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福阳宫早产
    三日之后,宇文霜与南朝三皇子启程回去了南朝,沐垚与宇文翼前去相送,这几天,宇文霜再也没有踏足过皇宫半步,连宜太妃那儿也未曾去过,离开的时候面色也是极其的不好,沐垚对她的小女儿不成熟的心性也没有办法,反观三皇子倒是成熟许多,能够将心中的不满意压下去,起码脸上是挂着笑意的。

    宇文翼看着他们的马车越走越远,握住沐垚的手,对她说道“你受委屈了,宇文霜那个脾气,真真的不成个样子,可见宜太妃教导的不好。”沐垚睨了他一眼,凑近了他说道“宜太妃好歹是太妃,无论如何不能背后如此说她,也怨霜儿自己,去了南朝这么多年也没有学乖,还是那副样子。”

    宇文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是淑儿的话定然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开口,其实三皇子也并非不知道宇文霜的性子,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利用她过来与你说。还好,你一口回绝了,也免了不少的麻烦。”“皇上不是也一口回绝了么?难得三皇子面子上还能过得去,没有过多的流露在面上。”

    “三皇子好歹在南朝皇宫中摸爬滚打多年,朕听闻啊,南朝的皇后可并非是个什么善人,对三皇子的态度从小便很是恶劣,就算是普通人也一定会心中不满,何况是与二皇子有所争夺的人呢。”其实大家都是后宫中长起来的,公主虽然比不得皇子一般勾心斗角,相互倾轧的那么厉害,算的上是宠着长大的,可是到底浸淫了多年,也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奈何宇文霜却什么都没有学会,还是那个任性的样子。不,或者说更是任性了,之前先皇对她并不是多宠爱,奈何宜太妃却不是,所以养成了她这种性格,去了南朝之后没有了桎梏,反而变本加厉了些。

    日子平平稳稳的到了春日里头,林深为沐垚请脉的次数也逐渐多了起来,一日进宫便有两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林深来为沐垚请脉的时候宇文翼无论多忙都会放下手中的政务来陪着,仔细的听着林深对沐垚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交代。沐垚有时候看着他脸上认真的模样都忍不住想笑,说道“皇上还是应该以朝政为重,哪里有丢下大臣来陪着臣妾听脉象的。”宇文翼摇了摇手,将抓住沐垚的手,交握着,柔声说道“皇嗣自然也是朝中大事,朝臣焉敢说什么,放心吧。朕在这儿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定然不会让你一个人在这儿提心吊胆的。”

    沐垚叹了口气,说道“林神医都说了,腹中胎儿很是健康,可能四五日便要生产了,皇上尽可以放心才是啊。”宇文翼也不多说什么,还是每日在林深进宫的时候丢下朝中政事到这景合宫中来,时间久了木要知道多说无益,所以也就随着她去。

    虽说这是第三次有了身孕,第二次生产,但是沐垚一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的紧张,时不时的手心都会渗出微微的冷汗,夏至拿着汤婆子让她捂在手心里,说道“奴婢已经许久都未曾见到皇后娘娘如此紧张了,其实也难怪娘娘紧张,奴婢有的时候都跟着紧张呢。”沐垚看着她,说道“我这几日总是会不自觉的觉得腹中疼痛,可是待要叫你们的时候好像那种疼痛感又消失了,每日里患得患失的,真希望快一点生出来,也好让我能够真的放心才行。”

    墨荷坐在一旁,拨着松子与核桃,说道“皇后娘娘莫要担心了,林神医不是能够算出来确切的生产日子么,好歹还有两日呢,怎么这么悬心对精神也不好呢,还是养的精神足一些,生产的时候才能少受一些苦。”林深也确是对沐垚说过,生产还需要两日,让沐垚进来少忧思,如果困了倦了便要好好的眠一眠,养养精神,而他也会根据沐垚的身体状况给她开最好的药方,让她生产的时候少受一些苦楚。

    “对了,左广陵近来如何,她也有八个月了吧,太医可有每日去诊脉么?”虽然左广陵已经被贬为了庶人,但是那孩子依然是宇文翼的骨肉,沐垚身为皇后,这后宫之主,如何能够放任不管,如果孩子出了什么事情,谁人都是担待不起的,何况,到底孩子无辜,沐垚自己失去了两个孩子,真的不希望那小小的可爱生命会消逝。

    “放心吧娘娘,徐太医每日都去,也会每日向皇上禀告左广陵的胎相,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您就放心吧。等到咱们的小皇子出生,有的忙呢,何况皇上还说待到左广陵生产之后,便将孩子送过来,陪着我们的小皇子一起长起来呢。其实也算是这孩子的命好,如不是因为他的亲娘是个这样不中用而遭到皇上嫌弃的,她如何能到咱这景合宫中过着与嫡出皇子一样的生活呢。”

    沐垚睨了一眼墨荷,叹了口气说道“千万别这么说了,那孩子自从出生便要离开自己的亲生娘亲,已经非常可怜了。金山银山又能如何,锦衣玉食又能如何,离开了自己的亲娘到底是更可怜一些的。”墨荷吐了吐舌头没有再说话,她知道沐垚的心算得上是最善良的,最疼爱孩子的,无论那孩子是谁的,无论那孩子的母妃曾经算计过什么。

    三月初八的凌晨,宇文翼正在梦中,便听见外头一阵阵的声音传来,好像是风声,又好像是女人的嘶吼,他这几日本就惦记着沐垚的胎相,稍微有一点点声响便会惊醒,他坐起了身子,看了看身边的沐垚并没有醒来却皱着眉头,便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轻轻推开了门想要看一看到底是风声还是什么别的声音,可是他的手刚刚放到门上,就听见外头的小程子对着守在外殿的夏至说道“福阳宫的罪人今夜不知道为何受了惊吓,想来是要生了,还是得请皇上过去看看才行啊。”

    夏至犹豫了一下,这几日沐垚也随时可能要生产,要是受到了惊吓还不知道要什么样子,万一一下子动了胎气可如何是好,况且这大夜间的,林神医也未曾在宫内。可是她转念一想,福阳宫中的左广陵虽然是个罪人,生产之后也要被贬为庶民,但是她腹中的孩子可是皇上的孩子啊,如果孩子真的有什么不策,不是夏至一个丫头能够担待的起的。

    夏至批了件衣服,对小程子说道“你不要担心,我先进去看看,不要吵到皇后娘娘便是最好的。你且先让太医过去看一看,不要耽搁了才好。”夏至的话音刚落,宇文翼就听见身后沐垚的声音传来,说道“皇上去看看吧,臣妾这儿没有大碍的,如今左广陵要生产了,腹中的皇子才是最要紧的。”

    宇文翼被沐垚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慌乱的回头看她,说道“你怎的起来了?朕想着不要吵醒你的,却还是把你吵醒了。”沐垚微微一笑,说道“臣妾就不过去了,皇上去看看才是。”宇文翼见沐垚醒了便也没有再推脱,毕竟左广陵腹中的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就算再不喜欢她,也不能不管不顾自己的孩子,推开了门,对小程子说道“走,我们去福阳宫看一看。”又嘱咐着夏至和刚刚从外殿赶进来的墨荷说道“你们照顾好皇后娘娘,如果皇后娘娘有什么事情,定然要过去告诉朕。”墨荷和夏至都忙答应着,待到宇文翼出了殿门便赶紧去到了里殿。

    夜深,天气也冷些,墨荷拨弄了一下炭盆里头的火,对着沐垚劝说道“皇后娘娘再睡一会儿吧,皇上已经赶去了,太医也已经过去了,想必不会有事的。”沐垚微微点头,却还是满面的疑惑,说道“怎么会如此快呢?不是还有两个月的么?”夏至与墨荷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同样看到了迷惑,说道“许是夜风着凉,也可能是左广陵这常日里在福阳宫思过,忧思过度,所以才会导致了这胎儿早产吧。”

    沐垚点了点头,歪着头靠在了金丝软枕上,对着夏至说道“看来今夜也不必睡了,左右我还惦记着那边,不如我们说说话吧。”夏至坐在床边,替沐垚掖了掖被角,劝说道“那皇后娘娘闭着眼睛吧,奴婢和墨荷都在这儿陪着,如果您想说话,我们便说话,如果您睡了,我们便在这里守着。”

    沐垚微微点头,说道“这许久都没有见到冬至了,不知道怎么样,一到了冬天,钰城便很少让她出来走动的,看来是真心疼爱她。可是我总是觉得吧,冬至在家里窝着肯定也觉得不舒坦,怪没意思的。等我生产完之后让她到宫里头来伺候着吧,想来便来想回去便回去。你们几个也能时常伴在一处,不是挺好的么。”

    夏至将门口的帘子盖盖好,说道“可不是么?过了年之后就没怎么过来过,都两个月了吧,之前在宫外奴婢想她了还能去看看,如今也是不能出去了。”沐垚睁开眼睛望着她,说道“什么时候能将你们两个都嫁出去,才算是了了我的心愿了。”墨荷微微一笑,说道“奴婢这辈子就没打算着嫁人的,奴婢怎么入宫的,怎么出宫到了咱们襄王府的,又是一直看着王爷如何成为太子,一步一步的走到皇上的位置。奴婢生在皇宫里头,转了一圈又回到了皇宫里头,就没想过再出去了,皇后娘娘对奴婢有恩,奴婢本应该是将死之人的,皇后娘娘心疼奴婢,留着奴婢一条命不说,还愿意让奴婢再在身边伺候着。所以啊,奴婢发誓了,再也不出去了。不过夏至姐姐倒是可以选一个好人家嫁了,娘娘身边有奴婢,他们也放心些。”

    夏至睨了她一眼,嗔怪道“你倒是会躲清闲,那些个家长里短的事情想着就觉得烦,哪里还愿意去嫁人呢。我啊,就随缘分吧。老天爷给我的缘分也许就是在宫里伺候皇后娘娘一辈子呢。”沐垚笑着看她们两个,这是她最最信任也是最贴心的人,对着自己说的都是真心话,她一丝一毫也不怀疑他们要留在自己身边的这番话,可是到底是女儿家,哪里能够不嫁人,不做娘亲呢?如果真的是如此,岂不是自己耽误了他们。暗中想着,等到自己腹中的孩子一落地,也该是时候帮着他们找一个好的婆家了,好歹像是冬至一样能够过着被人心疼的日子。

    想着想着沐垚的困倦便上来了,推了推厚重的被子歪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不知道多久,腹中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沐垚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她是生产过的人,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子,对夏至问道“什么时辰了?那边可有动静了。”原本看着沐垚了,夏至与墨荷也都围着炭盆迷糊了过去,忽然间听到沐垚的声音,吓了一跳醒了过来,说道“未曾听到有什么回音,想必是还没生呢。”又看了一眼漏刻,说道“刚刚过了寅时,离天明还早呢。”

    沐垚强撑着身子,对她说道“我的肚子觉得疼,你快去请林深入宫。”夏至慌忙点头,对墨荷说道“你快去让绿痕请皇上,我去请林神医过来。”墨荷的脚步还未曾走出里殿,便听见沐垚说道“让绿痕去烧水,等到那边生完了再去请皇上,皇上本就有些慌了,如果让他此时知道,只怕会更乱了。”夏至叹了口气,更是着急,对着沐垚说道“此时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呢,还是请人过来要紧啊。”说罢便跑了出去。墨荷站在那儿也叹了口气,说道“奴婢这就让宫里去准备,还好产婆在,我就去请来。”说罢便喊着跑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