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昭和还朝
    新华宫中聚满了人,宜太妃看到宇文霜的那一刻眼泪立刻落了下来,走到她面前,拉住自己六年未曾见到的女儿的手,说道“我的霜儿,母妃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呢。”宇文霜也很是激动,一下子扑到了宜太妃的怀里,嘤嘤哭泣道“母妃,霜儿有多想念您,多想念母国您知道么?当初为什么要将我送那么远啊,让我只能思念着自己的家乡,自己的亲人,回来一次却那么的艰难。”

    宜太妃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丽太贵妃和宇文淑,颇为怨气的说道“因为你没有那么任性,当然,也没有那么受到你父皇的宠爱。”这一句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沉默,太后忍不住皱着眉头,暗道宜太妃果然是个不识时务的,在这样的场合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何况还是当着南朝三皇子的面儿,难道就不怕三皇子因为此事而对霜儿有所不满么。

    看着母女两个哭成一团,沐垚看了一眼孟依柔的神色,察觉到了她的无奈与不耐,遂上前一步,轻轻拉着宇文霜的手,说道“霜儿,今日回来,是高兴的事情,咱们等到家宴过后再慢慢叙旧也不迟啊。”三皇子也站在一旁说道“是啊,让皇上等着也是不好的,我们是客,还是快入席吧。”

    宇文霜听到三皇子开口才撇了撇嘴,擦干了眼泪走到宇文翼左手边的位置上坐下,沐垚看着她满面委屈的样子,摇了摇头,心想着如果不是因为她嫁到了南朝,依照先皇的性子也不过就是嫁给朝中有爵位的侯爷罢了,哪里能够受到如此礼遇,果然,人都是有得必有失的,而很多人往往只能看到那失去的,并不曾看到那些得到的,或者干脆便忽略掉那些已经得到的。

    三皇子率先端起了酒杯,站起身来对着宇文翼说道“我们此次回来,给皇上添麻烦了。此次回来父皇让我带了几样礼物献给皇上,不成敬意,还望皇上笑纳。”他的话音刚落,便从殿外进来两个小内监,手中各拿着一个蓝色珐琅九龙盘云的托盘,三皇子指着左手边的那两个托盘说道“这卷轴里头是南朝宫里最有名的画师所绘制的大闵国地图,而另一个是父皇得到的夜明珠。”

    一听到大闵国地图几个字,宇文翼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笑意挂在脸上,连王冠上头的珍珠穗子都随之抖动着,他赶忙接了过来,展开那地图,沐垚也起身看了过去,那地图绘制的精致,上面标志着山川河流,还有各个州县,宇文翼笑着对着沐垚说道“这是杭州,这是渝州,这是凉州,我们的脚步已经踏遍了大半河山,以后朕会带着你走遍整个大闵国,感受我们大闵国的强盛与国泰民安。”

    沐垚心中也是极其高兴的,她看着那一座座的城池与名山大川,忽然间心中涌现出壮阔两个字,能够将这江山牢牢握在手中是有多么的骄傲啊,忽然间她深能体会宇文翼那种从心中涌起的自豪感。“多谢南朝国君,为我们绘制如此精细的地图,这份礼物朕很是喜欢。”宇文翼笑着说道。

    太后孟依柔将地图接到手里,对着身边的丽太贵妃说道“这都是我们老祖宗打下来的江山,如今看来,真真是觉得壮丽。”丽太贵妃也点头称是,说道“还是南朝国君有心了,送来这样一份礼物。”朝中的议论声也四起,好像将之前两国之间的交战都已经抛之脑后,其实朝中局势一向如此的,两国之间因为利益而互相试探甚至是兵戎相见,而事情结束之后又能放下恩怨纠葛而共同筹谋眼前的利益。

    原本宜太妃与宇文霜的一番话所带来的尴尬也都被这一份地图而化解掉了。宇文翼笑着看向宇文霜说道“三皇子是南朝国君器重的皇子,霜儿既然是三皇子妃,自然也成为而来两国之间的纽带,这多年真的是辛苦劳累,皇兄敬你一杯酒,谢你为我大闵国的辛苦付出。”宇文霜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全然没有刚刚留下眼泪诉说苦楚时候的楚楚可怜。举起了酒杯,微笑的看着宇文翼,说道“霜儿是大闵国的公主,理应为皇兄分忧的。”

    宇文淑的眼神略过宇文霜看向了沐垚,沐垚也从她眸子里读出了无奈的意味,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其实,此次宇文霜回来,心中最是忧愁的人便是宇文淑了,她与宇文霜虽然说从小便一同在宫中长大,可是丽太贵妃的母家背景深厚,深得皇上宠爱,而宜太妃不过就是小门小户的女儿,人也不是特别的聪明,先皇难得去上几次,也都在她的怨怼和唠叨中度过,时间长了便探望的更是少了,连带着宇文霜也满是怨怼之色。可以说宇文淑是在先皇的宠爱中成长起来的,而宇文霜是在先皇的忽略中成长起来的,两个人的性格由此便生出了很大的不同,后来宇文淑任性的非要嫁给江昱豪,先皇为了给自己心爱的女儿一个追求心中所爱的机会,便舍弃了另一个女儿。

    况且,三皇子对宇文霜的感情非常一般,甚至有的时候连最后的薄面都不给留,她的婚姻也并不是非常的幸福,所以她一想到此处便更觉得是因为宇文淑而造成了自己的不幸福,她是那不幸的源泉,也是那不幸的罪魁祸首,却根本没有想到其实换一种方式可能便会有不同的出路。

    宇文淑看了一眼身边的江昱豪,在桌子下头牢牢的牵住了他的手,低声在他耳边说道“父皇疼爱我,才会让我嫁给了豪哥哥,真的是我的幸运。”江昱豪许久未曾听到宇文淑对自己说这样的情话,刚刚看到宇文霜而受到满朝文武敬重的样子,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任性和自私才让淑儿错失了这至高的荣光,而宇文淑的话一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她眼睛里头的真诚都闪耀着幸福的光芒,她的话虽然说的是自己幸运,其实江昱豪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更是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自己何德何能能够娶到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那个人,她愿意放下所有的荣华富贵,甚至放下家国大事,坚定的选择自己,所以他反握住了宇文淑的手,好像握住了自己的整个人生。

    家宴上和乐融融的气氛一直持续到结束,宇文翼派人将三皇子送到了皇家驿馆里,而宇文霜则宿在了宫中,她与自己的母妃好多年未曾见过,所以宇文翼特许她在大闵的这段时日里能够自由出入皇宫,就是让她能够多多陪伴宜太妃,能够享受这难得的天伦之乐。

    折腾了一整天,沐垚觉得甚是疲惫,毕竟她的肚子已经八个多月了,再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便要生产,肚子大的都要快看不到自己的脚面,坐在那儿的时候也只能坐在椅子的边儿上,稍微一个不注意便会挤到肚子,而肚子里头的孩子又是个不受屈儿的主儿,只要沐垚做了什么让他不舒坦的事情,便一个劲儿的闹腾,弄得沐垚更是疲累。

    沐垚让夏至将自己的一头长发散落开来,拿着桃木梳子轻轻的梳着,梳子温柔的齿子轻轻的揉搓着她的头部,觉得舒服了不少,她喝满了一整杯的水,问着“皇上呢?还在书房里头么?”宇文翼自从随着沐垚回到了景合宫中便拿着南朝绘制的大闵地图一直在看着,过了半个时辰了竟然还没有过来。“恩,是呢,皇上很是高兴,刚刚奴婢去给皇上送了一碗安神汤,还被皇上拉着说了半晌咱们这江山的壮丽秀美呢。”墨荷的眼中满是无奈的说道。

    沐垚忍不住笑了,起身走到书房,看着宇文翼一脸的欢喜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地图,笑道“皇上可以将这地图挂到上阳宫的偏殿里头,等到议政的时候便能看得到啊。”宇文翼拉过沐垚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旁,说道“你说朕怎么从来就没有想过让人绘制我们大闵国的地图呢,可见南朝皇帝有心了。知道什么样的礼物最得朕心。”

    “如果皇上觉得好的话,可以让我们大闵国的画师也临摹一幅啊,如果觉得不够的话,我们可以踏遍整个江山,将这壮美牢牢的刻在自己的心里,不更有意义么?”宇文翼轻轻吻了一下沐垚的额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垚儿,你知道么?朕当初还身为太子的时候便随着父皇处理朝政,登基之后更是日夜都不敢停歇,就是为了让百姓的日子过得更好一些,颍州渝州云州禹州都深深的烙刻在朕的心里,可是他们都是零散的,如今这幅地图终于将他们都拢在了一起,你知道看到它的那一刻朕有多么的兴奋么?”

    沐垚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她明白宇文翼的兴奋,可是折腾了这么久也着实是累了,却也不能不微笑着看着他,说道“臣妾都明白,臣妾的心情与皇上一样的激动。可是皇上,臣妾肚子的孩子可能是还不曾看到这幅地图,所以闹腾的狠,今日臣妾要早些休息了。皇上是要去探望皇贵妃呢?还是在此处再看一看呢?”

    宇文翼拍了一下脑门,手指轻轻的抚上沐垚的肚子,笑道“你看地图就放在那儿也飞不了,我们的孩儿是最重要的,朕陪着你休息,这就陪着你休息。”沐垚无法,只能随着丫头们帮助宇文翼洗漱后准备休息。与宇文翼的兴奋不同的是,沐垚的头刚刚一沾到枕头便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进入到梦乡的她感觉到宇文翼在她的梦里依旧是这样的兴奋的,而同样与他一样兴奋的竟然还有先皇,沐垚许久都没有梦到过先皇了,先皇和曾经在世的时候一样,甚至比他刚刚薨逝的时候还胖一些壮一些,更像了自己小时候所跟在身后一直喊着舅舅的先皇。沐垚看着他眼睛里流出了眼泪,抚着自己大大的肚子说道“父皇,您马上就要有孙儿了,您高兴么?”

    先皇微微一笑点头道“垚儿,辛苦你了。你看今日翼儿高兴的样子就像个孩子一样,他有的时候心性儿就是如此,看起来成熟懂事,可是遇见自己喜欢的人,让自己兴奋的时候便会回到孩童时候的样子。所以无论怎样,你都不要怪罪他,一定要好好的,包容他。”沐垚微微点头,说道“父皇放心,翼哥哥我会照顾好的,母后我也会照顾好的。”

    先皇看了沐垚一会儿便转身离去了,任由沐垚怎么唤着他都不曾回头看她一眼,她在梦中恍然醒来,周围一片黑暗笼罩着她,她的头发脸上都是汗水,身边传来了宇文翼均匀的呼吸声,微微松了一口气,竟然是个梦。

    先皇刚刚说的话却深深的扎进了沐垚的心里,还有那一声翼哥哥,她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宇文翼了,自从他登基成为皇上之后,两个人之间便再也不再有从前的称呼。不,主要是沐垚再也未曾如从前一般叫过他翼哥哥,回想这一年多以来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沐垚的胸口忍不住微疼,她努力的将自己视作一个皇后,而将宇文翼视作一个皇上,将曾经的蒋沐垚与宇文翼双双抛之脑后,反复的告诉着自己当年的情谊在这至高无上的地位面前变得微不足道了,千万不要沉浸其中,时刻牢记他是皇上,是坐在那云端的王。她以为自己已经真的适应了这样的一种状态,可是当梦中的那句翼哥哥出现的时候打乱了她所有的步伐,她发现隐忍只不过就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手段罢了,让自己觉得根本不在乎,所以心才不疼。

    她翻身牢牢的抱住宇文翼,好吧,能享受这黑暗中片刻的宁静也是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