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 弑血讨伐 0727章 星将,房老的归来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一长串的问题,瞬间在公西子钰的脑海中,层层叠叠的堆积了起来。

    而同时听到碧荷与乘风谈话的老者,脸上不仅毫无表情不说,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

    “几位,想必你们此次前来,就是为了他们二人吧!”话落,老者淡然一笑,闲庭信步般,走到了正殿中的御案旁。

    轻轻转了转桌子上的烛台,随后只听卡啦一声,桌案后的书架,瞬既向两旁闪开,随即老者走了进去。

    公西子钰三人见状,也赶紧趋步跟随。

    书架后,竟然是一处隐秘的小型佛堂,在一幅巨大的画像下,碧荷背对着门口,坐在蒲团上盘膝打坐。

    而小王爷乘风靠在墙角边,手拿着一枚翠绿令牌,不知道在思虑着什么。

    显然,方才那卡啦一声,并没有引起碧荷和乘风的注意,只能说明,这处佛堂被某位高人设下了结界。

    果然……

    进到这里,老者并没有再向前多迈一步,而是悠然转身,对着公西子钰三人说道,“你们好好看看,你们要找的,可是他们二人?”

    大长老姐妹,并没有见过碧荷,也不知道主人要寻找的人,是否就是老者所说之人。

    “子钰,那名女子是否就是碧荷?”大长老侧过头,一脸急切的问向公西子钰。

    公西子钰点了点头,“正是!”

    “那就好了!”大长老也长舒一口气,没想到此番前来端木,她们还真是来对了,不负主子所托。

    可是……

    说罢,大长老有些犯难,此次来到端木,进入皇宫,又来到这处地下金殿,似乎是太过顺利了,让人始料未及,细想起来,根本不符合逻辑。

    难道其中有诈?

    为了验证心中猜想,大长老拱手一揖,“前辈,不知他们二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老者了然般笑了笑,“你是不是感觉,一路走到这里,太过于顺利了?”

    大长老有种被人拆穿的窘迫,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瞒前辈,晚辈正是这么想的!”

    老者点了点头,“也不怪你们有所疑虑,不过你们放心,你们之所以如此顺利,都是老朽事先安排好的!”

    说罢,老者看了看公西子钰,又道,“相信这位小子,在昨晚的宴席上,已经见过新册封的容贵妃了吧?”

    公西子钰一愣,难道他猜对了?碧荷的失踪真的与那个容贵妃有关?“前辈,您的意思是说,昭仪公主的失踪,是那位容贵妃所为?”

    “是,也不全是!”老者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容贵妃,本名叫轲颜容若,乃是前淳于国已故将军,轲颜霁的掌上明珠!”

    利用半盏茶的时间,老者将容贵妃的过往,详详细细的诉说了一番,公西子钰三人这才知道,原来碧荷与她之间,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前尘往事。

    “前辈,这么说来,容贵妃之前一直潜藏在苍耳谷,直到羽王招风被削去王位,乘风出逃之时,她也趁机逃了出来,随后骗取了乘风的信任,将他带到了端木国!”

    听到公西子钰的话,老者点了点头,随即公西子钰继续说道,“可是,她又是怎么得到端木青云的宠幸的呢?”

    “这个嘛……”,一听这话,老者顿感尴尬,眼神闪躲,“之前,老朽不就言明了嘛,这些都是……”。

    “前辈,难道容贵妃的上位,也是您一手安排的?”公西子钰凌乱了,不可思议的大喊了一声。

    一个行将就木的太监,也能将手插入朝堂,左右一国之君的后宫任命?

    我的天呐,这也太,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是骇然听闻,恐怖至极。

    如果他的公西国内,也出现了这么一名大能之人,他该如何决断?简直是想都不敢想!

    “可是前辈,您为何要这么做?”这样的事实真相,让公西子钰很难相信,任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眼前的这位老者,深思熟虑,精心策划了这么一出戏,究竟图的是什么?

    图财吗?他都这么老了,而且在这朝堂之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要钱做什么?

    害命吗?难道他跟谁有仇?

    是主子吗?

    一想到这种可能,又想到老者高深的修为和之前所说的那句话,公西子钰的心咯噔一声,浑身瞬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为何这么做?

    老者自嘲的笑了笑,“老朽大限将至,命不久矣,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要见一个人!”

    “见一个人?”听了半天,看了半晌,大长老也似乎听明白了,她匪夷所思的望了望碧荷,又看了看公西子钰,“前辈,您之所以做了这么多,莫不是想见我家小主人吧?”

    “哈哈哈!”老者放声大笑了一声,随即负着双手,点了点头,“还是凤来城的丫头聪明!”

    “前辈,难道您跟我家主人,有过交集?”听到老者爽朗的笑声,大长老顿感全身都不舒服,怎么听,都感觉这位身穿太监服饰的老者,身份非常不简单。

    最主要的,他想见主子,可以有很多方法,为何非要选择这么一种偏激的手法呢?

    如果说,他与主子之间,没有深仇大恨,她可不信。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他真的跟主子有仇,单看碧荷被关押的地方,虽然是一处隐秘的小型佛堂,但是里面的内饰却很是奢华,想来碧荷也没有吃到什么苦。

    暗自看到公西子钰和朱雀族的两位长老,在听到自己的话语之后,三双眼睛,叽里咕噜的转个不停,老者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想歪了。

    于是,扯了扯嘴角,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唉……,你们几个就不要无端猜测了,老朽与那丫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乃是故交!”

    “故交?”老者这话一出,公西子钰三人更加懵了,“既然您与主子是故交,为何不亲自前去,为何又在这里苦等?”

    “唉……”,老者又是一声长叹,“这话细说起来,可就长喽……”。

    三天后,百里国将军府

    “公主,您可还认得老朽?”

    自打三天前,在端木国皇城的地下金殿,当老者将自己与谷幽

    兰的过往一一诉说了一番之后,公西子钰三人当即决定。

    让大长老几人先带着碧荷,乘风与老者回到百里国,面见谷幽兰,他自己则继续留在端木国,完成出使任务,顺便探查一些百里湘雪的事情。

    经过三天,马不停蹄的疾行,大长老一行六人,终于到达了百里国。

    而今天,距离十大宗门共同审理谷幽兰是否是妖后一案,仅剩三天。

    听到老者的话,谷幽兰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番……这位老者,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前辈,您是?”想了半天,谷幽兰还是没想起来,于是她利用神识,又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番。

    这一看不要紧,谷幽兰的心,忽悠一下,“您您您,您的胸前怎么有……”。

    一听这话,老者的眼眶顿时湿润了,他赶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羽公主,属下房,终于能在有生之年见到您了!”

    说罢,老者老泪纵横,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房老,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得知老者就是神族原二十八星宿,东方青龙座下的房将之时,谷幽兰不仅意外,还很是激动。

    自打半年前,在卧龙城的地下远古战场中,利用血祭,寻回了十万神族将士的元魂精魄之后,谷幽兰就在空间的修炼区,划出了一片星域,将十万精魄都存放在了那里,利用空间中,浓郁的灵力给予滋养。

    每逢初一十五,她也会利用自己的金色血液给予浇灌。

    可是,三个月前,焱与伏骻那一战之后,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当谷幽兰再次进入空间之时,她突然发现,十万神族将士的精魄中,独有二十八星宿那一域的精魄,似乎少了几颗。

    当时她想,除了已经找到的,井老,奎老,虚无和普阳,还有大骨头棒子角,其余人,如果已经在那场神妖之战中阵亡的话,那么精魄的数量,应该是二十三颗。

    可是,眼前属于二十八星宿的一域,却只有十七颗。

    这究竟怎么回事?

    谷幽兰以为自己数错了,又仔仔细细的数了好几遍,最终确定,没有出错。

    那么足以见得,缺失的六名星将,不是还活在世间,就是已经转世,或者说,被魔族当成了俘虏。

    谷幽兰记得,曾经在血色幽林中,她见过的那个祭祀灵台,在最中央的一个十字木桩上,曾经镶有一颗能吸食魂魄的噬魂珠。

    难道,缺失的六名星将,他们的魂魄,已经被伏骻给吞噬了吗?

    之后的几个月,每当谷幽兰想起这一幕的时候,她的心总会揪痛不已,更加自责懊恼。

    她暗暗发誓,一旦与伏骻最终一战之际,她必定会付之一炬,倾尽自己所有的力量,也要将伏骻打败,永久的封印。

    可是今天,就在大战前夕,她竟然非常意外的遇到了东方青龙座下的房老,她怎么能不激动?

    如果找到了房老,那是不是就说明,其他几位星将也还都活着,并没有成为伏骻的俘虏?

    可是,她的愿望和想法,真的能如她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