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六十二章 又见春风楼
    过了晚,沐垚和宇文翼才从一绾阁中出来向王府走去,几个人都喝了些酒,沐垚的脸色微红,看起来更是可爱,宇文翼趁着她不注意一下子把她扳过来亲了一口,弄得几个丫头都在那偷偷的笑着。沐垚有些不好意思,推了他一把,嗔怪道“一点儿正行都没有,也不怕人笑话。”

    冬至递了一杯茶到沐垚的手中,说道“奴婢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笑话了。”沐垚作势要拍她,说道“等哪天把你嫁出去,也让我们高兴高兴。”墨荷也在一旁帮腔道“对啊,冬至姐姐和钰城哥的婚事什么时候办啊,奴婢们可还等着喝喜酒呢。”冬至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手指伸过去便要去拧墨荷的嘴,笑道“你还打趣我,等着哪天我帮着王妃帮你踅摸一个,把你嫁出去,看你还说不说我了。”

    墨荷也不躲,微微一笑,说道“我可是没想过要嫁人,我还想在王府呆一辈子呢,就这么伺候着王妃一辈子才好。”“我可不敢留着你们一辈子,还不被你们这些嘴给编排死,等到时候挨个给你们找婆家,都嫁出去,我眼不见啊,心不烦。”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就走到了闹市街,冬至说道“奴婢将这车帘子撩开一些吧,感觉车里有些憋闷。”说罢便打开了帘子,头伸了出去却半天都没有回来,墨荷顺着她的身子看出去发出一声惊呼。冬至的声音有些发抖,说着“王··王妃,奴婢看见··春风楼重新开张了。”

    沐垚的心随之咯噔了一下,宇文翼忙喊着停车。沐垚下马车的脚步显得那么的沉重,好似有几千斤缀着一般,竟有些踉跄,宇文翼赶忙扶住了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沐垚却推开了他,手指着那春风楼的招牌,嘶哑着嗓子说道“我要进去。”

    两个人一步一步的走向春风楼,每走一步心里就更沉重了一些,沐垚的心不停的哆嗦着,连带着整个人都忍不住的微微颤抖,她现在说不清心中是如何想的,既渴望见到云裳姑娘,也似乎不想见到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相要揭晓之前的一种胆怯。

    春风楼前来来回回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向他们这边看过,许是没有见过女人前来妓院的吧,也或许是两个人的神色太过于可怕,苍白到像两个游魂。店中的小二笑嘻嘻的迎上来拦住了两个人的脚步,说道“对不起,我们店中不接待女客,还请您回去,等您方便的时候再过来。”身后的钰城连忙赶上前来,对店小二说道“请你们掌柜的,我们有要事要找她。”

    那店小二有些为难的笑道“我们掌柜的不在店中,如果您想找他,待到我们掌柜的过来的时候小的自会禀告,如果方便,会去贵府请几位爷可好?”

    沐垚声音虽然嘶哑但是坚定,说道“今日,我们定要见到她,如果你不让开,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钰城得了命令,一个绊子便将那店小二摔倒在地,那店小二懵了一下,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喊道“有人砸场子啊。”店里应声呼啦啦的冲出来几个彪形大汉,一看都是练武的,钰城和钰凌两个人挡在了沐垚和宇文翼前头,对着来人说道“我们并不想大动干戈,就希望见你们掌柜的,如果非要动手,那就得罪了。”

    说着手中的剑便出了鞘,周围的人瞬间四散奔逃,生怕一个不小心被波及到,这时店里飞奔出来一个岁的男孩子,大喊道“别打,别打,我们姑娘请几位贵客进去叙话。”几个大汉应声而散,让开了一条路,钰城和钰凌也将已经出鞘的利剑收了回去,但眼神中的警戒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减少,生怕这是他们的下作手段。

    店中的人想是已经在一瞬间被人清散了,沐垚和宇文翼走进春风楼的时候,大堂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二楼的尽头站着一个红色的身影,沐垚向她望去,眼中的火焰一下子熄灭了,她不是云裳,看那身影便知道不是云裳,那姑娘一身蓝色的长裙,脸上竟没有半分烟花女子的轻浮之气,缓缓的走下楼来,脸上带着盈盈笑意,看清她面容的那一刻周围的人都有些怔住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那姑娘竟与沐垚如此相像,竟有七分相似,一时间竟没有人开口说话,那姑娘眼睛看着沐垚,目光中似乎有一团火焰熄灭了,低眉敛目的笑了一下,似乎含有自嘲之意,但那自嘲转瞬即逝,对着沐垚说道“两位贵客想必是襄王与襄王妃了。”

    沐垚听闻她认得他们,就急急的冲上前去,抓住那姑娘的胳膊,说道“云裳在哪儿,云裳在哪儿。”那姑娘也不恼怒,挣开沐垚的手,说道“我不认识什么云裳姑娘。”沐垚摇头,说道“不会的,你不会不认识云裳的,否则你为什么在这春风楼里,她躲到哪儿去了,你说啊。”

    “我在这春风楼中,是因为有人出了钱买了这春风楼,让我在这儿替他照看着。”“是谁,是谁买的,你告诉我是谁。”沐垚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宇文翼赶紧搂住了她的肩膀,生怕她一个不注意便栽倒在地上,眼睛充满了心疼。

    “是谁,我暂时不能说,不过王妃也能想得到,能够买的下这春风楼,让他重新开张必定不是简单的人。还有,我能告诉王妃的就是,我并不认识云裳姑娘,虽然我听说过她,也知道她与襄王府中的过节,如果我真的认识她,必然不会再在这儿呆着,如果王妃不信,尽可以去查。我这儿还要做生意,就不留两位贵客了。”说罢便走回了二楼,再也没有看过沐垚几个人一眼。

    春风楼虽然开了张,但所有的人全都换了,宇文翼派人去查,也跟踪了那位姑娘,发现她说的竟然没有半分是假的,心中不免很是失落,尤其是看到沐垚独自一人的时候默默神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