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十八章 盛萧然
    此时的沐垚已经认出了来人,急急道谢道“多谢盛掌柜出手相救,能够劳烦您帮我请这京中最好的郎中来给我的丫头治伤。”面上都是泪痕和血污,脱下自己的长服死死的按住了夏至的伤口边乞求道。盛萧然闻言赶紧走了过去蹲在了沐垚的身侧,替夏至号了号脉,用扇子骨点了夏至背上的两个穴位才说道“郡主请放心,夏至姑娘暂时不会有事,先将两位受伤的姑娘移至我的店中吧。”说罢便抱起夏至,荃儿和沐垚也扶起冬至随着盛萧然走进了一绾阁,盛萧然吩咐着店中的伙计将平日里自己休息的地方简单的收了一下,将夏至和冬至安置在那里,随后叫来两个小厮模样的人吩咐着请最好的郎中和去襄郡王府送信儿。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宇文翼便急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看到沐垚之后也不顾其他人的目光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紧紧地抱住。脸色并没有因为急急奔来而显着红润,依旧透着一股苍白,仿佛血色都流失了一般。

    沐垚的心也随着看见宇文翼的那一刻落了地,这时沐垚心中闪现出依靠两个字,淡淡的溶出了一抹欣慰,但周围还有那么多的眼睛盯着到底还是有些不自在。沐垚轻轻的挣脱出来,小声说道“我没事,这次多亏了盛掌柜出手相救,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宇文翼向着盛萧然深深地行了大礼,拜谢道“今日真是多亏了盛掌柜,否则,我将抱憾终身,请受翼一拜。”盛萧然惶然的赶紧搀着宇文翼起身,连道不敢当。“任谁遇见这样的事都不会袖手旁观的,如果王爷如此客气,那盛某便羞愧了。何况盛某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害得夏至和冬至两位姑娘受伤了。”

    宇文翼听闻此言才向床榻上望去,只见夏至的背上盖着一件衣衫,却仍能看见大片的血迹,更是心惊,忙吩咐钰城道“拿着我的帖子快去太医院请太医。”

    钰城刚刚出门,便从门口进来一位面生的年轻人,一双丹凤眼,却配着一双剑眉,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透着似笑非笑的神情,一身白色的长服一看便知不是普通百姓穿的起的。最先看见此人的赫荃儿面露不愉之色,急急地问道“你是谁,何故擅闯。”

    见赫荃儿将他当做了食客,来人扯动唇角,略带阴郁的嗓音响起“这位姑娘脾气不好,长此以往可是要伤肝的。”赫荃儿更是皱起了眉头“我脾气一直这样,用得着你说么?”

    来人更是露出轻蔑和高傲的神色,嗤笑了一声说道“如此还不明理。我是说你脾、气不好。”听到此处,赫荃儿便真的动了怒,上前一步便要回嘴。沐垚见状忙将她拉了回来,训斥着“荃儿,不得无礼。”

    宇文翼上前一步便将二人挡在身后,问道“敢问先生是?”“盛萧然呢?不是他叫我来的么?我本来要去喝酒的,扰了我的兴致。”说罢便不客气的走向里间坐在了椅子上,自顾自得喝起了茶。

    沐垚闻言才发现,盛萧然不知何时竟出去了,又不知来人是谁,只得道“盛掌柜刚刚还在这里,想是没有走远,先生稍等片刻,我这就出去请。”点了点头便要出门。

    宇文翼忙按住她“你手上也有伤,先好好休息吧,我去请盛掌柜。”却不想正说着便看见盛萧然从门口进了来,身后的店小二手里还端着一壶酒,几个酒杯。还未等屋内的人开口,他便假意作揖笑道“林神医,小的知道您爱这口,这不是急急地去备着了。今日还要劳烦您老人家了。”

    听到神医二字,沐垚几个便知道这位便是来为夏至和冬至看病的郎中,连忙说道“林神医,还要劳烦您看看榻上的两位姑娘,受伤不轻啊。”

    林深抬眸看了一眼床榻上的二人,继续端起一杯茶不紧不慢的喝着,赫荃儿见状肚子里的火气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张口便道“请你来是看病的,不是喝茶的。”

    林深抬眸看了赫荃儿一眼,眸中看不出在想什么,透着深邃和阴郁,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并不存在的灰尘,说了一句“既然如此,林某告辞了。这病还请姑娘自己看吧。”

    “你···”赫荃儿气的话都说不利索,只能手指着林深跺着脚,眼中也满满的都是焦急,好不容易盼来了郎中,不看病不说竟然要走。

    盛萧然忙拦住林深,陪笑道“你看,我可是给你准备了上好的竹叶青,刚刚从酒窖里起出来的,你要是走了岂不是辜负这酒?看在这酒的面子上可否劳烦给两位姑娘看看,确是伤的不轻,要不然我也不敢劳动你了。”

    林深看了看桌子上酒,这才回过神来,先睨了赫荃儿一眼,此刻的赫荃儿也学了乖,死死的咬住了下唇不让自己说话,这才走向床榻前。先是给冬至号了号脉“伤了肺,不打紧。喝点药调理几日就好了。”紧接着又给夏至号了号脉,过了半晌掀起夏至盖在身上的外裳,仔细的查看了片刻才说道“这位姑娘更重一些,主要是失了血气。”沉吟了片刻看向盛萧然“我记得当铺里有千年人参,你先拿来给她吊一吊,我再给她开几服药,记住,三天之内不能挪动,等伤口不再渗血再移回到府中吧。”

    宇文翼和沐垚赶忙道了谢,说道“还请先生告知贵府住处,待会儿便将诊金送去。”林深摆了摆手,瞥了二人一眼,回了一句“我不缺那点银子,你将那钱给你要请的太医吧。”说罢也不管身边的人什么脸色,便让小二端了那壶酒走了出去。走之前还对盛萧然说了句“再给我府中送上两坛子。”赫荃儿一直等到林深走出屋子好一阵子才收回了愤恨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