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雪莲
    那日下午,关于怡嫔失去孩子的处置旨意便传遍了整个皇宫。绿云有意攀附皇上,所以加害怡嫔,致使其失去皇子,又陷害皇后娘娘,其罪当诛,处以极刑。怡嫔失去孩子,当以慰藉,特晋封为怡贵嫔。至此,怡嫔失去孩子的事情便就此告一段落了,虽然陈熙琰并不相信绿云是因为这个理由而伤害自己的孩子,但是为她进了位分也算是太后的仁慈,她就算不情愿如此也不得不如此,毕竟孩子已经失去了,她就算再难过再消沉始终换不回自己的孩子,何况太后的旨意下来之后,皇上一直让她好好安养身体,很少会踏进她的咸徳宫中,所以她现在摆在她面前的事情是重新得回宇文翼的心,而并非是沉溺于已经失去的孩子身上。很多人会觉得她心狠,可是她入宫之前就已经有无数的人告诉过她,只有心狠才能够在这偌大的后宫立得住脚。

    林深在晚膳过后又为絮漓请了一次脉说回去重新斟酌方子,又嘱咐了沐垚几句才离开,看着沐垚憔悴不堪的面容却一句劝慰的话也说不出口,这个女人心里太苦了,虽然被尊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可是那又如何,林深想着如果能让絮漓平安,生活平淡而幸福,恐怕沐垚能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皇后之位去换。

    林深走在离宫的巷道,眉头深锁着想着该如何调整絮漓的方子,又想着回去查阅一下古籍,希望能够找到医治絮漓的有效良药,却不曾想被一个人的身影拦住了去路。他抬头一眼,竟然是宇文翼站在自己的面前,请安道“皇上吉祥。”宇文翼看着他一身的洁白,仿佛世外桃源中的人一般,甚是羡慕,却也十分的嫉妒,这样俊美的人连他这个男人看了都难免会动心,何况是女人。

    宇文翼点点头,对他询问道“良渚公主现在如何?能否医治的好?”林深一拱手,说道“回禀皇上,草民也在尽力寻找医治公主的方法,公主医治的有些晚了,耽误了最好的时机,可能缠绵的时间要长一些。”宇文翼听到这话心里更是愧疚,当初也是因为他将太医全都招进了咸徳宫中,不过到底也是陈熙琰的原因,宫里头的守卫竟然全都归她所用,连人都进不去,话也穿不进去,否则也不能耽误了病情,如果不是因为她也失去了孩子,只怕是无法留着她了。所以宇文翼也懒怠着见她,让她自己在宫内安静的呆几天吧。如果絮漓与沐垚没有事情一切都还好说,如果絮漓此次真的挺不过去,她陈熙琰也要付出代价。

    “皇后··”说道沐垚,宇文翼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皇后的身体可还好?是否会有被传染的可能?”林深抿了抿唇角,生怕讥讽的微笑会顺着自己的脸面而流出来,他不怕自己死,只不过如果他死了恐怕絮漓的病情便会耽误的更重,那沐垚恐怕也活不成了。

    他将头埋的更低,回道“皇上放心,臣每日都会让皇后按时用药,也用艾草将整个景合宫熏着,想来不会有大碍的。皇后娘娘主要是心力交瘁,精神不济罢了。”他的最后一句话是故意说给宇文翼听的,昨日的事情林深几乎看得明白,看的完全,如果不是因为宇文翼,沐垚也不会那么伤心,更不会在那冷风中颠簸了一夜。

    果然,宇文翼被他的话戳中了痛处,眉头也皱的更紧了,却也无可奈何,他知道林深此刻对他的意义,自然更是发作不得,嘱咐着“那还要劳烦林神医了。不知道朕能不能进到景合宫中去探望。”林深听到这话,抬头审视着他,目光如炬,没有一丝的退却,说道“皇上是贵体,有着国家大事要操劳,需要耗费更多的经历,依草民之见,还是暂时不要过去的好。”

    “那林神医还不是每日都前去诊治么?”宇文翼显然将林深的话曲解了,他想着每日林深与沐垚独处就会觉得难受,浑身上下如同被在冬日里头被泼了冷水一般湿冷湿冷的,林深对沐垚虽然从未表现过过多的关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宇文翼总觉得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那种气息笼罩着他,让他不得不探究林深到底对沐垚有没有不该有的情谊。

    “草民是医者,自然不能放任自己的病人不管,就像皇上是天子,自然不能放任着自己的臣民不管。而且草民每日都会饮尽汤药,以防自己被传染了瘟疫,毕竟草民也是要来来回回出入宫城的人,外头也有要诊治的病人,如果不能保证自己身体是康健的,那如何能够再去医治他人,再者如果传染了其他人岂非草民的过失么。”他的话可谓是不卑不亢,将两个人的立场讲的分明,也拒绝的毫不留情。

    “那朕何时才能去景合宫中探望皇后与公主。”林深听到此问,又低下了头,仿佛回到了刚刚谦卑的样子,拱手道“如果能去探望,草民自然不会阻拦,会及时的告诉皇上。”宇文翼听到此话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叹了口气才说道“如此,朕想请你帮朕的忙。”林深不解其意,所以没有说话,等待着宇文翼的吩咐。

    只见宇文翼向着林深走进了一步,声音中充满了柔情的说道“你与朕相识也是多年,自然从萧然那儿听到过朕与皇后之间的情谊,虽然夫妻两个之间会有龃龉,但是感情只会越来越深。朕对皇后的思念会因为这紧锁的宫门而无法传递,所以还要劳烦林神医了。”他的话音刚落,一直站在宇文翼身后的欢喜便拿出了一个绿色的梅花锦盒递到了林深的手中,宇文翼指着那锦盒说道“这是朕与皇后要说的话,所以以后还要劳烦林神医帮忙传递。”

    林深看着手中的锦盒,仿佛有千斤重一般,那上头还有一把铜质的小锁头,上头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林深忽然间明白,宇文翼这是在告诉着自己他与沐垚两个人之间的情谊。林深却在心里不由得嗤笑着,皇上竟然真的以为沐垚是个没有气性的人吗?在林深看来沐垚是不会打开这锦盒的,虽然他这样想着,却还是俯首说道“皇上放心,草民明日一早一定会转交与皇后娘娘。”

    说罢便要告退,宇文翼却在他的身后对他说“以后每日都要劳烦林神医了。朕与皇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所以只能通过此书信进行传递,还望林神医劳心劳神了。”林深答应着,却再也没有抬头看宇文翼一眼,后退着走出了那巷道。看着他的身影逐渐的变小又消失在了这巷道的尽头,宇文翼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心中渐渐起了气愤之意。林深的表现太过于淡定了,所以更能肯定他的刻意,此事过后一定要想办法让他彻底断了这念想,无论他是否真的有这样的念想。

    从那天起,宇文翼每日都会让林深转交给沐垚一封信,沐垚看着摆在自己桌子上头五颜六色的盒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从未曾打开看过,也从未写过一封回信去回应宇文翼,她现在心中想的只有絮漓,而林深带回来的消息最让她高兴的也是宇文泽与悠然的安好,撒一凌与林冰玉的好转。

    她不知道宇文翼是否会在这信中提到,但是她心底的角落流出一个声音在告诉着她,宇文翼不会提起,不会提起她的担心,所说的不过就是思念与自己的苦衷,这些话她听得太多了,现在一个字也不想去看。甚至一想起宇文翼曾经对自己说起皇帝的苦衷的时候的神色就会觉得心烦,也会更觉得苦闷。

    林深走进沐垚的书房,看着她对着那些盒子发呆,心中便有些失落,他知道沐垚是皇后,去思念皇上也是最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他心中还是难免会觉得难过,也会觉得难堪,也怪自己,竟然会爱上了一个自己这辈子也没有办法得到的人。他忍不住开口说道“如果皇后娘娘思念,打开看看吧。想必心情会好一些。”

    沐垚微微弯起了唇角,却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打开了,我知道里面写的时候,看了只会觉得更难过,所以不必让自己烦心了。”林深默默点头也没有再劝说,将手中斟酌的方子递给了她,说道“我这几日寻遍了古籍,算是找到了医治的方法,可以一试的,只不过这服药的药引子是雪莲,这是在我们大闵没有的,我也曾经问过江昱豪,他说他也未曾见过,太医院里也是没有的。”

    沐垚本来被他说得心中一动,如今听到这话又心中一沉,锁着眉问着“那这雪莲得从哪里才能得到?”“我也问过,恐怕只有大闵与西墨的边境才有可能会有,想必此事要劳烦安国公夫人了,只不过着雪莲也是极其难找到的,谁也不知道西墨的皇宫里有没有,而且就算是有,西墨王肯不肯给,也难说。”

    沐垚拿着那方子,小心翼翼的,好像那方子里头承载的是自己的整个世界。她的双手竟然微微有些颤抖,对着林深说道“还请你将这方子交给皇上,当然,也要告诉萧然,让他派人去找一找,也托着荃儿去西墨宫中问一问,即便是有一分希望也不能放弃。絮漓就是我的命,我不能让她在这病痛里面挣扎,她还那么小,看着她日渐消瘦的样子,我作为母亲不能够不心疼的。”

    林深深以为然,点头答道“皇后娘娘尽可以放心,我也会尽一切的力量去医治好絮漓,不会让娘娘所有遗憾的。”这好像是絮漓病了着十几日最好的消息了,她的心松快了两分,虽然只有两分,但也让她觉得天都亮了起来。她走到了絮漓身边,抱着她小小的身体,对着她消瘦的不成样子的面容说道“絮漓,你知道吗?你的病就快要好了,等到天再暖和一些,你就能像从前一样跑跳,也能和弟弟妹妹们一起玩耍了,高兴吗?”

    絮漓伸手拦住了沐垚的脖颈,声音虽然没有力气,但是依然笑道“母后如此为了儿臣费心,絮漓不敢不好起来啊,母后放心,沐垚一定好好配合着医治,不让母后担心。”沐垚亲吻着她的额头,忍不住留下了眼泪,这是絮漓病了这许久,沐垚第一次哭泣,之前她一直都忍着,忍道自己都觉得心里发酸,如今却再也忍不住了,好像那种情绪一下子充斥了她的整颗心,欢喜与担忧彼此笼罩着,相互相伴着前行,原来这种心情竟然比担忧更让人崩溃,也许是希望会印发心中曾经的绝望吧。

    当天晚上荃儿便传来了一封信,说已经写好了书信让人快马加鞭的赶去了西墨皇宫里头去,如果宫内有的话再好不过,如果没有也拖着安阳长公主尽力的去寻找,希望沐垚能够好好的保重自己。盛萧然与荃儿恐怕是除了太后以外最最担忧絮漓身体的人了,他们了解沐垚的性子,又知道了那一夜发生的事情,生气之余终日都想要过来探望,奈何林深已经告诉过他们要好好的先保重自己才能够成为沐垚坚实的后盾,所以才都没有过来,就是为了能够不断掉沐垚的希望。

    三日之后,一个让沐垚震惊的消息传来,并非是因为絮漓的身体,而是夏至传来书信说西墨的质子赫欢忽然间失踪了,等到皇上知晓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失踪了有十日之久,皇上震怒,下令派人前去追查,捉拿赫欢。荃儿也担忧的狠,一来是不知道赫欢到底因为什么会失踪,担忧他的性命,二来也是生怕这件事情会影响西墨与大闵之间的关系,打破原有的平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