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民国大间谍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明牌
    “这场游戏快结束了......”

    马尔科姆咖啡馆里,耿朝忠静静的坐在角落里,慢吞吞的嚼下最后一口羊角面包,然后端起手中蓝色的咖啡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又放回到了白色的托盘中。

    “尊敬的罗斯福先生,今天您愿意为羊角面包付费吗?”

    法国领事馆的参赞兼马尔科姆咖啡馆老板的阿德里安走过来,面带微笑的向耿朝忠询问。

    “当然,你们的羊角面包确实超赞。”

    耿朝忠抬起头,八字胡一撇一撇的晃动。

    接着,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100面值的民国钞票,放在羊角面包的铁盘里。

    阿德里安的脸上露出微笑——他同样有一对法国人传统的八字胡,配合上他的大肚腩,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法国著名小说家福楼拜。优雅的鞠躬后,阿德里安殷勤的开口道:

    “恭喜您的加入,作为回报,我可以免费回答您一个问题。您可能已经了解到,欧洲的法兰克福,伦敦,伊斯坦布尔,美国的纽约,日本的东京,甚至北非的卡萨布兰卡,都有我们的情报来源。”

    “我暂时不需情报,您可以把这个免费回答记在我的个人账户上——相反,我还会给您提供一个情报。”

    耿朝忠,也就是美国人罗斯福先生说道。

    “哦,那我洗耳恭听。”

    阿德里安微微伏下身子,把耳朵凑到耿朝忠的嘴巴前面——还很少有一个新加入的会员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不过,听听倒也无妨。

    “这是一项有关神父债券的情报。”

    耿朝忠的话刚开头,就被阿德里安打断了。

    “哦不,这项情报在三天前已经有人发布了,发布他的正是您的介绍人马尔默先生。”阿德里安失望的摇摇头。

    “不不不,这个我很清楚,我提供的是最新消息。”耿朝忠摇摇头,继续说道:

    “您应该知道,今天下午发生在山东路发生了一场枪战,就在这场枪战中,老德国的债券再次易手。岛城党务调查科的刘一班从胶澳总督府里抢到了债券,然而他的债券还没有捂热,就被人在山东路上劫走。劫走债券的,是岛城青帮现在的实权人物张好古,同时,他手下的金牌打手张宗元同样参与了此事。”

    耿朝忠一板一眼的说。

    “哦?”阿德里安眼睛中露出兴奋的神色。

    三天前,马尔默——也就是舒尔茨在咖啡馆里发布了一个情报,声称刘一班掌握了债券的线索,并将采取行动夺得债券。没想到,仅仅过了三天,这个债券就又被别人夺走。

    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人提供了债券新的去向。

    阿德里安的大脑急速转动,飞快的评估着这个情报的价值,然后伸出一只手掌说道:

    “尊敬的罗斯福先生,您的这个情报价值500大洋,当然,价格是由您来决定的,无论您定价多少,我们只从中抽取3%。”

    “不不不,”耿朝忠摇摇头,“这个价格太贵了,我害怕别人买不起,这样吧,我把这个情报的价格定在100块大洋,您可以随便卖给任何人,同时,您的抽成不是3%,而是30%,如何?”

    阿德里安的脸上露出会意的微笑,开口道:

    “总有一些人试图快速扩散一些消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在马尔科姆咖啡馆很常见。但是,我要告诉您的是,您必须为您情报的准确性负责,否则的话,您以后的情报将不会被别人信任。”

    “当然,我当然会为消息的准确性负责。我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让罗斯福的名号成为马尔科姆咖啡馆的金字招牌。您懂我的意思吗?”

    耿朝忠同样报以微笑。

    “好的,成交。”

    阿德里安拿起铁盘,慢吞吞的走回了柜台,而耿朝忠也同时离开了座位。

    自从舒尔茨在咖啡馆散播消息以后,很快张好古就上了钩。

    通过这件事,耿朝忠意识到了咖啡馆的价值——马尔科姆咖啡馆不仅仅是一个情报交流场所,还是一个信息发布平台,当然,只是情报贩子之间的信息发布平台。

    众多的情报掮客通过马尔科姆咖啡馆来生存,这是一项历史悠久的生意。比如某著名电视剧中,谢若林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同时,上海,北京和天津也都有这样的场所——当然,绝大部分此类场所都被外国人所掌控。

    就拿马尔科姆咖啡馆来说——每个情报贩子都在咖啡馆里有一个代号,舒尔茨的代号是马尔默,耿朝忠的代号则是罗斯福。每个人都用自己的代号发布信息,如果一个人的信息多且准确,那么他很快就会成为咖啡馆的头号玩家,他的情报也会比别人卖出更高的价格。

    这一点,类似后世的品牌营销——名牌总是能获得更多的溢价。

    耿朝忠确信,罗斯福这个名字会成为马尔科姆咖啡馆甚至全世界情报系统的一个王牌。

    当然了,马尔科姆咖啡馆的情报绝不会细致到每一条街区,这也不可能,并且提供这样的情报很容易泄露情报发布者的身份。

    所以,绝大部分情报都是比较笼统的,同时也具有一定的时效性。

    耿朝忠走出马尔科姆咖啡馆,开始步行前往新盛泰。

    这段时间里,他不会轻易露面,因为他很清楚,行刑场那场失败的刺杀,必然会促使张好古和张宗元重新分析整个行动,而他们在发现债券为假之后,必然会把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

    耿朝忠完全可以预料得到,即墨路自己的住处,党务调查科的门口,甚至自己日常行经的每一条路线,都埋伏着张好古的人马和眼线。

    所以现在的自己,绝对不能轻易露头!

    现在自己和张好古之间基本是在打明牌了,唯一被蒙在鼓里的,恐怕就是刘一班了吧!

    最开始,耿朝忠并不希望刘一班回来——因为刘一班留在岛城,自己暴露的风险就大了很多。

    然而现在,耿朝忠却迫不及待的期盼着刘一班回来——因为刘一班会成为自己最好的护身符。

    而现在的刘一班,已经登上了开往岛城的火车,正在星夜兼程的赶回来,准备为耿朝忠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