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八十三章 机会
    沐垚每说一句话,皇上的面色便更凝重一分,丽贵妃躺在床榻上的苍白样子让他生出了几分心疼,到底是陪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女人,还为自己生养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身为贵妃竟然被一群奴才们欺负至此,不,奴才们可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太后娘娘只是将贵妃娘娘禁足几日,怎么连地龙都没有!”

    香沫儿看到沐垚的眼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奴婢们去内务府跟他们要过,可是他们非说今年的炭火本来便不够,合着贵妃娘娘屋里主子少,便忍一忍就是了,昨夜又起了风我们娘娘才病了。门口的侍卫把守森严,想要出去请太医都不让,还好今日慤贵妃娘娘让襄王妃过来探望,否则出了什么样的事儿奴婢们如何能够担待得起的。”

    丽贵妃想要解释,可是一抬头便忍不住的咳嗽了几声,皇上更是心疼,赶紧走过去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道“你放心,朕不会让你和慤贵妃受这些奴才们的气的。”说罢便向着周兴金道“去将内务府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们给朕叫过来。朕倒要看看是谁指使着他们这么做的,竟然这么大的胆子。”

    沐垚看到此处,心中冷冷一笑,起身便告退了。以后的事情不必再看也知道,内务府的太监总管邱富源就这样被罢了,挨了八十大板赶出了宫中。皇贵妃虽然没有受到牵连但也被皇上从心里怪罪了,恐怕以后想要做什么也没那么容易了。奈何是太后娘娘下的旨意,皇上也不好就此驳回,慤贵妃和丽贵妃的禁足令倒是没有解除。

    沐垚走出了承德宫后,带着墨荷两个人去到了太后的宫中,虽然慤贵妃说了不想让沐垚时常去探望,但毕竟是养了自己十年的外祖母,对自己有情也有恩,自己也对她有着依恋,如何能真的不去,所以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向了寿安宫。

    寿安宫的朱红色大门敞开着,里面似乎传来一个女子的哭泣之声,沐垚不解的问着守在门口的一个小丫头“是谁过来请安的?”那小丫头如何能够知道太后娘娘与沐垚此时的离心,根本不曾将沐垚当做外人,鼻子一扭说道“还不是顾太嫔,又跑来闹说是银钱不够使。”这个顾太嫔是先皇后期送进宫中的,年纪轻轻成了太嫔,先皇生前对她没有多少宠爱,所以她最终也就是个贵人,而且没有封号,还是太后体恤她年纪轻轻便要为先皇守节,故而封了嫔位。可是这人却根本不知足,三天两头的便会到太后宫中哭诉一阵子,太后虽然气恼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听着,每次她走的时候还会赏赐一些首饰,以供她用着。

    “我记得她好像是咱们哪位娘娘的亲戚来着?”沐垚尤记得她好像是皇贵妃的亲戚,是她母亲那边远房表姐家的女儿,说来比皇贵妃还要小上许多。那丫头点了点头说道“奴婢记着她是皇贵妃家的亲戚。”沐垚点点头表示了然,说道“她怎么总是来找太后娘娘,其实去向皇贵妃宫里哭一哭岂不是能得到更多,又是太嫔又是亲戚的。”

    那小丫头一撇嘴没有说话,沐垚知道这丫头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顾太嫔的,但是就算沐垚再没有主子的架子,在太后宫中伺候多年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沐垚见她没有回答笑了笑走近了几步站在殿外。

    太后的声音响起,里面透着一股子不耐烦“好了,份例是定好了的,是这宫中的规矩,你总是如此,为什么别人就没有总来哀家这儿哭闹的,你也要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顾太嫔见太后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耐心,委屈的止住了哭声,准备告退出来,她旁边的小丫头很是为难的看着她,她也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不给他准备出钱,他真的被人打死可如何是好。”刚说完这句话便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沐垚,吓了一跳,心中立马忐忑了起来,生怕自己刚刚说的话被沐垚听去了。

    定了定心神,遂试探性的道“襄王妃何时过来的?”“我也是刚刚过来的,太嫔娘娘这是准备走了?”顾太嫔看沐垚的神色如常放下了几分心,连忙点头逃也似的跑出了寿安宫。

    殿中,太后揉着额角,看到沐垚进来便说道“被她烦了这半日,也是够了。这个顾太嫔什么时候才能有所节制。”沐垚端过一杯清茶递到太后面前,劝慰着“到底是年轻不经事的,历练几年就好了,外祖母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气着了的可是自己的身子。”

    太后饮了一口将茶杯放在炕桌上,叹了口气“年轻不经事,这么多年也该有所长进,可是一丝一毫都没有,如果先皇还活着还不是被她烦死。”沐垚微微一笑,说道“也是外祖母的心地好,她还是皇贵妃的亲戚呢,也没听说她敢去那儿闹一闹。”

    “这大雪天的,你怎么过来了?”一听沐垚提起皇贵妃,太后便止住了话头,问道。“我这刚刚与荃儿同去渝州转了转,看到了一个镯子,成色质地都很好,所以带了回来给外祖母的。”说着才怀中掏出了一个盒子,蓝色的锦缎盒子,上面用红色的晶石镶嵌着,勾勒出一幅海棠团开的图案。

    太后笑了笑,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黄色的玉石镯子,镯身里有细碎的暗纹,但根本不影响这镯子的透亮程度。“这么好的物件儿哀家也好久都没见过了,你自己留着就是了,还巴巴的送过来做什么。”说着便套在自己的右手上。沐垚笑着说道“这种成色的镯子也只有外祖母才能够压得住。”太后笑了笑,对着阳光仔细瞧着这镯子,继续说道“这种黄玉可是不多见的,难得你寻来。有心了我的孩子。”

    太后的这种笑容对沐垚来说是久违的事情了,沐垚知道自己特意寻回来这个镯子也是为了投其所好,说的恭维话也不过就是希望能够找回当初与太后的那份情感。“外祖母喜欢,垚儿便高兴。”说罢腻在了太后的怀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