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八十四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半缘山河半缘君最新章节!

    那日,沐垚和太后都难得高兴,便在寿安宫中用了晚膳才回去的。宇文翼见沐垚今日去宫中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便有些担心,看到沐垚之后挂在脸上的冰霜才逐渐褪去,迎上去问“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沐垚问道“你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担心你一个人去宫里,所以也没有心思和他们谈天说地的,早早的就回来了。母妃如何了?”

    “母妃那边没什么事儿,到底丽贵妃娘娘因为天冷地龙又不够,就感染了风寒,父皇已经过去了,想必以后没有人敢去苛责母妃和丽贵妃娘娘了。”宇文翼一脸的动容,说道“垚儿,真是辛苦你了。”

    “你我夫妻,何必如此客气。对了,有件事情我还要问你的。”宇文翼接过沐垚解下来的披风递给了冬至,问道“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今日我去了外祖母宫中,恰好看到了顾太嫔又跑去要银钱,出来的时候还说了一句什么不给他准备银钱,他岂不是要被打死的话。你知道他家有什么亲戚需要顾太嫔照拂着不成?”

    宇文翼思考了半晌,依旧没有找到什么答案,便回道“他家的亲戚都是皇贵妃那边照管着的,谁会去找一个小太嫔呢?”沐垚点了点头,说道“那可能就是我能想到的另一种情况了。”“什么情况?”宇文翼忙问着。

    “我怀疑,她可能认识了一个什么人,然后那个人欠了很多钱,所以请她帮忙,看她那么上心的样子,恐怕那人的关系与她并不普通。”宇文翼闻言不解的问道“这与我们有什么干系?”

    沐垚卧在炕上,将已经冰凉的脚塞在了宇文翼的衣襟里,说道“她是皇贵妃的亲戚,如果她的宫里突然间出现了三万两银子,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宇文翼恍然道“你的意思是说?”沐垚点头“如果那银子出现在她宫里,而此时母妃与丽贵妃娘娘还在禁足,此事干系最大的便是皇贵妃。”

    “你的意思是将此事嫁祸给皇贵妃?”沐垚冷哼了一声,恨恨道“她能够嫁祸给母妃,那我们为何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目前最应该弄清楚的就是顾太嫔筹措银两给谁?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种关系,也不算是冤枉了她,宫妃私通是大罪,太妃同样如此。”沐垚脸上逐渐显现出狠厉,那模样让宇文翼有些不习惯,但他能够理解沐垚为什么要如此做,既然他们不仁也不要怪我们不义,争斗中本来就是残酷的,如果稍微一心软便会就此被人狠狠的踩在脚底下。“好,我明日便去查,相信很快他们就能自食恶果。”

    宇文翼的动作倒是很快,没出半日便将事情的缘由弄了清楚。顾太嫔筹措的银两是为了一个冷宫中的老侍卫,那个人名字叫巩义,多年也没有混出什么样子,顾太嫔在先帝驾崩后不久便与此人相识勾搭成奸,可是顾太嫔在后宫中没有什么势力,人缘也不是很好,所以也没为巩义说上什么话,巩义自己又没什么本事,所以这么多年还是在那冷宫中做侍卫。最近几年来这个巩义喜欢上了赌钱,所以经常欠债,顾太嫔这么多年的体己也都给了他,这两个月这个巩义更是赌的厉害,欠下了七万两的债,那些赌坊的人告诉他如果他要是不还的话就打死他,除非他一辈子不出宫墙,巩义很是害怕,他可以一辈子不出宫墙,但是自己喝多了嘴上便没有了把门的,早就将自己与顾太嫔的事儿嚷嚷的整个赌坊都知道了,他其实更怕那些人将他们的事情告诉了官府,或者到哪个王爷府邸,到时候自己不死也得死了。

    巩义没有办法只好去求到了顾太嫔那儿,然而顾太嫔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积蓄,就算将首饰都变卖了也还差了六万两银子,所以便求到了太后那里,奈何太后却没有给,而赌坊给的时限也快要到了,顾太嫔也怕两人的事情暴露,一时无措每日在宫中哭泣。她曾经去求过皇贵妃,但是皇贵妃一向不喜欢她,别说尊敬了,连看她一眼都会觉得厌恶,哪里肯借给她银钱,她想着如果再没有办法自己便只有死了,唯一害怕的就是自己死后还要连累母家。

    沐垚细细的想了一遍,便和宇文翼商议去盛萧然的义安侯府走一趟。她与荃儿是姐妹,也是朋友,盛萧然更是对她有救命之恩,所以有什么事情也不瞒着他们。她入了府便将此事说了,盛萧然问道“我们能帮上什么忙?王妃尽管说就是。”“你江湖上认识的人多,我想找一个贼。”“贼?”荃儿有些懵了,莫名其妙为什么要找贼?

    盛萧然却明白了过来,说道“我倒是有认识的一个,也算是江洋大盗了,虽然是个盗贼,但是也还算是个好人,我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总之很讲义气,定然不会将此事说出去,王妃尽管放心。”宇文翼点点头,说道“我们会带着他进到宫中,他只要从内务府中偷出三万两的银钱放到顾太嫔的意呈殿便好。”

    盛萧然表示明白,又问道“那那三万两你们打算怎么办?内务府的银钱上每个月份上都会有标识的,现在再去弄上个月份的银子恐怕很难,而且三万两也不是个小数目。”盛萧然知道他们两人的情况,王府大,开销也大,夺嫡之后用钱的地方更多了些,所以难免拮据一些。

    宇文翼脸上有一些为难,其实这也是他近几日比较愁的原因,银钱上头的刻痕倒是已经想好了办法,只是这银钱不好去筹措。盛萧然与荃儿对视了一眼,荃儿便回了自己的寝殿,从紫檀木的茉莉妆奁内抽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沐垚和宇文翼。沐垚不解的打开,竟然是一张契约,盛萧然将自己名下产业的一半都给了沐垚。沐垚一愣,问道“这是何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