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都市小说 > 电影人传奇 > 正文卷 第256章 表演
    许望秋见中森明菜微微点头,知道她明白了,双手一合,笑道:“那下面你跟唐囯强开始排练,我的排练方法跟佐藤导演的排练方法不大一样。佐藤导演在排练的时候会让你们穿上戏服化好妆,开始是练习台词,然后慢慢加入动作。我的排练则主要是排练小品,而这些小品的内容并不是剧本的内容,而是剧本之外的,但跟剧情有关。比如巴跟阿明去上野公园游玩,比如巴跟阿明约会等等。这些内容由你和唐国强自己编自己演,而我只是对你们编排小品进行评点和纠正。”

    中森明菜担心地道:“可是隔几天佐藤先生要看,不排练剧本能行吗?”

    许望秋笑着解释道:“佐藤导演的排练是直接告诉你怎么演,需要一场一场的排,而我的这种排练方法是帮你彻底理解人物,让你慢慢向人物靠拢,并最终与角色融为一体。你想啊,当你变成角色时候,你都已经变成巴了,那你还需要去演吗?”

    中森明菜恍然大悟,露出钦佩地神情:“原来是这样啊!这种方法听上去好像很厉害呢,比佐藤导演的方法要厉害哦!”

    许望秋轻笑道:“不能这么说,佐藤先生的方法也很好,英国有很多厉害的演员,他们大多采用类似的排练手法。只是我的这种排练方法更适合你罢了,因为你跟巴实在太像了。这个世界表演流派非常多,其中有两个特别重要的流派,一个是表现派,一个是体验派。东瀛表演界基本上就是表现派和东瀛本土表现流派的天下,你学的英国皇家戏剧学院训练就是典型的表现派;而我现在采用的排练方法则是体验派的。在我们的这种流派中,有一个理念叫作种子。

    比如,某演员本身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先进人物,要让他去扮演一个连环杀手,就会比较困难,那该怎么演呢?就需要去寻找人物的种子,这个种子是人物性格的某种个特征,或者某种特质,比如哈姆莱特的高贵和优柔寡断,在找到这个特征或者特质之后,我们就可以以此为基础逐步丰富人物,让人物变得立体起来,将种子培育成一颗大树。

    刚才我已经将巴这个角色的种子交给你了,巴内心是孤独的、是缺乏安全感的,也是渴望被爱的,这就是角色的种子。接下来的排练就是让这颗种子生根发芽,并最终长成一颗大树。”

    中森明菜抖擞精神:“我明白了,那我们开始排练吧!”

    许望秋笑着道:“先排最简单的,就排巴跟阿明去上野公园游玩。你跟唐囯强去过上野公园,而且去很多地方游玩过,排演这个小品不难。”他转头对唐囯强道:“老唐,现在开始排练,排练的内容你们两个商量着来。”

    唐囯强起身,看着中森明菜道:“明菜,那我们商量一下排练的内容。”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中森明菜跟唐囯强早上出去游玩,下午到排练场排练心理剧,而晚上则跟唐囯强和其他演员排练小品。在约定时间最后一天的下午,许望秋让中森明菜和山田佳子他们排练了一段《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剧本的内容,为晚上的表演作准备。

    许望秋让中森明菜他们排练的是巴寻找况阿明的一场戏。这场戏讲的是南京大屠杀的消息传到东瀛后,很多中国留学生放弃学业回国参战,况阿明也产生了回国的念头,并且告诉巴,自己是中国人,不能爱一个东瀛姑娘,随后他便离开了松波家。巴深爱着阿明,到处打探他的消息。留学生会馆的杨夫人跟巴的遭遇有些相似,非常同情她,将阿明的消息告诉了她。

    许望秋之所以选择这场戏,是因为这场戏是巴这个角色情绪起伏最大,内心戏比较多,能够展现演技,只要中森明菜能把这场戏演好,那么演其他戏就完全不是问题。

    这天晚上,《一盘没有下完的棋》中日双方的主要演员,剧组工作人员都来到了现场,连德间康快也赶过来了。众人齐聚一堂,等着看中森明菜的表演,也等着看许望秋是不是能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把中森明菜这个不会演戏的演员调校出来。

    由于是正式表演,中森明菜和山田佳子她们都换上了戏服。在排练场的中央专门放两把椅子,作为舞台布景。这场戏有三个角色,巴、杨夫人和中国留学生李珊。其中杨夫人只有两场戏,演员没有进组,就由山田佳子代演,而出演李珊的是北影厂的演员张力维。

    孙道临看过中森明菜的表演,真的非常糟糕,特别浮夸,他实在很难相信许望秋能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把他教好。如果是普通剧组根本就不算个事儿,不过这可是中日联合拍摄的剧组,你大话说出去了,却做不到,那是丢中国的人。他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经历过东瀛人侵华,不愿意在东瀛人面前丢面子,压低声音道:“望秋,那个中森到底能不能演好?”

    许望秋微笑着道:“放心吧,没问题的。”

    孙道临见许望秋这么说,微微点了点头,但心始终是悬着的。

    许望秋看着中森明菜,又看看山田佳子和张力维,大声道:“可以上场了,准备开始演出吧!”

    中森明菜他们三个来到排练场中央,中森明菜和张力维坐在两张椅子上,而山田佳子拿着一块布,擦拭着并不存在的“家具”。

    张力维表情很平静,但眼神中却流出出一丝同情;中国留学生都知道阿明和巴的事,也知道巴是个很好的姑娘,变成现在这样真的很可惜。

    中森明菜则努力回想小时候母亲喝醉了酒说“要是没有明菜的话”时的情形,回想那种被嫌弃的感觉。中森明菜没有接受过体验派的“七力四感”训练,让她像体验派演员那样演戏是不可能的,只能用方法派的办法来演。随着中森明菜回溯自己的记忆,她的神情逐渐暗淡,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悲凉的情绪,仿佛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阴云中。

    孙道临眼睛一亮,望秋果然厉害啊,中森姑娘竟然能传到出这样的情绪来!

    佐藤纯弥和制片主任竹中正雄对望了一眼,也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会吧,中森块木头竟然能演出这样的感觉来,这种由内而外的悲伤可不是像她这种新人能够演出来的!

    在酝酿了几秒钟后,张力维开始说台词了:“请原谅!我真的不知道。阿明没告诉去处,突然走了。”

    中森明菜神情更加黯淡了,轻声道:“是这样啊。”她站起来,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抱着衣服冲张力维鞠躬:“谢谢你。”说完她转身离开。她就像丢了魂一样,走了两步便身子一晃,摔倒在地。

    张力维赶忙上前扶住中森明菜:“巴小姐。”

    山田佳子听到张力维的喊声赶忙走了过去。她看到中森明菜晕倒,便和张力维一起,将中森明菜扶进房间,并拿了一张毯子给她盖上。张力维退出了舞台,而山田佳子继续忙碌着。

    好几秒钟之后,中森明菜强撑着坐起来。

    山田佳子转头看了她一眼,问道:“好些吗?你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中森明菜目光暗淡,有气无力地道:“谢谢,已经好多了。”

    山田佳子叹了口气道:“况阿明一直很苦恼,想念他爸爸妈妈,想念他的祖囯,可又放不下围棋,还有你……”

    巴凄然一笑:“不,他,他说过,他不能和东瀛姑娘在一起。”她的神情是如此悲伤,就好像被遗弃的孩子,喃喃自语道:“不过,如果是这样,也许我可以做一个中国人。”

    德间康快惊讶地道:“没想到中森能演得如此之好,真是不可思议啊!”

    三国连太郎也忍不住道:“这种悲哀的感觉不是演出来的,是真的在伤心。这种年纪的小姑娘,能够入戏如此之深,还真是少见呢?”

    表演在继续。山田佳子苦笑道:“当中国人,是吗?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东瀛人会骂你中国佬,骂你是卖囯贼,向你扔石头。”她叹了口气道:“我呢,现在有两个孩子在这儿,不过等他们长大以后一定会把他们送回中国去。”

    中森明菜看着山田佳子,诧异地道:“您是?”

    山田佳子苦笑着道:“是的,是中国人,我的丈夫是中国人,在那边硬是被拆散了。我常常在想,如果那时候我们不回来会是什么样子?”她拿起一只杯子,倒了一杯水递给中森明菜:“喝吧!”

    中森明菜接过杯子,看着杯子怔怔出神。

    山田佳子叹了口气道:“中囯人会说你是奷细,恨你,瞧不起你。”她轻轻呼了口气道:“你知道被人瞧不起是什么滋味吗?”她看着中森明菜道:“你想象得出吗?如果你当中国人就必须承受这些,你能做到吗?”

    中森明菜抬起头,看着山田佳子,坚定地道:“我爱他,我爱阿明。我爱阿明胜过自己的生命。”

    山田佳子提高嗓门道:“可是这样阿明会很痛苦。”

    中森明菜毫不退缩的盯着山田佳子:“可你不也很爱你的丈夫吗?”

    山田佳子目光瞬间黯淡了:“是的,是很爱他,可是他死了,跟东瀛军队作战时战死了。”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现在不是其他时候,中国和东瀛在打仗,难哪,巴小姐。”

    巨大的悲伤涌上心头,中森明菜的眼里流出了泪水,凄婉的眼神让人心碎。

    山田佳子叹了口气道:“不管阿明是回国打仗,还是留在这儿继续下棋,都不是容易的事,你明白吗?”

    中森明菜微微点了点头,泪水大滴大滴地往下掉。

    山田佳子看着满脸悲伤的中森明菜,轻轻叹了口气道:“看到你这个样子,就想起了当初的我,好吧,我把阿明的去向告诉你!”

    中森明菜猛然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山田佳子:“真的吗?

    山田佳子点头道:“他去森川家了,去跟森川的家人告别。”

    中森明菜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跑了两步后猛然停住脚步,向山田佳子鞠了一躬,然后猛然跑出了“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