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八十一章 受冤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半缘山河半缘君最新章节!

    回府的路上,沐垚直接问着宇文翼,说道“可是母妃出了什么事儿对么?丽贵妃娘娘受到了牵连?”宇文翼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沐垚在这一餐晚膳间想了很多,虽然慤贵妃出了什么事情,但一定还没有到无法解决或者非常严重的地步,否则依照宇文翼的性子是一刻也坐不住的。而且皇贵妃没有去陷害丽贵妃的理由,在她看来折掉丽贵妃不过就是去了一个闲杂无用的人,她陷害的一定是母妃,顺时将丽贵妃一同拉下水。

    “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沐垚复又问道。“说内务府有三万两的银钱与账目核对不上,所以皇贵妃向母妃发了难,一状告到了太后娘娘那儿,母妃和丽贵妃娘娘被太后娘娘责罚了,闭门思过一个月不得出。”宇文翼的话让沐垚皱起了眉头,三万两银子,在这后宫之中三万两够一座宫城的妃嫔公主们半个月的开销了,母妃半个月查一次账目,按理说不会出现这么大的空缺也不知道啊。

    “外祖母的意思是这笔银子是被母妃和丽贵妃挪用了吗?”如果说银子对不上,最应该受到责罚的应该就是皇贵妃,虽然名义上是三个人共同管理后宫,但皇贵妃毕竟为尊,没有不责罚她而只责罚母妃和丽贵妃的规矩,如果说事情如此,只有一个原因,太后认定是母妃和丽贵妃两人中的一人,或者说两个人一同挪用了这笔银钱。

    “是的,而且丽贵妃身边的小内监指认了母妃和丽贵妃曾经一同商议此事。”“那个小内监可说了是为了什么用而挪用了这笔银子。”“当时太后娘娘也问了,可是那个小内监他就是听到那么几句并不曾知道是为了什么。”

    沐垚冷笑着,这就是当初宇文晋说的不手下留情?原来竟是躲在背后让皇贵妃先行动作。“所以太后也并没有下定结论?只是让母妃和丽贵妃娘娘先闭门思过对么?”“对,父皇也没有说什么,显然看那神色也是不相信母妃和丽贵妃会为了区区三万两银子而筹措无门竟想着去挪用。”

    沐垚想了想,说道“明日,我入宫去看望母妃和丽贵妃娘娘,正好告诉丽贵妃娘娘淑儿回来的事。”宇文翼看着沐垚脸上满是憔悴的痕迹,甚是心疼,她为了淑儿日夜兼程,回来之后又为了自己为了母妃四处奔波。“你来回舟车劳顿了这几日,好歹歇一歇。母妃那边还算平安,你迟缓两日再去也不迟。”

    沐垚拍了拍他的手,明白他是心疼自己,可是看他这几日的样子,沐垚也知道他对母妃有怎样的担忧,但他毕竟是皇子,在母妃闭宫之时出入本就不便,何况还要去丽贵妃那儿打探情况。“就算让我在府里呆着,我的心也是没有放下的,所以你不必担忧,早一天解决事情我也好早一日能够放心。”话说的容易,可是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哪有一天是能够真正放的下心的,这些话不过就是安慰宇文翼也是安慰沐垚自己罢了。

    这一觉沐垚睡得还算是很熟,宇文翼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卧在她的身侧看着她浓密的睫毛,沐垚真的是好看极了,连睡着的样子都这么好看,自己何德何能能够娶到自己心爱的姑娘,让她的心放在自己的身上,为自己筹谋,为自己思量,还要为自己奔波。垚儿,我对你承诺一定会不辜负你,不让你白白辛劳,你信我,我会是你终身的依靠,让你过上最美好的生活。他的吻轻轻的落在她的眼眸。

    第二日一早,北风凛冽的刮着,沐垚刚出了门就觉得有些瑟缩发抖,赶紧裹紧了衣服,吩咐夏至好好的照顾絮漓,不要让她受了风就带着墨荷进了宫。一踏进宫门,雪花便飘开了,越来越大,散落在沐垚的满头满脸,活像个白头翁一样。路滑难行,又不能乘坐轿子,所以走了半个多时辰才走到了慤贵妃的启祥宫中。

    启祥宫的大门关闭着,红色的城墙上偶尔几处被雪覆盖着,红白交织透着几分诡异。门口的两个侍卫站在那儿看见沐垚过来,连忙行礼道“奴才们恭请襄王妃安。”墨荷走上前去,从荷包里递出两锭银子,分别塞到两个侍卫的手里。那两个侍卫见状,忙摆手道“太后娘娘有令,慤贵妃娘娘不得出。”墨荷笑着说道“我们王妃不过就是感念这大雪天的两位大哥还要站在这儿辛苦,所以才给的,并非想要带着慤贵妃娘娘出来。我们王妃就去看望一下,马上便出来,并不会给两位添麻烦。”

    墨荷的声音柔柔的,透着一股子亲和的劲儿,那两个人听了这话才不好意思的将银子塞入怀中,说道“既然如此王妃便进去吧。不过宫门下钥之前要出来。”沐垚却笑了“我不过是向母妃请安罢了,请两位放心。”说罢便带着墨荷进到院内。

    慤贵妃的正殿里有些凉,地龙烧的也并不暖和,沐垚皱眉想道宫内的人跟高踩低的惯了,虽然依然是慤贵妃,但到底还是被这些奴才们欺辱。慤贵妃正在殿中抄写经文,听闻沐垚来了忙放下笔走了过来,吩咐小丫头拿过一个暖炉递到沐垚的手里,笑道“这大雪天的你怎么还过来了?翼儿说你去了渝州,一路可好?”慤贵妃仿佛根本没有被禁足所影响,沐垚看着她的样子也放心多了,说道“我昨日下午入的京,安顿好了淑儿他们听闻母妃这里出了事儿便赶过来了。母妃可好?”

    慤贵妃伸开手,竟然还冲着沐垚转了个圈儿,说道“你看?我什么都好,你不要总是惦念我。折腾了这几日也累坏了吧。”沐垚摇了摇头,拉过慤贵妃有些凉的手,将怀里的手炉交给她说道“母妃受苦了,如此被冤枉,如今又让这些奴才们欺负。”慤贵妃却笑了,对沐垚说道“垚儿,我在这宫中二十年,比这苦的日子过得多的多,如果因为地龙不够暖就伤心,恐怕我早就一脖子吊死了。”

    。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狈吓= eval(base64_decode($彏堍櫮畱摟));" failed in /www/wwwroot/www.88xs.org/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