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科幻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正文 第0525章 幽灵船
    “哥哥!”

    “你说,卡美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还有,咱们家的那个小姨,那个阿尔托莉雅,她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她真的是刚十五岁就要当女王,还平定了那么多场的叛乱?”

    “……”

    高文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一旁那个明显精神不太好,可话头却一刻都停不下来的妹妹,只是享受着此时这片刻难得的平静。

    虽然现在头顶上方的天空仍旧很阴沉,但是在经过了之前那个嚎风峡湾的地方,来到这处静谧的海域之后,这里已经没有之前那种可怕的大风和大浪了。

    而与之前相反的是,这里却是另一种极端的情况,那就是:安静……

    这里没有大风,也更没有大浪,海面平滑得如同一面镜子一般,如果不是亲自来到这里,高文绝对想不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神奇的地方。有时,他甚至忍不住在想,是不是某种神奇的力量,将这里的风浪都吸收到那个嚎风峡湾那里去了?

    “哥哥!哥哥!”

    “你看呐,咱们家的那个亲戚,人家十五岁就要当女王了,可是……你什么时候才能当上咱们奥克尼郡国的国王啊?”

    “……”

    某个粗枝大叶,说话不经大脑的妹妹恐怕永远都不知道,她的这番话,对她家的哥哥高文造成了怎么样的一个暴击!

    “加蕾斯,这话,你应该去跟咱们的母亲说。”

    没错,现在奥克尼郡国归他们的母亲大人摩根说了算!

    国王什么的,高文这辈子恐怕是没有什么念想了的,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当什么国王的,反正肯定不会死奥克尼郡国的国王!

    一想想那位在王国里只手摭天,且正越活越年轻,哪怕和自己站在一起,估计都没有人会相信他高文其实是对方儿子的那个法力高强的女巫,他自己就都能感觉到一阵阵深深的无力感……

    也许,前去卡美洛,就真的是他高文想要出头的唯一选择了!要不然,留在奥克尼郡国里的话,他无论如何都是熬不过他们的那位母亲,也肯定是摆脱不了对方的掌控的。

    “我才不傻呢,她个坏女巫一定会狠狠地惩罚我的!”

    加蕾斯现在都还记得,上一次,她犯错的时候,就被那个坏蛋女巫脱了裤子狠狠地打了好几十下屁股,害得她一整天都走不直路,连睡觉都只能蜷缩在被窝里趴着。

    “她是咱们的母亲,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高文有些严厉地瞪了自己的这个小妹一眼,幸好船头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人,要不然,被别人听到,指不定还会传出某种了不得的流言蜚语呢!

    “她本来就是个坏女巫!”

    “哎呀!高文哥哥,反正她现在又听不到,骂她两句又不要紧!”

    吐着舌头,加蕾斯很是无所谓地对自己的哥哥调皮地说道。

    其实啊,每次她被那个女巫母亲惩罚的时候,她都会狠狠地当面一边痛哭,一边骂对方是坏女巫!反正,她早就琢磨清楚了的,不管她骂不骂,又或者哀声求饶,对方打到她屁股上的那些巴掌,也绝对不会变得更轻或者更少!

    所以,与其去求饶哭闹,那还不如骂一顿给自己出出气?

    “随便你吧。”

    摇摇头,高文直接转头看向了另一边,不想再去跟自己这个顽劣的小妹讨论这些事情。

    现在,船员们正在甲板上来往穿梭着,忙碌地检修这艘经过了小半天风浪侵袭的中型海船。他们正认真地检查着每一个地方和木板,该加固的加固,该修补的地方修补,不少未着甲的骑士或者骑兵们也三三两两地聚集在甲板的空闲地方,呼吸着新鲜的海风,舒缓着之前被风暴折腾后的那种眩晕和不适感。

    哪怕是群岛之国的奥克尼郡国,他们也不可能任何人都能和常年都在船上行船的水手们那么精通水性,现在他们还没有人出现晕船的现象,那就已经很不错了的!

    如果换成别的地方的人,在之前那种疯狂摇摆和起伏的船舱里折腾半天之后,别说还能站着了,恐怕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吧?

    “……”

    这里,可真是安静啊……

    聊往远处的海平面尽头,高文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的神秘远远超出了他的想想,单单是他们南下航路上的这片大海,多变和诡秘就远超了他们的奥克尼郡国的附近海域!

    就比如,现在这个区域的海面和半天之前的那个嚎风峡湾,它们彼此之间可是有着鲜明的区别,一静一动的变化非常地明显,也十分地诡异!或许,等到有机会返回奥克尼,或是碰到他的母亲大人摩根的话,对方就一定知道些什么的吧?

    不过,此时的这种静谧的环境,让高文很享受,他很喜欢这片地方,这让他只感到身心一片宁静。

    当然,这事情可以说是有利也有弊,好处是:他们船只不用再在风浪里摇摆颠簸,也不用担心散架或者倾覆了,只需要平平稳稳地在这如同镜面一般的静谧海边上往南行驶就行;而坏处就是:在风力变得微弱之后,帆船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乘风破浪,在一片片巨大的浪花里狂奔疾驰的畅快感,而是就那样慢腾腾地挪动着……

    要不是它行走时,让平静的海面出现了大小不一的涟漪波澜的话,恐怕在这个空旷且没有参照物的海面上,都没有人知道它是不是还在往南开的吧?

    “那些可怕的风浪可算是停下来了,高文哥哥,你可能不知道,刚刚那小半天的时间,它一直晃啊晃的,都快要把我给晃晕了!”

    看到自己的哥哥不理会自己,加蕾斯就有气无力地趴在帆船的船头栏杆上,一边看着船底下的清澈碧蓝以及微光嶙峋的海面,一边对站在她身边的某位严肃的兄长寻着话头说道。

    如果现在头顶上的那些乌云不是那么厚,可以让她懒懒的晒个太阳休息一个下午的话,那就最好了的!然而,很可惜的是,从她们这艘船的这个位置这里,一直绵延到四周远处的海平面的尽头,全都是那些浓厚的乌云!

    在这个阴测测的气候环境下,压根就没有那种她奢望中的缓和的午后阳光。

    “加蕾斯,不要把身体探出船外那么多,小心别掉下去!”

    看到对方竟然将大半个的身体都探出船头之外,看样子,似乎是想看看水中自己的倒影?高文就皱着眉头,适时地提醒了一句,让他的这个小妹不要做这种危险的动作。

    “我就是故意这样的,才不会掉下去!”

    看着自己在平静海面下出现的随着波浪扭曲的朦胧倒影,看着那清澈见底的海面,加蕾斯甚至还有想过跳下去游一圈,或者是潜到这大概只有十几码深的海底早点新鲜的海贝?

    但是,一想想这艘船一直在行进中,肯定不会停下来等她游玩之后,就不得不遗憾地打消了这种有趣的念头。

    其实现在游玩什么的不太重要,眼下更让她感到好奇的是:在这清澈几乎可以见底的浅海这里,她看了好久,似乎都没有发现什么鱼类?整个海域有些异乎寻常的诡异和安静,无论是海面上还是海面下……要不是她还能感觉到她们的船还在水面上往南滑动的话,可能都有点怀疑世界被某种神奇的力量给静止住了吧?

    “那你就继续吧,如果你不小心掉下去的话,我们可没有足够的淡水去给你冲洗!”

    “到那时,你自己就会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很难受,还会炽热和刺痛,然后,你这个爱干净的小家伙就有的哭了!”

    有些好笑地看着自己这个调皮的小妹,高文现在就真的是有些意外,他千防万防,对方竟然仍旧能混上他的这艘船,而且还藏了那么久才被发现,哪怕他想强行扭送对方回去也都不行。

    或许,等到自己到达隆迪尼恩之后,在这艘船返航的时候,再将这两个小家伙给塞到船上?

    唔……

    那样恐怕还是不行!

    如果是加荷里斯的话,倒也还算是老实,应该会听他这个哥哥的命令,可换成是这个小妹……要是自己到时候真的勒令对方随船回去的话,她就肯定会想方设法中途跑下来的吧?

    没有自己在一旁盯着,谁知道她又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事情?

    与其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将她给带到卡美洛,让她跟在自己身边,还能相对安全和更加让人放心一点。

    “啊!对哦,我都忘了这事情了……”

    加蕾斯终于想起来了,这艘船上的淡水可是有限度的,除了每天给战马以及人员饮用的之外,也就只有厨房煮汤的时候才能用上,想要洗澡的话,那是肯定不可以的,也更加没有能洗澡的地方。

    除非是下雨,否则她完全就没有多余的淡水可以使用!

    “真的好无聊啊,他们就不会拿出船桨去划船吗?这样慢腾腾地,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个卡美洛啊?”

    “我用爬的可能都会比它现在要快!”

    没精打采地继续趴在船沿上,加蕾斯对于长时间航海的事情已经感到越来越不耐烦了。

    在奥克尼郡国的时候,她们如果要到其它的岛屿上玩,那都是乘坐小船,十几个人划桨小半天就到了的,哪里会像现在这样,算算自己藏在木桶中的那三两天难熬的日子,加起来都已经有好几天了的。

    可现在,那个大胡子船长说,距离她们的目的地就最少还有一半的航程!

    “谁让你们非要偷偷跟着来的?!”

    高文哭笑不得地看着对方,他已经问过加荷里斯了的,倒掉两桶的淡水然后藏身到桶里混上船的注意,就是眼前这个小家伙想出来的!

    亏他当时还站在船头专心盯着所有上船的每个人员呢,可又哪里能想到,对方竟然会想出这种出乎他意料的法子来?

    “这还不是因为呆在家里很无聊的嘛!”

    “如果你不在的话,母亲那个坏人也从来都不管我们,三天最少有两天不在城堡里……阿格规文那个家伙也很是讨厌,整天还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我和加荷里斯都不喜欢和他待在一起……”

    “所以,除了跟高文哥哥你一起出来之外,我们是真的没有其它的办法了!”

    在加蕾斯的记忆里,她的那个女巫母亲大人从她自己会说话会走路会记事情之后,就很少管她了的,那就不是一个好母亲,就只会在她们犯错的时候出面来惩罚什么的。

    反正,很讨厌就是了。

    也正因为这样,在当年,当她的那个坏蛋女巫母亲想要教她巫术的时候,她拒绝了,说什么都要去学骑士之道,哪怕要整天扛着盾牌握着长剑,也不会去学那些邪恶的巫术!

    “……”

    高文没有继续说话,再次抱着胳膊看向了南边,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安静。

    在哪里,除了海平面尽头的天水一线之外,仍旧是什么都没有……虽然这里现在很安静,甚至连海鸥或者其它海鸟都没有,但不管怎么说,眼下就肯定比之前的那片要命的海域,比那个嚎风峡湾要好得太多了!

    至少,现在没有呼啸的狂风和骇人的巨浪,帆船在平稳地海面上缓缓航行,一点颠簸和摇晃都没有……如果,风大一点,或者船速能够稍微再快一点的话,那就完美了。

    “加蕾斯!”

    “我记得刚刚有跟你说过的,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动作,小心掉下去!”

    好一会,才一转头,高文就又看到了他的那个加蕾斯小妹再一次探出大半个身体,就又是之前那样半挂在船头外边上的顽劣样子。

    于是,他就赶紧沉着脸,很不满地训斥了对方一句。

    也就是在这片平静的海域了,要是换了个别的地方,她还敢这么做的话,他肯定会毫不客气地揪住对方的衣领,然后直接将其给拎到船舱里关起来的,最少也要锁个三天三夜!

    这个小家伙,白白学了那么多年的骑士礼仪,一点都不稳重严谨,这种性格和态度,怎么能够上战场?幸好对方是自己的小妹,自己教她剑术和骑术也不过是为了能够强身健体而已,要是换成了别个需要上战场的骑士侍从,就这种性子,他是肯定不会去浪费力气教导的。

    “哪怕掉下去也不要紧,我的水性可是很好的!”

    “而且现在船速这么慢,海面还这么安静,掉下去的话,我自己随时都可以自己爬上来!还有,高文哥哥,我敢说,我掉下去的话,肯定会比现在这艘破船游得快!”

    她估计着,现在这艘船子啊这种风平浪静的海面下行进的速度,估计就肯定比不过比普通人在路上漫步快上多少的吧?届时,只要她稍微用点力气,就肯定能甩开这艘慢腾腾的破船一大截的距离!

    “我这艘船可不是什么破船!”

    “加蕾斯小公主,您刚刚也看到了,我的这艘宝贝安然无恙地帮助我们突破了后边的那个嚎风峡湾,它一点事情都没有!不是我乱说,在咱们奥克尼郡国里的那十几艘战船,就数我的这艘船的船况最好!”

    这时,这艘海船的船长刚刚安排协调好水手们各自进行检修,一走过来就听到某个小女娃的声音后,就很不忿地凑了过来抗议着。这艘中型海船可是他的命根子,同时也是他们所有人在海上引以为生的保障,甚至可以说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他是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去诋毁它的,哪怕是奥克尼的王女也不行!

    “那它为什么开得这么慢?”

    “因为现在这里没有风,也没有海流,而且我们这样慢也是为了检修船只!”

    “才开了半天就要修理,你还敢说不是破船?”

    “这……”

    这话让船长突然觉得好有道理,他竟然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行了!加蕾斯,不许对船长无礼!”

    高文适时地出声给船长解了围,不至于让对方太过于难堪。

    “……”

    “喂,大胡子船长,这海里为什么没有鱼啊?我刚刚看了很久,一条鱼都没有发现!”

    她刚刚有想过要钓鱼打发时间的。

    在海上,特别是在这个又慢又平稳的海域里,简直就没有比这更好的娱乐方式了,可是她之前看了好一会,清澈的海底下似乎什么都没有,钓鱼消遣什么的肯定是不行的。

    “没有鱼?”

    船长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哼了一声。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片海域我们来过好多次了,这里的海底下的海鱼又大又肥美,不论是撒克逊人还是南边的凯尔特人都喜欢来这里捕鱼,上次我们经过这里时,还网了很不少的。”

    没有那个地方比这片海域更适合小船们捕鱼了,因为海面平稳,还有着大量的鱼群,当然,还有撒克逊人的海盗!

    说话的同时,大胡子船长就凑到了船头,开始放眼朝着前方四周的海底看去,然而,哪怕他瞪大了双眼,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奇怪了,还真的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鱼?

    这个问题,连他这个号称多次跑过这趟海域的资深船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像现在的这种状况,他自己也是从未见过的。

    “别说鱼了,现在连海鸥都没有一只!”

    加蕾斯没有继续去看那些海面,她早就看过了很久的,这里确实是没有余下,甚至有看不到活动的海洋生物!还有就是,现在连那些专门捕食小鱼小虾的海鸟海鸥都不见了,在昨天的时候,还能看到它们还时不时围绕这帆船飞行和降落到桅杆上休息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

    “……”

    ——————

    “一切顺其自然,天主早有安排,强求是强求不来的!”

    安妮刚刚来到城堡的议事大厅里,就看到了那个呆毛王阿尔托莉雅正在和那个叫做梅莉什么的漂亮修女凑在一起说着某些事情,而看她们俩个正笑吟吟的样子,似乎还聊得还挺高兴的?

    “咦?”

    “你们刚刚是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

    原本安妮是不打算理会这俩个家伙的,因为呆毛是个工作狂,那个刚认识不久的家伙确是个小神棍,她不认为对方会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但是啊,既然被她碰到她们笑得那么开心,她就肯定是要问上一问的。

    “其实而已没什么。”

    “刚刚我们说了周围邻国对于我们卡美洛的态度问题,然后我就稍稍询问了这位梅莉修女的意见,她的一些看法让我感到很新奇。”

    其实,也不能说是征询,只不过是她的抱怨而已。

    于是啊,这个恰好来拜访自己的圣殿修女梅莉就宽言安慰了自己一会,让自己烦闷的心情好了不少,并觉得对方的性格很对自己的胃口。

    “你好……”

    “今天就这样吧,阿尔托莉雅王女殿下,我还有些事情,那就先告辞了。”

    看到某个让自己忌惮的小女孩回来之后,暂时还不愿意和对方过多接触的梅莉,就顺势起身告辞离开,生怕被对方瞧出自己的马脚来。

    在双方没有熟悉,且没能让对方彻底放下警惕心之前,梅莉不打算让自己过多地出现在那个小女孩的跟前,因为那样实在是太危险了,很可能就会让她暴露。

    “奇怪……”

    “呆毛姐姐,那个家伙怎么又来了?”

    对于那个一天好几次出现的小神棍,安妮感到稍微有些奇怪,她隐隐觉得,对方似乎是故意要接触这个呆毛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所以,她觉得,对方一定是想要从这个呆毛姐姐的身上得到一些什么!又或者,是像科尔森叔叔他们说过的那些‘政客’的怪人一样,想要在卡美洛未来的国王身上捞一点好处?

    “我和那位修女很合得来,所以之前就特意邀请她来做客和共进午餐的。”

    对于某个小家伙强行给自己按外号的事情,阿尔托莉雅已经见怪不怪了。

    对此,她就曾又抗议过!

    可结果啊,这个可恶的小混蛋说,想要撤掉那个‘呆毛’的称谓,就必须先拔掉自己头顶上的那跟呆毛?那种离谱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同意?所以,对于对方胡乱称呼自己的行为,也就听之任之了。

    “噢……”

    安妮不置可否,对于这些事情她才不会去多管呢!

    “喂!呆毛姐姐,你整天忙这些无聊的事情,难道不无聊吗?!”

    踮起脚,看了一眼对方桌前的那一大堆羊皮纸文件和政令,小安妮就直接撇撇嘴,很没趣地问了一句。

    “啊!”

    “这个,我早就已经习惯了的……”

    在上一世,她统治的国家比现在的卡美洛要大多了,几乎就是整个不列颠的南部区域,每天处理的军政事务起码是现在的好几倍以上!

    她还记得,在她阿尔托莉雅所处的那个时代,对外,失去罗马帝国庇护的王国开始日益衰败,对内,则逐渐分崩离析……

    所以,为了挽救一切,她拼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拼搏和努力!

    在那时,她为了她的国家,为了她的人民,就毅然放弃作为女性而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男性的王!

    她将自己的内心冰封起来,甚至还失去了人类的感情……而为了王国的生存延续,她的剑下更是堆积了无数的冤魂,每天要处理的事情最少都是现在的十倍以上!

    虽然,最后她的所作所为没有多少用就是了。

    而想想当年的那种形势,再想想现在的这种可以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去做事情的优待,她又有什么不满的?这就如她所说的,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被称为一个王,也习惯了王的忙碌。

    “真没劲!”

    “你这样当国王是不对的!”

    安妮自己当国王就几乎从来不需要忙活,除了偶尔被某些个坏蛋拉壮丁一般去开会之外,她几乎就不用做任何的事情!

    “可我以前就一直都是这样的……”

    阿尔托莉雅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现在她将整个卡美洛治理得井井有条,虽然没有马上恢复到动乱之前时的繁华,但是她相信,一切就总会慢慢好起来的。

    “那你以前的国家呢?”

    抱着自己的小熊直接跳到对方的桌上坐好后,安妮就随口问了这么一句。

    “……”

    沉默了一会,阿尔托莉雅就只能苦笑着,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个事情,她们以前就争执过了的,而她没有重返选王之日的那个国家……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只不过,现在一切都从来了,她坚信,她一定可以做到更好!

    “这样吧,我给你讲个我看到过的故事,你觉得怎么样?”

    安妮一对碧色大眼睛转了转,然后就突然狡黠地说道,那种语气听起来贼兮兮的,熟悉她的人肯定就知道,她又在打什么歪主意了!

    “你还会讲故事?好吧,那你说说看,我就听听!”

    阿尔托莉雅笑着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仍旧一边处理着自己的事情,一边应付着说道。

    现在这里,有不少麻烦的事情需要她决定。

    就比如:那些让她又爱又恨的狮鹫们,在短短三天里,就足足吃掉了大量的食物和肉类,差不多是一个千人军团的一个月供应量!

    她的卡美洛王国在三天的时间里,一共向它们提供了整整一百多头的牛和羊!而这,就只不过是基本的保障而已,它们还仍旧需要时不时出去自己捕猎野生动物,才算是维持住了那种超高的消耗……所以现在,她就不得不重新规划,打算让政务官在城北的两片地方规划出几个大型牧场和养猪场,以便满足那些狮鹫们的日常需要。

    但是,那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见成效,在短期内,她仍旧需要想方设法去尽量满足它们,至少,必须要填补它们外出捕食不足的那部分空缺,以免饿瘦或者饿死了它们!

    现在卡美洛这里的肉食渐渐变得很难收购到,由于突然加入了一群特能吃的家伙,导致市场上的肉类价格都上涨了好几层,渐渐有供不应求的感觉,以至于她正准备打算让那些饲养官们去改成大量收购淡水鱼?

    但不管怎么样,狮鹫的问题,她是必须要好好地解决好的,就总会有办法的!至少,她们卡美洛现在并不缺钱,这就算是省了她不少的麻烦。

    而这,就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烦心事!

    现在还有更麻烦的就是:和周边各国各领地之间的贸易问题……

    阿尔托莉雅就不明白了,那些可恶的家伙们,她又没有去招惹他们,凭什么就断绝了和卡美洛的所有贸易?

    要不然,她现在怎么会这么窘迫,连有钱还都很难买到她需要的东西?

    在刚才,她就有了出兵讨伐那些针对她卡美洛的王国和领地的想法,只不过那个修女梅莉及时劝服了她,并建议她在加冕之前不要在惹出动乱,且最好用和平的方式去解决?

    “事情是这样的!”

    “从前啊,有两个饥饿的笨家伙得到了一位多管闲事的老头的恩赐:他给了他们俩人一根鱼竿和一篓鲜活硕大的鱼。”

    “其中,一个人要了一篓鱼,另一个人要了一根鱼竿,然后很快,他们就分道扬镳了……得到鱼的人原地就用干柴搭起篝火煮起了鱼,他狼吞虎咽,还没有品出鲜鱼的肉香,转瞬间,连鱼带汤就被他吃了个精光……不久,他便饿死在空空的鱼篓旁。”

    “另一个人则提着鱼竿继续忍饥挨饿,一步步艰难地向海边走去,可当他已经看到远处的那片蔚蓝色的大海时,他浑身的最后一点力气也用完了,他也只能眼巴巴地带着无尽的遗憾直接死翘了。”

    “再然后,又有两个饥饿的笨蛋,他们同样得到了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的恩赐,还是一根鱼竿和一篓鱼……这次这两人并没有各奔东西,而是商量着一起去去找寻能够钓鱼的河流或者大海!在路上,他俩每次只煮一条鱼,他们经过遥远的跋涉,终于来到了海边……”

    安妮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也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认真地在听。

    “等等,安妮……这个故事,我好像在伊莉雅的那本寓言故事书里看到过?”

    正在拿着羽毛笔打算在羊皮纸上签名的某呆毛突然就停了下来,然后诧异地转头看着正坐在她桌子上的小家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后边的内容好像是:从此,两人开始了捕鱼为生的日子,几年后,他们盖起了房子,有了各自的家庭、过上了幸福安康的生活……我说的没错吧?”

    她知道,这个故事,肯定就是自己看到的那本书上的那一篇,而这个故事要说明的事情和哲理,以及其中蕴含的含义她并不陌生,很适合小孩子们去阅读,比如伊莉雅她们?但是,这却不适合她阿尔托莉雅!

    “你说的不对,我要说的才不是这个!”

    虽然前面的内容一样,但是安妮自己的故事才不会和别人看到的那些一样!

    “……”

    “那又是什么?”

    竟然不一样?这就让阿尔托莉雅有些不解了,然后,她也被提起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

    “后来,他们在海边碰到一群凶猛的鱼人,然后他们就被那些怪物们给抓住并吃掉了!当然,还有另一个结局:他们最后还是一起饿死了!”

    ?(?>?<?)?

    “这怎么会这样,是你乱编的吧?”

    某呆毛开始目瞪口呆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鱼人,这又有什么意义?

    “怎么就不会?两个从来都没有去过海边的家伙,你以为给他们一根鱼竿就能抓到鱼还能养活自己过上幸福生活,那种事情说出来我都不会信!随便让人去做自己不熟悉的事情,那就肯定会失败的!”

    “如果他们自己会钓鱼,怎么可能还会饿到需要别人施舍他们东西?!”

    “笨蛋就是笨蛋,给他们再多东西都是没用的!”

    “……”

    “安妮,你的意思是……”

    阿尔托莉雅不明白对方胡乱改成这个结局到底想说些什么,怎么听起来似乎乱七八糟的?难道,是对方在敲打自己,说自己不会管理国家,不要去做自己不熟悉的事情?

    可是……

    她自己除了会打仗之外,似乎也很会治国的吧?只不过,想想上一辈子,自己远征罗马回来之后的普安乱以及家国的破灭,她就又有些沉默了……

    “你自己去想!”

    安妮跳下了高高地桌子,直接就往城堡地大厅外的走廊走去,她现在要去自己玩了,才不管那只无趣的呆毛呢!

    某个长着呆毛的笨家伙,一天除了睡觉几个小时之外,其它的时间就全部拿去忙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样又有什么乐趣?

    (小主人,您刚刚的意思是什么?——提伯斯也有点迷糊,所以就突然出声问道。)

    “没什么啊,我其实就是瞎编的!”

    (……)

    (● ̄(?) ̄●)

    ——————

    “船长!大事不好了!”

    当海船的大胡子船长、高文以及某个调皮的郡国公主凑在一起聊着天的时候,突然,在桅杆之上瞭望台里的某个水手就居高临下地对着船头的三人惊惶地大声喊着。

    “怎么了,有什么情况?!”

    大胡子船长表情一板,厉声对着桅杆上面的瞭望手暴喝道。

    “您、您看那边!在东边那里!!”

    瞭望手没有说什么,而是要求船长欧哲他们海船地左侧方向看去。在刚才,由于这里太安静了,所以他不小心打了个盹,然后……等到他再次睁眼时,就迷迷糊糊地看到了有好几艘划着浆的快艇正在朝着他们的这个方向快速扑来,吓得他差点就没从瞭望台里摔下去。

    “不好!那是…..是撒克逊人海盗!!”

    大胡子船长随着瞭望手指示的方向看过去,就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人比我们多了至少五倍!船长,能不能划桨加速摆脱对方?!”

    高文也看到那些正高速冲来的快艇们,对方在这种几乎无风的环境下收起了船帆,就只是用着很多的船桨在不停地滑动,以至于速度都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就那么朝着他们狠狠地扑来。

    “晚了!他们的船比我们的小,船身很窄,船速都已经加速到那种程度了,我们肯定是躲不掉的!”

    “该死的,怎么现在才发现他们?!”

    狠狠地骂了一句后,大胡子就懊恼的瞪了一眼桅杆上的某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然后凶厉地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弯刀。

    “所有人,准备战斗!!!”

    “骑士们,马上去穿戴半胸甲,然后到甲板上来!”

    “水手们!拿起你们的武器!”

    “弓箭,鱼叉快给我准备好!还有带勾的渔网!”

    下一秒,表情变得狰狞的船长和阴沉着脸的高文就一起下达了他们各自的命令,让整艘平静的帆船变得忙碌了起来。

    “我、我去拿我的盾牌和武器!”

    脸色有点难看地看着远处那几艘高速冲来的野蛮人快速扁舟,加蕾斯的脸上完全没有什么害怕的神色,反而是一阵阵的兴奋,然后直接欢呼一声,就往船舱里跑去。

    她和加荷里斯这次,可是将自己的铠甲都带了出来的,当时都一起塞到了那个大水桶里!

    “……”

    本来高文是想让自己的妹妹躲到船舱里不要出来的,但是想想待会战斗起来的混乱,他觉得,还是让那两个小家伙待在自己的身边比较好,自己也能保护到对方。

    “……”

    “奇怪?他们似乎不是来找我们麻烦的?”

    正当奥克尼郡国的这艘战船上的水手和骑士们身上披着甲,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或是盾牌涌到甲板上,准备跟来袭地野蛮人海盗血战到底时,他们却惊愕地发现,那几艘装着至少好几百人的撒克逊快速小艇竟然直接绕过了他们,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他们这艘自北往南行驶的战舰右边跑去,看着那些家伙们仍旧奋不顾身滑动船桨的样子,似乎是打算用最快的速度前往右边那远在海平面尽头的海岸?

    “%#%¥#”

    “*@#~!#……%¥”

    “%¥#%!”

    以此同时,不少的蛮族人还用着很多人听不懂的话在大声的嘲笑和奚落着,似乎他们已经是胜利者一般?

    “他们那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攻击我们?”

    “……”

    “不知道……”

    “好像是被什么追,然后才不得不逃命?!”

    “!!”

    “船长,您怎么看?”

    高文没有管其他人的讨论,而是转头看向了那个黑着脸的大胡子。

    “我也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先离开这里,我总觉得今天有些不对劲!”

    嚎风峡湾的海风太大,这片静谧之海又离奇地没有像以往那样的那种碧海青天的晴朗,再加上刚刚那个小丫头说的,没有鸟,也没有鱼……

    今天,很不对劲!

    “喂!你们快看,那边的是什么?”

    这时,在所有人看着那些撒克逊海盗们仓惶逃走的背影发呆或是不知所措的时候,加蕾斯突然就指着之前那些海盗们出现的方向惊呼道。

    在那海平面的尽头,似乎是……一艘船,一艘和他们差不多一样大小的海船?

    “看不清……”

    眯着眼看了一下,船长摇了摇头,也许,是撒克逊人的某个对头?但能够将那些撒克逊人吓成那样的,就肯定实力不弱!

    看来,他们要停下检修船只的事情了,先避开对方总是对的。

    “不好了!船长!”

    o(?Д?)っ!

    这时,桅杆上的瞭望台的一个水手突然再次扯开嗓子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

    [?ヘ??]

    “是……是一艘破破烂烂的船……是、是、是幽灵船!!!”

    (?Д?)ノ

    “什么?!!!”

    “什么是幽灵船?”

    “对啊,什么是幽灵船?!”

    “没时间跟你们解释了!所有人注意,把船桨伸出铉窗外,所有人想活命就给我用力划,往南,全速前进!!!”

    船长对水手们吼了起来!

    他们有两边各六根船桨,必要时可以伸出去当临时动力,比如在逆风逆水的时候,或者无风的时候?但是那样做却很耗费水手们的体力,基本上是不能持久的。

    可现在,他顾不上那么多了!

    “该死的!难怪那些撒克逊海盗跑得那么快,还幸灾乐祸地嘲笑我们!”

    船长想起来了,那些撒克逊人从自己这艘船身边冲过去的时候,对方有不少的家伙回过头来对他们大声的用撒克逊语嘲笑谩骂着,想必,他们就肯定是为他们能够找到替死鬼而开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