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九十四章 真假生辰
    “母妃,既然已经如此,说不定还藏了什么东西,不如让他们将这院子好好的翻找一番,也好求个心安。”宇文翼端了一个暖炉塞在了慤贵妃的手里,站了这大半晌,虽然跟看了一场闹剧似的,但到底也还是受到了些惊悸,慤贵妃的手都是冰凉凉的。“儿臣也觉得应该翻找一下,不为别的,也为了避避嫌。还有这宫中的丫头婆子小太监们也该好好的整治整治,能悄无声息的将那物件儿藏到院儿里,肯定是这启祥宫中的人,趁此机会都拔掉,也能省了以后的事儿。”在这偌大的宫殿中放了木偶人,要避人耳目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人所为,恐怕此次一查能够牵出一串儿。

    慤贵妃也点点头说道“你们两个觉得可以那就这样吧。”说罢也不多加耽误,便让自己宫内的管事宫女玉容细细的去查问,又命着小李子带人将宫内所有的地方全都翻查一遍,殿内殿外都乱成一团。

    慤贵妃也不多问,任由外面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几个人坐在殿内,都有些戚戚然,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情势一阵接着一阵太过于频繁,没有一刻能够让人掉以轻心,这一路荆棘密布,有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力不从心。宇文翼修长的手指偶尔敲一下桌子,在这安静的殿中显得格外的惊悸。

    “母妃,父皇能够轻易的相信你,是为了什么?”慤贵妃微微一笑,从怀中扯出那只木偶来递给沐垚,沐垚拿在手里仔细的瞧了瞧,并未看出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遂递给了宇文翼,同样的他也没有看出什么。“你们两个自然不知道,这件事情本来知道的人就不多,想必除了我和皇上也就只有太后娘娘知晓了吧。”

    慤贵妃的话似乎像一块砖一样敲开了沐垚的疑惑,她思虑了一下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说道“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父皇的生辰并非这木偶上写的。”慤贵妃点点头“当年,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对我说过一次,当时的皇后娘娘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为了求皇子一个平安出生的时候便命史官改了皇子的生辰,所以那并非皇上的真正的生辰八字。如果是我做的,自然不会写这个虚假的生辰八字。”

    “奈何,其他人都不知道,反而弄巧成拙。”沐垚不免为他们感到唏嘘,这世上的事情真真是难说。宇文翼问道“母妃,那我的生辰八字可是改过么?”沐垚睨了他一眼“自然是没有的,能够说服史官的可没几个人。”宇文翼被沐垚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像荃儿一样孩子气呢,果然在母亲面前就会不由自主的像个孩子一般。

    “这件事情该作何打算?”知道那木偶并非皇上的生辰八字之后,沐垚也随意了起来,将它丢在一旁问着慤贵妃。慤贵妃却紧盯着那木偶有些出神,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抓住机会就此反击?这仿佛是一个难题。说实在的,这殿中的三个人没有一个是真心愿意去害人的,何况此次没有造成什么麻烦,相反的,能让他们心中有所忌惮,更会去试探皇上的心意。

    “垚儿,你说呢?”慤贵妃看着沐垚神色优思的样子明白她和自己想的一样便问道。“我觉得还是静观其变的好,这次父皇已经知道是有人陷害母妃了,想必会暗中找人彻查,如果此时我们发难,反而会如他们一样弄巧成拙,毕竟父皇想要看到的是平衡,而不是没完没了的权谋。”

    宇文翼听了此话深以为然,笑道“垚儿的心思缜密,很多事情也多亏了有她提醒着我。”“那王爷,是想要让我来当你的谋臣么?”沐垚对着宇文翼眨了眨眼睛,问着。宇文翼虽然参与夺嫡,但是从未曾主动出手过,反击也从来都是被动的,他也不想要一个谋士,谋士虽然聪慧机敏能够把握全局,但使用的手段难免会让他觉得心中难安,其实有沐垚、母妃还有萧然一起商议也就够了,几个人都是聪慧的人,能够洞悉其中的利害关系,好歹还没有败下阵来。

    “我还是更喜欢你来做我的王妃。”慤贵妃看着两个人越来越亲密的样子仿佛看到了曾经的孟依柔与宇文諾,暗中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美好了,只希望沐垚和翼儿的感情能够一直如此持续下去,走的越远越好。沐垚作势拍了一下他的手背,说道“我觉得母妃这边未必能查出来什么。”“本来也没打算查出什么,一是为了打消疑虑,二是为了给他们提个醒罢了。”宇文翼说罢便将玉容叫了过来。

    玉容正在盘问院子里头的小丫头们,听到屋内唤她,连忙将名册递给了身后的小丫头走了进去,面上的神色并不好看,带着几分凝重,回禀道“奴婢倒是觉得有几个神色不对头的,但是问什么话却都答得很好,看来一时半会儿查不出来的。”

    慤贵妃也没有怪罪,而是嘱咐她说“这种明面上的做到就行了,暗地里好好的盯着,尤其是你觉得不太对的那几个。不过其他人也不能掉以轻心。”玉容点头应着,说道“奴婢觉得是不是让王爷从府里送过来几个机灵的,这宫里的人都呆的久了,都成了人精子,被人抓住了把柄或者是给了什么好处太容易被拉拢了。”

    沐垚摇了摇头说道“只怕我们王府里的人也未必都是干净的,还是要多注意的好,既然他们能给好处,自然我们也可以,无非就是些银钱或者帮他们完成心愿罢了。”慤贵妃也同意沐垚说的话,问题出在哪儿就得从哪儿解决掉,总不能换了一批人就了事,何况就算进来的时候是好的,难免以后不会作什么事儿。

    “好了,这一次盘查过后想必会消停一阵子。趁着这个功夫我会找人将所有人的家底儿翻一遍,也求个心安。”宇文翼从玉容手中拿过那个单子揣在怀里,打算等出了宫和萧然几人商议再做打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