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都市小说 > 盛世为凰 > 正文 第3329章 被灭口的准备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盛世为凰最新章节!

    祝烽道:“你说这世上没有如果,但人这一生总难圆满,哪怕朕身为皇帝,富有四海,也总有求而不得,错失遗憾。”

    “……”

    “一旦有了遗憾,人就会想如果。”

    鹤衣低着头,脸色渐渐的发白。

    祝烽道:“所以,如果——”

    “……”

    “如果,有这么一对父子,他们之间有一段尘封往事,但这段往事并不幸福,也不快乐,相反,这段往事只有血腥和杀戮,这段灭绝人伦的杀戮往事把这个儿子逼得发了疯,而他的父亲为了保住自己的这个儿子,叫人给他用了药,让他彻底的失去了这段记忆,忘记了让他痛苦的往事。”

    “……”

    “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他因缘际会的来到了这个父亲的身边,知晓了这一切。原本,这位父亲是想要让他去到自己的儿子身边,监视他,也控制他,避免让他回想起过去的一切,让这个儿子一生都混沌无知的度过,可这个人——他却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帮助这个儿子夺取了权力,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王者。”

    “……”

    “如果,这个人表面忠诚,却在背地里不断的欺骗,隐瞒。”

    祝烽伸出手,扶着一边凹凸不平的墙面慢慢的站起身来,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元气,起身之后甚至还摇晃了两下,高大的身躯给人一种玉山将崩的错觉,鹤衣下意识的抬起头来,伸手想要扶他。

    而祝烽一步便逼近他的面前,一双发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

    也像是一把利剑,直直的刺进了鹤衣的心里。

    他一字一字的道:“你,会如何对待这个人?”

    “……”

    整个屋子里一片寂静。

    一滴冷汗,从鹤衣的额头上沿着他消瘦的轮廓慢慢的滑落下来,最后啪嗒一声滴落在地。

    他沉沉的吐了口气,然后说道:“这,就要看皇上要什么了。”

    祝烽道:“哦?”

    鹤衣道:“那个人来到那个儿子的身边,的确是带着任务去的,他的确是奉命去监视他,控制他,让他混沌无知的度过他的下半生。可这个人——也是人,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

    “……”

    “他看出了这个儿子雄才大略,有经天纬地之才,能缔造百年不遇的盛世,所以,他才会背离自己的初衷,辅佐他登上帝位。”

    “……”

    “这个人,的确有隐瞒。”

    “……”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隐瞒,有了当初应承的任务,他才会被人抓住把柄,被人要挟,做了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

    “……”

    “但,对他想要效忠的那个人,他没有欺骗,更没有伤害。”

    “……”

    “他想要做的,不过是逢此机缘,略尽绵力。”

    “……”

    “若别人容不下他,那他——他走到这一步,也绝无怨言。”

    “……”

    祝烽沉默的看了他许久,然后说道:“没有遗憾吗?”

    鹤衣道:“皇上刚刚不是说了吗,人之一生哪怕富有四海,也总有求而不得,错失遗憾。不过——”

    说到这里,鹤衣抬起头来看着祝烽,目光微微闪烁,用一种微妙的口吻说道:“这一切,不都是,如果么?”

    听见他这么说,祝烽的目光也闪烁了一下。

    然后,轻笑道:“你说得对,如果。”

    说完,他又转过身去,而这一次,像是有些撑不住似得,后背微微的佝偻起来,还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鹤衣急忙上前扶着他走到床边坐下,祝烽喘了半天才总算平复下来,又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有一点,朕还是不明白。”

    鹤衣道:“皇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祝烽道:“这件事照理来说,应该不会让任何人知晓,哪怕是要去执行任务,不过做事就罢了,为何会将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你?”

    鹤衣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并非是高皇帝告诉微臣的。”

    “嗯?”

    祝烽的眉头皱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还有人知道这件事。”

    “是。”

    “谁?”

    “微臣的师傅。”

    “……”

    祝烽的气息又沉了一下,脸颊涨得通红几乎又要咳出来了,他拿手用力的按着胸口才勉强控制住自己,发出了一阵闷闷的咳嗽声,道:“张真人?”

    “是。”

    “他又是如何知道的?谁告诉了他?”

    “也并没有人告诉他,而是当年——”鹤衣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道:“博望侯重返中原时,提前告诉了张真人。”

    “……”

    一听这话,祝烽也变了脸色。

    但随即,他也明白了过来。

    博望侯并不是个不知轻重的人,他当然知道自己重返中原对整个朝局会有多大的影响,必定有人不希望他再度出现,所以,他将自己重返中原的计划告诉张真人,是希望借他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刚到玉门关就撞上高皇帝。

    而高皇帝到玉门关原本并不是冲着他,却偏偏因缘际会。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才苦笑着,轻声道:“难怪……”

    难怪,司伯言和司仲闻着两兄弟能活下来。

    南烟也能活下来。

    并不是高皇帝宅心仁厚,而是因为张真人的出现。

    祝烽虽然从小到大没有见过这个人,可多少明白,他在高皇帝的心里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好像一个满身污秽的人心里仅存的一点清静之地。

    是因为他在,高皇帝才放过了这些人。

    而后来的事,也就不必再问了。

    祝烽坐着,虽然胸口一阵一阵的翻腾,但脸上却露出了越来越疲倦的神情,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倦怠的摆了摆手:“罢了,你下去吧。”

    鹤衣道:“皇上——”

    祝烽也不看他,只半阖上双目,淡淡说道:“朕刚刚都说了,这一切,不过是‘如果’。”

    “……”

    “‘如果’的事情已经说完了,接下来,你就去做你该做的事了。”

    “……”

    鹤衣也有些愕然。

    他也没有想到,祝烽会这么轻易就饶恕他,他甚至在来的路上已经做好了被皇帝灭口的准备——

    应该说,从奉命前往北平的燕王府,却又改变初衷,开始辅佐他登上帝位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做好了有一天皇帝恢复记忆,而自己被灭口的准备。

    却没想到。

    他轻声道:“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