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九十八章 鄂琪郡主
    林深随着盛萧然的脚步走进了屋子里,此时也避讳不得,只让人将帘子拉上,露出了宇文淑的手臂,林深细细的诊过脉之后舒出一口气,说了一句“不会有事的。”便立刻吩咐一直站在门外焦虑不安的小景去备药。听到他的肯定回答,沐垚的心也放了大半,连忙叫盛萧然出了屋子,吩咐着墨荷和夏至好生照看着便急急的去商议寻找江昱豪的下落。

    盛萧然和荃儿过来之时江昱豪便已经被带走了,他隐约猜到可能并非是皇上吩咐人过来的,但是没有得到确切的回答时并不敢冒然行动,直到刚刚回来听到沐垚的话才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有可能被端王藏到了那里。”正苦无头绪的宇文翼连忙问道“在哪里,我们立刻赶过去。”

    “如果真的是端王做的,想必不会放到自己的府邸,他在城外有一个宅子,并非在他的名下,我知道那地方,咱们现在就过去。”几个人也顾不得了,赶紧让钰城备马,策马便向着城外跑去。本来宇文翼不欲带着沐垚一同前往,奈何她也在这儿等不得,也没有时间多加劝阻,只能多带了几个人保护着。

    沐垚的马术虽然不如宇文翼这个带兵打仗的,也不如盛萧然身手了得的,但毕竟是将门虎女,在此时便展现出了非凡的强悍性子,竟一点都不比他们慢。约莫过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盛萧然所说的宅院。那宅子就坐落在南城外不远处的一个山谷里,很少有人会找到这儿来,倒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本来在门口把守的人看见远远的策马而来的几个人连忙关上了门,索性装作没有人在的样子,可是沐垚如何能够被他们蒙混过去,吩咐钰城直接从墙外跳了进去,放倒了守在门里头的几个兵丁便将门打开了。里头的人听到了动静儿飞快的奔了出来,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把长剑,戒备的问道“你们是谁?如何敢擅闯。”

    沐垚也不与他们啰嗦,说道“我们只想找我们要找的人,如果你们让开便罢,如果不让,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狠厉,从未见过她如此模样的宇文翼都吃了一惊。对面的人听到此话更是拿稳了手中的长剑,沐垚眼睛一眯,对着钰城和盛萧然带过来的几个人说道“如此说来还等什么。”一声令下几个人也不犹豫,健步如飞的冲上前去,钰城是在战场杀伐的人,手下毫不留情,盛萧然带过来的人身手也不弱,那些人还未曾近的了宇文翼的身,便被放倒了,没过半柱香的功夫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十几个。此时,院落中的血腥味儿并不比宇文淑产房中的弱。

    宇文翼一挥手,钰城几个便停了手,对面的人剩下不到十个,却谁都不敢先上前来。“我们只是想找你们抓来的那个人,不想伤人性命。”盛萧然大声说道,试图让对面的人放下手中的剑,也好节省一些时间。

    “我们有命在身,恕不能从命。”盛萧然闻言手中的佩剑便出了鞘,还未曾冲上前去便被沐垚按住了。沐垚对着刚刚说话的那个人说道“去叫宇文晋出来,就说我有话要说。”那个人仔细的打量着沐垚,她能够站在这血泊中面不改色就知道并非凡人,如今直呼端王的大名,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沐垚却等不了,清秀的眉目上立时便拧成了一个结,那人看到她的脸色,急忙回应着“夫人莫要焦急,这就回去禀告。”说罢便对身后一个年纪偏小的孩子跑回去禀告。僵持了一会儿,那个小孩子又飞快的跑了回来,一头一脸的汗水也顾不得擦,说道“王爷说了,只请鄂琪郡主一人进去。”

    宇文翼闻言心中大怒,说道“如此说来,告诉四哥,只能得罪了。”说罢便和盛萧然上前一步,走到钰城的身边说了一句保护王妃便一剑刺向了刚刚应答的男子。那男子也很警觉,伸出剑来挡住了宇文翼,钰城退回到沐垚的身边,脸上全都是戒备,有几个试探着想要近沐垚的身都被他挡了回去。

    宇文翼这一天经历了过多的事情,一件紧接着一件,心中的愤怒随着流了一地的血迹更加的浓烈,也顾不得不伤人,招招紧逼一剑便刺进了那人的喉咙,血喷了出来洒了他一身,沐垚在后边看的心惊,几个人匆忙出来带的人并不多,如今抵挡得住也是因为这些人武功一般,手段较弱,她忽然间明白,宇文晋的目的就是消耗他们的体力,让他们无法招架后边的高手。

    想到此处,她大喊了一声“都给我住手。”她的声音仿佛有了魔力一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盛萧然将面前的人踹出去率先收了手,宇文翼看着沐垚眼神中渐渐涌起了警戒,也似乎明白了过来,放翻了最后一个回到了沐垚的身边。

    沐垚指着只受了几处剑伤并无大碍的那个孩子说道“去告诉宇文晋,我会过去。”“垚儿··”“王妃··”宇文翼与盛萧然的声音同时响起,沐垚知道他们要说什么,挥了挥手,小声的说道“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淑儿还在等着我们。况且,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我们本来是救人的,如果被伤了岂不是得不偿失,恐怕淑儿也难安。放心,我进去与他说一说,你们守在门外,有什么事情冲进来也不晚。”

    说罢也不再去理会宇文翼想要劝阻的目光,只身走在了前头。看着她决然的背影,宇文翼的心中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沐垚今天的样子是自己从未曾见过的,他以为她是聪慧的,温柔的,机敏的,如今却又带着冷冽与决然,好像与之前的沐垚有所不同。一想到宇文晋要单独见她,不由得收紧了手中的佩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