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淡然处之
    “朕从未想过要杀了晋儿,不过如果晋儿不死,你觉得翼儿会真的放心吗?”皇上的眉头皱在一起,看着沐垚的眼神满是凌厉,像是一把寒箭一样射向她的心,她知道,宇文晋一直都是横亘在她与宇文翼之间的一根刺,后来那根刺好像越来越钝,其实不然,那根刺随着朝局的动荡越来越宽,虽然扎上去没有那么疼了,但是伤人的范围却越来越大。

    “那父皇的意思是?”沐垚明白皇上的意思,宇文晋不能死,但是也不能活着。“垚儿聪慧,应该明白。”沐垚微微一笑,颔首说道“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儿臣心疼淑和公主,恐怕也不会引起那么大的事端。所以此次儿臣便不会再像从前一样不忍心了。”皇上点点头,他早就想过这个办法,只不过一直没有择出适合的人选,宇文翼成为太子之后,把控朝政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也并非他刻意为之,不过朝局多变,自然有人会将得到的消息一一的去告诉他,甚至不遗余力的去探听消息,而皇贵妃、太后一定是他们所探听的重中之重,如果让太后和皇贵妃去救了晋儿出来,恐怕晋儿还未曾出的了城门便会被人诛杀。但是沐垚不同,她与宇文晋当年的情谊便注定了她不会想要去杀了他,而她与翼儿的关系便减少了被人察觉的可能。

    从皇上的上阳宫中出来,她便去了慤贵妃的启祥宫,好像自从宇文翼被封为太子之后,她都没有时间到慤贵妃处请安,想来也是许久都没有见过了。还未曾踏进启祥宫的大门,就听见里面传来阵阵的热闹声响,听着那声音仿佛是婧贵嫔的,还夹杂着丽贵妃娘娘偶尔传出的笑声。

    她走了进去,看见坐了半屋子的皇帝妃嫔,而慤贵妃端坐在红木牡丹雕花椅子上,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可是那笑意未曾到眼底,想来对于这些人的讨好也只能无力的赔笑,心里却是腻烦的狠。看见沐垚进来,慤贵妃才算是真的高兴了一些,忙站起身迎上来,说道“垚儿来了。”沐垚福了福身子,对着慤贵妃和满屋子的妃嫔请安道“垚儿给母妃,各位娘娘请安。”

    除了丽贵妃之外的其他妃嫔都忙站起了身来,围在沐垚的周围,笑道“太子妃对贵妃娘娘真是有心了,一有空便来探望。”沐垚微微颔首,说道“垚儿终究还是要在宫外的,宫内的事情还要劳烦各位娘娘多多帮衬着。”“太子妃此话说的太过于客气了,我们与贵妃姐姐都是宫中的姐妹,自然是要相互照应的。”说话的人是皇上的祁贵人,她本是依靠着皇贵妃的,如今宇文晋获罪,而皇贵妃失势,她倒转得快,马上便跑到慤贵妃跟前儿来谄媚,果然在这宫里呆的久了连脸面是什么都忘记了。但好歹是皇上的妃嫔,沐垚就算心中瞧不上可面上却半分都没有露,何况她本就不是将一切摆在脸上的人,任由他们说什么便是什么。

    聊了几句而已,众位妃嫔都纷纷起身告退了,只剩下丽贵妃还在殿内。她近日的气色还算是不错的,身穿了一件藕荷色的玫瑰上衣,下身是一件同色的长裙,显着端庄而大方,头上也没有过多的修饰,只别了两支粉色晶石镶嵌的芍药钗,映衬着脸色红润非常。她看着沐垚,说道“近日淑儿可还好吗?”沐垚知道丽贵妃之所以留在这里定然是要问淑儿妹妹的情况的,笑着答道“贵妃娘娘放心,淑儿妹妹一切都好,不过最近也是忙得很,因为江公子又收了两个小徒弟,也是从街上看见的,看着可怜便带了回来,传授一些药理知识,希望他们能够悬壶济世。”

    丽贵妃微微点头,欣慰的笑着“看来淑儿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当初本宫觉得她选了这样一个平凡家世的人,会不会受尽委屈,可如今看来江昱豪竟是个心地纯良的人,对淑儿也是很好,其实要那么多荣华富贵又有何用,还不如择一个温暖的人过这一生,淑儿有福气啊!”说到最后,竟有些唏嘘不已,这番话好像说的是她自己,是慤贵妃,又好像是为沐垚今后的生活而感叹。他们都身处于荣华富贵里,可是心却一直都没有安定过。

    “说到这江昱豪,妹妹还在想着,可否让他重新回到太医院呢。”慤贵妃接口道,丽贵妃的眼睛顿时一亮,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当然还是最好的了。”沐垚听了此话不由得暗地里摇了摇头,心想着刚刚还在感叹淑儿的福气,如今却想要这江昱豪回到太医院,看来丽贵妃还是未曾真的摆脱与生俱来的那些想法,总觉得在朝中当差才是高人一等的,太医院再差也是为了皇上当差的,是有品级的,接触到的人也都是宫内的人或朝中的大臣,月例银子也是固定的,自然生活的会更好一些。

    “此事,还得容垚儿去问一问江公子与淑儿妹妹的意思,何况如今朝中还未曾稳定,让江昱豪回来做太医,皇上就算同意,但难免会让人诟病,还请贵妃娘娘安心等待一些时日吧。”丽贵妃叹了口气,也知道沐垚说得对,自己刚刚太过于急切了,如今想来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对慤贵妃说道“姐姐与太子妃也好久未曾见过了,自然是有体己话要说,妹妹宫内还有事,便不打扰了,先回去了。”

    等到丽贵妃踏出了启祥宫,慤贵妃便让周围的丫头们都出去了,只剩下她与沐垚,她从暖阁里头拿出皇上新赏赐的碧螺来泡上递给沐垚说道“尝尝,这是皇上新赏赐的,总共才得了不到两斤,是极好的,味道醇厚,就是微微有些发苦,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喝的惯。”沐垚依言抿了一口在唇边,只觉得沁人心脾的芳香,虽然微微有些苦味儿但依然掩盖不住那茶香,说道“如今翼哥哥被封了太子,这宫内的好东西也都到母妃这儿来了,母妃也算是苦尽甘来。”

    “垚儿,你知道,母妃想要的从来都是安稳,翼儿成为太子,多少人眼巴巴的盯着,只怕以后的日子更艰难,好在目前还未曾有能与翼儿抗衡的人,好歹比前太子宇文霖要好些。”说罢她也端起面前的那杯茶饮了一口,那滋味融在口中,落在心里,就像此刻两人,喜忧参半。

    “母妃将所有人都遣了出去,看来是猜到了沐垚今日来是有话要说。”慤贵妃微微一笑,看着沐垚,指着她一身异常青素的衣衫,说道“你今日去了诏狱吧。”沐垚也不想有所隐瞒,点头称是,说道“母妃,垚儿想了许久却还是决定要去,所以向母妃请罪的。”“你何罪之有,不过是与当年做一个了断罢了。母妃从你那个年纪过来的,自然明白你的心。”说罢还给了沐垚一个了然的笑容,像一团暖阳照在了沐垚的心里。

    “多谢母妃理解垚儿,其实今日垚儿来还有一事要对母妃说。”慤贵妃没有回话,而是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沐垚站起了身子,缓步走到慤贵妃面前,跪下身去,说道“今日垚儿去了父皇的上阳宫,去请求父皇不要杀了宇文晋,也并非全然是沐垚不愿意他死,也是全了父皇的心思,父皇年迈,经过了这许多事情,又刚刚失去先太子宇文霖与润亲王宇文拓不久,后又知晓太后与垚儿的父亲蒋逸晨之间的事情,恐怕不能再接受更多的苦楚,所以垚儿斗胆求了父皇。”

    “你父皇答允了吧。”慤贵妃幽幽开口。“是,父皇答允了,并将这件事情交给了沐垚去做,当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那你为何来告诉我呢?”慤贵妃虽然问着,但是她的语气中一丝疑问的语气都不曾有,沐垚抿了抿嘴唇说道“因为,垚儿不想瞒着母妃,垚儿不能与太子说,更不能与其他人说,能说的只有母妃一人了。”“你是怕这件事情如果有一天被太子知道,也好有个人能够帮你一把是么。”慤贵妃一语道破了沐垚的心思,其实沐垚之所以告诉慤贵妃就是怕宫内宫外的耳目众多,难免会出现错漏,在这朝中久了,自然要给自己留下一条自保的道路,所以她选择告诉慤贵妃。

    当今皇上还在位,就算有人知晓了也不会多加置喙,但是如果有一天太子宇文翼登上皇位呢?有多少人盯着皇后的位置,又有多少人想要邀功,这件事情便很有可能被翻出来,告诉慤贵妃是沐垚选择的自保手段。

    沐垚微微点头,对着慤贵妃说道“是,此事垚儿告诉母妃就是为了如果有一天此事被太子知道,也有人能够帮着沐垚。”慤贵妃扯起唇角,盯着跪在地上的人,心中难免有些唏嘘,这些年沐垚也是变了的,这是被人陷害的怕了,生怕再生出什么事端,说道“起来了,我知道了,如果有一天这件事情被太子知道,我也知道该如何说,不会让你因为皇上的吩咐而为难。”

    沐垚松了一口气,叩头起身,复坐在刚刚的位置上,对着慤贵妃问道“儿臣今日去父皇的宫里,看着父皇的神色与之前真的大有不同,好像一下子老了几分。”这几年,皇上先后经了多少事儿,何况他年纪也不是二三十岁的人了,看着周遭的人一个一个的都离自己而去,自然会觉得失落与难过,恐怕还有恐惧吧。

    “皇上的身体确实是大不如前了,所以很多事情都交给了翼儿,近来翼儿可好?你还有空来看看,他更是没了功夫进宫来,一会儿回去你拿一些点心给他,都是我昨儿新做的,本来打算今儿一早就派人给你们送过去的,奈何这来来往往的人就没听过,也没腾出功夫。”慤贵妃见沐垚点头称是,继续嘱咐着“以后的日子只会更辛苦,你也要劝着翼儿不要太急切,凡事要一点一点的做。你也一样,你看你都瘦了几圈了。”

    沐垚忍不住伸手抚上自己的面颊,好像确实比之前瘦了许多,又忽然想起之前在头上发现的那根白发,有些凄然的笑了笑,问着慤贵妃“母妃,您还记得您是多大年岁长得白发吗?”慤贵妃被问得一愣,旋即回道“十八岁。”沐垚有些震惊了,她抬头看着慤贵妃,眼中的不可思议直接刺中了慤贵妃的心,慤贵妃微微一笑,说道“那是皇长子离开我的时候。”

    沐垚的眼光瞬间黯淡了下去,心中觉得愧疚难当,说道“对不起母妃,垚儿并非有意提起。”慤贵妃摇了摇头,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散落在身后的长发拢起,说道“不要觉得这有什么的垚儿,该来的总会要来,该变的也终究会变,老天爷是没有办法琢磨的,他不会按着你的想法来安排你的人生,你经历了那么多,想必比母妃更能明白这一点。白发又如何?总有一天人会老,会死,人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向着死亡更近一步罢了,可是那又如何呢,既然它在那等着你,你就从容的走向它便是了。所以,你也不要过分的去思念佑儿,不要过分的执念于你父母的仇。太后娘娘如今就在那寿安宫中再也不得参与朝政,而已故安国候已经平反,孙怡然今日撞头自尽的事情,阖宫中都传遍了,你以为这些妃子们为何会突然间过来,还不是过来有意无意的试探着,她死了佑儿的仇也算是报了。你的日子还长,可以思念,却无需执念。”

    慤贵妃的话让沐垚想了许久许久,她忽然间明白了慤贵妃这么多年能在这宫中走过的原因了,她太过于淡然了,因为看得明白所以淡然,因为淡然所以长久,她明白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什么能求什么不用求,不执念,要的少,得到了也不过于欣喜,得不到也从不强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