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九十六章 心生嫌隙
    “淑儿现在如何?”皇上的声音带着一丝苍老,淑儿是自己最宝贝的女儿,当初放她出去也是因为疼爱,如今的心绪却极为复杂。“淑儿已经有了身孕啊皇上。”丽贵妃从门外冲进来,满面的焦急和着泪痕扑倒在皇上的脚边哭道。

    沐垚赶上前去想要扶起她,却终究在太后的冷视下没有伸出手,只好跪在宇文翼的身侧,无论是天雷暴雨,这一关总得要闯一闯的。皇上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不免有些心疼,淑儿对她的意义远高于自己这个父皇,那是她唯一的女儿,生命中的希望。

    “有了身孕?什么时候的事儿?”皇上问着。“近几日便要生产了,还望皇上开恩,淑儿已经远离了皇家,还望皇上给她留一条生路。”丽贵妃叩头请求着。太后看了她一眼,皱着眉说道“你既然已经知道她远离了皇家,就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怎么能够允许她回到这京城中来。”丽贵妃也明白太后的气恼,但是那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如何能够让她颠沛流离。

    皇上叫着周兴金进到殿里来,吩咐着将去到宇文淑府中的人叫回来。周兴金有些为难的看了太后一眼,见太后没有再说什么才忐忑的跑了出去。丽贵妃闻言连忙叩头道“臣妾多谢皇上,多谢皇上。”“朕是她的父皇,她既然回来为什么要瞒着朕。”皇上的手串砸到了宇文翼的身上,却仿佛一团烈火灼热了太后的心。自己这个儿子什么都好,但偶尔会缺少身为帝王的冷冽,总是容易动情。

    “回禀父皇,是儿臣怕事情不妥才拦着王爷不让说的。”沐垚叩头回答着。“垚儿,你是觉得朕真的能够冷着心肠将淑儿赶出京城,任由她被人欺凌?”沐垚听到此处,连忙叩首道“儿臣并非如此觉得,只是不想让父皇左右为难。父皇爱重丽贵妃娘娘之心,爱重淑儿妹妹之心儿臣都能明白,但是父皇是君父,还有更重要的国家利益需要考量,如果告诉了父皇的话,岂非陷父皇于两难的境地。儿臣万万不敢。”

    “垚儿的心思还真的是多,就算你不告诉你父皇,也可以告诉哀家,怎么?也怕哀家为难不成?”太后的话语中带着咄咄逼人,沐垚心中明白,宇文翼夺嫡的事情如同一根刺狠狠的扎进了太后的心里,久久不能拔去,虽然她不明白为何太后会那么讨厌宇文翼夺嫡,但依然愿意去相信自己与太后十年的情谊非虚。可是如今听到这话,心难免是疼的,原来自己最看重的感情会随着权力而改变。

    “垚儿愿意接受惩处。”说罢便叩了一头,她知道,从今日以后她与太后的关系不会再如从前一般了,胸口像是被一阵风刮过,清冷中带着无奈与伤心。

    周兴金的腿脚飞快的跑了回来,急匆匆的赶到殿里,对着皇上说道“皇上,您派去的人还未曾到就听说淑和公主知道襄亲王与王妃受到了牵连,动了胎气,此时正在生产呢。”几个人闻言全部一惊,垚儿焦急的手心都出了汗,丽贵妃更是不顾一切的对皇上哭喊道“皇上,臣妾就这么一个女儿,如今她在生死关头,臣妾要出宫陪在她的身边好不好?”她的手指抓住皇上的龙袍,指节都已经发白了,嘴唇上已然没有了血色。

    “快,快去请太医,去请太医。”皇上喊道。太后却拦住了要出去的周兴金,大声呵斥道“慌什么,江昱豪本就会医术,还嫌知道的人不够多么?”丽贵妃见太后说了这样的话,一脸的震惊,连皇上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对太后说道“母后,淑儿在生死关头管不了那么多了。”

    “等咱们大闵与南朝的关系到了生死关头你再与哀家说这样的话也不迟。”丽贵妃咬住自己的嘴唇,忍住不让自己说出反驳的话来,她对太后不由得生出一股子恨意,怎么能够有如此冷心冷肺的人呢。“父皇,儿臣倒是能够求江湖郎中去看,丽贵妃娘娘急到这个样子,还望父皇恩准她出宫能够陪伴淑儿渡过难关啊。”沐垚此时忽然想到了自己当初遇刺时盛萧然请过来的林神医,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乞求着。

    “好,好,你们快去。朕在宫中等消息。”皇上到底不能够坐视不理自己女儿的死活,也顾不得去责怪他们,连连让他们赶快去救救淑儿,当初就是不忍心让她死才放了她出宫去,如今见她受苦就更不忍心了。虽然他驳斥了太后的面子,但如今也顾不得了,其实皇上的心中也难免觉得心凉,好歹是自己的女儿,身为祖母怎么能够如此漠然。

    沐垚和宇文翼急火火的也顾不得告退,忙让人准备马车,带着丽贵妃跑向了宫外。殿中只剩下皇上与太后两个人,皇上面上的焦急一分也没有减退,心中还带着与太后刚刚冷漠的不愉,沉着面孔一句话也不说。太后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开口道“皇帝是觉得哀家过于冷漠了?”皇上顿了一下,吐出两个字“不敢。”

    太后哧了一声,说道“身为皇帝,为了国家,牺牲的何止一个女儿。”皇上此时便忍耐不住“儿子觉得不必要的牺牲也可以不用有。”“皇帝觉得此事不会传到南朝去么?”

    “此事是晋儿与皇贵妃来告诉母后的吧。”皇上盯着太后反问道。太后也不回避,毫不避讳的说“正是。”“那儿子便觉得没什么可怕的,如果此事传到南朝定是朝众人泄露,朕以为他们并没有这样的胆子。”太后深吸了一口气“皇帝是觉得哀家一个老太婆管的过多了?”皇上明确的将自己支持宇文晋的事情说了出来,看来是非常的不满。两母子之间从未生出过嫌隙,如今竟然因为储君之位生出了龃龉,两人心中不免都有些凄然。

    “儿子不敢,只是希望母后能够一视同仁,无论是翼儿或者晋儿都是朕的儿子,也都是母后的孙儿。”“皇上此话哀家明白了,但哀家也希望皇上能够明白,皇上的儿子众多,而储君只能有一个。”说罢也不去管皇上的面上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便要走出殿外。

    “母后不喜欢翼儿是因为什么?因为垚儿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