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半缘山河半缘君 > 第一百四十章 墨荷复去
    林深说冬至的病虽然棘手但是好在病情不深,好好的调养,用心的照料,想必半年之后就会好的差不多。听到这些话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沐垚身上早已经裹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知道冬至还可以医治之后心情一下子便放松了,竟有些觉得凉飕飕的,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宇文翼站在她的身边,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忙将身上的衣服解了下来披在了沐垚的肩膀上。林深也看到了,说道“一会儿让夏至熬一碗姜糖水喝下吧,我看你脸上都是汗,待会儿出去夜风一吹怕是会着凉的。”

    沐垚感激的说了声多谢,扶着宇文翼的手坐在椅子上,让墨荷将买回来的药和药方子交给林深,说道“劳烦你看看这药方和这药还有什么要填减的。”林深从墨荷手里接过的时候,沐垚一直在盯着墨荷的神色,她的样子并没有什么不妥,也没有一丝的犹豫,刚刚因为冬至的身体而着急的模样又涌上了心头,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墨荷呀墨荷,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让我该如何是好,不知道我会为难的么。

    沐垚忍不住扶额,头上的紫金琉璃晶粉色钗环碰在一起叮当作响,宇文淑也走到沐垚的另一侧坐下,安慰道“垚姐姐,既然冬至没事,你也别太担忧了。”宇文翼也接口,对钰城道“你放心,冬至所有用的药王府都会负担的。”钰城连忙说“不必了王爷,我这儿还有一点积蓄,也够给冬至看病的了。只要她能够好起来,倾家荡产,我也无所谓的,我只求以后的日子里能和她相依相伴。”

    钰城很少说这样的情话的,如今说出来,想必也是因为知道冬至能够死里逃生后心中的一种解脱吧。沐垚微微一笑,说道“我替冬至谢谢你对她的情谊,但是你们两个的份例本就不多,王府这么大,还是能够负担的了她医病的开销的。你好好将你们的积蓄攒起来,以后还有孩子要养活的。”说到孩子钰城刚毅的脸庞竟然一红,诺诺称是。

    天色也渐渐的晚了,夏至和墨荷去给冬至熬药,宇文淑与江昱豪也说今日要先告辞等到明日再过来看望冬至。林深却说“这几日我都会过来,你们也可以不用总是劳动,毕竟你们的医馆只有你一个郎中,你总是离开,恐怕看病的人找不到便要白走一趟。我那边的小徒们也需要好好的历练历练。”宇文淑听闻看了一眼江昱豪,说道“既然林神医在此,我们也能放心了,我们得了空便会过来,一切还要劳烦你。”

    “如此,便要感谢林神医了。”钰城听到林深的话屈膝跪在地上,感谢着。林深连忙拉着他起来,说道“大可不必如此,我身为医者,照料病人是最起码的。”沐垚也对钰城说道“你快起来吧,多陪陪冬至,别让她忧心才对。”钰城连连点头便跑回了屋子里头,自从知道冬至的病情,自己还未曾与她单独呆在一处,好好的看看她的眉眼,抚摸过她的发端,以为老天要对自己这么残忍,没想到还算是网开一面,让林神医过来给冬至医治,没有收走与她相守一生的机会。

    沐垚本想着在王府的后宅择出一个房间来让林深住在那儿,方便他给冬至诊治,便也不用来回的跑了,如果医馆有什么事情也可以让府中的小厮去送,但是林深却说冬至的病并非一时半刻便能够好起来的,时间那么久,也不能总是住在这里,还是经常过来的好,便推拒了。

    从始至终,宇文翼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知道沐垚并非对林深有意,但是看着林深以温柔如水的目光看着沐垚的脸庞的时候,他心中总是会闪过两个字--觊觎,他似乎很是喜欢沐垚的样子,对她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充满了柔情,一切也会为她考虑和着想,这一点让宇文翼很是不愉,揽着沐垚的手臂不由得加深了两分。

    那之后的十天之内,宇文翼都没有前去朝中,连中书令圈地的事情也没有去到义安侯府过问,每日呆在府里,生怕在他不在的时候林深过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已经这么大的年纪,竟然还像一个孩子一样,多疑和敏感,这不是宇文翼应该有的样子,但是一碰到沐垚整个人好像就变了一样。沐垚也很是纳闷,宇文翼怎么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呆在家里,本来她是想着趁着这段时间找个由头与墨荷谈一谈的,奈何宇文翼在家,自己却一直都没有机会。

    两个人正坐在正殿,各拿着一本书窝在一处翻看着,就听外头有人报说“林神医过来了,直接去到了冬至那边,没有到王府里头来。”沐垚本想起身去看望却被宇文翼拉住了,她不解的回头,询问道“干嘛?我要去看看,问问冬至今日的情况。”宇文翼并没有将手中的书放下,说道“等林神医诊过脉且得等一会儿呢,待会儿再过去就够了。”沐垚推开他的手,说道“哪有你这样的呢,人家好心好意的来诊脉,药钱也只收了成本价,竟然还让人家等着。总归是不好的,所以你要不要陪着我一同去看看?”

    宇文翼无奈的放下书,叹了口气说道“好,那我就陪你走一趟吧。”“墨荷,墨荷?”沐垚喊着墨荷的名字,想让她陪着一同去看看冬至,没想要进到屋里回话的竟然是常年在殿外伺候的小丫头雅言,沐垚的印象里这丫头好像才十二三岁,身量也小,一直穿着一件素色的长衫,从来不施脂粉却颇有几分娇俏的味道在脸上,见来人是她,问道“墨荷去哪儿了?”

    雅言从未在跟前儿回过话,此时殿外只剩下她自己,听见王妃叫人不得不进来,情急之下脸都有些发红,扭着裙边怯怯的说道“墨荷姐姐中午的时候说有事出去了,本以为夏至姐姐在这儿伺候着的,不知道夏至姐姐去哪儿了。”

    沐垚皱了皱眉,心中明白夏至一定是跑到了冬至那儿去照看了,至于墨荷,说不准又去到了宫里。宇文翼倒是没想那么多,对立在那儿不敢抬头的小丫头说道“那行,那你下去吧。”雅言闻言好像获得了大赦一般飞快的退了出去,弄得宇文翼都有些哭笑不得,问着沐垚道“我就那么可怕吗?”沐垚回头看去,颇为郑重的点了点头“是挺可怕的。”说罢也不给他擒住自己的机会,快步跑了出去。

    十日过去了,冬至的身体恢复的竟然比众人想象的要好,连钰城的眼睛里也绽开了些许的笑意,能看到冬至这样,是他最高兴的事情了。喝过了今日的药,竟然扶着起身走到了正厅里坐了会儿才回去。送走了林深,沐垚有些忍不住了,叫回了夏至,让她去到撒一凌那儿走一趟,务必要将王爷请到她的沉羽殿去坐一坐。夏至有些不解其意,王爷回来之后虽然也偶尔会去看一看,但是也是出于礼貌,撒一凌从未曾来请过,沐垚也从未劝说过。如今是怎么了,王妃竟然让撒一凌来主动请王爷过去,也不怕出了什么事儿。

    虽然不明白,但是沐垚吩咐的事情,夏至也不敢不做,去到了撒一凌的沉羽殿,撒一凌一听到这话,便问道“墨荷今儿出去了么?”夏至被她问的微微有些发懵,从中午的时候自己便出来了,倒还真没在意墨荷去了哪儿,不过这么一想,好像自己出来之前就未曾见过墨荷了,但她依然摇了摇头“回禀凌妃,奴婢不知道,不过好像也有一阵子没见到了。”

    撒一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夏至说道“回去告诉王妃,我明白了,一会儿便差人过去请王爷过来用晚膳。”

    夏至有些不解的走回去,想把整件事情屡清楚,却发现根本无从下手,正巧走过后花园的时候便看到了前头一个熟悉的身影,墨荷从西角门也进到了后园子里头。她今日早晨明明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衫,搭了一件粉色的外裳,怎么一下午的功夫便换成了墨绿色的,又想起凌妃问起了墨荷今日是否出去过,夏至就更是心中有些打鼓,开口叫住了墨荷的脚步,喊道“墨荷?是你吗?”墨荷听到夏至的声音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笑着看她,说道“你怎么从那边回来了?”

    墨荷的手中端了一盆新开的海棠花,娇艳动人。夏至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说道“你这是从哪儿回来?好久没见你了似的。”墨荷不慌不忙的将花盆往前一送,说道“我在花房来着,正巧这盆花儿开得好,想着带回来给王妃看看,择出几枝来插在瓶子里给冬至送去,想必看着这个,她心情好一些,病也会好一些。而且我听说花能够带走病气呢。”夏至笑道“如此一来,便要多谢你想着了。”

    墨荷不以为然的笑笑,继续笑道“那有什么谢不谢的,我一直将你与冬至当做姐妹,别的忙我也帮不上,这点子小事儿还是能想得到的。”还未等夏至开口便继续问道“你是从沉羽殿回来了?”夏至本来想说是的,但是忽然间脑子中蹦出了凌妃询问墨荷的话,便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这刚去看了看冬至用过了晚膳不曾,她的药一日两次,饭也改成了一日两次,所以想着去看一眼才放心。”

    墨荷也不疑有他,笑道“夏至姐姐的心思果然更细密一些,倒是比我们这些花花草草的强多了。”夏至也微微一笑,帮着她拖了一把沉重的花盆,说道“哪里,我们都是关心她,只不过方式不同罢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回到漓映轩中,没多一会儿,撒一凌的小丫头便跑过来禀告道“王爷,凌妃那儿摆了晚膳,想请您过去用膳的。”宇文翼皱了皱眉,撒一凌从来不曾请过他,自己若去了她便高兴的迎接,不去便也不前来打搅,今儿这是怎么了。问道“凌妃可说了有什么事儿不曾。”小丫头还没回话,沐垚便笑着推了他一把,说道“凌妃难得来请一次你,你还要问什么事儿?岂不是伤人家的心么,去吧,我今儿自己一个人吃也是好的。”

    宇文翼揉了揉沐垚的头发,说道“哪里能让你一个人用膳,不如你跟我一块去吧。”沐垚看了一眼那小丫头,笑道“这么大人了竟然还闹,凌妃请你过去定然是有什么事情跟你说的,如果我去了可能会不方便,再说了,如果真的让我去了,三个人一起用膳,恐怕心里都会别扭,也吃不好的。你且去吧,我一会儿就吃了,不用惦记。”看着沐垚的样子,宇文翼也不好意思推辞,毕竟沐垚说得对,三个人一起用膳确是有些别扭,而且撒一凌也要全程照顾着,连坐下都是不能够的,沐垚如果被她伺候着定然也会觉得不舒服,还不如自己一个人独去,吃过了便回来,少了许多的事儿。

    宇文翼走了以后,沐垚想了许久,不能不给墨荷留面子,还是两个人单独的说话比较好,如果被夏至或者谁人知道了,恐怕自己想要留下墨荷,她的日子也不会多好过,就算夏至不会说什么,但是依照墨荷自己的性子,恐怕就无法逾越心中的那一道鸿沟吧。

    于是沐垚便对夏至说道“今日照顾了冬至一天,一会儿你用过了晚膳早些去休息吧,我这儿有墨荷伺候着就行了,明日里,早些起来再去看看冬至,缺什么少什么都给送过去。”夏至听到这话便明白了过来,想来今日王妃将王爷支走真的是因为有事要与墨荷说的,此事恐怕凌妃也知道,不过既然王妃不想说,夏至也不会再去询问,点了点头便自己独自去用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