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弃子 > 《三国之弃子》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反骨终究是反骨

《三国之弃子》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反骨终究是反骨

    不多时,一个黑衣人就被魏晨带了过来。没有捆绑,完全就是按照魏延的意思请进来的。

    此人全身黑衣,连脸面都是蒙着的,让人无法看清楚真容。

    黑衣人拱手说道:“在下见过魏将军!”

    “阁下趁着夜色前来,不知所为何事?”魏延询问道。

    黑衣人笑道:“哈哈!素闻魏文长多智,没有想到还会明知故问,真是奇哉!”

    魏延强忍了自己的怒火,询问道:“阁下究竟乃是何人?本将怎么能够相信这里面的内容是真的?”

    黑衣人把脸上的黑布给掀开,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是你!李贵!”魏延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来人居然是李贵李仲允。

    李贵本来是派精锐探子来的,可是听说司马懿派出去的人都被杀掉了。李贵三思之后,感觉还是自己亲自来为妙。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李贵相信自己亲自来了,魏延绝对会投降的。

    “什么!李贵李仲允!”不单单是魏延,连魏晨都吓到了,手不由得放到了刀柄上。

    李贵飒然一笑,说道:“没有想到吾区区薄名,居然能够被魏将军得知,实在是幸甚!”

    李贵太谦虚了。他的名头太大了,那是刘玉身边妥妥的绝对心腹啊。当今大汉,有哪个不知道李贵就是跟随刘玉最久的人,没有谁可以比拟李贵在刘备身边的分量。

    当然了,李贵是“暗部”首领的事情,外人就不得而知。

    魏延心情不由得变好了许多,既然是李贵前来,那么这份圣旨就是真的了。

    “魏将军现在相信这份圣旨是真的了?”李贵一下子就看透了魏延的心思。

    魏延尴尬一笑,吩咐魏晨道:“还不请李大人坐下,一点分寸都没有!”

    魏晨急忙给李贵安排了位置。

    李贵没有太大的约束,直接坐到了位置上。

    坐好之后,李贵开门见山地说道:“魏将军,吾就不多废话了。陛下很欣赏你,所以让吾亲自前来让你效忠陛下。你想好了没有。”

    李贵把话说得那么明白,魏延也是直接之人,说道:“吾还没有考虑清楚!”

    “既然如此,在下告辞!”李贵站了起来。

    魏延没有想到李贵会那么干脆的想要走,这可就出乎他的意料了。不是应该多说一些话,多给一些好处么?像这样就走了,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魏延直接给了魏晨一个眼色,魏晨会意,急忙将李贵给拦住了。

    李贵看了一眼拦住自己的人,心想这样的小虾米就想拦住自己,会不会太过异想天开了。

    不过这正是李贵想要的,于是转过头来,脸色不善地说道:“怎么?难道魏将军想要留下李某?”

    “李大人名震天下,在下素来仰慕。何必如此着急要走,不如就和在下好好交流一番,再走不迟。”魏延的脸色变得柔和。

    李贵轻笑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而后一言不发,看魏延如何是好。

    魏延也是尴尬,李贵一句话都不说,让他无法入手。

    李贵是镇定的,他知道魏延不会杀他。现在刘备已经快要完蛋了,以“暗部”的调查得知,魏延是那种十分贪恋权势的人,没有了刘备这颗大树,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没有。要想保证荣华富贵,唯有找到另外一颗大树。神武朝廷和当今陛下就是魏延最好的选择。

    而且,没有一个武将能够顶得住征西将军这个职位的诱惑。

    气氛尴尬了一小会之后,魏延开口了,说道:“李大人,陛下的旨意是册封在下为征西将军。据在下所知,当今朝廷以军功为上,征西将军乃是要职,让在下就任,会不会太过草率?”

    魏延不得不主动,他要是沉默下去,那么就无法把握主动性了。

    可他开口说话,也无法占据主动。

    李贵轻轻一笑,说道:“想当年,陛下与曹太尉对饮。曹太尉曾言此生只愿墓铭征西大将军曹而足。征西将军之重,魏将军不用想也知道。朝廷注重军功,那么魏将军就应该明白需要拿出有力的功劳才能够服众了。要不然,呵呵,朝中大将甚多,就算是陛下抬爱,魏将军也无法坐稳这个位置。”

    李贵话里的意思就是要魏延只要拿出有力的功劳,就不用担心这个。至于什么是有力的功劳,魏延知道,李贵知道,大家心照不宣。

    可魏延还是需要抬下自己的身位,为难地说道:“吾乃是一介武夫,实在不知道李大人所言。”

    “哈哈!魏将军谦虚了。陛下之意,你我均是清楚。何必说的那么清楚?”李贵说道。

    李贵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毕竟刘玉的意思是最后要结果了魏延,李贵自己也想留下一点后手。

    魏延清楚刘玉要自己做什么,无非就是背叛刘备,带兵攻打刘备所在的剑阁。可世人都知道刘备乃是魏延的主公加义兄,要是魏延动手,就会落下一个不忠不义的名声。魏延很爱惜自己,他可不愿意有这样的麻烦。

    “李大人,陛下对吾错爱。吾感激不尽。然刘玄德乃是吾的义兄。吾不忍看其灭亡。”魏延委婉地表示自己不愿意和刘备对着干了。

    对于魏延的有所保留,李贵嗤之以鼻。别人说这话,李贵相信。可魏延要说这样的话,李贵就压根就不相信。不是魏延不肯,而是价格还不到位,魏延不够心动,或者说给的威胁不够,让魏延还以为自己多够分量。

    “魏将军应该知道当今陛下御驾亲征,就是为了灭杀刘备。刘备乃是国贼,人人得而诛之!魏将军念及私情而弃天下苍生于不顾,何其错也。陛下为何要让在下亲来?一是欣赏将军之勇武,希望大汉可以多得将军这一栋梁。二乃是希望用将军之勇武,早日结束战事,免得生灵涂炭。至于将军与刘备之间的情义。呵呵,要知道朝中关云长将军、张翼德将军以前都是刘备的兄弟啊。可刘备对他们二人做了什么?将军应该心里十分清楚了。”

    魏延眼睛一眯,李贵举得例子非常好。当年刘关张结义,天下共知,最后因为刘备的原因而成为一个笑话。刘备为了自己的利益,连忠心的张飞都可以派人去毒害。

    这样的人实在不是他魏延值得追随的。

    魏延想着现在刘备就要完蛋了,感觉自己也无法再提高身价了,正想要答应李贵。

    而大门之处,孙乾直接带着兵马冲了进来。

    城门楼内三人都被孙乾给吓到了。

    “公佑!你这是作甚!”魏延震惊不已,看孙乾的样子,似乎已经都知道了。

    孙乾脸色阴沉,手里握着一把剑,轻喝道:“吾还想问将军在作甚!”

    由于魏延去休息了,孙乾忧心战事,代替魏延巡视着城防。在巡视的时候,发现魏晨带着一个黑衣人往魏延所在的城门楼走了进去。

    现在关键的时刻出现一个来路不明的黑衣人,孙乾心里一咯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乎,孙乾带着一些士兵,悄悄地来到城门楼,偷听着里面的对话。

    而魏延却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李贵身上,忽略了隔墙有耳这个忌讳。孙乾把所有的话都听进去了。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神武朝廷居然派出了李贵这样的大人物前来劝降魏延,而且魏延的话中就可以听出魏延已经心动了。

    孙乾心中一怒,他不能够让魏延这样,于是带着自己身后的士兵,直接撞门进来了。

    魏延被孙乾轻声一喝,一时间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李贵倒是轻松,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门外有人。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刘备的另外一个心腹手下孙乾,这倒是出乎李贵的意料。这样的局面正是李贵想要的,他相信魏延会处理好的。

    李贵不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全。李贵是什么身份,妥妥的刘玉心腹,在大汉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魏延敢杀了李贵,那么他就真的不想活了。以刘玉的脾气,无论魏延跑到天涯海角,都会追杀到底。

    魏延是不会有这样的胆子,他看到孙乾这个样子,脸色顿时不悦,喝道:“孙公佑,本将是主将,你就是这样对待上峰的?简直就是以下犯上!”

    孙乾眼睛一瞪,他现在算是明白了,魏延已经打定主意要投降了。

    可眼下的情况看,魏延要是投降了,那刘备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于是孙乾苦苦相劝道:“文长将军,主公与汝肝胆相照,兄弟情深,深信不疑,把三巴之地都交给将军,我等均是羡慕不已。如今主公最需要文长将军之时,文长将军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错事啊。还请将军迷途知返,杀了李贵这厮,断刘玉一只臂膀。”

    李贵轻轻冷笑,给魏延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的。

    事实上,的确如此。

    魏延冷冰地看着孙乾,说道:“换在别人那里,用兄弟情深来形容是一点都不会错。可在刘备身上,你觉得可以么?关云长和张翼德的下场如何,你自己清楚!哪怕这次刘备缓过气来,他会不会想着吾手握重兵,影响到他在益州的利益?到时候他会不会因为兄弟情深而不对吾出手?你能够保证么?”

    孙乾被魏延一句话给镇住了。的确,在兄弟情义上面,刘备做的不够厚道。

    魏延继续说道:“你说刘备大方地把三巴之地都交给吾。好一个大方啊。如果不是军情危急,他会容忍益州有一个权力几乎和他相当的武将存在?深信不疑?哈哈哈哈,这个简直就是笑话!要是相信吾,怎么会派你前来?你是辅佐吾的?别以为吾不知道,你每次把关于吾的信息送到剑阁那里,吾是睁只眼闭只眼。”

    现在轮到孙乾尴尬了。

    就连孙乾带进来的士兵都看向了孙乾,没有想到孙乾是这样对待魏延的。

    “文长将军,你千万不要误会。吾从来没有说你的坏话。”孙乾急忙解释道。

    “不打自招了!”李贵在一边讽刺道。

    魏延站了起来,走到了孙乾的身前。孙乾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公佑,吾知道你是一个人才!刘备对吾这样的结义兄弟都如此。他会对你放心?公佑,现在吾给你两个选择。一个跟随吾报效朝廷。另一个的话……明年今天我会给你上几炷香。”魏延眼神中的威胁很明显了。

    孙乾纠结了。他跟随刘备很久,刘备没有亏待过他。可真的要说真正的恩德,魏延要比刘备更多一些。毕竟魏延救过孙乾一命。

    现在要是拒绝魏延,孙乾肯定是死定了。不要以为孙乾带了士兵进来,那些士兵可不会听孙乾的话。

    在孙乾纠结的时候,李贵站了起来,附和着魏延的话,说道:“孙公佑,大汉百废待兴。以你之才,为何不为天下苍生出力,非要跟随刘备那个国贼,导致身死人手为天下笑呢?汝不可自误啊。”

    孙乾脸色纠结,而后无奈地说道:“也罢!天下纷争如此之久,天命不在刘备。吾愿意报效朝廷。”

    “好!有公佑相助!吾大事可成!”魏延拍了一下孙乾的肩膀。

    李贵暗笑:你魏延这个家伙太过想当然了。

    魏延回到了自己的主位上,大声命令道:“传我军令,全军上下放下武器,打开城门,迎接王师!若有违抗者,杀无赦!”

    到了这个份上,有谁敢挡住魏延的荣华富贵,那就是魏延的敌人,无论是谁,他都要下狠手了。

    “我等遵命!”孙乾为首领命应是。

    “将军英明!”李贵拱手说道。

    魏延笑呵呵地看着李贵,说道:“李大人,吾素来仰慕阁下,难得大人来此,你我不如好好地畅谈一番如何?”

    “固所愿而!”李贵笑了,魏延不就是想要拿李贵当一下人质么?这个太简单了。

    魏延也笑了,李贵真的懂事啊。

    李贵心中骂道:“你这个反骨之人,日后一定会后悔今日所为。就让你好好地高兴一段时间吧。”