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戏中人
    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道多久,待到醒来的时候翡翠琉璃凤纹烛台上已经沾满了烛泪,那样子像极了沐垚与宇文翼刚刚成婚的那一日,她忍住头晕走到了桌子前坐下,将那微弱的烛光熄灭,整个心一瞬间便空了下来,她不得不承认原来那种难过一直都在,不过就是之前被她藏起来了,只肯在这深夜的黑暗中才能释放。

    她终于不再隐藏自己的眼泪,却也是无声的任由眼泪滚落下来,天空在这寂静的夜里逐渐的泛起了白色,她批了件衣裳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看着外头隐约露出圆润光边儿的太阳,忍不住想着宇文翼此刻正是美人在怀吧,他终于属于别人了,沐垚自己也没有想到,脑海中跳出来的话竟然是这样一句。忍不住嘲笑自己,其实自己一直都是怕的吧,怕他如此,如今他真的如此,却又觉得,还好,自己早就想过会如此,总比骤然失去要好得多吧。

    沐垚受够了伤害,每次难过的时候都会加固自己在心里给自己建造的躯壳,等到暴风雨来临之前,无论两个人走的多远,她都会毫不犹豫的退回到自己的躯壳里,将自己牢牢的保护住,就算外头是刀山火海,也会假装看不见,她会躲在只能放下自己一个人的那个小小的躯壳里告诉自己,看吧,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一阵阴凉的风吹过,让沐垚忍不住瑟缩的发抖了一下,她走回到床上,复又躺下,假装自己没有起来过,没有掐熄了那蜡烛,没有哭过,没有想起过宇文翼,更没有难过过。半个时辰后,她的头昏的更是厉害,就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夏至终于醒来走到了寝殿内,低声的唤着沐垚,说道“娘娘,醒一醒吧,到时辰了,想来一会儿便会有人过来请安了。”原本宫里只有皇贵妃与皇后两个人,沐垚便免了晨昏定省,姐妹两个人无需更多的规矩,但是如今却不同了,皇后自然该有皇后的威严,而宫中的规矩也不能再废止。

    沐垚强撑着起了床,对夏至说道“我的头有些昏昏沉沉的,脸色也定然不太好,一会儿给我上一个浓一点的妆遮一遮吧。”她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到自己憔悴的样子,尤其是在宇文翼刚刚纳了妃子入宫的这个当口。夏至伸手摸了摸沐垚的额头,并没有很热,但是她的脸色的确是不太好,遂开口问道“皇后娘娘要不要请太医过来瞧一瞧,许久都没有请过脉了。”

    沐垚摇了摇头“不必了,可能是夜里风凉吹到了,一会儿你煮碗姜汤来我喝下,想必休息休息便没有大碍了。”见沐垚坚持,夏至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打水来替她洗漱。

    沐垚择了一件正红色的凤纹牡丹长裙,配了一对紫金镂空的红宝石翟纹宝钗,脸上擦了绯红的胭脂,进了一碗姜汤之后又擦了鲜红色的口脂,如此一来便看不出原本略微苍白的脸色,她打量了自己半晌才对夏至说道“如此看来,也算是个皇后的样子了。”夏至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她知道沐垚心中肯定是难过的,但是她更看重自己的自尊心,也是,都这个时候的,能保得住只有自己的自尊了。

    墨荷走了进来,禀告道“启禀皇后娘娘,宫妃们都过来请安了。”沐垚点了点头,从蓝锦彩蝶妆奁内娶了一对白玉耳坠子戴上之后方缓缓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正殿之内。皇贵妃撒一凌看见皇后出来,率先站了起来,朗声请安道“臣妾等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沐垚的脸上挂着无可挑剔的笑容,说道“都坐吧,自家姐妹不必客气。”

    昭贵人左广陵款步走上前来,盈盈拜倒,脸上的笑容流出一股子幸福的甜甜滋味,说道“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愿皇后娘娘福泽绵延。”她是昨夜侍寝的妃子,今日定然是要对皇后行大礼叩拜的,以此来表示感念皇后娘娘庇佑,沐垚微微点头,对她身后伺候着的丫头说道“快扶你们贵人起来吧,皇上既然喜欢你,你以后也要用心伺候着。”

    昭贵人笑着起了身,说道“皇上待臣妾是极好的。”沐垚的笑容微微一滞,凝在了脸上,但很快便被掩盖了下去,说道“还未曾侍寝的各位妹妹不必着急,皇上得了空会去看望你们的。宫内的规矩多,皇上却是个极其大度的人,你们伺候也要尽心。”几个人都诺诺称是,因着不是很相熟,闲闲谈了几句便觉得没有话说,撒一凌更是全程一个笑脸都不曾有过,几位刚刚入宫的妃子有胆小的,便更是不知所措。

    沐垚觉得头一阵一阵的发昏,便也不欲多留她们,撑着力气说道“今日便都散了吧。”说罢便要回到里殿,撒一凌站起身来,紧紧跟着沐垚虚浮的脚步,也不去管那几个年轻的面孔。沐垚的手心里都是汗珠子,腻腻的搭在撒一凌的手上,撒一凌察觉不对,忙问着夏至“皇后娘娘身子不适么?怎么这么多的虚汗?”

    夏至也一直在盯着沐垚,生怕她忽然间身子不济,听到这话便回道“回禀皇贵妃娘娘,晨起皇后娘娘便觉得头昏,可能是着了风寒。”撒一凌喝道“那怎么不传太医啊。”夏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见沐垚伸手扶住的面前的炕桌,重重的坐下,才说道“我本以为没什么事情就没张扬,可是如今却越来越难受了。快去传太医来吧。”说完这话便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炕上,最后落在耳朵里头的便是撒一凌的惊呼。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垚才缓缓的醒来,她扶着沉重的头,只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落在耳畔,焦急的叫着她的名字“垚儿?垚儿你醒了吗?”沐垚皱了皱眉头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只见宇文翼身穿黑色的龙袍,连常服都未曾来得及换下,手中端着药碗,一脸惊奇的看着她。

    沐垚微眯了一下眼睛,说道“怎的还劳动皇上过来,臣妾并无大事。”宇文翼忙将药碗交给身后的夏至,挪了一步做到她的床沿上,双手拉起她的手,笑道“怎么会无事?怎么可能无事,垚儿,你知道吗?你要做母亲了,你又要做母亲了,都已经两个月了。你竟然都没有察觉,也怪朕,朕这段时间忙于朝政都没有过来看你,如此忽略你,是朕的不是。”

    沐垚根本没有去管他后边说了什么,脑海中回响的都是那句你要做母亲了,你又要做母亲了,她定定的看着宇文翼,半晌才开口怯生生的问着“皇上说的可是真的?”撒一凌在旁边含着眼泪点头,笑着“是啊,姐姐,你就要做母亲了。”

    沐垚觉得自己的心在颤抖着,看着撒一凌的样子眼中含着泪,却真心的扯开嘴角笑起来,手从宇文翼的手中抽了出来,摸着自己还未曾隆起的腹部,觉得心中满满的都是甜蜜,她的声音喃喃着“我就要做母亲了,是佑儿要回来了吗?”宇文翼的笑容挂在脸上,狠狠的点头道“是,是我们的佑儿要回来了,垚儿,你知道朕多高兴吗?”

    沐垚点了点头,说道“臣妾知道。”宇文翼端过夏至手上的药,说道“徐太医说你刚刚有孕,气血不足,一定要好好的补一补。来,把这碗药喝了。”说罢便将汤匙递到她的口边,沐垚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知道该作何滋味,犹豫着说道“这样的小事哪里能够劳动皇上,还是让夏至来吧。”

    夏至听到这话,便也伸出手来要接过,却被宇文翼挡了回来,他又坐近了一点,对沐垚说着“你我夫妻之间还客气什么,朕来喂你。”沐垚没有办法只能开口将那一碗苦药喝下,自己就要有孩子了,她想到这里便忍不住的想笑,此时在她心里什么都不如自己的孩子重要,哪怕是面前的那个人因为孩子才对自己如此和颜悦色,这些都不重要,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去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让他健健康康的出生,健健康康的长大。

    那日之后,沐垚的寝宫便来来往往不停的人,宇文翼将补药一股脑的全都塞到了她的宫里,任何吃食都必须要太医过了目才能够入口,撒一凌更是如同长在了景合宫里,无事便要过来看看。更高兴的人莫过于太后了,她很久都未曾出过寿安宫了,这两日也是亲自到了沐垚的寝宫来探望。

    荣翠姑姑将一尊白玉送子观音摆在了沐垚的寝殿内,笑着说道“这可是太后娘娘当初怀着皇上的时候先皇送的呢,先皇薨逝之后,太后更是将这尊玉观音当做念想一般,如今送与皇后娘娘,是希望娘娘能够安心养胎,能够为皇上诞下一位健健康康的小皇子呢。”沐垚摸了摸那尊白玉送子观音,观音的面容是那么的柔和,透着一股子亲切的味道,其中又蕴含着如此大的意义,笑道“如此,便多谢母后了。”

    太后拉过沐垚的手,将其他人都打发了出去,深切的目光望着她,说道“垚儿,母后知道你受委屈了。只是皇上的性子你知道,他素来都觉得我心中是向着你的,所以在那个当口上,母后什么话也说不得,说了反而会更让他疑心。母后也在等一个机会。”沐垚微微点头,说道“儿臣明白母后的苦衷,皇上终究是皇上,不再是曾经的襄亲王了。”

    太后叹了口气,她虽然觉得沐垚说得对,但是也难过于她说得对,她将翼儿看的太清楚,其实有时候糊涂未必不是好事,心中如明镜一般反而骗不得自己,无形之中便会承担更多的痛苦。她说道“所以趁着此次你有孕,哀家便将一切都告诉了皇上,是先皇命你去救下了端亲王,也是先皇不希望他死,皇上已经答允哀家了,会将派去颍州的人召回来,不再追查宇文晋的下落,就让他一生做一个平民百姓便好。”

    沐垚的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微微笑着“儿臣也是希望皇上能够放下心中的芥蒂,也算是为了我腹中的孩子积德吧。”“不过,哀家觉得,皇上一定拉不下脸面来给你道歉,或许这件事情便会就此过去,垚儿,你不要怪他,答应母后,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好吗?”太后的话语中带着恳切,甚至隐约透出了一股子乞求的味道,沐垚点头说道“母后放心,无论怎样儿臣都不会怪皇上的。他是君王,做的事情都有自己的道理,而儿臣是皇后,明白皇后的职责是什么。”

    太后还想要再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沐垚的几句话看似是想得清楚明白,也看似是顺从,可是孟依柔知道,那并非是真的如此,只不过她不在意了,不在意宇文翼对自己的看法,以后恐怕更多的是将他当做一个皇帝,而并非是从前与自己相濡以沫的襄亲王宇文翼了。

    那几日之后,宇文翼便将后宫的妃嫔们都搁置了,每日下了朝便会赶回到景合宫中陪着沐垚,他对沐垚说当初沐垚辛苦怀着佑儿的时候他出征在外并没有好好的陪着,是自己一生的遗憾,既然老天爷给了他这个机会,他一定不会再让自己错事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的瞬间。沐垚听到这话的时候脸上挂着合体的笑容,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她在心中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他是皇上,他的话便是圣旨,无论真假,就当做是真的便罢了。有的时候,人就要揣着明白装糊涂,虽然很累,但好歹不是揣着糊涂装明白。既然已经开始迫不得已的做戏,那便只能做下去,毕竟看这出戏的人不想喊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