真地说道:“那是神木的根须主体……亦或是树芯。”

    “我几乎可以确定,那就是妖精乃至于诸神纪元之前,世界巨树时代,那颗巨树残留下来的部分身躯!”

    ……

    海滨之都。

    第一核心城中心,法尔塞斯家族所在地。

    地底深处的核心城炉心之上,隐秘的钢铁密室中,厄马斯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顶,面对着眼前一众威严的老人。

    “厄马斯,你和那位斯维特雷教授教授接触的时间最强,你说,他是否就是那位帝国皇室正在暗中通缉,开出了五百五十万赏金的叛军导师?”

    沙哑的声音响起,一个消瘦的人影拍了拍桌,慢条斯理道:“话说回来,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改名字?”

    “的,的确。”

    深呼吸了一下,面对家族长老团,厄马斯褐色的胡须都忍不住颤抖,但他知晓现在表现好的话,肯定会有所加分,于是便沉声道:“三长老,对方的确就是那位斯维特雷教授,虽然他将自己伪装的更老了一点,但是无论是身材还是细节,甚至是身边带着的孩子,都和帝国给出的消息一模一样!”

    “嗯。”

    听到这个消息后,消瘦的三长老点了点头:“看来这位斯维特雷教授敢于再次现身,应该是背后真的有所依靠……十箱超等无暇金属,他的背后,有一位灾境的金属系炼金术师,亦或是施法者啊。”

    “萨维,你觉得怎么样?”

    被称之为萨维的二长老是一位身着轻甲的年轻男人,他虽然样貌年轻,但只是因为身为神意强者延缓了衰老,他听见自己堂弟的话后,便摇摇头:“帝国的通缉,和我们海滨之都有什么关系?东境的叛军背后支持者不就是我们吗?”

    “找机会和这位斯维特雷教授教授的强者打好关系,这才是重中之重。”

    “是啊。”另外一位阴影中的长老也同样摇头:“赏金才五百五十万,外加一个子爵头衔……哈哈,打发乞丐呢?这位老先生一箱无暇金属带来的利润就比这些都高了!”

    “但他为什么来我们这里?难不成是知道我们要改装源石炉心,所以特意送上大礼示好?”

    “这样的战略资源,哪个势力都是自己用都嫌不够,我觉得,应该是斯维特雷教授背后的那位灾境强者,因为魔月光辉愈发炽盛,以至于需要‘延寿之物’,所以才来我们这里建立交流。”

    “哈,为什么就不能是那位斯维特雷教授自己呢?”

    就在长老开始各自交流,议论起来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别忘了,如若情报属实,这位斯维特雷教授的实力可不容小觑。”

    “他在五分钟内就从艾文德城外城区一路打进了核心城,在没有摧毁伯爵府的情况下,几乎是虐杀地将艾文德伯爵那小家伙撕成了碎片——是,艾文德那小家伙实力不足为虑,可别忘记,这一切都发生在五分钟内!”

    说话的,是排序第五的那位长老,他与厄马斯是近亲,也负责和苏昼的交涉。

    这位年纪较轻,腰间挎着长刀的法尔塞斯家族长老语气有些轻佻:“能让一位心光高阶,能够施展‘燃灵之术’的帝国皇派贵族,在五分钟内败亡……想想吧,他起码是神意级,还是中高阶的实力,而且掌握有禁忌的秘法。”

    “别忘记,斯维特雷教授可是上一任皇家炼金术师协会的副会长,更是大图书馆的管理员,他的实力固然不如他背后的那位强者,但也不是可以轻视的。”

    “所以我们将‘长生火木’的消息告诉了他。”

    二长老平静地说道:“这就足够了。”

    “所以我们不告诉他,帝国方面的探子,也同样找到了他这个消息?”

    有人疑惑道:“最近他一直都在全城行走,也没怎么遮掩容貌……但凡是有心的情报探子,早就发现他就在海滨之都的消息了!”

    “笑话。”

    微微摇头,二长老嗤笑道:“你凭什么觉得,那位教授没有发现?”

    “他甚至就是故意全城晃荡,来吸引那些探子的!”

    如此感慨,名为萨维的男人抬起头,看向港口所在的方向。

    “这位教授,深不可测啊!”

    与此同时,初耀舰内。

    “等我差不多将凝魂阶和灵辉阶的功法完善完毕,也就该是时候出手,扫灭这地方的皇室探子了。”

    自己的房间中,苏昼坐在床上,闭目冥思。

    他当然很清楚,海滨之都作为独立于势力外的强盛中立势力,城内肯定有许多探子。

    而自己为敌的那个阿斯莫代帝国的探子,绝对不在少数。

    大摇大摆,几乎以原型出去晃悠,不被发现只能说明对方业务水平不合格,而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苏昼也并不在意被发现——帝国不派出一个集团军来围剿他,那初耀舰就算不改成飞行形态都能跑掉。

    而假如派出一个集团军……那就大不了飞呗。

    傻了吧,爷会飞jg

    科技代差,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苏昼甚至还打算过段时间为初耀舰表层涂山一层大周天岚甲的符文,让战舰可以飞的更快,跑的更快,还有一层空气护盾作为防御。

    不过在此之前,苏昼更加注意的,还是自己的修行方面。

    尤其是今天刚刚得到的,被那些家伙,称之为‘长生火木’的神木碎片,更是令他明白,这个世界的水很深。

    自己的实力虽然不弱,爆发起来也绝对够强,但是对于本地土著的强者而言,还没有碾压性的优势。

    所以,他必须早点完善自己的根本修法,提升自己的实力。

    现在,苏昼就正在修行。

    凭借他教导诸位孤儿院的孩子,从中自我领悟到的细节,以及伽沙,洛亚和塞涅卡修行传承传递来的反馈,苏昼已经得到了最基本的资料。

    他已经可以开始彻底的整合自己所有的力量。

    此刻,苏昼的灵魂深处,能够看见,赤色的光辉,青蓝的光辉,青色的光辉,蓝色和黄色的光辉,全部都融入一体,没入那最中心的青蓝色的火焰中。

    那是所有的传承,最终融为一体。

    微弱的,没有颜色的火焰开始燃烧。

    正如同昔日燃烧在苏昼心头,那一朵名为愿望的火。

    它正在静静地燃烧,绽放光明。

    依照正国传统,传道塔里面那罗里吧嗦的起名方法,这一修法应该名为‘烛照诸天降三世正法’亦或是‘昼明天地不灭真身’。

    这一修法以后要传给其他人的话,那或许真的要叫这个名字。

    但至少现在,对于苏昼而言,并不需要那么复杂的称谓。

    “斩我,革我,证我。”

    他低声自语:“我所有的道,都是为了我心中的正确而走,为此,我不仅仅需要确定道路的方向,更要确定我这个人,我这灵魂的纯粹和正确。”

    “明白自己可以干什么,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确定自己需要干什么——然后,就是行动起来,做应当做的事情,想要做的事情,以及正确的事情。”

    “‘明心’一词,足以阐述我道。”

    微笑着睁开眼,苏昼的眼眸中有光辉闪过,整个初耀舰都亮起了一圈并不起眼的淡淡光晕,且正在不断地扩大,直至占据了整个港口,笼罩了小半个城市,无人察觉。

    这光芒,就像是普通修行者的灵辉那样,是修行者的灵魂与躯体融合,绽放的超凡之光。

    但是苏昼灵魂的光芒,超越了躯体,甚至凌驾于这片天地。

    那是一种神通,道术,魔法,能力……一种思维的扩散,心灵的印证。

    甚至已经不仅仅是灵魂。

    遥远地彼方,正在闭目冥思,修行‘燃烬之法’的西塞罗忽然睁开眼睛,他摸向自己心口,疑惑地男人感觉自己的内心通明,仿佛所有繁杂的思绪都被光芒照耀,所有痛苦的磨难都被理解和解构,变成了奋斗的力量。

    广袤大地上,有着更多更多正在修行这一引导术的人,甚至包括芙妮雅这样的先驱探索者在内,也都惊讶地从睡梦亦或是修行中苏醒,他们感应到了一种光,一种动力正在从心灵深处涌起。

    而对这一切,苏昼都并不在乎。

    他只是再次闭上了双眼。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