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二百零四章 礼多
    入了六月阴雨连绵不断,沐垚着实愁了好几天,这都连着下了三天的雨了,虽然不大,但到底还是影响心情的。明日便是夏至与白振黎的大婚之日了,如果这雨还是不停的话··想到这里沐垚忍不住叹气,真真是没有办法,谁能够控制得了风雨,这日子定了便也没有办法再去更改了。

    冬至从六月初一那一日便入了宫,一直帮着夏至打点着嫁妆,自从出了绿云的事情之后,沐垚也不放心其他陌生的丫头再到殿里头伺候着,所以只剩下了墨荷和绿痕两个,好在他们两个算是手脚麻利又机灵忠心的,一些小事情交给外头的小丫头做,也能够忙得开。夏至一边为了自己的婚事而操心,但是也因为要离开沐垚而忧心,自幼便与沐垚一处,如今却要分开,想起来便想要落泪,可是沐垚却告诉她万万不能落泪,尤其是快要大婚的时候,怎么着也要讨一个吉利才行。

    六月初五的下午,荃儿与宇文淑也入宫了,说什么也要明日一早送夏至出门,还分别带来了礼物,荃儿送来的是一套紫金碧玉的钗环,从簪子到项圈再到镯子,装在了一个红木海棠雕花的盒子里,从里到外的精致,她说着“这是惊羽轩的匠人最近刚刚制出来的,紫金最是配夏至的性子了。”夏至忙道谢,说道“奴婢多谢安国夫人惦记着。”宇文淑将手中的一对玉质的如意交给她,说道“我们家送的到没有安国公家送的那样值钱,但是这对如意是我从极乐寺里头求的,愿你与白振黎的婚姻能够如意顺遂。”

    夏至跪在地上叩了个头说道“奴婢怎么敢如此想呢,公主能够惦记着奴婢,是奴婢的福气,以后定然会好好的过日子,不让皇后娘娘操心。”说罢眼泪到底还是落了下来,沐垚赶忙扶起她,嗔怪道“你看看,忍了这么多天的眼泪还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掉了下来。”荃儿也知道沐垚是为了怄着夏至笑一笑,假意恼怒道“皇后娘娘这是嫌弃咱们两个送的晚了呢?”唬的夏至连忙摇手解释着万万没有这个意思。

    宇文淑推了她一把,替夏至擦了擦眼泪,笑道“你别听荃儿胡说,她这是故意逗着你玩儿的。”说罢问着站在一旁的冬至说道“出嫁的衣裳和嫁妆可都打点好了?”冬至点了点头,笑道“公主放心吧,奴婢已经又查看了两遍了,并没有什么缺的少的。”正说着,外头小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报道“太后娘娘驾到。”

    沐垚几个听罢赶紧迎了出去,孟依柔的身子骨已经大不如前了,也就是夏日里头能够出来走动走动,沐垚心疼她年老,所以平日里都是前去她宫里头请安,如果自己没有功夫前去,也会让絮漓带着弟弟妹妹前去给她请安,生怕她年纪大了一个人憋在宫里头闷坏了,今日怎的还亲自过来了。

    孟依柔一脸的温柔看着沐垚,笑道“都快起来吧,哀家就是来看看,你们两个也在啊。”沐垚站起身来扶着孟依柔进到了里殿,荃儿与淑儿围绕在身后笑着说道“这不是明日里夏至要成婚了么,我们想着来送送的,还未曾前去给太后娘娘请安,还请太后娘娘恕罪。”孟依柔摆了摆手,笑道“罢了,哀家一向都不讲究这些的,你们平日里相处的好,沐垚有个说话的人,哀家便高兴了。”

    沐垚从墨荷的手中接过一盏茶递到了孟依柔的手边,说道“母后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么?叫儿臣过去就是了,还劳烦您跑一趟。”跟在孟依柔身边的柒芳姑姑拿过了一个红色的锦盒,撂到了桌子上,对着沐垚说道“这不是太后娘娘与淑和公主和安国夫人想到一处去了,明日夏至成婚,太后娘娘特来相送的。”夏至一听到这话连忙跪在地上,一脸的受宠若惊,叩头道“奴婢怎敢劳烦太后娘娘相送,真真是折煞了奴婢了。”

    孟依柔看了夏至一眼,满眼的温柔,将那盒子交给了她,说道“这都要成婚了,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你是从小便伺候着皇后的,为了皇后与皇上劳心劳力的,哀家自然会放在心上。这是一块上好的香玉,送与你了,将来有了孩子,便给他做个护身符挂在身上吧。”夏至看了沐垚一眼,沐垚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接下,她才伸手接了那块香玉,叩头说道“奴婢谢太后娘娘赏赐,更谢太后娘娘惦记。”

    孟依柔点头微笑,说道“明日成婚的时候哀家就不过来了,今日你们这儿也定然没有时间顾到其他的,待会儿哀家回去的时候便将泽儿与悠然接到哀家宫里头去吧。至于絮漓,想必定然想要留在这里的,也好,让她帮忙着打点打点,她也该学一学这些了。”沐垚也没有推辞,说道“儿臣感念母后的疼爱,如此便也不推却了。”

    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孟依柔便将宇文泽与悠然带回到了自己的宫里头,景合宫里也开始忙碌了起来,大婚需要准备的东西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最重要的就是喜服,沐垚也再三的检查过了才放心。冬至看着沐垚紧张的样子,笑道“如果不是皇后娘娘出宫不方便,恐怕准备的新房也要仔仔细细的查看一番呢。”

    沐垚睨了她一眼,说道“说到新房,我还想说呢,你该布置都布置的如何了?夏至的性子你最了解,她喜欢什么,你就直接给我说,能添上的都添上便是了。”冬至上前扶住沐垚,点头道“是是是!皇后娘娘吩咐着的,奴婢怎么敢不尽心尽力的去准备呢?已经非常好了,如果再华贵一些,恐怕朝中大臣的府邸都快要比不上了。”沐垚知道她是夸张,睨了她一眼也不再说什么。

    夏至却有些忐忑的看了沐垚一眼,说道“奴婢知道娘娘是爱重奴婢,可是却是也不应该过于奢华了,否则奴婢怎么能够安心呢。”沐垚明白她的意思,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对面,说道“你放心吧,给你们布置新房的钱都是从我这儿出的,没有动用过内务府的一个铜子儿。所以你不要有负担。”夏至听了这话,更是忍不住忐忑,眼睛看向了摆放在外殿的那三大箱子嫁妆,说道“皇后娘娘本身就没有多少体己钱,如今全都用在了奴婢身上了。”

    “夏至,你这样说的话让人听见可是要笑话了。我们大闵国的皇后连这点子钱都拿不出来的么?”荃儿在一旁打趣道,沐垚伸手推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谁的体己钱能有你的多?萧然疼宠你,将所有的产业都交给你来打理,如今你倒是在这里来说嘴。”荃儿顺势拉住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掌心,说道“我们家的体己钱也就是皇后娘娘娘家的体己钱,还分什么彼此不成么?”

    宇文淑听到这话,说道“钱要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处,够用就行了,有了这些嫁妆,想必夏至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的。”说到此处,荃儿突然想起了什么,问着夏至说道“白振黎现在还是百夫长么?难不成皇上没有给他什么官职么?”夏至摇了摇头,满不在乎的说道“奴婢一向不在乎这些的,有就有,没有自然也不会去求,何况皇上给的封赏到底也不如自己的本事得来的让人信服。”

    宇文淑拍了拍夏至的肩膀,点头说道“夏至的这种心性儿着实让人喜欢,这样的态度不愁过不好日子,起码是高兴的。”荃儿听到这话看向了宇文淑,歪着头思索着什么,说道“如此说话夏至的性子倒是与你有几分相似的,怨不得能一直在垚姐姐身边伺候着,垚姐姐身边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才行呢。”

    墨荷此时端了几块切好了的甜瓜送了上来,说道“几位主子吃点水果吧,这是皇上派人刚刚送过来的。”夏至看了一眼墨荷,将她拉到一边说道“多谢你了,这几日都是你在帮着打点嫁妆。”其实对于墨荷,夏至一直都是充满了愧疚之意的,虽然两情相悦的事情没有办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看到墨荷,她心里总会觉得是因为自己才造成她没有与喜欢的人在一起。

    墨荷微微一笑,将她拉的更远了一些,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红色鸳鸯荷包,下面坠了一个小小的月牙形玉坠子,说道“夏至姐姐,你成婚我为你绣了一个百年好合的鸳鸯荷包,希望你能够幸福,这下边的玉坠子是我从小便贴身带着的,成色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希望你能够念在你我多年的情谊上收下他。”

    夏至伸手摸了摸那玉坠子,那玉坠子她见过,墨荷一直将它贴身收藏着的,质地虽说很是一般,但是颜色通亮,又水润,可见是她时常拿在手里头把玩的,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够收下呢,这玉坠子不是你姐姐送给你的吗?”夏至之前仿佛听她所说过,是她与姐姐分别的时候姐姐送给她的。

    只见墨荷也伸手摸了一下那玉坠子,说道“姐姐送的不假,但是相处了这许多年,你与我的情谊也不亚于自己的亲生姐妹,如今姐姐成婚,我愿意将它送给姐姐,也是希望夏至姐姐明白你我之间的情谊,所以千万别推拒了吧。”沐垚看着他们两个人,明白墨荷想要表达什么,走到跟前儿说道“既然墨荷真心诚意将这玉坠子送给你,你便不要推辞了,她是将你当做姐姐的,也是想要祝福你和白振黎的,你可明白吗?”

    夏至听到这话咬住了唇畔,半晌才松开道“既然如此,我便收下了,我明白你对我的情谊。”一句话让墨荷绽开了笑容,对着沐垚说道“刚刚奴婢出门看了一下,雨已经停了,月亮都爬了上来,隐约可以看见星子,想来明日会是个好天气的。”荃儿听到这话,惊喜的问道“是么?那我可得出去瞧瞧了,希望明儿没有雨了,送我们夏至欢欢喜喜的出嫁。”

    她刚跑出去就听见她说“咦,我刚还在想呢,你今儿怎么没过来啊。”只听见一个女声回道“给安国夫人请安。”沐垚听到熟悉的声音便知道是林冰玉随着撒一凌一同过来了,迎了出去,说道“你这怀着三个月的身孕怎的还过来了。”

    撒一凌紧走了两步,笑道“我本来啊,是不想来的,生怕自己肚子里头的孩子冲撞了夏至,但是到底心里还是放不下。”夏至听到这话忙走上前去扶住了撒一凌,说道“皇贵妃娘娘这话可是要折煞奴婢了。”沐垚也嗔怪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就是,好端端的说这些话干什么,肚子里的孩子听到岂不是要怪你的。”

    撒一凌也自知失言,微微一笑,说道“我不过就是白白打趣一句,姐姐莫要放在心上。”随即转头对着夏至说道“你也别放在心上,安安心心的出嫁,这许久未晴朗的天都晴朗了,定然会是个好兆头。”林冰玉也走到夏至的另一头,说道“我与贵妃姐姐过来,就是为了祝福你的,希望你以后的日子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今天一整天夏至都在这样的祝福声中度过,不由得笑道“今儿奴婢可谓是惊动了这阖宫里头的所有贵人了。”

    撒一凌与林冰玉自然也准备了礼物,冬至帮着夏至收到箱子里头,笑道“如今啊,夏至可是发了财了,咱们这殿中的奴才们可是谁都比不得了。”宇文淑也跟着笑道“别说奴才们了,连我也比不得呀,可见啊,夏至深得人心,连太后娘娘都送了礼过来,其他人更是不敢怠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