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七十九章 接回淑和
    “朱知府不觉得高估了自己的面子吗?”沐垚将那茶碗狠狠的扣在桌子上,声响震得朱亦栋一惊,连道“不敢不敢。小人,小人只是··”

    “真是个费事的,你且说说他是你什么人啊?”荃儿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问道。此时的朱亦栋脸上的汗珠逐渐的滴落在地上,甚是紧张,只得回道“他是下官的远房侄子。”“哦,如此便说的通了,知府大人的侄子,定然敢肆意妄为的在这渝州城中作恶了。”

    “小人到底做了什么?不过就是开了医馆而已,还是几位贵人跑到这儿便一脚踹下了小人的牌匾。”那医霸小声的嘟囔着,那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一字不落的飘进了沐垚的耳朵,朱亦栋听到他如此说,回首便给了他一巴掌,呵斥道“你不想要命了吗?你究竟做了什么还不老实的交代?”

    “不用交代了。他那日带人去砸的医馆是我妹妹的医馆,江郎中不过为穷人诊治行医便遭到了他的欺凌,朱知府是觉得你这知府当得特别稳当了对吗?还是这渝州城的规矩与别处不同?难不成要分离出大闵的律法吗?”沐垚的几句话已经让朱亦栋汗如雨下,他明白,这是要将自己往造反的罪名上引了,连连叩头道“下官知错,下官知错,还望几位贵人高抬贵手,以后下官定当好好管教他,定好好好管教?”

    “你觉得,我们会让你留着这医馆不成?”沐垚的话音刚落钰城便走出门口,一瞬便将医馆的牌匾拽了下来,踏在脚下。“医者仁心,真真是侮辱了这几个字。”盛萧然说道。

    沐垚看了跪在地上的朱亦栋说道“你这知府是自己辞了馆回家种田,还是等着皇上罢免锒铛入狱你自己思量吧。”说罢带着几个人走出了那医馆。那里充满了腐臭的气息,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

    两日之后,沐垚再次去到了宇文淑与江昱豪的住处,宇文淑的面上充满了喜色,沐垚心中明白江昱豪是要与她一同返回京城了。还是荃儿的厉声厉色发挥了更好的作用,果然,人总是要被狠狠的剥了表面的那层皮才能够明白自己的真心的。

    几个人收拾妥当第二日便上了路,一路上宇文淑的笑意都挂在脸上,江昱豪本来还对回去充满了犹豫,如今看到淑儿是真的高兴便也放下心来,暗道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其实赫荃儿那日说的对,自己不过就是耐不住自己的自尊罢了,如果如此在意自己,怎么敢说自己心中最疼爱的人是淑儿呢?她跟着自己放弃了那么多,失去了那么多,自己如今却要放弃她?为了那所谓的自尊,自己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的恶人。

    快到京城的时候,一匹快马从京城方向急急的赶来,钰城的戒备之心一路都没有放下,生怕有人跟踪,如今快入京了难不成会有什么事情?手中的利剑已经握紧了,直直的盯着向着他们的方向跑来的人,待看清来人的样貌才松了一口气。那人飞马赶来,在沐垚的车马前停下了脚步,跪在地上说道“启禀王妃,王爷命奴才前来接王妃入京。”

    沐垚撩起帘子,看着跪在地上的钰凌,问道“王爷可还好?”钰凌笑着点了点头“一切都好,王爷吩咐了让王妃从北门入京,王爷已经找了一处住所用来安顿淑和公主和驸马爷。”宇文淑看着钰凌温柔一笑说道“你喊我的名字便罢了,淑和公主已经死了,我只是江昱豪的妻子。放心,我不会介意的。”

    钰凌的脸上充满了窘态,虽然公主这么说,但直呼公主的大名如何敢呢,不由得挠了挠头。沐垚见状只得说“便叫公子与夫人好了。”“是,王爷让转告公子与夫人,所有的一切都已准备妥当。王爷正在贵府上等候。”说着几个人便跟着钰凌一路向北门走去。

    宇文翼在京城北边的向隅巷中找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门面,准备给江昱豪和宇文淑开医馆用的,门面的后边便是一栋宅子,虽然不大,但好歹东西隔间都还齐全,住起来也算是方便。宇文翼说“这个地方一般皇城的人不会过来,我们也会少来,以免引起他人的注意。”宇文淑满满的感动,对着宇文翼哽咽的说道“谢谢七哥为我思虑周全。”

    “你是我的妹妹,十几年的情谊,不要说这样的话了。这几间屋子我已经找人好好的整修打扫过了,你们直接便可以住进来,我又找了一个婆子两个丫头,乳母也为你们选好了,他们以后会照料你们。待会儿便将他们的卖身契给你们,你们两个人,一个要坐堂,一个要生产,总是不方便的。”沐垚笑着走到宇文翼的面前,夸赞道“我竟不知道你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这话不对,翼哥哥的细心可都是嫂嫂调教出来的。”宇文淑在一旁笑道。如今这院内只有他们六个人,两两彼此相望着,倒觉得美好。“既然如此,我便先回一绾阁让他们做一些酒菜带回来,今天大家都高兴,想必在此逗留一日也无妨。”盛萧然笑着说道。

    “好,一定要最好的酒菜哦,今日我可是要不醉不归的。”荃儿拉着他的手笑着说道。“好的,小的谨遵老板娘的教诲。”盛萧然说罢还作了个揖,逗得几人忍不住笑道。宇文翼更是走到他跟前笑着说道“看来这一绾阁的掌柜的是要换人了。”

    盛萧然作势拍了一下他,匆匆的出了这宅子。冬至将小景从前厅带了进来,笑着说道“这孩子可真是个懂事的,奴婢还要恭喜江公子得了个好徒弟呢。”宇文淑走上前去摸了摸小景的头“虽说我是他的师娘,但比他也大不了几岁,这孩子命苦,虽然我们的日子也并不宽裕,好歹也能给他一口饭吃,只希望他以后能够跟着豪哥哥好好的学,不辜负我们的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