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满月礼
    沐垚抱着佑儿站在殿中央,和几位命妇寒暄着,说着客套又礼貌的无谓之言。絮漓在殿中跑着闹着,偶尔去慤贵妃身边玩一会儿她衣服上的流苏,偶尔看看荃儿怀中的盛留白,她很喜欢留白,白白净净的笑起来充满了温暖。忽然间,荃儿好像受惊了一般跑到沐垚的身侧拉着她的裙摆,手中的力道渐渐的发紧,沐垚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只见她的眼神盯着殿门口,有些怯怯的样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孙怡然带着她的女儿走了进来,眼神从沐垚手中的孩子面颊上略过,神色复杂。沐垚当初下了帖子也仅仅是出于礼貌,不得不做的,没有想到她真的会来,如此只能上前一步说道“端王妃来了,还请入座吧。”孙怡然冷笑了一声,说道“襄王妃的阵仗果然是大,生了世子连父皇都十分的重视,竟然能够大摆筵席,可怜我的念禾··”说到此处,孙怡然忽然停住了,旋即笑道“如此还要恭喜襄王妃了。”

    沐垚微微一笑,说道“多谢端王妃,念禾还小,福气还在后头。”“福气再大也不过是个女孩子,哪里有嫡子一般的荣耀。”说出此话的孙怡然面上有些凄然,自己当初拼尽了全力嫁给了宇文晋,走到了自己心爱的人身边,可是那又如何,他的心里依然没有自己,得到的不过就是一个空壳罢了,本以为有了孩子他就能够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到头来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也怨自己不争气,生下的紧紧是一个女儿,如果是嫡子的话是不是一切都有所不同。想到此处,她的目光忽然间变得冷冽,如同刀子一般从沐垚和宇文佑的脸上划过,带着阴邪之气的笑容从面上闪过,直接便将絮漓吓得愣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慤贵妃坐在席上,不曾看到发生了什么,听到絮漓的哭声连忙站起身来赶了过来,将絮漓抱在一边去安慰着。沐垚心疼的望了絮漓一眼,说道“王妃莫要着急,毕竟还年轻,嫡子一定会有的。”孙怡然却根本不领情,睨了她一眼便入了座。

    皇上与皇贵妃是最后一个进殿的。皇贵妃身着橘红色的长裙,头上戴着赤金五尾凤钗,显着雍容华贵,这一年来,皇贵妃竟然改变了自己当初咄咄逼人的模样,重新披上了当初温柔贤良的外衣,一心一意的去挽回皇上的心,如今看来,她的举动换来了回报,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真的是能屈能伸,也算是一个识时务的聪明人。

    她与慤贵妃寒暄着,任外人谁也看不出当初她如何一步一步的紧紧逼迫,用尽了手段,就为了一举扳倒眼前人。沐垚抱着佑儿上前请安的时候,她满面堆着笑容,将包着孩子锦被的一角掖了掖,说了一句“这孩子生的真好,看着他的样子竟然让臣妾想起了晋儿小的时候,也是小小的,一晃就成了为国分忧为君分忧的人了。”

    慤贵妃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笑道“是啊,现在看着佑儿还小小的,过不了几年就会长成大孩子了,看着他的模样还能让臣妾想起当初翼儿小的时候,果然是父子,竟是那么的相像。”“晋儿与翼儿都长得像皇上,佑儿长得像他的父亲,也像他的祖父呢。”皇贵妃说到此处,看向了皇上,眼中饱含着深情。

    皇上被他们的话语勾起了年轻时候的事情,说道“是啊,一晃这么多年就过去了,待到佑儿长大的时候,朕都老了。”“父皇是九五之尊,哪里会老去呢。”孙怡然接口道。皇上看了她一眼,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说道“端王妃的嘴从小就很甜,你和晋儿也要加紧,再多生几个孩子,让父皇能够享尽天伦之乐。”

    满月礼上,沐垚和佑儿是当之无愧的主角,众人说着吉祥话,相互间推杯换盏,一副和乐融融的样子。折腾了两个多时辰,沐垚才带着佑儿回了王府。佑儿想是累极了,刚刚上了马车便睡着了,沐垚也有些疲惫,轻轻拍着絮漓,让她趴在自己的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夏至说着话。

    “王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好久都没有收到信了。”夏至试探性的语气还是戳中了沐垚的心事,已经二十几天了,宇文翼自从出征以来从未曾这么久都没有来信报过平安。沐垚的心中隐约的有一丝不安涌现出来,面上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便说了一句“可能在忙吧,毕竟打扫战场是大事。”

    夏至看着她埋在阴影中的面庞,心中微微有些颤抖,她忽然想起了三年前的沐垚,那时候宇文晋也是这样,突然之间许久都不曾来过一封信,沐垚每日都会在阴郁中苦苦的煎熬、挣扎,虽然她谁都不说,后来宇文晋果然变了心,求娶了别人,沐垚的难过好像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只是低低的哭泣,一个月之后整个人都瘦掉了两圈儿,像是一抹游魂一样,没有生气。

    夏至看着她走过那样艰难的岁月,旁人一点办法都没有,生怕再重蹈覆辙,只好在心中安慰自己,不会的,宇文翼与宇文晋不同,他用生命在挨着沐垚,他的世界里沐垚永远是第一位的,他对沐垚那么好,拼了命的对她好,在沐垚被抛弃挣扎在苦海中的时候捞了一把,婚后更是对她好,要什么都会满足,给她无尽的爱与安全感。越是想这么夏至越是心凉,那么深切的爱为何到现在连一封信都没有了,他难道不知道沐垚终日为他悬心么?不知道她会难过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如今一点缘由都不曾有,就这般展现自己的无情么?

    其实,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无论是好还是坏,无论是有情还是无情,另一个人都有所感应,只不过看他是否愿意承认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