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四十章 失子
    沐垚不想遇见外边过来吊唁的人被问东问西,于是便带着团儿从后花园中穿过,她的心中还是郁郁,有几分是因为臧文芷,还有几分是因为盛萧然将要告诉自己的事情,她不知道是为何,却总是忐忑,生怕会再传来什么坏消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还能否承受一次接一次的打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心中各怀心事。沐垚正想着,便听见团儿在身后惊呼一声“蛇~啊!是蛇!”沐垚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四处寻找着团儿口中的蛇,还未曾找得到就感觉自己被人狠狠的推了一下,一个跟头便从楼梯上栽了下去,倒下去的那一刻什么也做不了,只剩下能捂住自己的肚子。

    沐垚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一会儿闪现出臧文芷的样子,好像两个人回到了过去,那时候没有宇文霖没有宇文晋也没有宇文翼,只有她和臧文芷,在后花园里追着玩闹,远处站着自己的父亲母亲,怀中抱着一个男孩子,好像是弟弟,父母的身后突然间出现了几个人凶神恶煞的将所有人都带走了,整个花园瞬间就只剩下了沐垚自己,她四处奔跑着寻找,不停的喊着父亲母亲和文芷姐姐,却一个人都不曾找到。太阳好像一下子被黑色的布罩住了,四周一下子暗了下来,本来围着沐垚鲜艳美丽的花丛也变成了黑色,逐渐的枯萎了下来,垂落了头。她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无助感从心底升起来,眼泪也忍不住的流下来,还未等沐垚反应过来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眼前的地不停地向下陷,很快的便陷到了自己的面前。沐垚往后退着,不停地退着,那速度却跟不上地陷的速度,沐垚的脚下一空,感觉自己不停的下落不停的下落,不知飘落了多久,终于随着重重的一声响落了地。

    腹部的刺痛感不断的充斥着沐垚的神经,她的眼睛沉重的抬不起,但是意识已经清醒了,那种刺痛感在提醒她她与她的孩子就此断了联系,那是她第一个孩子啊,是她与宇文翼的宝贝,自己还不曾感受过他的呼吸,他的心跳,还未曾看过他一眼,抱一抱亲一亲,就这样与她阴阳相隔。自从知道自己有了身孕,沐垚无时无刻都是幸福的,那是因为自己而存在的生命,怎么就这样被夺走了,不留丝毫的余地。她无数次的想象过他的样子,眉眼像自己,嘴巴像宇文翼,整个轮廓都是两个人的缩影,竟然就这样消逝了,生命中所有的悲伤是不是都要尝过才算完,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又有什么意义。

    沐垚的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来,坐在她身旁的宇文翼看见沐垚晶莹的泪珠惊呼道“垚儿,垚儿你醒了吗?”周遭的丫头们也跑过来,端着药唤她“王妃,王妃你醒一醒啊。”沐垚的手被宇文翼握在掌心的那一刻好像唤醒了身体里的知觉,却不愿意面对,扭过身子将被子拉到头顶,什么也不想看什么也不想听。

    宇文翼看着她的样子,心都碎了。坐到床沿上忍住内心的难过与悲伤,好言相劝道“垚儿,你还有我,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的,孩子没有了,但是只要我们与他的缘分未尽,他还是会来到我们身边的,你起来吃些药吧,总要将自己的身子养好了才是。”

    过了好久,沐垚才嘶哑着嗓子说道“宇文翼,我对不起你,我是个没用的母亲,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说罢她的声音再也控制不住,在被子中传出阵阵的低嚎声。冬至站在一旁,也忍不住的流眼泪,劝慰道“王妃,王爷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了,一定会替小王子报仇的,您现在要养好了身子才是啊。”

    沐垚听到这话,终于掀开了被子,她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好像没有了生气一般,眼睛也是红的,仿佛能流出血来,她的目光一直盯着说这话的冬至,声音苍白而充满了狠厉“你们找到了团儿对吗?她为何如此?带她来见我。”

    冬至从未见过沐垚这种摸样,一时间竟有些懦懦,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将眼睛看向夏至求助。夏至心中叹了一口气,却也赶忙走上前去,说道“王妃您别着急,你出事的那天盛掌柜一早便发现了团儿不见了,待到两个多时辰还未曾看见她便心知不好,立刻去了春风楼,可是人去楼空,连云裳姑娘也不知所踪。不过您放心,王爷和盛掌柜已经派人去找了,一定可以找到团儿的。”

    沐垚目光中的火焰仿佛被一盆冰水浇熄了一般,呆呆的坐在那儿,掩着面说道“如何还能找得到,如何还能找得到呢。”从团儿推她下去的那一刻,沐垚便知道一切都是一个局,是一个早就布好的局,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警惕,她甚至都无法猜测布局的人到底是谁。宇文翼不曾参与党争,自己也并未曾得罪过任何人,是谁的心能狠到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宇文翼看到她的样子,心中哀叹老天爷的不公平,沐垚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亲人“垚儿,你不要再想了,无论如何我会为我们的孩子报仇,不管是天涯海角,我一定叫那人找出来,你放心好吗?孩子没有了,我难过的心与你是一样,但是我看到你这样,我只会更心疼。”“放心吧,没有等到给孩子报仇的那一刻,我是不会有事的。”

    那天起,沐垚终日不置一词,每日的事情便是不停的抄写地藏菩萨本愿经和往生咒,而且都是两份,白日里抄写完毕后到了夜间便拿到佛堂里去烧掉,一份是给自己未曾出世的孩子,一份是给死去的文芷姐姐。她已经不再流泪,或许是知道流泪也枉然,或许不想让死去的人惦念,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化解自己内心的哀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