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九十五章 责难
    那次的事情过后果然风平浪静了一阵子,天气也逐渐转暖转眼间就奔着春天去了,树上的枝丫也偶尔会泛出一抹绿色。荃儿是个待不住的,拉着沐垚便偷偷的去了宇文淑的院子。她快要生产了,江昱豪不太敢让她独自出门,最近周围来看诊的人也越来越多,所以他也走不开。荃儿却是三天两头的过来,盛萧然也拉不住,只能派人保护着,一来是怕她的身孕,二来也是怕宇文淑暴露。

    沐垚摸了摸宇文淑的肚子,她已经有九个多月了,可能就这几日便要生产了,肚子尖尖圆圆的,偶尔能摸到娃娃在动,一时间沐垚有些羡慕,笑着问道“可诊出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娃了么?”宇文淑点点头,眼中满是幸福的欢欣“是个男孩儿。其实我更喜欢女孩儿的,不过男孩女孩都好,豪哥哥也说都好。”

    “就是,无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只要健康平安的就好。”荃儿此时摸了摸自己已经隆起的肚子,露出了母爱的光辉。宇文淑看着沐垚微微一怔的表情后明白了什么,连忙转移了话题问道“我生产之后是不是能有机会见母妃一面?”其实她也很想要见父皇的,可是无论如何这话也说不出口,自己在朝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出现的,如果此事被南朝的人知晓,恐怕就会引发两国之间的不愉。

    沐垚最近也在和丽贵妃商议此事,丽贵妃虽然着急见女儿,但也能够以大局为重,心焦却好在能够忍耐。两个人想着等女儿生产之后定然会带着孩子去国寺祈福,丽贵妃也会想办法去国寺,国寺中的住持智敏大师想必也愿意成全这对母女相见的情分。“等孩子满月之后吧,丽贵妃会想办法出宫的。”宇文淑闻言点了点头,她告诉自己做人不能太贪心,能够再有机会相见已经不是容易的事儿了,等几日怕得了什么。

    在宇文淑这里用过午膳沐垚才和荃儿出来。冬至一路上都心神不宁的,沐垚看着她脸色发红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说罢便将手附在她的额头上,喃喃道“没事啊。”冬至歪着头皱着眉说道“奴婢总觉得有人跟着我们。”

    这次出来并没有带着钰诚和钰凌,沐垚觉得带着他们可能更会引起人的注意,所以一般跟着荃儿出来便不会带着,有盛萧然的人保护着就够了,此时听到冬至的话,立刻警觉了起来,忙让马车慢一些以便能够听到其他的声音。一匹快马从马车旁疾驰而过,沐垚立刻明白被人盯上了,虽然他们假意是同路的人,但在这城中能骑马的人本就不多,何况马的脚程要比马车快得多,怎么偏偏在她探出头的那一刻飞奔而过。

    她沉下了脸,让马车快步向王府奔去,一入了府门便让人赶紧去请盛萧然同来。夏至听说了消息立刻煮了定惊茶给赫荃儿,生怕她挺个肚子有什么闪失。

    “看样子是瞒不过了,该如何?”沐垚有些担心,毕竟是在这样的当口上,如果宇文淑的胎因此有什么闪失可如何是好,女人生子本就是在鬼门关上走过的。“我下午便入宫,尽量不让消息在淑儿生产之前流到宫里。”虽然如此说,但宇文翼一点底气都没有。

    “不如将他们先转移到我那里去?”盛萧然说道。宇文翼摇摇头“不行,今日荃儿也在车上,想必你那也不会多安全。”“我怕此时挪动的话会让淑儿动了胎气,毕竟是最关键的几天。”荃儿也觉得不妥当,满是担忧。

    正在想对策的空挡,就见赵思远疯了一般的跑进漓映轩中,气都没喘匀说道“王爷,皇上让您进宫,来报的刘公公说皇上动了怒。”几个人闻言对视了一眼,眉头都不由得皱紧了,看来人家是一点机会都没有浪费,刚察觉到被发现了便急火火的赶去告诉了皇上。沐垚也来不及多想,只好更衣打算与宇文翼一同入宫。

    “你留在外面吧,趁此将淑儿转移出去。别管是哪儿,好歹别让找到,拖一时是一时。”盛萧然连忙摇头说“外头不必担心,我自然会派人过去,还是请王妃与王爷一同入宫,到底要知会丽贵妃娘娘一声儿。别让她那边被动了就不好了。”沐垚也连连点头“是啊,还是我去的好,免得被人传来传去有了漏儿。”

    宇文翼的意思本是让沐垚在宫外还能安全一些不受牵连,可是看这样的阵势想拦也拦不住,只好依了他们,急匆匆的便带着沐垚入了宫。宇文翼先去了皇上的承乾殿,而沐垚先跑到了承德宫中,并让墨荷去启祥宫中禀告慤贵妃。

    本以为承乾殿中会有其他人在,可不曾想,只有皇太后与皇上两个人,两个人端坐在正厅,宇文翼一进了门便跪了下去,什么话都没有说。皇太后看了他一眼,神色冷冷的,问道“想必此次你知道是为何召你前来。”宇文翼依然没有说话,抿着嘴唇,又叩了一个头。

    “你知不知道,淑儿没死的消息如果传到了南朝会怎样?”皇太后头上的金丝凤凰步摇随着她说话的气息一摆一动,仿佛在昭示着这摇摆不定的朝局与命运。“孙儿知道,可是不能对淑儿的处境坐视不理,愿意接受惩处。”

    “你觉得你能担得起这惩处了是么?”太后的目光中带着审视的意味,责问的语气仿佛冲破了宇文翼的耳朵,进入到他的脑子里,他回想了垚儿接回淑儿时候的坚定,定了定心神,回道“祖母,孙儿接回淑儿的时候着实没有别的想法,不过就是因为她在外备受欺凌,于心不忍,到底是父皇的女儿,孙儿的妹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备受苦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