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四十一章 人去才知情深
    知道太子妃的突然薨逝和沐垚的骤然失子后,皇上便派人护送皇后与宇文翼先回了京城,而皇帝的銮驾也急着往回赶,皇后与宇文翼回来的时候,太子妃已经薨逝三日了。

    而这三日里,太子宇文霖衣不解带的陪在太子妃的尸身身边,不曾吃过一粒米,不曾饮过一口水,只是不断的讲着两个人之间从相遇开始的故事,好像眼前的并非是太子妃的尸身,而是活生生的臧文芷。“文芷你知道吗?你小的时候长得一点都不好看,黑黑瘦瘦的,胆子又小,第一次看见你你躲在你自己母亲的身后说什么都不肯出来,我就起了捉弄你的心思,看着你被几条小虫子吓得呜呜哭的时候我特别的开心,不知道为什么,我是不是特别的坏,可是后来你慢慢地长大了,与我也相熟了,我怎么吓你你虽然哭,但是却依然喜欢黏在我的身边。你总觉得是你先喜欢我的,我却觉得我是先喜欢你的,可能从你被吓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喜欢你了。过了十二岁你越长越漂亮了,朝中想要向你家求亲的人越来越多,都在等你长大,那个时候我只要看见有其他男子围在你的身边我心里就酸酸的很难过,如果你对谁笑了我可能会生气很久,而且会将这种生气蔓延到你的身上,或许我的捉弄就是为了不让你忘记我这个人,让你意识到身边的我吧。虽然我是太子,但是我一点点都没有身为太子的自信,我并不聪明,也没有很英俊,而且也并不想你因为身份而喜欢我。你还记得吗?你的父亲最初并不想你嫁入皇家的,也并不想让你入主东宫,成为我的妻子,他还曾与卫国公约定等你长大了到了十六岁之后便向父皇请愿将你嫁与卫国公的长子卫峄城,卫峄城很是满意,终日到处炫耀,还私下里叫你小媳妇儿,我听到这个消息难过之余就只剩下了愤怒,看到卫峄城的样子便觉得生气,他英俊有学识,又有一身的好武艺,连父皇都说将来一定会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偶尔在家宴或者朝中请宴时看到他总是借故到你的身边我就恨不得狠狠的揍了他一顿,有一次终于没有忍住,派人动了手,还被父皇罚跪了七日呢,但我一点都不后悔,虽然父皇责罚了我,但是父皇却知道了我的心,答应我将你嫁给我。父皇向我答应了这门亲事后不久,一日中午我恰好去母后宫中请安,听见了你母亲与我母后说的话,他们说我们的婚姻自然是更好的,是双方彼此助益的,而且你也同意了,那一刻我是既生气又高兴的,我高兴终于能够将你锁在我的身边,但生气的是你竟然也与母后一样觉得我们的婚姻是彼此助益。婚后我总是会用别的人引起你的注意,就是想要证明在你的心中我到底有多重要,那年你因为生我的气而失去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而我却三天没有露面,因为那时我一直都在自责难过,我不敢见你,我害怕看到你心痛的样子,偷偷去了国寺为我们的孩子超度,从那以后你看我的眼神变了,我知道你是恨我的,恨我让你失去了我们的孩子,我也恨自己。这许多年来,我都很少踏足你的寝宫,我不是不想念,可以说我每天都很想念你,但是我不敢,我害怕,我害怕看到你的眼睛,会让我觉得自己罪无可恕,所以只能选择逃避。后来,你终于又怀上了我的孩子,我心里多么的高兴你知道吗?从那天起我都没有再碰过其他的女子,生怕你再有什么不妥,可是那天靖灵儿穿上了你平时喜欢穿的衣服,又在我的寝殿里点了不知道什么东西,我迷乱了,我以为眼前的人是你。文芷,对不起,终究是我害了你。没有孩子又如何,我只想要你在我的身边,我只有这一个请求,我可以拿我所有的东西来换,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对不起对不起。”

    皇后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对着太子妃说着深情款款的话,年少时的光景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现,本想怪他不识大体,可是这句话却终究没有说出口。他生在了皇家,终日在这算计中度日,太子妃有多么的喜欢他,他心里就算知道也还是不敢轻易的去相信,如今这般,能怎样,只能说造化弄人。她心疼自己的儿子,却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能任由他这样去思念,让他倾诉自己内心的愁闷。

    太子妃薨逝需要停灵七七四十九日后方能举办丧仪,举国哀痛。宁国公去求了皇帝数日说要满足太子妃最后的遗愿,皇帝虽然知道不合皇家规矩礼仪,但也不能不感念一个老人的丧子之痛。宁国公的长女已经为了大闵国远嫁早殇,唯一剩下的小女儿如今也薨逝了,如何能够驳了他一颗爱女的心。最终皇帝同意了宁国公的请求,将臧文芷的尸身葬在了臧家的祖坟里,而设了一个衣冠冢安葬在皇陵里。

    太子妃丧仪那一日,沐垚跟着宇文翼去了东宫,眼看着太子消瘦的身形,凹陷的眼窝也是涌起一阵阵的心疼。不知道文芷姐姐在天上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已经如此没有了往日的样子该会有多么的难过。可是再难过又有何意义,失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丧仪之后的中午,太阳便开始西沉了,想要远离周围对自己投来或可怜或幸灾的眼光的沐垚躲在东宫花园的蕉荞亭中,那日自己就是在这里失去了自己的孩儿的,自己孩儿的亡灵会不会留在这儿,还是和父亲母亲在一起,和文芷姐姐在一起。也好,文芷姐姐如今可以和自己的姐姐,两个孩子在一起,不怕孤单了。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会和他们在一起,有外祖父外祖母的照顾。

    正想着,远处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