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七十章 京中命案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半缘山河半缘君最新章节!

    本以为今年的冬日里地方上没有雪灾,百姓们安居乐业的,是个好年头儿,却不曾想在马上要过了这平静的一年的时候京中因为一个人而变得异常起来,甚至可以说是人心惶惶。事情要从腊月十日说起,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家家户户都已经开始置办起年货,而宇文翼也微服去体察民情,看着百姓们生活富足本是高兴的事情。

    然而路过西角巷的时候发现一户办丧事的人家,本以为是家中的老人生病未曾过了这个冬天,没有在意,毕竟在冬日里这样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的。却没想那家送葬的人竟然都是老人,也并非是一人死亡,而是年轻的人都死了,却也并非因为病,而是被杀。宇文翼当时赶紧让盛萧然前去探问,探回来的消息是这已经是西角巷这边的第三户遭遇年轻人被杀的惨事了。

    被杀害的人家也都一一禀告了京兆尹,查来查去却也没有结果。宇文翼回到宫里之后大发雷霆,让人去告诉京兆尹章易之,限他新年之前必要破案,否则便会问罪。此外还命盛萧然也在暗中调查,然后将探寻的卷宗全都交给了宇文翼,宇文翼又让章易之将掌握的情况呈上,朝廷的其他政事忙完便会拿起这件案子查看。

    沐垚心中知道,他是不希望看到在这新年将至的时候有百姓遭遇这样的苦楚而无处伸冤,也不想在这自己刚刚登基的年头揣着遗憾过年。沐垚撂下手中的书,扯过宇文翼刚刚看过而撂在一边的那一叠子卷宗打开来看。事情是从刚入了腊月开始的,最先遭难的是一户姓程的人家,家中也算是有些家业的,程老爷子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嫡子,另一个是庶子,嫡子程少全成婚之后便随着程老爷子和程老夫人在程府中居住,而庶子程少言成婚之后便搬了出去单过,老爷子看样子并不是很疼爱这个庶子,家里的田产和地产不过分了不到三分之一给庶子,而腊月初一的那一日,程家嫡子程少全与妻子刘娇恩连带他们的七岁女儿便被杀害了,程老爷子一病不起,家业只能由庶子程少言接管。

    第二个遭难的是一户姓扈的人家,家境不如程家好,家中有几亩薄田,人丁也是稀少的,扈家只剩一个老太太,并一个二十出头的儿子扈连胜和他的妻子严氏,也有一个小女儿,不过才刚刚两岁,这个扈连胜家是在腊月初五被杀害的,而第三个便是宇文翼见到的这一家,家中算是地主,有些家产,子嗣也多一些,姓李,李家老爷子一共有三房妻室,一共生了四个儿子,一个嫡子,三个庶子,据外人看来这一家虽然人口多,但还算是和睦,平日里兄友弟恭,却不曾家李家的四个儿子与儿媳竟然在同一日被人杀死了,不过此次死的竟没有孩子,留下了三个孙子给李老爷子。盛萧然呈回来的卷宗里说这位李老爷子一病不起,过不过得去这个年都是未知的。

    沐垚皱着眉一字一句的看着,摇了摇头问道“这三家有什么交集么?都互相认识吗?”宇文翼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挺着个大肚子还这么劳心劳力的做什么呢?快去歇一歇吧。”沐垚听宇文翼的劝说,而是忧心忡忡的说道“臣妾看着皇上如此焦心,怎么能够安心去休息呢,这件案子不破皇上心中不舒坦,臣妾也是。尤其是看着这么多的百姓遭殃,还有几个小小的孩子,臣妾如今最是见不得小小的孩童遭受苦楚的了,帮着翻看也是希望能够探寻出什么线索,让百姓能够踏踏实实的过个好年,否则这样下去,人心惶惶什么时候是个头呢!”说道此处,宇文翼也是忧心,现在凶手并不知道是谁,随时有可能再下手,而一点线索都没有,不知道他是按照什么样的规律去杀人,如果查不出来,再有人死了,宇文翼可能也没有办法去过这个年了。

    只好说道“萧然说他们并不曾认识,朕也是不太明白他为何要杀人,没有抢夺财物,这几户人家又没有仇家,再者就算是寻仇的话,不相交集的人家也不可能会有相同的仇家啊。”“女孩都被杀了,而男孩却没有,会不会是这个凶手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能杀死这么多的人恐怕武功不低,是不是让萧然探寻一下江湖上的人。”沐垚抓住几个她觉得不同寻常的点讲给宇文翼听。

    宇文翼拉着她坐下,仔细的考量着她说的话,微微点头道“朕已经让人将那一片的地方都保护着了,事情都出在西角巷,会不会与那地界有关系。”西角巷,沐垚听着极其的耳熟,遂在自己的脑海中搜罗着有关于西角巷的事情,直到一句话闪过她才想起来,惊呼道“西角巷,我们入宫之后,冬至与钰城是不是搬到了那儿去,快让他们两个入宫来问话吧。”

    宇文翼一拍脑门,说道“可不是,朕都忘记了,当初还是朕为他们选的地方,离着盛萧然和淑儿的府邸都很近,方便照顾,也只有那儿还剩下一栋三进三出的宅子,便选了那里。”说着,宇文翼竟然有些激动,拉住沐垚的手,笑道“垚儿,还是你聪慧,朕都浑然忘记了。”沐垚笑了笑,说道“皇上的脑子里都是军国大事,哪里会因为这些小事情劳心劳神,臣妾不过就是帮着皇上多记着些罢了。”

    下午的时候,钰城便带着冬至入宫了,冬至的身形倒是胖了许多,自从她生病之后,钰城便找了几个丫头来伺候着,不让她做任何的家事,后来即便她好了,也再也没有操劳过,看着她的样子,沐垚忍不住笑了,说道“看看你的脸,倒比我这个有孕的人更圆润了些,真真是让人羡慕的。”

    夏至端过了一杯六安瓜片递给冬至,坐在了她的身旁,揉了揉她已经发胖的面颊,笑着打趣道“可见钰城对冬至是极好的,奴婢也放心了,冬至就跟奴婢的妹妹一样,最希望的就是她过得好啊。”冬至也揉了揉自己的脸,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钰城··确是是对奴婢很好的。”墨荷也搬了个小杌子坐在那儿,几个人这样说话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仿佛回到王府中一样,透着惬意与舒适,如果不是因为西角巷的事情,几个人恐怕就会这样一直坐着聊到天明。

    沐垚也没有拐弯抹角的,直接问着“最近你们西角巷的事情想必也听说了,我想听一听周围百姓的议论声,也好从中找出线索,希望能帮着皇上破案,毕竟年关将至,总不好拖着过了这个年的。”冬至来之前已经想到沐垚要问她这件事情,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将所有听来的话仔细的回忆了一番,确保没有什么纰漏。

    她说道“事情刚出的时候,大家本以为是程家的二公子,也就是后来接管程家的程少言找人做的,程老爷子为人苛刻,不仅对自己家里头的奴才丫头们如此,对自己的妾室与庶子也是如此,家产分的也是极少,庶子程少言更是很少会到程府,除了年节必要的时候才会拜访,这在西角巷中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长子程少全被杀的时候,连程老爷子都满心的怀疑,还对其庶子极其不客气的说着即便是他大哥死了,家里的家业也不会让他继承。可是后来又接连的出了这两件事情之后,大家才将怀疑的目光渐渐落了下来,毕竟之后出现的事情与程家的二少爷没有任何的关联,而且后来死的人的死法也与之前的一样,想来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群人做的。当扈家的人死的时候,原本大家并没有将两起凶案联系起来,因为这两家毫无关联不说,连相似之处也没有,唯一相近的便是都有女孩,而女孩也被杀了。直到李家死了人,大家才发觉不对,所以一到过了晚膳时间便家家闭户,也不再外头多做停留。”

    “京兆尹章易之可否派人去查问过?”沐垚总觉得这个章易之没什么作为,否则这都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怎么一点点的线索都不曾有过。冬至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说道“章大人其实也是很心焦的,时常便会派人去探寻,自己也去过几次,但是都没有什么线索。奴婢看着他倒不像是不上心,只不过真的是不好探寻到底是谁做的,遂也不敢向皇上禀告,其实章大人也有自己的苦楚,皇上的责问,百姓的质疑,他夹在中间也是为难。”

    沐垚深切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便去劝一劝皇上,既然他果然是能力有限,便也不能过于强求,而且我已经告诉盛萧然让他好好的查一查江湖中人了,那些人都是被利剑一剑穿喉的,死法一样,而且都是一招毙命,想必也不是普通的百姓能够做的了的。”“皇后娘娘不必过于忧心,西角巷那边皇上已经派人去保护了,而且钰城也都在盯着的,多加派些人手,让凶手知道朝廷正在关注着,想必也不敢轻易的动手。”夏至劝说着,这几日她看见沐垚因为此事而忧心,也是担心得很,生怕她为此而过于忧虑,不利于腹中的孩子成长,幸好林神医也加紧了来诊脉的次数,开了安胎养神的药,也才放心些。

    “哪里能真的放下心呢,这件事情就像是一个无头的悬案一样,无从查起。”沐垚叹了口气,将杯子中的水饮尽,却还是压不住心头的那一丝丝烦闷。夏至与冬至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觉得此时说什么都没有用处,除非将那凶手找出来拎到沐垚的面前,才能排解她心中的忧愁。

    沐垚忽然想起了,问道“为什么有女孩子的人家女孩子也被杀了,而李家的男孩子都留了下来?”冬至拍了一下脑门,暗道自己明明将事情都记在心里,到了这儿却忘了个干干净净的,说道“奴婢还本想着要对皇后娘娘说呢。不知道娘娘刚还记得么?先皇十年的时候京中也乱过一阵子,不过与此不同的是那时候被杀的都是女孩子,后来查了半年多才查出来,是有一个江湖中的人,被一个正月初二所生的女子骗了感情和钱财,所以要将那些同是正月初二所生的女孩子都找出来杀害了。奴婢来的路上就在想着,此人是不是也是如此,莫不如从这些人的生辰上入手,看看是否能够查到些什么。”

    沐垚隐约也是记得这件事情的,不过那时候她还小并不是将这件事情了解的很清楚,也从未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去考量,如今听到冬至的话,连忙对夏至说道“快去将冬至的话禀告给皇上,看看是否能够找出线索。”钰城与冬至虽然是一同入宫,但是皇上却将钰城带入了上阳宫,将冬至留在了这里,一则是他根本没有打算从冬至这样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口中探听什么有用的线索,二则也是因为冬至许久不曾入宫了,想必沐垚想念的紧,怕他们有什么其他的话要说,自己在此处,反而拘束了他们。

    夏至点点头刚要出去,便见皇上身边的小内监小程子跑了进来,看见沐垚跪下拜道“启禀皇后娘娘,宫外传来消息,又有第四户人家被杀了。”沐垚大惊,按住桌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瞬间竟然觉得眼前有些发黑,又缓缓坐了下去。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被杀的几人,是否也出现在西角巷中。”小程子面色凝重的叩头说道“是昨夜的事情,因为那一家人家都被杀了,直到中午的时候才被邻居发现,也是出现在西角巷中,是在东边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