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运的安排
    沐垚和宇文翼陪着宇文素一同赶回了京城,而荃儿与盛萧然也没有随着皇上的銮驾去到江南,而是先将赫欢作为质子带回了大闵。一路上几个人相伴着,暂时的远离朝堂纷争,游走于山水之间,倒也算是惬意。沐垚本以为赫欢那么小,又从出生便在西墨生活,不能很好的适应大闵的风土人情,可是他却并非如此,一路上看到什么都好奇,一点都看不出想念西墨的样子。

    荃儿看着赫欢的样子,竟露出了心疼,她对沐垚说过这孩子因为生在了帝王家,从小便看着母妃与他人勾心斗角,所以他愿意远离那些纷争,但是这么小的竟然沦为质子,到底也是不满让人唏嘘一番。荃儿的样子不同以往,这也是让沐垚感到欣慰又感到难过的地方,荃儿原本也是个无忧无虑的人,从前也不过就是看着母后与权夫人相互争斗罢了,但是说到底不过就是女人之间的事情,朝堂上的事情涉足的不多。可是她自从嫁入了大闵,成了义安侯妃,反而卷入了大闵王朝的政治漩涡中,每每想到此处,沐垚总是会有些心疼,就像是荃儿心疼赫欢一样。

    她对荃儿说道“荃儿,嫁给了萧然,反而没有如从前想象的一般岁月静好,你会不会后悔?有的时候觉得很是对不起你,原本是想要拉你从漩涡中出来的,没想到竟然落入了一个更大的漩涡。”荃儿怀中抱着女儿,轻轻地摇晃着,看着她可爱粉嫩的脸庞,微微一笑,亲吻着她的面颊才说道“沐垚姐姐,你信命么?”沐垚本想说不信,但是现在的她不同了,她觉得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无论是好是坏,谁要来谁离开,遇见谁,发生什么,都是命,沐垚最终点了点头,轻声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信!”

    荃儿扯开唇角,她今天的胭脂擦得格外的明亮,大红色映入了沐垚的眼帘,透着一股娇艳与诱惑。“所以一切都是命,我的命运就是逃不开这些,那我便去接受它。当时,萧然说出你与他之间的关系时,说出太后与蒋家之间的关系时,我就知道一切都是命。我并非不认她这个外祖母,可是我更是心疼你与萧然,你的命运因为遇见了她而变得面目全非受尽苦楚,而萧然呢,从小到大的艰辛没有人能够体会,更不会感同身受,所以我能理解,你们心中的仇恨有多深。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们都是被摆布的棋子罢了,她将你们作为这大闵王朝夺权的棋子,也将我作为西墨王朝制衡的棋子。”

    荃儿的话让沐垚陷入了深思,出行这许久,在外人看来她已经不再受到佑儿骤然离世的影响,在家人看来她也能完完全全接受太后对其命运的肆意摆弄,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每个夜里都难以入眠,每天都在想着佑儿,虽然眼泪已经干涸,但是思念并没有因此枯竭,反而越来越汹涌,而对太后的恨意也随着越来越汹涌。她开始一步步的谋划,一步步的在心中推进,她已经从一个不屑于权谋的人而变成了操纵权谋的人。这是一场战役一般,艰难但必须要赢的战役,为了父亲的平反,为了母亲的昭雪,更为了自己这许多年来的感情,同样也会给宇文翼的道路带来平坦。

    “垚儿姐姐,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相信只要做了就一定能够成功,不为别的,是为了公公婆婆摆脱历史记载中罪人的名头。这个名头太过于沉重,我们背负不起,公公婆婆也背负不起,所以就算是为了他们我也会支持你与萧然的。”荃儿从小便跟在沐垚身边,虽然在大闵住的时间不长,但是长久以来的朝夕相处竟然是比亲姐妹还要亲的,更何况如今又嫁给了萧然,其实就是嫁给了蒋家,自然能够明白沐垚想要为父母含冤昭雪的心愿。

    回到京城之后,沐垚将心中的怨气隐藏起来,同宇文翼一起前去太后的寿安宫中请安,她有时候也挺佩服自己的,即便心中那么怨恨,竟然也能够将它死死的压在心里,懂得了隐忍,更明白了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韩信忍得了胯下之辱,何况不过就是做做表面功夫,如同从前一般去请安罢了,有什么忍不得的呢。宇文翼拉着拉沐垚的手掌,试图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她,转头看向沐垚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的担忧,但是沐垚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明亮的笑容,仿佛天空中的一弯明月,皓然的挂在那儿,让人觉得没有去抗拒的理由。

    沐垚对着身后的墨荷说道“一会儿进去,你仔细的将锦盒交给清如姑姑,别碰了哈。”墨荷点了点头,她手中捧着的是沐垚从西墨带回来的一块玉石,通体碧绿的,脆生生的,足足有两个拳头那么大,一看就知道是名贵的,所以也格外的小心了些。

    嘱咐后,沐垚转头看向了握着自己手的宇文翼,笑道“进去吧,这时候太后刚刚午休完,想来精神还好。”说罢便拉着他一同进了门。清如正站在炕几上小心的剥着几颗栗子,没有看到沐垚两个进来,还在与太后说着“奴婢记着温阳长公主爱吃栗子,无论是烤好的还是煮好的。”太后揉了揉额角,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就看见沐垚含着笑站在那儿,一下子便收住了话头,说道“你们来了,怎么没让外头的人通报一声。”

    沐垚请了安,说道“怕外祖母午睡着,就没叫嚷,打算进来看看的,如果外祖母起了便坐一会儿,如果没有便将东西交给清如姑姑,我们改日再来请安的。”宇文翼也跟着点头,说道“此次去到西墨,一切都好,父皇让我们先护送素儿回来,也让祖母安心。”太后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玛瑙红玉串珠随手丢在桌子上,颇为忧心的说道“让哀家如何能够放心,出去一次便让那个权夫人设计了几次,哀家就不明白,皇上怎么能够同意不杀了她,而是让她的儿子作为质子来到大闵呢!”

    沐垚看着太后的样子,心中暗暗思索着,恐怕太后也是想让权夫人死去之后再悄悄命着安阳公主将赫欢赐死吧,或者出个什么意外也是难免的,没娘保护的孩子,命运都是凄惨可怜的。沐垚假装低着头喝茶,并没有接口,宇文翼在一旁说道“想是父皇也有自己的考量,西墨的翊王作为质子来到大闵,对西墨也是个牵制,恐怕父皇也是想着不让西墨王妄动吧。”

    太后叹了口气,又问道“素儿如何了。”沐垚忍不住在心中冷笑,到底是自己的孙儿,如何能够过了这许久才问的,果然,孙儿都是如此,何况本就不是自己亲女儿所生的名义上的外孙女呢。但她还是挂上了笑容,回道“外祖母放心,有您惦念着,素儿很快就好起来的。说道素儿,他现在还不能动,所以有一事想请求外祖母。他想见见嫣妃娘娘,可否请外祖母通融,我们今日将嫣妃娘娘送到礼亲王府,晚膳过后便送回来。”

    太后的话语中透过一丝疑惑,说道“嫣妃娘娘?皇上这是晋了位分?也对,到底儿子护驾有功,一下子晋两级虽然不合规矩,但是皇上既然发了话,哀家也会命着皇贵妃着手办这册封礼的。你们如果想要将嫣妃带出去便带吧,不过晚膳过后一定要送回来,否则便坏了宫里的规矩了。”既然太后同意了,沐垚便也不想在此多做耽搁,让墨荷将那块玉璧交给清如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便起身告辞了。

    他们走后,清如将那玉璧拿了出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对着太后笑道“奴婢看这玉倒是好玉,看来襄王妃心中还是敬重着您的。”太后瞥了一眼那玉璧,冷笑着“哀家怎么觉得沐垚与以往不同了,说话的时候眼睛中流露出来的笑意中总带着一股子虚情假意。让你的外甥女好好的盯着她,如果探听出什么消息,一定要及时报给哀家。”清如看了看太后不太愉快的神色,倒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唯唯诺诺的称是,便让人将那玉璧搁置在了库房里头。

    沐垚让宇文翼前去给慤贵妃请安,自己先去了嫣妃处带着嫣妃娘娘打算先带着她出宫,嫣妃早就知晓了自己的儿子为了救父皇而被人射伤,虽然别人告诉她已经无碍,但是作为母亲,只要不看到自己的儿子完好,就无法真正的去相信。所以此时前来此处的沐垚仿佛成为了她的救命稻草般,一刻都没有耽搁,连衣衫都没有换就要随着沐垚出宫。

    沐垚出宫是走的西角门,因为在宫内,亲王妃不便坐轿子,而嫣妃的宫殿又在西角门的旁边,走出去倒是快一些,沐垚也是早就料到了会从这里出去,所以来的时候便吩咐着钰城将马车赶到了此处。可是一阵喧闹声阻挡住了沐垚的脚步,只见一群侍卫在驱赶了一个人,那人穿着官服,看样子像是个五品六品的官儿,这样的品级在京城中连皇宫都进不得,所以他为何会在此处吵嚷。

    沐垚本想拉着嫣妃绕过是非,可是那人的声音竟然是如此的耳熟,一直大喊着“我要见太后,我要见太后。”沐垚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一瞬间便恍然,这人不仅仅见过,而且是旧相识。她赶忙走上前去,对着侍卫说道“都住手,此人我认识。”侍卫也是认得沐垚的,此时都停住了手,请安道“襄王妃吉祥。”而那人也看了沐垚一眼,瞬间眼睛睁得老大,用手指着沐垚半天没有说出话,后来又突然意识到沐垚的身份不是自己可以造次的,便跪在地上,随着侍卫们的话喊着“襄王妃··襄王妃吉祥。”

    沐垚看了他一眼,悄声问道“你有什么事情要见太后?”那人连忙递上了一本折子给沐垚,沐垚拿在手里看了两眼,皱起了眉头,说道“太后是不会见你的,而皇上此时正在南巡,你如果想要参奏,自然无门。其实就算皇上回来了,你的折子也会被压下。”那人叹了口气,颇为感慨的说道“微臣就是一次次的被压下,一次次的被贬官,逼不得已才只能在此处喊叫,希望宫内的人能够听得到。”

    沐垚看了嫣妃焦急的样子,权衡了一会儿才悄声对他说道“这样吧,你先去义安侯府等着,待到晚上的时候我们会去,到时候你再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与我们听,至于以后如何,还要多加思量。”那人连连称是,沐垚又递给他一块玉佩,就是当年太后在沐垚成婚之时交给她的鸳鸯佩,与宇文翼一人一个的,这许多年来,沐垚常年的挂在身上,想必义安侯府的人看到便会认得,随后嘱咐着“到时候不要穿着官服过去,以免被人盯住,容易引起杀身之祸,你的平安无法保证。到了你便将这玉佩交给门房,想必他们也认得,否则,可能不会让你进去的。”

    那人拼命的点点头,想要向着沐垚叩拜,沐垚连忙制止住了他,说道“不要闹这些虚礼了,我此刻也有事情耽误不得。”说罢便带着嫣妃去往了宇文素的府邸。嫣妃也是第一次来到宇文素在宫外的府邸,却也根本没有心思欣赏,一心只在自己的儿子身上,顺着沐垚的脚步奔到了宇文素的卧房。

    当宇文素瘦弱的面庞映入了嫣妃的眼睛中后,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拉着宇文素的手,哽咽着说道“我的儿,你真的受苦了。”沐垚看着嫣妃的样子,又看了看宇文素对母妃的心疼,便识趣的退了出来,其实她心中仿佛有什么被这一幕刺痛了。十几年来,自己没有享受过母亲的宠爱,也再也没有佑儿可以疼爱,对比起来,自己真的是一无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