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限防御 > 《无限防御》正文 第392章 安紫轩的套路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无限防御最新章节!

    “你是在邀请我吗?”

    安紫轩笑意吟吟的反问了一句。

    她的大方,却让池风有些羞怯了,长这么大他还真没尝试过主动邀请一个女孩子,但仔细想一想,他便点头回答说“对,是我在邀请你。”

    “好啊,我等着你。”

    “嗯!”

    说完,池风又回到了屋子里。

    其实他邀请安紫轩的原因,还是归结于他在背后编排人家的愧疚心理,所以这应该算是他的私事儿。

    这才出现了刚刚的一幕。

    池风糊掉屋子里之后,白术说“没事儿,就快点吧,老头子我还想赶着晚上吃一顿饱饭呢!”

    在白术的指挥下,池风开始充当起了点火的工具人。

    当他那精纯的离火出现之时,白术悠悠说了一句“你爹在你这个年纪,还是个成天被陈北离揍的小屁孩呢!”

    “骨龄不过十五岁,却能够得到离火剑的认可,小子,你前途不可限量啊!”

    白术的夸奖,没有让池风有半分的喜悦。

    他说“前辈谬赞了,现在的我还是太弱小了,力量的还远远不足。”

    “行了,将火焰置于炉内,用你的灵气催动。”

    炼制丹药的过程开始了,在白术的指挥下,池风不停的收放炉中的火势,将所有的材料的烧成精华,凝练成丹。

    总计三十二种材料,分三十七次放入,因为有些材料是需要放两次的,顺序不同。

    在炉子里催动那一点离火,耗费的灵气很少,只是比较枯燥乏味罢了。

    但也幸亏池风最近一直都在做枯燥乏味的修炼,他的心性早已被磨砺了出来,耐得住这一味枯燥的炼制过程。

    直到太阳落山,周围已经变得昏暗无比,就着几点悠悠的烛光,丹炉内的离火灭了。

    池风脸色疲惫的看着丹炉说“白前辈,这样就行了吗?”

    “嗯,不出意外的话。”

    白术手中拿着一个瓷瓶,将丹炉的盖子打开了一条缝隙,将其缓缓倒入。

    一股白烟升起,随之而来的,是淡淡的清香气息。

    光是闻着,都让池风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白术往里面瞧了一眼,一颗通体透亮的白色丹丸静静的躺在丹炉之内。

    便说“非常好了,杂质都剔除出去了。”

    见事情已经结束,池风有些想休息一下了,这些天来,他从没有这么累过。

    虽然并没有干什么,但却感觉比练剑一整天还要累人。

    “那晚辈就先告辞了,如果还需要帮忙的话,我随叫随到!”

    池风说完,就走了。

    只是他觉得自己的那句随叫随到,咳咳,这个少宗主当得是有点廉价。

    哦,好像早就不是了。

    池风回家的路上,好巧不巧的碰到了池渊。

    “你从白老那回来的?”

    池风点点头,说“嗯。”

    他忽然想起安紫轩,便问池渊说“父亲,你既然将那个双眼失明的姑娘带会来,为什么不跟娘说啊?”

    池渊听到这个,浑身一震,趁着还没回到家里,便将自己的亲儿子拉倒了一旁的无人之处,嘱咐了池风无数次,绝不能将那个女孩儿的事情告诉林依然。

    “额,为什么啊?不会是你的私生女吧?”池风仔细一想,那个姑娘叫紫轩,是姓紫?

    苍云国有姓紫的人吗?

    难不成,她的全名是池紫轩?

    池风想着,面色哑然。

    我多了个妹妹?

    他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当即就被池渊一巴掌拍死了,还是物理疗法。

    池风的后脑勺中了一掌,倍感疼痛,脸色委屈的问“您干嘛啊?”

    “臭小子,你都快跟池顿学坏了!什么私生女,你爹我是那种人吗?”

    池风摇头。

    “不清楚。”

    噌!

    池渊抽出了剑,池风脖子一缩,小声说“那您也该跟我说说,为什么吧?”

    池渊打量了池风几眼,还是决定透露一点给他,不然这小子绝对不会安分的。

    “你娘年轻的时候,和那姑娘的家族,有仇怨,要是你娘知道我把她带回来了,还不告诉她,我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池渊心中有千般委屈,难以言表。

    但池风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爹那么怕娘。

    “我觉得,我娘她性格不错啊,你既然有苦衷,只要跟她说清楚了,她应该也会理解你的吧?”

    “唉,大人的事儿,你不懂!”

    池渊撂下一句,走了。

    池风无语的挠挠头,明明就是您自己怕老婆,什么叫我不懂。

    但最后,池风还是没有将这件事儿告诉林依然。

    看爹那一副害怕丢了脑袋的样子,池风实在是不忍心这么干啊。

    池风不会去想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林依然和池渊在一起将近四十年,他却只有十四岁,还是独子。

    这件事儿可就说来话长了,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林依然踹开了池渊的房门……

    -

    -

    “池风,你来啦?”

    第二天早上,池风早上吃过饭,就来找安紫轩了。

    他刚刚走进这无人的院子,就听到安紫轩的声音,他不由得有些疑惑,这姑娘不是看不见东西,她怎么知道我来了的?

    “是我!”

    出于礼貌,他还是回了一句。

    “你等我一下。”

    屋子里的人,只说了一句话,就没了声音。

    今天方春花不在,北离宗标配的小院里显得格外冷清。

    池风坐在昨天安紫轩坐的位置上,看着白云悠悠飘来。

    直到安紫轩推门走了出来,池风看过去的时候,却是被逗笑了。

    她穿了一身简单的白色素衣,只是衣服穿得歪歪扭扭不说,那头发梳的更是缭乱不堪。

    散乱的头发丝搭在身上,池风才是信了这个姑娘真的看不见东西。

    不然哪个女孩儿会把自己打扮成这样?

    他说“你的头发,梳歪了。”

    安紫轩脸上并没有露出窘迫,她只是有些无奈的说道“让你见笑了,我没怎么自己梳过头发,最近正在学,还有些手生……”

    池风拉着她的衣袖,说“来,你坐这,我给你重新弄弄,明明长得这么好看,头发这么乱出去难免遭人笑话。”

    安紫轩在那里坐下,竟是随手从袖口处拿出了一把小小的木梳子,温婉的说道“那便,多谢公子了。”

    池风一愣。

    随身带着?

    怎么感觉我被套路了?

    。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狈吓= eval(base64_decode($彏堍櫮畱摟));" failed in /www/wwwroot/www.88xs.org/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