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五十六章 陷害与被陷害
    还未曾到了午时,宇文翼还没有退朝,沐垚却心知不能等了,便先安排了钰诚和钰凌分头带着两队人马,一队跟着自己,让墨荷裹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走在一群护卫的中间。钰诚和冬至则悄悄带着那丫头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才出了府。

    一路上,钰凌都非常的警惕,他悄声在沐垚的耳边说道“有两个高手一直跟着我们,因着是白天,咱们走的路人也不少,不好下手。”沐垚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她知道那两个人不会那么轻易下手的,最好的灭口地点就是护城河边,那里百姓不多,宫城护卫又很少踏足护城河的这头。

    果不其然,刚刚进入到护城河畔,沐垚便感觉到身后一股劲风袭来,她一把拉过墨荷,护城河边安插的人也都纷纷露了头,将他们两人围在中间,那两个人近不得身,便开始用暗器,想要从远处射杀。沐垚看见明晃晃的一道光向着自己袭来,赶忙将墨荷按在身下,两个人扑倒在地,所幸躲了过去。

    沐垚倒在地上的一瞬对着钰凌微微点了点头,钰凌立刻冲上前去,洒了两包石灰粉磨在刺客的脸上,身后的护卫紧接着便将早已准备好的水扑洒过去,那两人的面上瞬间似着了火一般的疼痛不已,怪叫声引起了远处禁军护卫的注意。一队人马飞快的奔了过来。

    这时墨荷将沐垚扶了起来,说道“襄王妃在这儿遭遇贼人伏击,现将他们拿下,送到寿安宫中交由太后娘娘发落。”领头的护卫名叫向远,是禁军的副统领,听闻襄王妃在此遭遇伏击,顿时大惊,冷汗沾湿了衣襟,赶忙问道“襄王妃可有大碍?是微臣保护不周,还请王妃责罚。”

    此人宇文翼倒是与自己说起过,是个聪明的人,武功也很高,他的母亲是润亲王的乳母,为他求了这个差事,但他似乎并非是太子的人,至少在明里是不参与党争的。沐垚摇了摇头,话中生出几分宽慰之意“此事与你无干,你且先带人将他们押送到寿安宫中去就好,万不可让他们死了。”说罢便带着墨荷进了宫。

    钰诚带着那丫头却没出什么差错,竟然在沐垚刚刚入宫一炷香的功夫就进了宫城。宇文翼听闻消息后也请皇上去了寿安宫中,不多时,宫中该到的人便都到了。

    沐垚站在角落里,假意喝着茶,却在仔细的观察周围人的动作,生怕一个不注意,那丫头被人下了毒手,一切就都说不清楚了。皇上和太后坐在厅前,问着小产后刚刚三日却死活要赶来的成贵嫔道“你且看看,是你身边的丫头吗?”

    成贵嫔眼睛似乎能够滴出血来,眼光似一把尖刀一样射向跪在地上的丫头,恨不得要将那丫头撕碎了一般。她咬着牙,说了一句“就是她。”皇后听到此话,指着那丫头大声呵斥的问道“说,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说罢还环视了一周,眼睛掠过之处带着审视。那丫头抬起头来,怯怯的寻找着什么,沐垚跟随着她的目光望去,看见她的眼睛接触到柔贵妃的时候明显的一抖便跳了过去,心中明了,此事应是柔贵妃所为了。但是为何呢?成贵嫔明明是端王府送过来的,按理说应该是柔贵妃的帮衬才对,就算是有了身孕,也不至于嫉妒至此,就算是不想让她有孩子,但何苦拉上慤妃,慤妃在这宫中从来都是安静的,皇上对她的恩宠早已经不复从前,甚至有时一年都不曾看望一两次,如此兴师动众的陷害未免得不偿失。

    沐垚注意到了,皇后自然也注意到了,脸上的冷笑见明,她果然猜的不错,就是这个贱人所为,她看着那丫头瑟缩的样子,竟收起了原本的凶狠之气,说道“本宫知道你是有人指使的,只要你说出来,本宫便会请求皇上和太后娘娘,对你从轻发落,定然不会比你现在的处境难堪。”

    那丫头深吸了一口气,咽了咽口水,似乎是在稳定心神,半晌才说道“奴婢,奴婢有罪,此事,此事是柔贵妃娘娘让我这么做的。”话音一落,众人哗然,柔贵妃也吓的花容失色,赶忙跪伏在地上大喊冤枉啊,眼泪一瞬间便落了下来,对着那丫头说道“本宫与你有什么仇怨,是何人指使你将这样大的一个罪名扣在本宫的头上。”跪着走到皇上的腿边,梨花带雨的说道“皇上,请皇上明查,臣妾并不曾见过这个丫头,不知道她受了何人的指使竟说是臣妾要她这么做的,臣妾与成贵嫔素无恩怨,与慤妃姐姐也是情同姐妹,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皇上,臣妾冤枉啊。”

    皇后冷哼了一声,说道“柔贵妃不必急着辩白,还是听听这丫头怎么说才是。如果你真的冤枉,自然也会给你这个公道,你还不如学学慤妃,安安静静的才是好的。”

    “好了,且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太后将手中的白玉芍药鼻烟壶随手扔在了桌子上,众人也随着太后发话纷纷住了口。那丫头跪在地上,怯怯的说道“奴婢原本是在端王府中伺候的下等婢女,成贵嫔进了宫之后,端王妃便将奴婢送进了宫,说侍候贵嫔娘娘,实则也是打探贵嫔娘娘这边的消息,也好让贵嫔娘娘帮衬着柔贵妃娘娘。可是贵嫔娘娘好像并不想要与柔贵妃娘娘有什么牵连,便不让奴婢近身伺候,所以贵妃娘娘便很是恼怒,最近奴婢发现成贵嫔娘娘食欲不振,身体也很乏力的样子,和端王妃初初有孕的时候很像,就去禀告了柔贵妃,柔贵妃就说让奴婢去慤妃娘娘那要一碗桂花莲子羹,先端了那羹汤到了柔贵妃处,过了半晌才拿出来让奴婢送到贵嫔娘娘手里。奴婢也不知道柔贵妃娘娘在那羹汤里下了药,如果知道打死也是不敢送到贵嫔娘娘手里的呀。”说到最后竟大哭了起来,连连叩头,几下子便染红了地上的砖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