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零一章
    这春日里,春草繁茂,日头一日毒过一日,朝内朝外都不太平,南朝的细作不知道在谁的安排下,已经知道了宇文淑没有死的事情,南朝竟然为此而发难,全然不顾宇文霜已经成为王妃的事实,大军压境。皇上终日为此而悬心,太后更是斥责了丽贵妃,将她关了禁闭。宇文翼与沐垚首当其冲成为了朝中的罪人,如果不是他们擅自做主将宇文淑接回来,就不会有今日的战事。

    后宫的人跟高踩地,朝中只会更甚,如今各位皇子都如同换了一张嘴脸,见到宇文翼已经不是从前那副巴结奉承的样子,恨不得当做没有看见一般远远逃开。唯一没有变,还依然愿意到王府来的皇子只剩下了宇文素,虽然不曾远离,但是每次见到宇文翼的时候面上的担忧尽显,倒让宇文翼与沐垚心中有了一抹温暖。

    在朝中,最没有必要去相信的就是真情,而最期待看到的也是真情。人,总是这般的矛盾。

    “我想带兵出征。”那日傍晚,宇文翼与沐垚两个人坐在院子中的凉亭里看着逐渐变多的星星,宇文翼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沐垚侧头看他,问道“你想好了?”她没有去劝阻,因为她知道自己拦不住,也着实没有办法去扭转当前的局面。

    宇文翼点头“是,与其在此终日悬心看人脸色度日,我还不如去与南朝大军厮杀。”厮杀两个字一出,沐垚的眉心一跳,紧紧的握住宇文翼的臂弯,她的眼神中闪过心疼和担忧,宇文翼摸了摸她的眼角,那里已经不如两年前那边细嫩,取而代之的是忧心之后的冰凉。宽慰道“你放心,为了你,为了母妃,为了朝局,我会以自己的安全为重,平安回来。”

    他的臂膀上传来了一阵阵的力道,沐垚的手从加重收紧到缓缓放开,用力的点头。“好,我会等你回来。”

    第二日宇文翼便上了折子领兵出征,皇上其实早就有此意,但是并未与任何人说过,其实,他自己也并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翼儿走这一步,毕竟南朝的兵力不弱,宇文翼又是自己器重爱重的儿子,让他以身犯险来稳固在朝中的地位,是否会得不偿失。可是宇文翼提了出来,朝中的大臣们也都纷纷赞同,皇上就算再担忧也不得不同意。为了保障他的安全,将禁军的副统领撒目敦赐给了他作为副将。撒目敦虽然是一个副统领,但是深得皇上的信任,暗中为皇上探取消息,掌握朝中风向。

    礼郡王宇文素知道了宇文翼要出征的消息,竟然也去求告皇上,自己也要随着大军出征,皇上本不同意,奈何他是铁了心的追随,跪在皇上的上阳宫前整整一日,连嫣嫔都拉不回去,皇上也只能随着他去。

    出征前一夜,沐垚让夏至备好了宇文翼最喜欢的酒菜,两个人对坐着,彼此相望。沐垚本来想嘱咐他多多在意自己的安危,可是这话说了太多次,相信他早就已经烙刻在了心里,她看着眼前的人,发现他与自己心里的影子已经重叠。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说道“这颗心,是为你而跳动的,你可知道?”

    宇文翼听到此话眼泪差一点流了出来,不知道为何,心里满溢着感动。自从淑儿的孩子出生那日,两个人仿佛隔着一道无形的墙,薄薄的一层,却没有人愿意去捅破,将自己的脚踏过去。直到今日沐垚说起这番话的眼神中好像带着一股子魔力,就是为了将他牢牢的烙刻在自己的心里。

    “垚儿,这颗心,也是为你而跳动的。”宇文翼拉住沐垚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让她能够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跳跃,试图能够给她一分安定。沐垚伸手轻轻将他拉向自己的眼前,吻到他的唇上,他的嘴角微微的有几丝胡茬在她的面庞上移动着。这个吻深切而多情,就像是喝了一杯沉香纯粹的酒一般,让人深醉其中。

    第二日一早,宇文翼便带着副将撒目敦和礼郡王宇文素在皇上和朝中王公大臣的目送下挥师南下。慤贵妃站在王城之上远远的望着宇文翼,心中万分感慨,这是他第二次出征,那一次出征他足足走了三年,自己担忧了三年。如今此次,还不知道要多久,只求他能够平安。沐垚站在皇上的身后,看着这个即将要远行的男人,不舍的神色怎样掩饰也掩饰不住。两个人就这样对望着,却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将对方抱在怀里,是一种怎样的无奈。

    倒是宇文素不顾其他的,走上前来,对沐垚说道“放心吧七嫂,我会好好的照顾七哥的。”看着宇文素明朗的少年模样,沐垚打心眼里觉得亲切和喜欢,微微点头“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我等着你们得胜归来。”

    离开的那一刻宇文翼没有回头,他害怕自己回过头看到沐垚一脸担忧的面庞会丧失定力和决心,没有再走下去的动力,其实每踏出一步都是艰辛的。她只希望她自己用尽了全部心意为他绣好的护身符能够带着自己的期望好好的保佑他。

    回到府里空空荡荡的,好像他走了就带走了全部,冬至的情绪也极其的低沉,钰诚随着宇文翼一同出征,在战场上刀剑不长眼,出生入死的,可是连王爷这样尊贵的身份都愿意只身犯险,钰诚也愿意生死追随,冬至也不能说什么。其实墨荷说得对,如果钰诚此次选择逃避,想必冬至也就算是看错了人,贪生怕死的人岂非小人,如何能够托付终身。她也只能和王妃一样,安安静静的将自己照顾好,然后等他回来。

    知道她心思的沐垚让冬至好好的休息了几天,而这几日自己也没有出门,有一天没一天的睡在床上,不出门,也不见人。常常是夜里醒着,望着星空无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