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聪明误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半缘山河半缘君最新章节!

    “难道不是你自己探寻的么?”

    “自然不是!臣妾从来不会主动去探寻这些事情的,臣妾最想要的便是后宫祥和不是么?”

    “难不成是慎常在给你的?”

    “皇上猜对了,不过臣妾之所以还未曾告诉皇上,自然是有臣妾的缘由的。”说到此处,一阵风从角巷中略过,沐垚忍不住一个瑟缩,将身上的玄狐皮的大衩裹得紧了些。宇文翼看着她微微发白的脸色,哪里还有什么怨气,扶着她走到自己明黄色的龙椅之上,让她坐下。说道“有什么事情你慢慢说就是了。”

    左广陵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心中被揉了一下,腿也有些发软,在小丫头的搀扶下,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可是眼神却不如之前明亮,透着几分的瑟缩。沐垚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切,幽幽开口道“当慎常在第一次收到那篇诗经中的文字时候,她就跑来交给了臣妾,而且在这之前,昭嫔曾经给了臣妾一封书信,说是有人丢在她宫中的,揭发慎常在与这个冷宫的侍卫名字叫做高田录的人私通。今日又出现了第二封信,便是让慎常在来此处与他相会,如果不过来便威胁说要告诉臣妾,而慎常在之所以回来也是臣妾让她来的。”

    宇文翼听到这话才明白了过来,审视的目光看着昭嫔,问道“你也早就知道?为什么当初不来告诉朕?”昭嫔挺着肚子跪在地上,怯怯的说道“臣妾以为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此事也应该是皇后娘娘来告诉皇上,却不曾想皇后娘娘将此事压了下来,未曾告诉皇上。”沐垚早就料想她会将一切事情推在自己与慎常在的身上,幽幽开口说道“臣妾以为,依靠一封不知道是谁人写的书信便断定慎常在与人私通,不甚妥当,便求着安国公派人去查询一下这个高田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探寻了他是否真的与慎常在是旧相识。”

    宇文翼看了一眼高田录,此人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冷宫的侍卫从来不曾与后宫和前朝有任何的牵扯,他的样貌并不出众,普通的狠,不过就是身材高大一些,就因为如此,宇文翼才更是气恼,不明白自己的嫔妃如何能够看的中这样的人,满眼的厌恶之色。

    “你说,你到底与慎常在是否相识,你们两个是否真的私通?”高田录看了一眼吴永宁,眼中竟然满含着柔情,开口说道“回禀皇上,罪臣的确与慎常在是老相识,我们两人青梅竹马!”他的话音刚落,慎常在的脸色便涨得通红,指着他说“你我确是早就相识,但是何来青梅竹马一说,你我有多少年不曾见过了,如果不是那日偶然在宫中见到,我哪里还能想起有你这样一个人。”

    “永宁,如今,你竟然要如此舍弃我了么?你要自保我不怪你,但是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对你那么好,我那么那么的喜欢你啊!”高田录的几句话更是让吴永宁流下了委屈的眼泪,说道“皇上明鉴,他所说的话,臣妾一概不认。”沐垚看了高田录一眼,觉得甚是恶心,说道“青梅竹马么?你真的以为你的几句话,你的几滴眼泪便能骗过了皇上与本宫么?据本宫所知,你的父亲曾经确是与颍州知府吴尚贤是旧相识,可是你父亲本就是颍州的员外郎是吧,可是他却是个小人,而吴尚贤确是个深明大义的人,不愿意与你父亲同流合污欺辱百姓,便禀告了先皇将你父亲打入了大牢,从此以后你们家便家道中落,你也再也不曾见过慎常在。后来你们家用最后一点钱财动用了门路让你入了宫成为了冷宫的侍卫,可是你却与你父亲一样,一向喜欢投机取巧的,并不得人心,更不得重用!”

    “不是,臣的父亲并非小人,小人是那吴尚贤,竟然能将自己的好友送进大牢里头去。”沐垚的话终于激怒了刚刚还信誓旦旦说着自己与慎常在情深意长的人,他的眼神变得狠厉起来,早已经没有了柔情,剩下的都是愤怒。沐垚哂笑着,继续说道“据臣妾了解,吴尚贤因为为人正直,得罪的人并非少数,他还因为圈地的事情而得罪了身为门下省黄门侍郎的左谦度吧!”

    她的目光转向了昭嫔,只见左广陵听到自己的父亲的名字从沐垚的口中说出的那一刻便立时站了起来,说道“不知道皇后娘娘从何处打探到这样的消息,臣妾的父亲是皇上的黄门侍郎,一生为皇上为朝廷尽忠,怎么会卷入什么圈地的事情中去。”“本宫所知的就是,你的父亲可是先皇的中书令孙孝清一手提拔起来的学生啊。你的父亲派自己的亲信去颍州为孙孝清圈地的时候,频频受阻,就是因为颍州知府吴尚贤不是么?虽然你父亲做的隐秘,可是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你入了宫之后发现颍州知府的女儿吴永宁也与你一同入宫之后,便百般的针对他,还作出这样的一步棋局,陷害她与这个高田录有私情,就是为了让皇上赐死慎常在,从而连累他的家人,让颍州知府满门获罪罢了。虽然孙孝清已经死了,但是你父亲已经种下了恶果,他如今所做的种种全都是为了自己,不是么?”

    “你胡说!”左广陵现在已经全然没有了镇定可言,她用手指着沐垚,满脸的怒气,恨不得将她杀了才解恨,自己筹谋了这许久,又买通了高田录,以为能够一举扳倒颍州知府,为父亲获得更好的资源,更多的钱财,却发现原来蒋沐垚早就已经怀疑到她的头上了,她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当初捡到了那封书信,无论自己多么的想要撇清关系,多么的装作不在意,却还是落入了她的圈套里头。

    “本宫胡说?”沐垚让夏至将盛萧然查到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交到了宇文翼的手中,说道“事情就摆在明面上,到底是谁胡说,一目了然啊!你以为你的小伎俩真的能够漫天过海么?”沐垚的眼光冰冷而无情,看向左广陵的时候如同利剑一样射向她本就已经支离破碎的灵魂,她没有想到自己这样就被沐垚拆穿,此刻她还能如何,她该怎么办,她不停的想着,却发现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根本没有办法将事情从头到尾的想一遍,更不能想出反驳的话,出口的只有那一句喃喃的你胡说!

    宇文翼看着盛萧然写的厚厚的调查来的事情,脸色越来越凝重,最后的最后他开口说道“将昭嫔待会福阳宫看管,这个高田录交给大理寺查办,至于慎常在,先回宫吧,事情查清楚之前不得出入宫殿。”宇文翼就这样一步一步的率先离开了这个寒风瑟瑟的巷子,任由左广陵怎样哭喊都没有回头。沐垚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也隐隐作痛,她知道今夜的他是受到了伤害,他在这后宫中生活了这许多年,看多了自己的母妃所受到的倾轧,更是看多了陷害,他本以为是先皇后的原因,是先太后臧文芷的缘由,是父皇与母后不和的缘由,可是如今轮到自己的身上才发现,原来一切都归咎于人性才对。

    自己信任的大臣竟然背着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先皇的中书令孙孝清明明已经被处死了,可是依然有着人学着他的老路,一瞬间他竟然开始怀疑自己,自己这个皇上是失败的吗?这才刚刚登基一年多的时间,左广陵入宫不过才不到半年的时候,怎的就生出了这样多的事端!

    “皇后娘娘,风大,我们先回去吧!”墨荷看了一眼沐垚,开口劝道,毕竟宇文翼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再在这儿待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沐垚僵冷的手指搭在夏至的手上,她吩咐着墨荷“你送慎常在回宫后再回来吧。”临走前她回过头看了一眼跪坐在雪地上,满脸挂着不甘泪水的左广陵,开口说道“如果你安安静静的,皇上定然不会查你的父亲,如果你安安静静的,你会平安生下皇上的孩子,得到你该得的一切。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算一算这账目呢?如今你觉得划算么?就为了当初的一些已经过去的事情?也罢,你们这样的人从来都是不知道知足两个字是怎么写的!”说罢便留下了左广陵一人,走回到了自己的殿中。

    过了十日,皇上下旨,门下省黄门侍郎左谦度罢官,其女左广陵卓降为庶人,待到生子之后,迁入冷宫,孩子交由皇后抚养。颍州知府吴尚贤晋为门下省黄门侍郎,其女吴永宁晋封为慎贵人。

    此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宇文翼心中着实不快了一阵子,可是他身为皇帝,凡是不能由着自己的心情而来,他还有朝局要考量,他还有国事要烦忧,而二月初三那日,昭和公主宇文霜也启程,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回到了六年未曾踏足的大闵国。

    宇文翼带着沐垚前去迎接,宇文霜并非一人回来,而是与南朝的三皇子一同回到了大闵。宇文翼与沐垚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三皇子,看他的样子很是文弱俊秀,并不像是个留恋烟花而没有什么私德的人,不过人不可貌相,何况自幼在宫中长大的人多半最会的便是伪装。宇文霜的样貌与宇文淑有几分相似,都继承了先皇圆润的脸庞和高挺的鼻子,不过她的眉眼长得更像是她的母妃宜太妃,一双丹凤眼挂在脸上,笑的时候也总觉得并没有几分真心,但好歹也算是漂亮的,举止也十分的得体。

    宇文霜走上前来,向宇文翼请安道“给皇上、皇后娘娘请安。”沐垚忙紧走了几步,上前拉住了她要俯下的身子,笑道“你是妹妹,还客气什么,皇上这几日一直在念叨着你该到了,宜太妃也想念的紧,如今可算是到了家了。”宇文霜也笑道,说着“我与嫂嫂也是自幼便在宫中相识的,自然不必客气了。”三皇子跟在宇文霜的身后,说道“这几日霜儿都是在念叨着皇上与皇后娘娘,一路上都在说小时候的趣事,可见感情也是极好的。”

    沐垚笑了笑,说道“霜儿从小便是个不多言不多语的性子,很是安静,倒是精通诗书,父皇也总是夸赞她呢。”宇文霜听到这话颇为感慨说道“此次回来还是要去父皇的陵寝去给父皇上香,我嫁入到南朝,也是身不由己,不能时常回来,连父皇驾崩都没有回来相送,每每想到如此,我的心里便觉得甚是不安。”说罢脸上竟然滚落了两颗晶莹的泪珠。

    沐垚见状赶忙拿着手里的帕子替她擦拭着,说道“只要你的日子过得好,父皇便放心。父皇疼爱你,也是慈爱之人,必不会怪罪你,哪日让人选个好日子,我与你皇兄一同陪你去探望父皇可好?”宇文霜点了点头,抹干了脸上的眼泪,握着沐垚的手,说道“此次回来,还带了一些南朝的稀罕玩意儿给嫂嫂腹中的孩子,看样子也得有八个月大了吧,看来我能看到我的小侄子降生了。”

    沐垚温柔的一笑,说道“这是自然,你皇兄巴不得你们多呆些日子呢,宫内已经都准备妥当了,太妃也盼着你回来了,我们不多耽搁,赶紧入宫吧。”说罢众人浩浩汤汤的向着宫内走去。

    马车上,沐垚看了一眼宇文翼,犹豫了再犹豫还是说道“皇上,我觉得此次霜儿回来并没有那么简单,而且那位三皇子看起来也并非传闻一般啊!”其实宇文翼也看出来两个人回来并非如信上所说的探亲,但是到底是自己的妹妹,而大闵国也是霜儿的母家,自然不能说什么别的,只能叹了口气,拉住沐垚的手,安慰道“朕也看出来了,可是到底是自己的妹妹,如果她真的有事相求,便等着她开口便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