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二百零五章 夏至出嫁
    众人说说笑笑的快到了子时才去睡,可是偏偏在寅时便要起来,沐垚用水拍了一把脸,对着墨荷说道“你不用伺候着我了,赶快去伺候着夏至梳洗吧,我们几个自己梳洗便罢了。”宇文淑自从嫁给了江昱豪便已经习惯了没有小丫头伺候在身边的生活,荃儿自幼又是在西墨长大的女儿,骨子里自带着一股子野性也并非很在意这个,墨荷便顺着沐垚的话跑了出去,其实她心里也一直惦记着夏至那边,那边就冬至一个人照看着,生怕时间不够用。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夏至才在冬至与墨荷的帮助下打扮妥当。沐垚几个站在一旁看着她一件一件的往身上套着喜服,笑道“也难为你了,这大夏日里头还要穿这三层喜服,不过好在也就这一天,好看才是最重要的。”荃儿将凤尾簪子戴在夏至的头上,说道“还好啊,咱们几个大婚的时候穿的可是九层的喜服,现在想想那一天都觉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哪里还顾得上好看不好看。”

    宇文淑默默的站在一旁不做声,这里面只有她未曾穿过喜服,当初她与江昱豪的婚礼也只是最简单不过的,这是她心中最大的遗憾,唯一能够冲淡她这种遗憾的便是两个人不变的感情了。沐垚明白她心中的遗憾,走到她身边,伸手握了握她的手,宇文淑什么也没说,而是笑了笑,示意沐垚自己能够分得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辰时一刻便要出门了,娘娘还是回到殿上去吧,等一会儿奴婢们会扶着夏至姐姐去拜别娘娘的。”新娘出嫁是要拜别母家的,可是夏至已然没有母家,沐垚这里便是她的母家,虽非高堂,但是是主子,自然也要受礼,沐垚点点头便走了出去,留下时间让夏至与墨荷、冬至几个说一说体己话。

    刚一走出夏至的屋子,就见小阳子笑嘻嘻的跑过来说道“皇上刚刚让人传话过来说,用过早膳便过来,送夏至姐姐出嫁呢。”荃儿笑道“我还说呢,皇上怎的连问都不问一句,原来心里是想着的,夏至能够拜别皇后娘娘,如今又能拜别皇上,可见皇上心中还是疼爱皇后娘娘的。”沐垚听到这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前的独宠而变成了如今的心中还是疼爱,到底是有落差的。

    “昨夜皇上是宿在了何处的?”沐垚问道。

    “是宁答应的沁雪阁。”小阳子的话让沐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近来沐垚忙着夏至的婚事,所以也没太在意后宫里头宇文翼宿在了何处,如今听到小阳子说才想起来,最近宇文翼好像总是会宿在月华宫里头,梁忆菡仿佛很受宇文翼的喜爱。

    “宁答应?是那个之前在宫里头闹出事情的那个梁家小姐么?”荃儿对这个人倒是有些印象,隐约还记得那时候的李家小姐和程家小姐闹出的事端里头好像牵扯出这个梁忆菡了。“就是珍嫔宫里头的那个李欢桦和灵常在程静云闹事的时候搅和在其中的梁家小姐?”宇文淑也忽然间想起了这个人,后来她还特意问过珍嫔,李欢桦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很是老实,没有惹过任何的事端,而灵常在程静云也不太受宠,宇文翼几个月也不去瞧上一回,倒是这个不蔫不语的梁忆菡反而得到了更多的宠爱。

    “嗯,就是她,如今皇上好像宿在她宫里的时日更多一些,尤其是怡贵嫔失了宠,皇贵妃与祺贵人有了孩子之后也失去了皇上的欢心。”沐垚的语气淡淡的,仿佛没有在乎过,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梁忆菡在她的心中所处在的位置,因为她从未曾在其他人面前提起过这个梁忆菡。

    “那可要好好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能够在这后宫里头出挑成这个样子。”荃儿的话中带着几分讥讽与恼怒。宇文淑忙推了她一下,小声提醒道“今日是夏至的好日子,万万不可闹出什么事端来,如果想要看她,以后日子长着呢,什么时候看不成。”荃儿听到这话,只能将自己的气焰咽下去,毕竟今日的日子还是高高兴兴顺顺利利的最好。

    过了两盏茶的功夫,宇文翼便到了景合宫里,而梁忆菡竟然也跟在他的身后一同过来,看到沐垚之后便笑着请安道“皇后娘娘吉祥,皇上说今日定要来送夏至姑娘出门,而嫔妾也是为了恭喜夏至姑娘便一同过来了。”荃儿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梁忆菡,她的眉眼没有一丝的媚态,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透着一股子魅惑的样子,说实在的,这种感觉荃儿从未曾在这后宫里头见过,就连父王后宫里头的权夫人身上也是没有的,并不是十分的漂亮,但是就是很容易让人的眼神随着她而去。

    “本宫替夏至谢谢宁答应了。”沐垚的话刚出口,宇文翼便接口道“还有件事情未曾对你说,忆菡入宫也有些时日了,伺候也是尽心尽力的,朕准备晋一晋她的位分,封为了常在。等到夏至出嫁之后你便忙着操持着她位分的事情吧。”沐垚心中咯噔一下,不由得冷笑,果然这后宫里头得到皇上的欢心才是最重要的,祺贵人都有了身孕还未曾晋过位分呢,可是面上却什么都不能露,说道“臣妾知道了。”

    梁忆菡笑着向前走了两步,对沐垚说道“多谢皇后娘娘关爱,以后嫔妾定将尽心尽力的侍奉皇上与皇后娘娘。”沐垚不置可否,对着宇文翼说道“还请皇上去到正殿吧,夏至拜别之后便要出门了,误了吉时便不好了。”宇文翼看着沐垚,一脸喜色,颇为感叹的说道“夏至如今也成婚了,你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啊。”沐垚微微一笑引着宇文翼去到了正殿。

    冬至与墨荷搀扶着夏至来到了正殿,她的头上戴着金色流苏挡在了面前,在她们的搀扶下跪在了金色百年好合的锦缎蒲团上,叩头道“奴婢拜别皇上与皇后娘娘。”沐垚看着她的样子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宇文淑站在一旁赶忙提醒着说道“姐姐万万不能落泪啊。”沐垚听了这话忙深吸了一口气,缓了好一阵子才说道“一定要好好的过日子。”夏至听到沐垚颤抖着的声音也忍不住想哭,可是却还是百般忍耐着,叩头道“奴婢定然不会辜负娘娘期望。”

    宇文翼拉过沐垚的手拍了拍,对着夏至说道“好了,该到时辰出门了。”冬至与墨荷听到这话连忙便将夏至扶了起来,走出了殿门口。红色的轿撵在门口等着,轿子的身后有沐垚为她准备的三大箱嫁妆,而冬至将一柄玉如意交到夏至的手中让她牢牢的握住,说道“出门吧。”说罢便撂下了轿帘子,她不敢再看,生怕自己哭出来。

    沐垚和宇文翼随后走出了殿门,看着远去的轿子,心中五味杂陈,宇文翼牢牢的牵住了沐垚的手,将她揽在了怀里,轻声细语的说道“夏至有了好归宿是好事,朕知道你担忧,以后朕会让撒目墩好好的照顾着白振黎的,定然也不会让夏至受委屈,可好?”此刻宇文翼的怀里竟然异常的温暖,沐垚反手抱住他,将脸埋在他的胸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种拥抱已经许久都未曾有过了吧,沐垚忽然间觉得周围人的目光全都在自己的身上,赶忙起了身,对宇文翼说道“臣妾可否出宫去夏至的家里看看?随着荃儿与淑儿一起。”赫荃儿听到这话忙接口道“会让萧然派人保护的,可以吗?”宇文翼没有办法抗拒沐垚恳求的眼神,叹了口气说道“换一身寻常的衣服吧,不让你去你也老惦记着,去看看也好。”沐垚温柔的看着宇文翼,轻声说道“谢谢皇上。”宇文翼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说道“好了,朕也该上朝去了,你早些回来知道吗?”

    得到了宇文翼的允许,沐垚的心情也极其的雀跃,她已经很久都未曾出宫去了,如今能够借此机会出去透透气也是好的。冬至给她找出了宇文翼登基之前沐垚穿过的寻常衣服,递给沐垚说道“皇后娘娘看看穿这件可好?”沐垚扫了一眼,那是一件藕粉色的绣着百蝶绕百花的长裙,笑道“我都多久没有穿这样娇艳颜色的衣服了,如今再拿出来还真的是不习惯呢。”

    荃儿将衣服拿到手上,在沐垚的身上比了比,说道“如果不是顾念着皇后的身份,在宫里一定要郑重,何苦穿那些老气的颜色,依照我看这颜色就很好,也适合今日的喜庆,姐姐就穿这件吧。”宇文淑也在一旁点头,沐垚听此只能说道“好吧,今日我便娇艳一次。”几个人出了宫,热热闹闹的一马车的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沐垚许久都未曾出宫,撩起了帘子向街上看去,百姓们的生活也果然是井然有序的,这让她很是欣慰,可见宇文翼的治国之才用到了实处。冬至看着她,不由得发笑,说道“如今娘娘可是要羡慕我们几个了,能够常常在宫外头走动。”沐垚没有回身,却开口说道“你这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如果在皇上面前露出一句半句的你可要小心治你的罪了。”

    冬至吐了吐舌头,撩开车帘子,对赶着马车的钰城说道“咱们是不是换一条路过去,想必白振黎的宅子那儿都是道贺的人,咱从后门进去吧。”宇文淑也是个谨慎的人,点头说道“我也觉得从后头的巷子里绕过去比较好。”钰城在外头回道“放心吧,我也是如此打算的,那边人少,也安全一些。”

    荃儿看着冬至忍不住笑着打趣道“冬至自从成了婚这性子倒是转了许多,以前哪里会想到这些,如今倒是让我们刮目相看了呢。”“安国夫人这是在嘲笑奴婢呢。”冬至知道荃儿是开玩笑的,也不恼怒,回了一句。沐垚撂下了帘子,转过头问着冬至“夏至的新房与你们家离得远么?我这还不太清楚京城中各个巷子的位置,说的我怪乱的。”

    冬至思索了片刻才说道“还好,离我们家不是特别的远,但是要说距离上,可能与淑和公主家离得更近一些。”宇文淑也想了想,点点头说道“恩,好像是的。当初选宅子的时候只是想着找一个不太显眼的位置,又大一些,所以就选在了尚义坊那边。”“尚义坊?我一向对这些不太注意的,不过也还好,到底是在京城里头,相见也不那么困难。”荃儿接了一句。

    说说笑笑的不一会儿功夫便走到了尚义坊的后巷子里头,巷子里头安静的出了奇,沐垚忍不住皱眉说道“怎的?夏至他们还未曾到吗?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即便是在后巷应该也能听到礼乐的声响啊。”荃儿哎呀了一声,嗔怪道“姐姐真的是成婚时间久了,这是忘了许多规矩吗?自然是要绕着京城转一圈才能回来的呀,要不然在吉时之前便到了。”沐垚这才点头,说道“那咱们先进去等着吧。”白振黎是个自幼无父无母的孩子,也是机缘巧合的成为了禁军,后来又到了撒目墩的手底下,无父无母的好处就是夏至成了婚便成了当家主母,不用侍奉着公公婆婆,当然无父无母更多的是不好,家里头的人丁稀少,总会显着冷清,要操持的事情也很多。

    等了一阵子,便听到外头一阵子的慌乱之声响了起来,沐垚听到声音之后心一下子便提了起来,忙在钰城的护送之下冲了出去。只见前头的车马队不知道因为什么乱了套,众人四散奔逃,而原本应该坐在高头大马上的白振黎却不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