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尚元--乾和
    事与愿违往往是所有事情的常态,肖毅的弓箭倒是收的快,可是他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小侍卫,年纪本就小,见到这个阵势难免有些不知所措,一个没收住,弓箭便射了出来,又恰好不偏不倚的冲着沐垚的面门袭来,带着凛冽的风,众人皆是一惊,只见沐垚不慌不忙的侧了头,弓箭便落在了站在她身后的宇文素面前,宇文素一挥剑便将那利箭劈成了两截,奈何他身后的人却根本不给肖毅那边反应的机会,一拥而上,直直的向着对面的人刺去。

    沐垚伸手拉着宇文程迅速的后退,匕首却一直贴在宇文程的脖颈上,没有片刻离开过,宇文程有些站不稳,如果不是沐垚手上传来的力道钳制住他,他可能就瘫软在地上,爬不起来了。沐垚感觉到他的颤抖,不由得在心中冷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就是康亲王想看到的吗?一片血红?”沐垚的话音刚落,就有两个人的血溅到了宇文程的脸上,温热的血和着冰冷的风将宇文程心中仅存的那一点点胆气都消耗尽了,他瘫坐在地上,低着头说道“是我··是我输了,是我输了。”

    沐垚蹲下身子,将匕首收了起来,抓起地上的一把白雪塞在了他的伤口上,等到手中的血全都被染红了才将手摊开,说道“看见了吗?血是一定会染红雪的,这是千古的定律,你竟然还想要试图去改变?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如此大的胆子?太后吗?太后不过就是看中了你的无用,将你视作傀儡罢了,你以为登上那至尊之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

    宇文程呆滞的听着沐垚的话,呵呵笑了两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伤口,嘴唇发白,说道“我本以为太子是难对付的,没想到太子妃的心竟然更狠,你就不怕我死在这儿,你难以交代吗?”沐垚挑眉看了看他,说道“交代什么?太子若登上王位,你即便是死了,也不过就是个篡夺皇位未成而被伏诛的亲王罢了。这不是你本来的打算吗?只不过结局不同罢了。”

    “太后曾经提醒过我,提防你要更甚于太子,可是我没信过,我想着你本来不过就是一个弱女子罢了,能有什么见识,只要将弓箭抵在你的头上,哪里还会再敢多嘴,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你。”沐垚没有接话,她为什么会不怕?因为她觉得死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相反,生存在这个偌大的宫城里才是无尽的可怕。从宇文霖、宇文拓、宇文晋到宇文程,他们自己身上都有一道道的关口要闯过去,奈何他们没有看明白,闯过一关不代表一切都万事大吉,还有新的更艰难的关口在等着他们,什么时候能够挨完?什么时候能够结束?恐怕就只有像父皇一样卧在那病榻之上才算结束吧。

    片刻的功夫,眼前的人便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肖毅也被宇文素的剑几砍伤,手捂着胸口,口中满是血,他心有不甘的看着宇文程,那是他选择的主子,如今现实告诉他,他的选择错的到底有多么的离谱。

    宇文素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一地被染红的皑皑白雪,呼啸的风掠过他坚毅的面庞,透着满面的肃杀之气,他将剑抵在肖毅的咽喉,说道“本王不会杀你,我会将你带到太后面前去,让她亲眼看看失败到底是什么滋味。”他的唇畔挂起微微的笑容,当年的稚气已经被如今的狠厉所替代,这是时间的作用吗?沐垚想着,恐怕是黑暗中暗箭的作用吧。

    宫门的守卫看着躺在雪地里横七竖八的尸体和满地的鲜红,又看着越过这些人坚定的向前走去的沐垚,心中不知是恐惧亦或是敬佩,他们这群大男人看了这一幕都不由得害怕,而她却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她黑白相间的大衩上沾染了斑斑血迹,却没有一块属于她自己,她就像是从月光中走出来的魔鬼一般带着幽暗的气息。

    宇文素手中抓住落魄到极致的宇文程,就像是牵着一个已经破碎的木偶娃娃,看到太后的一瞬间眼中带着胜利者的嘲讽微笑,皇上的嫔妃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到刚刚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几个人如今再回来就完全变了模样,三五个挤在一块缩在远处,只敢用余光打量着他们,猜测到底出了什么事。

    嘉贵嫔一看到宇文程身上的血迹,便冲了过来,双手抚上他的伤口,声音带着恐惧的嘶吼着“程儿,你这是怎么了?我的程儿啊··”宇文程的双手沾着血,握住他母妃的手,脸色苍白,说道“母妃,我败了。”随即垂下了头,心灵上与身体上的双重打击好像彻底击垮了他,他原本高昂的头就如同坠了千金般再也没有抬起的力量。

    太后走上前来,看着宇文程,又看了看宇文素,坐在椅子上,说道“心狠至如此。”宇文素抿着唇微微一笑,拱手俯身说道“一切都是跟着祖母学的,不过皮毛而已。”太后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看着沐垚,声音冰冰凉凉的如同这冬日清晨的寒风,说道“你们是非要赶尽杀绝才作罢吗?”

    沐垚微微摇头,这真的是应了那句恶人先告状啊,说道“太后娘娘错了,如果我们非要赶尽杀绝,此时康亲王便不会在这殿中,他假传圣旨,本应该就地伏诛的。太后说是吗?”“接下来你们要做什么?”太后一脸警觉的看着她,他们已经将落败的宇文程送到了自己的面前,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下一个对付的人便会是自己。

    沐垚坐在椅子上,她觉得甚是疲累,对着太后说道“太后娘娘,垚儿已经折腾了这一夜了,您也折腾到如今,也是时候该好好歇一歇了。”婧贵嫔此时从内殿走了出来,接过沐垚的话头,说道“刚刚太后娘娘与嘉贵嫔姐姐在内殿的时候坐立不安,我还以为是为了皇上的病而担忧,如今看来,并非如此啊,原来竟是担忧康亲王到底是否能够将那假的圣旨传出去。”

    太后回过头去看她,冷冽的眼神从她的面上划过,说道“你一个小小宫妃,竟然信口雌黄,哀家何时坐立不安,康亲王假传圣旨哀家如何知晓。”嘉贵嫔听到这话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中了一般,震惊的看着太后,跪着走到太后的脚边,拽着她的衣角忍不住开口说道“太后娘娘,假传圣旨的事情明明是您授意的,如今却将一切错处都推到程儿的身上吗?程儿是您的孙儿,您就要置他的死活于不顾么?”

    太后皱了皱眉头,终究还是没忍住,一巴掌便搭在了嘉贵嫔的脸上,她的护甲未曾取下,这一巴掌下去,嘉贵嫔原本白净的脸上顿时划出了两个血道子,显着狰狞可怖,嘉贵嫔疼的头一阵阵的发昏,还想要再说什么,可是康亲王妃廖清涵此时走向了她,一把拉住了她的衣衫,冲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奈何嘉贵嫔一向是个傻子,看着廖清涵更添了几分厌恶,一把便将她推倒了,指着太后,对着宇文翼愤恨的说道“此事的主谋是太后娘娘,康亲王不过就是被利用了,还请太子殿下明察。”太后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暗暗后悔着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了这样一对扶不起的母子来,如果自己能够不牵扯进来,那么自然会想办法去救下宇文程,可是他们非要将她拖下水,以为这样就能够摆脱掉自己的罪名。

    宇文翼看了一眼嘉贵嫔,说道“太后娘娘是父皇的母后,怎么会做这样没有分寸的事情,嘉贵嫔与康亲王还是不要随意攀扯了。”说罢根本不顾嘉贵嫔想要再次分辨的样子,而是对着宇文素说道“太后娘娘在这儿坐了半宿了,想必也累了,素儿,你送太后娘娘回寿安宫中好好的将养吧,没有事情便不必再劳动了。”

    宇文素得了令,便根本顾不得太后的反抗,让两个丫头驾着太后便将她送上了凤鸾车,将她带回了寿安宫中。皇上的妃嫔们看到这一幕全都吓坏了,如今的太子果然是手段狠厉,竟然敢如此公然将皇上的母后囚禁在寿安宫中,如此想来恐怕嘉贵嫔与宇文程的下场只会更惨些。

    沐垚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仁,对着她身边的墨荷轻声吩咐着“你去给我倒杯茶来,折腾这许久我都有些乏了。”婧贵嫔听罢之后也不去在意自己的身份,端了一杯茶递到沐垚的手中,对她说道“李太医与徐太医为皇上又择了方子,刚刚用了药半个多时辰,恐怕醒来还得等一等。”沐垚微微点头,明白她的意思,皇上醒来之前将所有事情都处理妥当是绰绰有余的。

    慤贵妃从内殿走了出来,看着跪在地上头发散落的嘉贵嫔,微微皱眉,说道“嘉贵嫔与康亲王宇文程假传圣旨,又攀扯太后娘娘,罪上加罪。康亲王宇文程自然等到皇上醒来之后发落,而本宫主理后宫便不得不为皇上分担这后宫的琐事,不让皇上烦忧。嘉贵嫔降为庶人,禁足在她的翎羽殿中,让宫中的精奇嬷嬷细细的审问,待到事情了了,自然会给宫中的众位妹妹一个交代。”

    嘉贵嫔连冤枉两个字都没有喊出声便被拖了出去,而宇文程便让宇文翼吩咐着先关押至大理寺中,说是等着父皇醒来再行发落,可是皇上却再也没有醒来。

    三日之后,腊月初二,尚元这个年号彻底终结,皇上薨逝。慤贵妃的眼泪从白日里流到黑夜,又从黑夜流到白日。太子宇文翼登基为帝,太子妃蒋沐垚册封为皇后,太子生母慤贵妃为太后,改年号为乾和。

    皇上登基大典结束之后,沐垚独自去了太后的寿安宫中,她身穿着皇后的华服,黑色的长袍绣着红色的衮边,白色仙鹤围绕在金色凤凰的周围,透着华贵与万众瞩目的高贵,头上的九凤冠羽重重的压着她,让她觉得倍感沉重。

    寿安宫是从自幼成长的地方,如今许久未曾修葺竟然显着微微破败,太后的头发依然高高的束起,身上穿着明黄色的长裙,端坐在那正殿的凤椅之上,头上凤钗上的流苏在她的发髻间轻轻摇摆,她双手交握着,不发一词,看着站在殿内的沐垚,面上神色复杂,开口说道“哀家的儿子还是早一步去了。”

    沐垚逆着光看着面前的老人,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头发也是斑白,眼睛已经不似当初的明亮,透着浑浊的味道。“您应该早就想到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恐怕先皇不会在这个年纪就薨逝。”太后微微扬起唇角,眼中却带着泪,笑道“如今,不是正和你的心愿吗?你成为这后宫的主人,成为天子女子的表率,成为这至高无上的皇后。”

    “外祖母竟从来不懂沐垚,沐垚所求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她的声音在这偌大的宫殿中回响着,一遍遍的冲向戚嫣如的耳朵,她微微一笑,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声外祖母,哀家已经许久都不曾听过了。不想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够听得到。”她的声音一顿,继续说道“你我之间的恩怨可能这一生都不能再解开了吧。”

    沐垚心中涌起一股凄然,面前的人曾是自己人生的操控者,因为她,她失去了父母,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孩子,失去了恋人,失去了原本平淡而无忧的一生,说恨,是真的恨,可是恨过之后呢,好像什么也没有剩下,如今回望过去,好像更多的是可惜,可惜了自己的人生,也可惜了她的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